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291章 洛汗大战(十)
    现在天色已经越来越明亮了,在洛汗国圣盔谷的大战即将落下帷幕的时候,和圣盔谷遥遥相望的艾辛格这里,爱丽西亚联合王国的第二军团和牧树人的联军们对战艾辛格留守部队的战事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在强大的联军扫荡之下,艾辛格里里外外,除了正中间萨鲁曼的那座高耸天际的黑色欧散克高塔之外,也就只有少量的半兽人和强兽人仍旧苟活并顽抗在地底下的钢铁熔炉、装备工坊以及强兽人生产孵化池里。

    到目前为止,在大量的牧树人助攻之下,爱丽西亚王国的军队现在已经彻底霸占了艾辛格高墙之内的地面阵地!

    现在,她们的军团长蕾娜斯正在组织一部分火枪手和伊莉雅德的民兵们协同进入地底下,开始逐层清理那些肮脏的半兽人和少量强兽人残余,这是一份细致活,虽然会浪费很多时间,但却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波折。

    而在艾辛格的高墙之外,那些会移动的远古大树们,已经彻底占据了原先被半兽人们砍伐光的那些森林,重新将整个艾辛格给结结实实地围了起来,除非半兽人们可以挖出几公里长的隧道,要不然,它们肯定出不去了!

    “喂!怎么样?白胡子老头,要不,你就干脆假装着投降了呗?”

    艾辛格中间的欧散克高塔的主控室这里,小安妮仍旧和她嘴里的白胡子老头萨鲁曼在对峙着。

    双方从半夜的时候就一直‘谈判’到了现在,哪想到这个萨鲁曼竟然这么犟,安妮好说歹说,对方就是不投降!

    所以,僵持到了现在,她就只能这么坐在之前放着真知水晶球的小石台上,两只小手撑着圆润的下巴,看着那个被自己的小熊修理得有点惨兮兮的萨鲁曼一眼后,就有点丧气地再次开口劝说道。

    “……”

    “哼!你休想!”

    在欧散克高塔的主控室里,白袍巫师萨鲁曼正如同一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一般,被安妮的小熊提伯斯给堵在了角落里动弹不得。

    他手上的那根黑色杖身,杖头还镶嵌着大宝珠的法杖,早就被堵住他的那只火焰巨熊给抓走并折成了几截,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而且,他的身上也被对方的特殊火焰给灼伤了好几处地方,原本那身洁白的巫师袍,也被烧出了好几个破洞,更是在对方身上的高温烘烤之下,浑身都是汗渍,还变成了一副风头垢面的样子,一时间显得狼狈极了,哪里还有原本的圣白议会议长、白袍巫师萨鲁曼的风采?

    “你不用白费唇舌了,也许你现在就可以考虑杀了我?!”

    在此之前,萨鲁曼也曾想过强行施法冲出门去逃命,只可惜,在外面的该死的炎魔正虎视眈眈地等着他,好几次,他都被毫不留情地给拍了回来,要不是他自己身为一名强大的迈雅,身体素质还算是不错的话,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这般来来回回几次折腾折后,萨鲁曼终于算是看明白了,他自己这点被限制了实力的本事怕是逃不掉了的!

    这个可恶的小女巫,恶魔一般的小女孩,她压根就是在戏耍自己玩乐呢!

    “我萨鲁曼,是绝不会向一个外世界来的人投降的,也不会替你做事,你就死了这份心吧!要杀我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动手了!”

    “要不然,你就放了我?”

    萨鲁曼比谁都清楚,这个世界里的那些维拉们的厉害!

    而他萨鲁曼,虽然背叛了大地之神奥力投靠了魔苟斯,但好歹还算是自家人之间的相互倾轧,这样的话,至高神埃如,伊露维塔祂就算知道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怕他和魔君索伦灭亡了中土世界的生灵,只要他们不去打阿门洲的主意,祂也只能默认这件事实。

    反正伊露维塔只会关心她的精灵子女,对于人类和矮人的死活,祂并不怎么上心,这从待遇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要不然,为什么只给精灵们开通了前往阿门洲的船票,而人类一旦敢踏足阿门洲的话,那就是十恶不赦,大逆不道?

    在中土世界第二纪元的时候,你以为当年出手直接将努曼诺尔全国连人带岛沉进海底,灭杀生灵数百万的事情,到底是谁干出来的?就是那个至高的存在!

    这就是亲儿子跟后娘养的区别!

    身为亲儿子的精灵,不仅可以永生不灭,还随时可以通过笔直航道返回阿门洲!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不想回去的话,一直呆在中土世界也可以,反正死了的话,也是可以回归曼督斯的殿堂的!

    而后娘养的人类呢?很抱歉,爱干嘛就干嘛去,反正寿命就只有那么百十年,爹不亲娘不爱,丢在中土世界自生自灭也就算了,还被那些维拉们跟防贼一样地防着,派出不少五名迈雅巫师来传播知识,教导文化,引导人类向善?

    其实说白了,就是监控外加引导这些有前科的贪婪人类!对此,萨鲁曼可是比谁都清楚!

    所以啊,相对于那些强大的维拉们,如果是没有被压制实力的话,萨鲁曼其实也不怂他们,在没有至高神插手的情况下,他们的实力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要不然,当年也不会被努曼诺尔人登陆阿门洲的事情给弄得那么狼狈了!

    但是,他自己一旦投靠这个外世界来的存在,投靠了这个小女孩并在中土世界搅风搅雨的话,到时候,谁知道至高神伊露维塔会不会插手进来?真发生那样的事情的话,那就太恐怖了!

    到时候,人家干脆根本不和你打,直接就出手毁了阿尔达,也就是毁了这个中土世界,然后再创造一个埃奴的大乐章,一切就又得重新来过,死了也白死!

    所以,萨鲁曼冒不起这个险,也不敢去冒这个险!这回报和风险根本不成正比,终上所述,他是绝不会追随这个小女孩的!

    反正他是一名迈雅,是不死的存在!

    被对方杀了的话,最多也就回归曼督斯的殿堂,或者被他的原主人奥力回收而已,在将来,指不定还有能复活的机会呢?

    “谁说要杀你了?要杀你的话,人家早就让提伯斯吃掉你了呢!”

    看到这个白胡子老头是实在不愿意臣服自己之后,安妮就打算换一个方法了。

    “这样吧,我和你做个交易,你替去我办一件事情,作为回报,我就放了你,你觉得怎么样?”

    想了想,安妮觉得,反正这个白胡子老头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他手下的强兽人士兵,不论是这里的,还是在洛汗南边的,也基本都已经被自己的手下给杀光了,而对方现在既然不肯投降,那就算了,毕竟随随便便杀掉的话,可能会惹得某些存在不快?

    所以,小安妮就决定换一个简单一点的办法,让这个老头去替自己办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嘛,自己最好是不出面比较好!

    免得到时候要是出事了的话,自己不好摆脱干系?

    “哼哼……放了我?为你办事?”

    “你就那么确定,我离开这里之后,就一定会帮你做事?我不会对你许下任何承诺的,也不会和你签订任何的契约!”

    萨鲁曼不认为这个小女巫会这般好心!所以,他打算顽抗到底!

    对于这个破坏了自己这些年所有努力成果的女巫,他就是不投降,也不去对其承诺任何的事情,他就是这个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

    要么,她就直接杀了自己,一了百了!要么,她就放任自己离开?

    “放心吧!我相信,你一定会去做这件事情的!”

    说完,小安妮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圆滚滚并散发着蓝色能量的奇怪宝石,似乎是她用星际里的那种高能水晶做成的?

    可是……里面散发的能量却又有点不太一样?

    “给!这个东西,你可要拿好了哦!万一弄丢了的话,我是不会再做第二个了的!”

    从那个小石台上跳了下来,上前两步,示意对方伸出手后,她就狡黠地将自己手里的东西给丢到了对方的手中。

    “!?”

    东西刚一入手,萨鲁曼就感觉到似乎有点不对。

    “这个是……你竟然敢做这种事情?你疯了?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先是怀疑地看了自己手心的这个小东西,过了好一会,萨鲁曼才猛地抬起了头,神经在惊喜中带着一丝恐惧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

    连萨鲁曼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敢干出这种大事?

    原本,他还以为,对方最多就是妄图一统中土世界并窥觑阿门洲而已,就像他自己和魔君索伦想要做的那般。

    可那他哪里能想到,对方竟然还想干这事?那她到底图个啥?!

    “好玩啊,这就可以了哦!”

    安妮自己做的事情,可不是一定要好处的,只要她自己觉得好玩的话,那可能就会去做!而如果觉得不好玩的那些,那给再多的好处她都不一定会去?

    “到时候,你只需要记得这样去做,就可以了!怎么样,这是不是超简单?”

    看到对方已经明白了一些事情,并且小心地握着能量水晶球之后,小安妮才笑嘻嘻地退开了两步,并好心地挥手替对方打开了一扇传送门。

    “记得哦,这件事情完成之前,你不能以白袍巫师萨鲁曼的身份见人!待会儿,我会对外宣布你已经被我给烧掉了的!”

    说完,安妮也不怕对方再反悔,她知道,有人会逼着他去做这件事情的!所以,她就收回了自己的小熊提伯斯,任由对方从容地站了起来。

    “……”

    低头重新看了看自己手心中的这个能量水晶球,再抬头看看那个已经退开并将火焰巨熊重新变成了玩具小熊并抱在怀里的小女孩,萨鲁曼才深深地吸了口气。

    当他小心地将手里的东西给收好之后,才一咬牙,转身就走入了这个小女孩好心为他打开的传送门之内。

    “我会完成这一件事情的,希望到时候,你不会让我们失望!小女巫……”

    当传送门关闭之前,已经走到们里面的萨鲁曼,就突然回过头来对着安妮说道。

    这件事情,从某种程度来说,比他和魔君索伦成功统治并霸占中土世界要严重的多,所以,他不能不谨慎一点,并再次对这个小女孩警告道。

    “嘿嘿!”

    “万一搞砸了的话,我就直接跑路咯,你们又上哪里找我去?”

    挥手将外面那只委屈巴巴的炎魔给重新封印并收了起来之后,安妮才在这个已经变得空无一人的欧散克高塔主控室大厅里说道。

    很好,从现在开始,艾辛格归她自己所有了!这个法师塔,也许她可以稍微改造一下,勉强可以当做自己的在这个世界里的临时落脚点了呢!

    以后,这个艾辛格,这个欧散克高塔,就是她红袍巫师安妮的地盘了!

    (亲爱的小主子呐,您真的打算那样去做吗?这会不会产生什么不好的后果?据说,那个叫做一如还是埃如的伊露维塔可是很厉害的!好歹人家也是创造世界的大神啊,真的不用给一点面子的吗?

    ——对于自家主人的计划,其实提伯斯早就知道了的,而且,这个计划甚至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它自己出谋划策给弄出来的!

    可是吧,提伯斯还是觉得,这个计划可能有点欠妥?

    到时候,一个不好,很可能就要出大事的,有些事情,它还是比较担心,惹出一般的维拉的话,它可能不会怂,反正它家的小主子也不是太菜,可惹出那个最厉害的话,那就要慎重对待了。)

    “放心吧,提伯斯,万一到时候搞砸了,咱们趁人不注意,撒腿就跑!空间宝石可是早就满能量了的!”

    相对于提伯斯的担心,安妮就要显得随意地多了。

    她是谁啊?她是大魔王安妮陛下!来到这个世界就是来散心的,不搞些事情出来,哪里对得起自己大魔王的名头?这也担心,那也忧虑的话,那还出来做什么?找个安全的世界混吃等死不就行了?!

    其实这也不对,她已经不太可能会死了呢!

    这样的话,那就更要好好地想方设法地去搞事并多多娱乐一番的,要不然,这漫长的生命岂不是显得很无趣?

    (可是,到时候……要是这个世界毁灭了的话,那么多的人会不会太惨了一点?

    ——这个世界可是有很多追随那个欧菲娜的忠诚子民的,提伯斯觉得,将他们统统都抛弃的话,是不是太冷酷了一点?卖敌人的话,它是绝对没有二话的,可卖自己人的话,就有点拉不下那个脸?)

    “放心吧!大不了到时开个传送门,让盖伦他们过来帮忙运人,才辣么几百万不到的人,要不了多少时间的!”

    这么小个中土世界里打生打死的又有什么意思?到时候,她随便在克普鲁星区里划拉个没人的原始星球,都够他们这些中土世界的土著们乐呵好多年的了!

    “好了,提伯斯,你好烦呐!人家都说了有办法了的!”

    感觉到烦人的小熊提伯斯似乎还想唠嗑下去,安妮赶紧就用力掐着了对方的脖子,不让它再出来烦自己,不就是搞一点事情吗,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

    ————

    此时,原本朦胧的天色,已经变得越来越亮了。在大草原之上,由于没有高山对折射光线的阻挡,所以往往天色会比其他的地方更早一点亮起,也能更早地看到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

    而此时,身上穿着一身骚包白色巫师袍,实力却没有多少增长的巫师甘道夫正骑在他的神驹捷影的宽厚马背上,带领着伊欧墨和一大群数量差不多有四五千的洛汗骑兵们,焦急地往圣盔谷的方向加速赶去。

    现在的时间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了,他们必须在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照射到圣盔谷里号角堡的城墙之上前抵达,然后对围攻号角堡的强兽人们发动进攻,以便解救那个自陷死地的,老糊涂了的希优顿骠骑王!

    “甘道夫,这次到圣盔谷参与围攻号角堡的强兽人,它们到底有多少?!”

    在行进中的大队骑兵的最前头,洛汗的前第三元帅伊欧墨正一手提着一柄重型骑枪,一边担忧地问着一旁骑着白马的白袍巫师甘道夫。

    对于紧急驰援圣盔谷,拯救洛汗的国王,拯救那些正在号角堡里面避难洛汗的子民这些事情,伊欧墨自己肯定是责无旁贷的!

    哪怕之前,当希优顿国王被萨鲁曼控制时,对方其实已经驱逐了他们并撤销和没收了他们的爵位和领地,但这也不能改变他们的初衷!

    这也是为什么这段时间里,伊欧墨身上哪怕已经没有了任何爵位和位置,但他仍旧游荡在外,致力于保护洛汗和消灭小股强兽人或者那些登兰德野蛮人的原因所在。

    但是,问清楚敌人的情报这种事情也是要做的。

    现在他们自己具体有多少人,伊欧墨自己也没有去专门统计,甘道夫催的太急了……

    他们都是按照巫师甘道夫的要求,集合到一个聚集点之后,就匆匆忙忙地往圣盔谷这边赶来了,他只是知道,这次能够参与战斗的大概有四五千左右而已?

    四五千的洛汗骑兵,看似倒很多,可真的打起来的时候,万一敌人的数量超出预计太多的话,这点骑兵就不太够看了!所以,他伊欧墨必须先问清楚一些事情,比如敌人的情报之类的,想必这个巫师可能知道的多一点?

    “又或者,我们现在这些援军足够吗?要不要再等一段时间?”

    伊欧墨觉得,圣盔谷的号角堡要塞,那个易守难攻的城堡,应该最少都能坚持小半个月或者更多的一段时间的,而强兽人们最多也只是昨天抵达圣盔谷而已,它们不可能那么快就攻下号角堡的!

    对于那个由洛汗历代先王耗尽心血修建起来的要塞,伊欧墨其实也和国王希优顿一样,有着一种迷之自信,他同样也不相信强兽人能够轻易攻破那个防御强大的要塞!至少短时间内不行!

    正因为这样,伊欧墨觉得,他们其实完全可以多等一段时间,应该再多等个十天八天,等到汇集或者征募到差不多一万名骑兵的时候再去圣盔谷也都还来得及?

    “不知道!也许是三万,也许有五万,甚至可能更多?”

    “但是,请相信我,伊欧墨,我们真的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等待了,号角堡危在旦夕,你们必须尽快救出你们的国王,要不然,洛汗就真的完蛋了!”

    萨鲁曼的强兽人究竟有多少,他甘道夫也不太清楚,他只知道,艾辛格的地下,仍旧在不停地生产着强兽人大军,每耽误一段时间,敌人的实力就增强一分,而他们自己就反倒减弱一分!

    如果再加上被那个所谓的爱丽西亚联合王国驱赶到草原上的登兰德野蛮人的话,敌人究竟有几万,那就是谁都说不清的事情了!

    所以,现在的甘道夫是一秒钟都不敢耽搁的,他必须率领援军及时抵达!

    “……”

    伊欧墨愣愣地转头看着和自己并驾齐驱的这个巫师甘道夫,他都不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好了。

    让他们这临时纠集起来的三五千骑兵,去对抗十倍数量以上的敌人?那些三五万的强兽人大军?虽然伊欧墨没有打退堂鼓,也没有害怕,但是也突然就感觉到一阵阵的悲凉。

    现在,他对能否击败敌人已经开始持持怀疑态度了……

    “伊欧墨,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赶去圣盔谷!”

    “哪怕我们也无法击败那些强兽人,但是,只要我们出现在外围并牵制住敌人,不让他们专心去攻城也是好的!”

    不论打不打得过那些强兽人,甘道夫都有必须这么去做的理由!

    这就如同他之前对阿拉贡保证过得那样,在第五天后的早上,他带领着援军,迎着第一道的曙光出现?

    哪怕到时候,自己这些骑兵只能在外围游走,只能偶尔冲冲那些攻城的敌军,但也能让号角堡里的人知道:他们其实并不是在孤军作战,还有着援军在帮助他们,这最少也是能够起到鼓舞士气的巨大作用,不是吗?

    而现在,甘道夫算了算时间,虽然阳光已经出来了,但是才堪堪照射到他们这群骑兵的背后而已?再看看远处,圣盔谷的群山已经隐隐在望,等到他们赶到圣盔谷的时候,应该恰好可以准时地在第一道曙光照射到号角堡的护墙时,就出现在了号角堡守军的视野中了吧?

    “等等!那是什么?!”

    越是靠近圣盔谷,甘道夫也越是感到心下一阵阵的不安。

    因为,现在他竟然听不到任何双方交战时的呼喊声或者兵器碰撞的声音传来?虽然现在的距离稍微有点远,但也不可能这么安静的吧?他甘道夫的听力可是很好的!

    而且,这个时候也就仅仅就是看到几道袅袅硝烟正在从号角堡的方向上飘起而已?为什么会有那种黑色的硝烟?难道是号角堡被烧掉了?

    这让甘道夫心里一阵咯噔,下意识地以为:号角堡,很可能已经被强兽人们给攻陷了?按照敌人的行军速度来算的话,对方也就是昨天晚上才抵达的圣盔谷吧?怎么一个晚上就攻下来了?

    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那边又会这么的平静?

    至于说号角堡的守军可能已经将强兽人给打跑了的这种想法,甘道夫连想都没敢去想!

    他可是比谁都清楚,那洛汗国的号角堡里面,除了受邀前来助阵的精灵援军之外,也就只有原圣盔谷的一千步兵守军,以及从伊多拉斯撤退过去时的那一两千的步骑兵了!如果希优顿再临时从民壮之中征召所有能够战斗的民兵的话,加起来,也不会超过六七千人!

    就这点乌合之众,想要打败艾辛格和登兰德的数万强大军队,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伊欧墨,我要加快速度了,你们稍候再跟上来!我先要过去看看,看看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心下愈发感到不安的甘道夫,当下决定不等伊欧墨这些骑兵了,他要先赶紧过去看看形势。

    毕竟,他胯下骑着的,可是是神驹捷影!它的速度可比洛汗的这些正在体恤马力的骑兵们要快上很多!这也是他能够在短短的五天时间里,就找到了伊欧墨并从洛汗的多处地方征召到了这么多骑兵远道而来驰援圣盔谷的原因之一!

    所以,心急之下,他在冲着后方那个仍旧在沉思想着该怎么打圣盔谷这一仗的伊欧墨说了一声之后,就急忙用力一拍身下的捷影,让这匹神驹猛地再次开始加快速度,甩开了大队的骑兵,一人一骑,径直朝着远处那个圣盔谷的方向飞驰而去!

    ……

    “你好,尊敬的爱丽西亚联合王国的欧菲娜女王!”

    “我是洛汗骠骑国的国王希优顿,衷心感谢你们这次伸出的援手,这个恩情,我们洛汗将会永世铭记!”

    “请相信我,我们洛汗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此时,在圣盔谷号角堡的高墙之外,在爱丽西亚王国的军队主阵之前,身着精美描金铠甲的希优顿国王,在策马跑到那只高大的独角兽之前的时候,就赶紧滚鞍下马,来到那个早就站立在一面巨大爱丽西亚王国旗帜之下的俏丽身影前,恭恭敬敬地低头行了个大礼。

    在此时,一同跟着他出来的,还有他的侍卫将领,几名依仗骑士,他的那个侄女伊欧玟,阿拉贡,金雳以及精灵莱格拉斯等人。

    现在外面这里的战斗,已经基本结束了。

    爱丽西亚王国的士兵们并没有对那些强兽人以及登兰德人斩尽杀绝,因为,他们都已经抛弃了他们的盾牌以及武器,都一起被驱赶到了圣盔谷更里面的一个小山谷里,由部分火枪兵以及登丹军团步兵们看管着,等待着胜利者即将对它们进行的审判。

    没错,他们那些人,无论是强兽人还是登兰德野蛮人都选择了投降!

    就在艾辛格的白袍巫师萨鲁曼屈服于某个小女巫的意志,并同意接受某些条件并离开之后,这些早就被打到心寒的强兽人们,就好像受到了某些影响一般,纷纷开始抛弃各自的武器并跪地投降,任由爱丽西亚王国的士兵们将他们驱赶到一个峡谷里等候处置。

    而和强兽人一起来到这里的登兰德人,在看到强大的强兽人军团都被打得跪地投降之后,更加惜命且早就在督内尔德被打得几乎要灭族的他们,理所当然地也一起放下了各自手中的武器,认命地被和强兽人一起给关押驱赶到了山谷里。

    “我们爱丽西亚不需要你们洛汗国的任何回报!我只希望,你仍旧得你许下的承诺!希优顿骠骑王?”

    他们爱丽西亚的主力军团之所以驰援圣盔谷,可不是为了图这些洛汗人的财物报答!再说了,她们爱丽西亚联合王国现在可是财大气粗的很,并不需要任何的钱财或者宝物!她们真正需要的,其实是整个洛汗王国!

    “……”

    沉默地看着这个年轻靓丽又有着强大实力,还会召唤天使的神眷之人一会后,希优顿才叹了一口气并点了点头。

    他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他当然也没有忘记自己之前在伊多拉斯的王宫里所许下的承诺。

    他们洛汗人重视承诺,也更知道知恩图报!

    “请放心!我会遵守我的诺言,我们洛汗会加入你们爱丽西亚联合王国的!”

    洛汗国是肯定会加入的,只要自己还是国王,那这点就谁都无法质疑!

    但是,有些事情,还需要在合适的时候交由双方的高层仔细商谈过才行!他们的洛汗骠骑国,只是加盟爱丽西亚联合王国而已,并不是直接被对方给吞并进去!到时候,他希优顿仍旧是国王,只不过,会尊崇这个欧菲娜为共同联合的女王而已!

    当然了,关于这一点,到时候会有专员们仔细详谈的,但还不是现在,更不是在这里。

    “对了,我能不能问一下,那些强兽人和登兰德人,你们打算怎么处置他们?”

    见过礼之后,希优顿就开门见山地看向远处的山谷,那些正蹲坐地上,垂头丧气着,看起来黑压压一片的强兽人和登兰德人的俘虏。

    “而且,我还发现:你们看守他们并不太严密?可他们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您就不怕……”

    那里面的那些俘虏,可是一堆不安定因素,必须妥善处理!

    再来这里之前,希优顿可是大略统计过的,那些来进攻圣盔谷的强兽人和登兰德人的混合大军,最少都有四到五万的规模!

    除去昨晚攻城大战时死的三五千,再加上清晨前后被爱丽西亚王国的士兵击杀的那一万多接近两万的敌人,现在仍旧剩下并蹲在山谷里当俘虏的,至少也都有两万名以上!

    而这么多的俘虏,她们竟然就只派了不到两千人的部队去守住山谷的谷口而已?万一他们突然发狂并冲出来的话,那种灾难性后果,希优顿都不敢去想!

    “呵!这个事情,你们倒是不用太担心。”

    “因为,它们的主子萨鲁曼,已经被我的主人给烧死了!就连它们这些强兽人的控制权,也已经被我的主人获得!所以,现在的它们,就是一群不会反抗的绵羊而已!”

    看着远处的那些俘虏一眼之后,欧菲娜就不经意的说了一句。

    对外宣称白袍巫师萨鲁曼已被烧死,这是她的主人安妮通过魔法传讯过来时的交代,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她的主人的谋划,但欧菲娜只管无条件去执行就可以了。

    其实吧,更准确一点说,眼前的这些强兽人,其实已经可以听从她欧菲娜女王的命令行事了!只不过,她暂时还不想这么去做而已。

    毕竟,洛汗人可是被这些强兽人们杀了很多的人的,死在艾辛格萨鲁曼的这些军队手下的,少说都好好几万?而现在,这些野兽却突然换上她们爱丽西亚王国的旗帜,然后就变成了友军的话,她有点担心,这个希优顿和他的人民可能会接受不了?

    所以,收编强兽人和登兰德野蛮人的事情,她决定先缓一缓。

    “什么?萨鲁曼竟然死了?!”

    听到这个惊人的事实,瞬间就让希优顿大吃一惊!

    要知道,那个白袍巫师萨鲁曼,可是活了差不多三千年的老怪物啊!据说,从第三纪元开始,对方就活跃在中土世界之上,从亚尔诺王国时期到现在,几乎可以说是活着见证了中土的整个第三纪元!

    而现在,那个刽子手,那个杀了自己儿子,被希优顿恨之入骨的邪恶白袍巫师,他竟然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了?!

    “他是被您的主人……是被那个强大的小女巫给烧掉的?!”

    那个神奇的小女巫,希优顿表示认识且记忆深刻!

    因为,直到现在,他带着盔甲的后脑勺,都还隐隐作痛呢……对方那天打着救他的名义而对他下的狠手,实在是太重了一点!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难怪了……难怪希优顿觉得,今天的这场战役会那么快就能结束。

    原本,他还以为那些强兽人们在溃逃之后,也会持续战斗上小半天,等到被消灭殆尽,粮食断绝或者彻底崩溃的时候才会投降呢!

    可他哪里能想到,在之前,在爱丽西亚王国的人才冲锋没多久,那些凶残的强兽人军团,却突然像是失去了什么主心骨一般,就那么任命地弃械跪地投降了?之前他还有点疑神疑鬼,还以为是爱丽西亚王国的人用了什么蛊惑人心的魔法呢!

    如果真的是萨鲁曼被干掉了的话,那这事情就可以说得通了!

    众所周知,艾辛格高塔的白袍萨鲁曼拥有着对强兽人的绝对控制权,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对方死了的话,那这些强兽人突然失去控制并变得沮丧那也是应该的,除了跪地投降,它们也确实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

    只是,那个小女巫,她就真的有那么厉害,她究竟是怎么办到的,连躲在艾辛格里面的萨鲁曼都能被烧掉了?艾辛格那边,应该还有很多半兽人和强兽人军队的吧?难道……艾辛格已经落入这个爱丽西亚王国的手里?!

    “……”

    “什么?白袍巫师死了?!”

    “哈!这可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那个贼老头终于死了!”

    一听到萨鲁曼死了的这个消息,一旁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的矮人金雳,就突然高兴地大声嚷嚷了起来。

    “萨鲁曼死了?”

    在一旁暗中默默观察着欧菲娜,一直没有说话的阿拉贡以及莱格拉斯两人听到这里后,也不由得震惊地对视了一眼。

    那个邪恶白袍巫师的强大,他们可是深有体会的,竟然就真的死了?!

    想当初,在他们开始魔戒远程的时候,由于红角隘口被萨鲁曼的乌鸦监视的原因,他们就只能取道卡拉霍拉斯,当试图去翻越那座大雪山的时候,那个白袍巫师,对方只是用一个远程闪电魔法,就差点引发山崩并活埋了他们,还教会了他们该怎么老老实实地去认怂做人!

    当时的那种震荡天地的异像,那种毁天灭地一般的骇人场景,直到现在都是记忆深刻的!要不是当时有甘道夫的咒语反制对方的话,他们也许早就被活埋在大雪山之下了吧?

    可现在呢,萨鲁曼竟然所杀就被杀掉了!?

    那个活了一个纪元的堕落老怪物,据说还是神灵维拉们给指派到中土世界的最强大的五名巫师呢!这种存在,也是可以被杀死的吗?

    “……”

    在自己的国王伯父希优顿以及其他人正在讨论强兽人以及萨鲁曼之死的时候,罗汉国唯一的一名女骑士,国王的侄女伊欧玟其实并没有去关心这些。

    现在的她,只是目光炯炯地看着那名身穿金色铠甲,身披红色披风,看起来威风凛凛,英姿飒爽的欧菲娜女王!

    伊欧玟还发现,对方的旁边,以及对方手下,竟然还有着大量的女兵和女军官?这个发现,让伊欧玟震惊不已!

    虽然在城堡里的时候,她已经隐隐约约看到对方阵列中的女人,但是,现在靠近了看之后,却更能让她感到震惊!刚才,就是这些女兵,拯救了她们的洛汗并击败了强大的强兽人白手军团!

    所以,她现在更加关心的是:在爱丽西亚联合王国里,原来女人也是可以当兵和当军官的?而且还能上战场杀敌,还能立下这般的不世功勋?!

    如果真的是可以的话,那么,岂不是说,她伊欧玟自己也可以?

    从小苦练着剑术和骑术的她,要不是受制于身份的话,早就不想当那种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了!

    要不是现在她的伯父正在旁边,要不是对方似乎还有某些重要的事情要商谈的话,她早就想冲上去问一问那个欧菲娜女王,她们的爱丽西亚王国,到底还缺不缺女将领?

    她伊欧玟可是名门之后,洛汗公主一般的存在,勉勉强强给个将领当当,然后率领一两千的那种火枪兵也总该不过分吧?只要对方愿意的话,她自己甚至自己给手下们配上战马?反正,伊欧玟觉得,洛汗是肯定不会缺战马的!

    ……

    “伟大的埃奴啊……圣盔谷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姗姗来迟的甘道夫,终于迎着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初现在了号角堡右边的那个斜坡的上方的时候,他所看到的,不是正在攻城的强兽人大军团,也不是被强兽人毁灭的号角堡,而是……一面面陌生的旗帜正树立在这个峡谷里?

    而那些强兽人和登兰德野蛮人呢?他们除了变成躺在地上,几乎布满了整个圣盔谷的尸体之外,就全部被那伙扛着陌生旗帜的军队给俘虏并看押在了一个山谷里?!

    那个旗帜是……似乎是那个爱丽西亚王国?!

    在一开始的震惊过后,甘道夫才突然想起来,他似乎看到过这种旗帜,这种红底金边白色秃鹰旗,跟他在伊多拉斯的洛汗王宫里看到的那个一模一样!那就应该没错了,就是那个爱丽西亚联合王国!

    如果甘道夫没记错的话,那个小女巫的手下,似乎是叫做欧菲娜的,就是这个新生并霸占了原亚尔诺故土的王国的国王?

    她们现在不是应该还在围堵艾辛格的大门,严防艾辛格北上或者扩充实力的吗?怎么又来了这里?难道,她们就不怕艾辛格的萨鲁曼突然出兵越过白鹅河并抄了她们的老家?

    “……”

    想了想,甘道夫就只能硬着头皮,顺着从斜坡上向号角堡照射下去的清晨第一缕曙光,想着远处,那一面巨大旗帜的爱丽西亚联合王国的国王以及希优顿等人的位置跑了下去。

    他已经看到了,阿拉贡,金雳以及莱格拉斯也在那里,所以他迫切地需要知道,在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带来的那些洛汗的骑兵援军们,只不过是晚了那么一顿饭的工夫而已,怎么这里就已经完事了?

    如果他甘道夫没有看错的话,那个爱丽西亚联合王国的军队,似乎也不是太多吧?粗略看起来,似乎还不到一万?那她们怎么就能击败了好几万的强兽人和登兰德野蛮人的联合军团?哪怕登兰德人的战斗力略过不计,那些强兽人的白手军团总不是摆设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