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122章 卡莉娅和法奥(二)
    ……

    “这位尊敬的牧师阁下,我是白银之手的现任总指挥官,圣骑士,赛丹?达索汉!现在,请说出您的姓名。然后,请你脱下你的兜帽,作为一名圣光的信徒,我认为,您应该以真面目去示人,而不是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之后!”

    在围观的人群中间,达索汉正紧握着他手里的那柄巨大的银白色双手战锤,他的身上已经开始激发出圣光的力量。

    那些金色的光芒正在他的身上和战锤上缭绕着,作为一名强大的资深圣骑士,他达索汉,现在已经进入了战斗的状态,随时能够对敌人发动致命的攻击。

    原本,刚刚在帐篷里,达索汉在听到那个威尔骑士说起,这里有一个主教级别的强大牧师之后,他就立马坐不住了。

    所以,他就在第一时间里,率着几个随从朝着这里赶了过来。他必须要亲自过来确认一下,他看看,这里的这个牧师,是不是和威尔骑士说的一样!

    这件事,无论是对他们白银之手,又或者加里瑟斯大元帅的军队来说,都非常的重要!他们实在是太需要一名强大的牧师了,特别还是一位专精于治疗的神圣牧师!

    虽然,他们作为圣骑士,他们的圣光也可以用于治疗,但是相比起那些专业的牧师来,他们的圣光就显得不太够看了。

    毕竟,他们圣骑士身上的圣光更多的是专注于战斗,长年的战场拼杀下来,他们圣光的能量形式会太过于暴烈,并且还富有攻击性,单单从治疗和抚慰人心的效果上来说,远远比不上牧师们那温和型的圣光来得纯粹。

    他们这次的运气很好,刚找到这里,就碰到了他们想要找的那名牧师,当时对方正在为一名受伤的难民营士兵在做治疗。

    一眼看过去的时候,达索汉就知道,他们这次真的是捡到宝贝了,对方果然是一名强大的牧师,那种程度的圣光绝对是做不了假的!

    不过达索汉并没有急于去打扰对方,毕竟,现在那位牧师正在召唤圣光对伤员进行治疗呢,贸然过去打扰一位牧师的治疗,可是很不礼貌的,会招人嫌弃的!所以,他们几人就那么站在边上静静地等着。

    可是,在仔细地观察了对方一会之后,达索汉终于发现很多不对劲的地方了,眼前这个牧师,他越看越是皱眉,越看越值得他去怀疑……

    首先,就先看看对方现在的衣着吧,在这里,由于火元素相对比较聚集的原因,在眼下这个火焰峡谷中,在这么个温度堪比炎热夏季的地方,对方为什么还会穿得这么严严实实的?看看,不仅穿着长袍带着兜帽,还打着面巾?就连眼睛都隐藏在纱巾之后不敢漏出来的?

    好吧,如果说这人家的怪癖的话,他达索汉一起不想去多说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习惯。可是,为什么对方连双手都要带着手套?长袍兜帽加手套,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在这个闷热的大峡谷里,这绝不是什么怪癖就可以解释得通的,这人一定有问题!

    其次,再看看对方的身形,从他达索汉来到这里,对方就一直佝偻着腰,无论是走路又或是站立的时候,对方一直都那样,那在是太像太像他见过的那些僵尸亡灵了!当然了,这还可以归咎为对方是一名老人,这也还不是太过奇怪。

    可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他达索汉在细细感知之后,竟然在对方那澎湃的圣光底下,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眼前这人,这个牧师,给他的感觉非常的怪异!在对方那圣光外表之下,他不仅不能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一丝一毫活人的生命气息,反而还让他感到一丝丝的不自然,在他的感知下,眼前这人,就仿佛一个死物一般……

    也正是因为这份异常的感知,才让达索汉越觉得,眼前的这个老牧师绝对有问题!他越看越觉得,对方似乎是一个亡灵?

    可是……如果对方是亡灵的话,那他怎么可能还能使用圣光?亡灵这种东西,应该直接就会被圣光毁灭了的……这很不合理,非常地不合理!而且,还让达索汉感到很矛盾!一种诡异的违和感!

    所以,在纠结了好一会,在等待到对方终于治疗那些伤员完毕之后,达索汉终于忍不住要上前发难了。

    他必须搞清楚这件事!不把这件事弄明白,他都要觉得自己的信仰要出现问题了。这里竟然出现一个使用圣光的……亡灵?这怎么可能?亡灵是邪恶的,而圣光是光明正义的,两者怎么可能混在一起?怎么可能会同时存在?

    事到如今,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搞清楚,他甚至还隐隐希望,这其实只不过是他自己的感知出了某些问题,对方藏在那长袍和兜帽之下的,也许……只不过是一个有着怪癖的驼背老人?

    所以,正因为这样,这才有了他达索汉召唤圣光,做出战斗姿态,并打算威逼对方,还要求对方脱下兜帽以真面目示人的这件事情。

    “尊敬的牧师阁下,我再重复一遍!请您摘下您的兜帽,让我看一看您的真实面容,如果…如果是我猜错了的话,我一定会即刻向您郑重赔礼并道歉的!”

    而周围的那些围观着的难民们,本来是看到达索汉这行人逼迫一个受到尊敬的牧师老人后,才围观过来声援助威的,他们原本打算赶跑这些来这里捣乱闹事的士兵。

    可当他们听到达索汉自报的身份后,他们不得不沉默了。在这里,他们没人敢去直接对抗一位洛丹伦的高级军官,更何况,对方只是要求看一下老牧师的面容而已,对于这个实情,其实他们也是挺好奇的。

    “……很抱歉,我之前因为被大火毁掉了容貌,怕吓着了你们才穿成这样的,所以……请你们回去吧,我今天很累了。”

    长袍兜帽里的大主教心下哀叹一声,现在的阿隆索斯?法奥知道,他今天,很可能就要暴露自己真正的亡灵身份了。

    眼前的这个赛丹?达索汉,不仅是他法奥生前最得意的弟子,同时还是一名十分强大的圣骑士。而自己,很可能瞒不过去了……看看对方现在笃定的神情,肯定是已经感知到自己亡灵的身份了吧?

    唉……今天就不该出门来的……

    现在,对方之所以没有直接动手攻击过来,恐怕,只是对于自己能够使用圣光还心存疑虑吧?

    想想也是,如果自己不是亲自召唤出了圣光的话,哪怕是法奥自己,估计都不会相信,一个亡灵竟然也能使用圣光吧?呵……真是造化弄人啊,他自己完全没有想到,今天,自己将要以一个亡灵的身份,去面对自己曾经最得意最喜爱的弟子……

    “阁下请放心,我达索汉拼杀战场多年,什么样的情况没见过?区区一点烧伤还是吓不住我的!请牧师先生摘下您的兜帽吧,只要确认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情况的话,我会马上给您赔礼道歉的!”

    听到对方的拒绝,再加上刚才对方那种沙哑独特的声音,达索汉现在已经可以判断出对方的真实身份了。肯定没错了,虽然他自己也不太愿意去相信,但是,种种迹象已经表明,眼前的这个老牧师,绝对就是一个亡灵!

    “……”

    “喂!我说,达索汉指挥官!您这样去为难一个受人尊敬的老牧师,是不是显得有点太过分了?人家都已经说了啊!那是因为被烧伤的原因,不方便见人!这叫什么来着?哦!对了,这就是你们这些贵族老爷口中的——隐私!现在,你怎么就还这么不依不饶了呢?”

    在一旁的老约翰终于看不下去了,你达索汉作为一个赫赫有名的圣骑士兼军方大佬,还是白银之手的总指挥官,现在,却在这里为难一个老牧师,这说出去还像话吗?再说了,人家牧师刚刚还给自己的弟兄治疗过了呢,自己现在肯定要站出来替人家说说话的。

    “抱歉!约翰,这事和你无关!我劝你最好不要过来多管闲事!而且,在我看来,他可绝对不是被火烧伤那么简单!如果是烧伤毁容不想见人的话,那么…,现在,他把手套脱下来,让我看看他的手,就只看看他的手掌,这要求总不算过分了吧?”

    达索汉冷哼一声,两只手紧握住了他的战锤,并开始往武器里面注入圣光。

    如果这人连这点要求都不敢同意的话,那么,对方就一定和自己才想的一样了,如果那样的话,他就要强行出手,直接揭穿对方的真实身份!不管对方有什么目的,他达索汉决不允许有一名亡灵混入人类之中!

    “真的很抱歉,我身上染了些怪病,有点不太方便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法奥沉默了一会之后,再一次摇摇头,并拒绝了达索汉的要求。

    “哼!我猜…并不是不方便,而是不敢吧?或许,我可以用圣光来帮帮你?我们圣骑士的清洁术,可是能治疗不少疾病的!”

    提着自己发出炽烈金色圣光光芒的双手战锤,圣骑士达索汉开始大跨步上前,他不打算再和对方扯皮下去了,牧师的纯净术治疗疾病的效果可是比圣骑士还要强大的,还敢用疾病来推脱?

    这种低劣的接口还想来骗他达索汉?所以,现在还是直接出手攻击比较好,只要撕下对方那可笑的伪装,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这可比什么语言都要来得更加有力!

    “站住!达索汉阁下!我警告你啊,这里可是火焰峡谷,你再敢乱来我就要呼叫火元素来支援了!”

    老约翰看到达索汉准备动手,赶紧上前横在两人中间,挡住了对方并大喝一声。

    他可是知道的,这对牧师父女,可是火妖们给救回来的,说不定还和火妖有什么关系呢?万一这个牧师被对方伤到了,火妖们追究起来的话,他可兜不住!

    而且,再怎么说,身为这里的营地守备官,以后这里可是要建设成一个小镇的,身为未来的火焰镇镇长的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达索汉就在这里动武乱来的!

    “牧师先生,要不…,您就除下手套让他看一看?”

    约翰也明白,自己这点三瓜两枣的本事,肯定不会是这个达索汉圣骑士的对手的,要知道,人家可是人类王国里有数的强大存在之一!似乎…还是现在仅存的首席圣骑士?

    所以,在拦下了对方的进攻路线之后,他赶紧回过头劝说起来,他不希望人类自己又在这里闹起内讧来,更不希望又招来火妖们帮忙平息混乱,那样的话,对谁都不好!

    “……”

    法奥沉默了,手套的话,她也是绝对不敢脱下来的,现在法奥的全身,都已经快要变成风干的干尸了,一旦褪下手套,他那双骷髅一样的双手可瞒不住别人!所以,他就只能默默地后退开两步,他现在,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了。

    “看到了吧?约翰,他现在连除下手套都不敢!如果我的感知没有出错的话,他或许……根本就不是个正常的人类!那么,现在就让我逼出他的真面目吧!”

    “而且,你也请放心,没看到他藏在兜帽下的真正样子之前,我是绝对不会伤了他的!因为……我怀疑他就是一个亡……”

    话还没说完,也不顾惊愕中的老约翰,看到那个牧师准备后退缩回房子里后,达索汉赶紧上前一跃,举着圣光大锤就向对方的兜帽上挥去,他决定,先下手为强,直接揭露这个亡灵的真面目再说。

    “审判!”

    随着达索汉的一声大吼,一个由金色圣光凝结而成的金色战锤突然从空中显现出来,并直接朝着对方的脑袋上狠狠地砸了下去……

    真言术:盾

    想也不想,法奥直接给自己套上了一个同样由金光闪闪的圣光组成的高级护盾,一下子就挡住了达索汉的攻击,两种圣光碰撞在一起之后,由圣光组成金色的战锤很快便消失无踪。

    “哼!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还想顽抗?”

    达索汉猛地高高跳了起来,双手紧握着他的战锤,在他那强大的圣光之力灌注之下,银白色的双手战锤开始变得金光大盛,犹如一个小型的金色太阳。

    圣殿骑士的裁决!

    他现在,要用这个强力的圣光武器的打击技能,一下就能破除掉对方的这个护盾,然后揭开对方的伪装!

    不过是一个亡灵而已,也还敢在他达索汉大骑士的面前负隅顽抗?他要让对方知道,不管有什么目的,一个亡灵胆敢伪装潜入到人类之中,就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妈个巴子的!”

    看到达索汉竟然越过自己强行攻击,气得老约翰大骂一声,抄起自己的盾牌和武器就直接一个冲锋冲了过去。

    现在,不管怎么说,他都要去帮一帮这个老牧师的,如果对方及时给自己加盾治疗的话,或许,自己这个老战士也可以和这个首席圣骑士过上几招?

    只可惜……老约翰并没有掌握怒气的太多用法,他才刚刚冲锋到一半,就被一个制裁之锤砸得晕头转向,一个踉跄站立不稳,就直接滚倒在了一旁的泥地里,这一时半会是站不起来的了……

    “不要~!请住手吧!请不要再打了!”

    在达索汉跃起来,将要发动圣殿骑士的裁决,一锤子抡下去的时候,一个纤弱瘦小的身体不顾危险冲了上去,并张开她那无力的双臂护在了兜帽牧师的身前,拦住了达索汉即将砸下来的巨大战锤。

    “请你马上让开!女士!你身后这个人,他的身份可不像你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见到一个年轻女性生生挡住了自己攻击的路线后,为了防止误伤,达索汉不得不停了下来,强行中断了即将咋下去的技能,但他现在仍旧高举着灌注了圣光的战锤,并用着最严厉的语气,警告着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姑娘。

    “我知道的!你说的一切我都知道的!但是……请你不要再去伤害他了!”

    卡莉娅啜着眼中的泪水,抬起头看向了高大雄壮的达索汉,这时,一阵微风吹散了她那遮住半边脸蛋的金发,让达索汉终于能清楚地看到了她那满是泪水的面容。

    “你……你是…卡…卡……?”

    待到看清楚眼前这个年轻女性的真正样貌时,达索汉一下子就愣住了,就连手上高高举起的金色战锤也散去了能量并缓缓地放了下来。

    此刻,他达索汉的脸上,尽是不可思议以及震惊并掺杂着狂喜的复杂表情,在这种激动的情绪之下,以至于,连他说的话都开始变得结结巴巴了……

    “是的!我是!但请您别再说了,也不要再伤害他了,求求你……”

    护住了自己身后的法奥大主教,再看到圣骑士终于收起了他那可怕的战锤之后,卡莉娅终于用双手捂住了自己被泪水沾湿的脸颊,抽动着肩膀,并开始低声哭泣起来……

    “……”

    达索汉低头看了看已经瘫坐在地上的抽噎起来的女士,再看看她身后那个仍旧沉默不语的兜帽牧师,脸上的表情开始不停地变幻着,最终,他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什么。

    于是,在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后,达索汉拄着战锤半跪下来,并同时伸手轻轻扶起了眼前这个身份极为尊贵的女士,对他们所有洛丹伦还活着的人来说,她就是一个谁也无法替代的存在,值得他们所有人用生命去守护!

    “谨遵您的意志……我的殿下……”

    达索汉用着他人微不可闻的声音说到,对他达索汉来说,相比这位女士,刚刚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那个牧师是不是亡灵,他也不想再去管了。

    这,一定是圣光的垂怜,万万没想到,他达索汉竟然在这里又找到了她!

    现在,达索汉只想要做一件事情,用尽全力守护在这个对洛丹伦来说,有着无比重要地位的女士旁边,任何人也不能从他的手上伤害她,以白银之手之名,以圣光的名义!

    ……

    “女王陛下,您真的不打算去那里管一管吗?”

    远处,在火焰女王的宫殿大门的台阶上,女王的侍女拉娜,正陪着她的安妮女王站在高高的台阶上,看着远处人类营地边上那一群聚集起来正在闹事的人群。

    刚才,拉娜看到对方差点就要打起来了呢!那个拿锤子的大汉,竟然要去打那个慈祥的老牧师?那骑士一定是个坏人吧?

    “还管什么管!他们现在不是已经没事了吗?真无聊!”

    说完之后,安妮转身就回了宫殿里。切!本来嘛,小安妮还想着继续看看热闹的,一个人类圣骑士大战一个强大的亡灵牧师,这单是想想,就让人觉得会很带感啊!只不过,现在估计已经没得热闹再看了,真可惜!

    ……

    .

    .

    ……………….

    求各种支持

    ……………….

    八千多字的,想了想,还是把它分成两章吧,反正是同时发出来的,应该不会影响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