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404章 奥法VS咒法
    一道绿色的强光从拉娜的杖头准确地命中了马迪亚斯?肖尔这个暴风城军情七处首领头目的胸膛之上,然后,就那么在对方惊愕的表情中,强烈的绿色光芒将其狠狠地击飞并抛了出去!

    仍旧在向后,正在空中做着抛物线自由运动的马迪亚斯?肖尔满脸尽是不可思议,此时,他双手的匕首已经从他再也没有力气握住的双手手掌中掉落,他就那么向后弓着身体,没有惨叫,没有流血,就那么静静地被敌人如同丢掉一个破布袋一般,给甩到了身后的夜色中……

    噗!!

    一声肉体落地时的闷响,虽然并没有太大的声响,但是造成的效应确是显立竿见影的!

    那些仍旧在战斗着的军情七处杀手特工们,原本在火墙左边这里,围攻那些乌合之众的迪菲亚兄弟会成员以及皮特这个高阶战士是有着部分优势的!

    虽然他们在这种面对面的战斗中有点束手束脚,但是,技艺明显超出对手许多的他们,毅然能够在生死搏杀中隐隐地压着敌人一头!

    可现在,当他们看到他们暴风王国军情七处的首领,那位马迪亚斯阁下竟然被那个女法师用一个法术击飞并远远地摔在远处再也不动弹之后,被吓坏了的他们就纷纷开了疾跑,脱离战斗迅速后撤拉开距离后很快消失在渐渐黑暗的夜色之中……

    “我们这是打赢了?”

    发现那些瞬间就跑了个精光的敌人,让皮特有点不可置信的感觉。

    “这可真是要命啊……这些家伙们真的太难缠了,我宁愿和双倍的敌人军队战斗,也不愿意和这些奸猾的盗贼对打!老姐,要不是你的法术让他们没法靠近潜行的话,恐怕我这边早就顶不住了!”

    甩着自己阔剑上的血迹,心有戚戚地看着周边地面上那些自己人的尸体明显多于敌人的狼藉战场,就着那些渐渐有燎原之势的荒原大火,皮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缓缓走到了自己姐姐拉娜的身边。

    “不……我们现在还没赢,有更厉害的家伙来了!你们千万要当心!”

    相对于自己弟弟皮特的乐观,拉娜就要谨慎得多,所以,她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袭来的强敌。

    “不会吧……还来?!”

    果然,循着拉娜的话和凝重的目光,皮特也看到了远处天空中猛地俯冲扑下来了的那两头强壮的狮鹫飞行坐骑,它们似乎就停在了刚刚那个被他的姐姐拉娜用绿光击飞出去的倒霉家伙的尸体旁。

    对方一共有两人,其中一个矮人嘴里正大呼小叫着扑到了尸体上,而旁边的那个拿着一根长长的,几乎有一人高法杖的人类,就那么让杖头亮着蓝色的奥术光芒,缓缓逼近并微微凝神注视着地面上某个大人物的尸体。

    “麦克莱利你先给我让开……”

    蛮横地用法杖直接拨开碍事的矮人后,那个带着巫师尖顶帽的人类法师就那样半蹲在尸体旁开始仔细地查看了起来。

    他显然是有点不可置信,他没想到,他们暴风王国军情七处的首领,竟然就死在这里了?就在他刚刚即将到来之前,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一名来历不明的法师给打死了?

    “刚刚你的那个法术我在天空中的时候也看到了……然而,他的身上没有伤口……也没有魔力浸体或者灼烧的痕迹……可人却就这么死了……”

    观察了一会之后,这个法师就点点头,站了起来。

    他不再去管那个哭嚎着的矮人,直接就向前几步,走到距离那个站在火墙旁的女巫约五十米的地方站定。对于那些蔓延开的大火他并不在意,来的时候他从天空中的云层能够看得出来,今晚这里将会有一场大雨,火势到时肯定可以得到控制,是烧不到周边的那些农场的。

    “你应该就是那个参与了刺杀公爵大人的神秘女巫吧?果然,看起来很厉害……”

    “只是......我有点不明白,马迪亚斯?肖尔到底是怎么死的?他身上的那些魔法物品,理应可以为他抵御一定的伤害才是!可现在却……虽然有点失礼,但是我能不能冒昧地问一句:你到底是用什么法术杀了他的?在刚才,我们在天空中就只看到了一阵绿色的强光,难道是邪能法术?可我看你似乎不是术士…...”

    这就是这名中年人类法师有点纳闷的地方,那个这个军情七处刺客头目死就死了,和他无关,不是他的责任!但是,对方身上明明有着两个不错的魔法被动防护装备,可它们却没有丝毫被激活的痕迹,就那么直接被敌人给打死了?

    对此,他真的很好奇!要知道,法师都是一群好奇的家伙,特别是看到新奇的法术的时候。

    “……”

    “我刚才用的是黑魔法……一个索命咒!”

    有点凝重地感知了一下对方身上的魔力波动后,拉娜就再次紧了紧手中的魔杖,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后,想了想,还是老老实实地说出了自己刚刚使用过的阿瓦达索命法术。左右不过是一个法术的名字而已,对方还能偷学了去不成?

    其实吧,那本魔法书上写的虽然是不可饶恕咒,但拉娜却更喜欢把它们叫做黑魔法!而同时,那书上还有一个控制人的夺魂咒和折磨人用的钻心咒,它们都是同属于不可饶恕咒的范畴。

    至于为什么写着不可饶恕,拉娜就不太清楚了。

    “夺命咒吗……”

    “被法术命中之后直接殒命,又或者像是死亡一指那种即死判定的法术?呵!这可真是稀奇了啊……”

    相对于拉娜,这个法师对于黑魔法的说法有点儿不置可否。

    在他看来,只要不是像克尔苏加德的诅咒教派那种玩弄灵魂以至于被人人喊打的死灵法术,其它的那些,哪里又有什么黑魔法或者白魔法之分?就连现在,连术士那种使用恶魔能量和奴役恶魔的职业,都已经堂而皇之的在艾泽拉斯世界上立足了!

    “算了,这些事情还是先不管了,在我们开打之前,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是大法师科姆,以前曾在达拉然研习过奥术专精,对其他法术虽然也有所涉猎,但是并不精通!现在是一名暴风王国的宫廷法师,服务于暴风城,同时还是暴风王国的次席法师顾问兼法师塔研究员!请问这位女巫阁下是……是达拉然哪一期的,又是修习的哪一个派系?”

    对方不仅伙同凡妮莎?范克里夫刺杀了葛瑞格?莱斯科瓦公爵,现在还杀了军情七处的马迪亚斯?肖尔,这事情……如果他不全力出手击杀或者擒下对方的话,那肯定就没法回去交代的!

    只不过,让奥术大法师科姆有点奇怪的是,在他的感知中,对方的魔力波动似乎并不强烈,别说是高阶了,就对方现在的法力水准,最多也就是中阶往上一点的水平吧?那么,她究竟是怎么杀了马迪亚斯?肖尔这个刺客大师的?

    科姆觉得,在对方吟唱或者引导法术的时候,马迪亚斯应该有机会先发制人的,怎么可能会被法术活活打死?!

    反正,这事情透着一股诡异!

    可惜的是,刚刚他来晚了一点……当然了,别误会,大法师科姆可惜的并不是马迪亚斯的死,反正他也不喜欢这些阴影中的杀手,死了他也不会多看一眼!他可惜的是:为了不能来早一点,然后观察到对方的施法和战斗方式!

    “姐姐,别理他!待会你给我掩护,我冲锋上去砍死他?”

    听到对方自报名字和根底,站在拉娜旁边的皮特就紧捏着武器建议道。

    既然自己的姐姐说对方很厉害,那肯定不能让她一个人对敌的,也许,待会他可以指挥所有的人一窝蜂地冲上去乱剑砍死对方?

    “不……你走开,在一旁看着就行,注意帮我警戒那些盗贼刺客们,他们肯定没走远!”

    “还有……待会我要是情况不妙的话,我就幻影移形到你身边,然后你记得抓紧我,我们打不过就跑!”

    拉娜压根就没有什么死斗的心,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找机会再报复回来!要知道,这可是当初安妮女王陛下交给她的不二法门,她可是一直都视之为真理的。

    所以,拉娜就拒绝了自己弟弟地提议,反而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地交代着。

    “咳咳……”

    远处的奥术大法师科姆有点儿不耐烦了,自己要不是想尊重一些礼仪,想要等待对方自报姓名,然后再按照法师们的规矩进行决斗的话,恐怕他早就开打了,哪里又会让对方在那边说悄悄话?

    “我叫拉娜,以前曾是火焰王国安妮女王陛下的侍女女官,现在仍旧还是!和你在达拉然学习的法术不同,我的法术是自学的!我是一名咒术法师,不是你们知道的任何一系!”

    也有样学样,拉娜一边捏紧着法杖暗自警惕着对方,一边大声地说出了自己的姓名和身份。

    “我想,阁下恐怕开玩笑的吧……”

    “法术怎么可能自学?那些不懂魔法的人就知道羡慕施法者的风光,可他们又哪里知道,施法者可是一种相当危险的职业……一不小心,引导法术失败或者胡乱施法就有可能反噬自身!所以,不可能有自学成才的法师,哪怕再天才也一样!”

    对于这一点,大法师科姆很确定!

    要知道,当年达拉然没有被毁的时候,据说某个最天才的法师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也不还是老老实实在安东尼达斯那里当学徒慢慢地接触和学习法术?在没有一定的基础,在没有充分了解魔法世界的原理之前,自学法术只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

    “可是我的魔法就是自学的!我们的安妮女王陛下嫌弃我的资质不好,人也太笨,所以直接丢一本魔法书给我就不管了……”

    说起这事,拉娜现在都有点委屈呢!除了一开始的时候纠正了自己几个错误和警告不能随便学某些危险的法术之外,那个女王陛下就再也不管她了!

    拉娜现在还记得女王陛下当年的原话:喏!拉娜姐姐你看见了吧?这里有本《霍格沃茨咒语大全》,它是速成的,你只管照着练就行了!你自己拿去慢慢玩,慢慢看,看得懂最好,看不懂也别来问我……

    “而且,我也不觉得自学魔法有什么危险,反正多练几次也就可以了!”

    这可是真心话,因为拉娜自己的法术施法失败的话,最多就是会放不出法术,就像书上说的哑炮?又或者,在法杖的杖头上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火星和烟雾而已,绝不会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

    当然了,有些法术还是很危险的,没有达到一定水平之前,轻易不能随便练习!就如同那些幻影移形和在自己身上进行的阿尼马格斯变化术,这些是很危险的,直到现在,拉娜都没敢去尝试那些变形术,生怕变不回来了。

    “……”

    默默地注视着对方,觉得对方应该不是说谎之后,大法师科姆可真的有点想撞墙的冲动!

    要知道,他当初四处求学,从学徒做起,一点点的积累,折腾了半辈子才达到现如今的这个地步……可对方呢,自学还能学成这样,竟然还被教训说笨和资质不行,那位火焰女王陛下对学徒的资质要求到底有多高啊?

    “我听说过你们的那位女王陛下,那可真是一位传奇一般的人物!我曾经也有过想要去火焰王国求学的,只可惜,对方早已失踪多年了……”

    有句话说的不错,只有施法者才能真的明白施法者!

    大法师科姆从被毁灭的达拉然处看出了污染者阿克蒙德的强大,也从那位安妮女王能够打跑阿克蒙德的事迹中大略猜测一番对方的恐怖……所以,相对于暴风王国里的其他人对于那位女王陛下的各种诋毁和污蔑,科姆自己其实一直是心怀谨慎,不敢妄下评论的。

    他觉得,哪怕对方不如阿克蒙德,应该也不会差太多,要不然,当初阿克蒙德就可以直接毁了斯坦索姆,哪里又会有后来的火焰之城?

    “好了,多说无益!”

    “虽然有点欺负你的嫌疑,但是,如果你不想和我老老实实回暴风城领罪的话,那我们现在差不多该动手了!”

    “现在,你让其他无关人员后退吧,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今天就只和你交手,抓到你之后,其他的人只要他们不来捣乱,我绝不会为难他们!”

    大法师科姆有着自己的原则和尊严,现在和这个身上法力波动明显弱于自己的年轻法师动手,已经有点违背他的底线了,所以,他今天就只抓住这个叫做拉娜的天才法师,然后生擒回暴风城!

    虽然对方杀了马迪亚斯?肖尔,但是科姆仍旧想给对方争取一下,如果能劝降的话,也许,他会让这个年轻的法师当自己的学徒,继承自己的传承?

    要知道,现在他科姆现在也是有家的人,手里的财富和土地也不少,可唯独缺少能够继承自己法术,未来能够庇佑家族的人才……而现在,发现了一个似乎很好的苗子,他就动了收学徒的这个心思。

    当然了,这只是一个不成熟的想法而已!

    毕竟,现在暴风城里的那个老疯子,传奇刺客帕索妮亚?肖尔可还没死呢,要是对方知道自己她的孙子死在眼前这个年轻的女法师手里的话,那还不得闹翻天?到时候,自己能不能压服对方还两说呢!

    相比于他这个大法师,恐怕王国更加看重军情七处的吧?想想也是,在暴风城里,大法师有好多个,而军情七处是帕索妮亚?肖尔一手创建的,对方的态度和手下的刺客对王国的重要性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哼!想抓我回暴风城去?那就试试你的本事!”

    “昏昏倒地!”

    随着拉娜的一声厉声娇喝,一道红色的光芒瞬间从她的杖头朝着敌人轰击而去!

    “唔?瞬发法术……”

    心下一惊,看到对方竟然不需要引导直接瞬发一个奇怪的法术,大法师科姆没有敢怠慢,直接就在自己的身前施放了一道棱光屏障,将自己严严实实的保护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对方的这个法术近似于光和能量的相互作用,用灵光屏障应该是有效的。

    果不其然,下一瞬间,红色的奇怪魔法撞击到了他的屏障上,瞬间就被反射出去并在荒野的草地上炸开了一个小坑,引得泥土和草屑溅得到处都是。

    “……”

    看到那个法术被发射开,科姆心里并没有太多的波澜,反而还有点儿不解并直皱眉。因为他发现,对方的法术威力,似乎并不大,那么,她到底是怎么杀掉马迪亚斯?肖尔的?

    这事情,似乎透着某些古怪啊……

    “奥术弹幕!”

    疑惑中,大法师科姆法杖朝着敌人一指,数颗明亮的蓝色奥术飞弹就朝着对方轰击了过去!这个法术的威力也不大,只是他想要试看看对方的实力和底细,以便解开自己心中的疑惑而已。

    “盔甲护身!!!”

    看到那么多枚奥术飞弹从几个方向朝着自己袭来,拉娜不敢怠慢,直接疾呼一声,将法杖一举,一个金色的大型铠甲,就如同一口大钟一般直接罩住了她!

    咚!咚!咚!

    一连数声沉闷的轰击声响起,然后,随着最后一枚奥术飞弹的炸响,这个金色的盔甲也终于碎裂开来,化成片片魔力消散在了空中……

    “哈!有趣有趣!”

    看到自己的攻击没有任何作用,大法师科姆不仅不担心,反而高兴地笑了起来。因为他发现,那个年轻女巫使用的法术,似乎真的和他们这些法师都不太一样?

    “哼!”

    拉娜没有管对面那个古古怪怪的大法师,反而一挥手,一个缴械咒又朝着对方射了过去。

    ……

    “……”

    “提伯斯……怎么我好像感觉到,附近有人在用我做出来的魔法物品在战斗?到底是谁呢?”

    此时,距离迪蒙特荒野并不远的月溪镇这里,安妮很容易就感觉到了隐隐有种法力的波动传达到她这里,似乎是自己制造出来的魔法物品正在被人过度地使用?

    然而,她现在有点记不起来,她到底在这个世界里丢过什么东西了。

    (我的主人,您在这个世界曾经给您的侍女制造过一根奥利凡德的魔法杖……

    ——有生物电脑备忘录用途的提伯斯还是很靠得住的,这不,很快,它就想起了自家小主子曾在这个世界做过的某些事情。)

    “对哦……我也想起来了,就是那根木棍!!!”

    原本正在月溪镇里的旅店里无聊着,正愁没事干的安妮当下就从那张不太舒服的大床上蹦了起来。现在,她好像终于又给自己找到好玩的事情了,那就是:跑去偷窥,看看在打架的到底会是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