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407章 三盟战争(一)
    暴风城要塞主城堡,这座巨大的依托于城市边缘悬崖建造而成的巨大堡垒坐落于城市西北部,就那么居高临下地守卫着暴风城!同时,它也彰显着国王和贵族们的无上权势以及地位。

    这里,它不仅是防守暴风城重要要塞,还是暴风城的王室成员以及部分重要大贵族们的居住地。当然了,它同时还是统治着这个暴风城城市和这个暴风王国的最重要的中枢所在!

    然而,现在天色已经渐渐放亮了……

    昨晚的时候,在深夜里来到这里紧急开会并商讨着对策的国王、贵族、军政的议员或者将领等等十数人,他们仍旧在这个国王的议事大厅这里吵吵嚷嚷地争执着,仍旧还没有得出一个合理的最终结论。

    而他们之所以在这里,那是因为在昨天晚上,正在西部荒野执行特殊任务的军情七处的特工们紧急传回了暴风城几条十分重要的劲爆消息:

    第一:西部荒野的迪菲亚兄弟会再度死灰复燃,时隔几年,那个终于现身的埃德温?范克里夫的女儿——凡妮莎?范克里夫,她重组了这个暴乱组织并将其发扬光大!

    军情七处的情报员们估计,在未来的三到七天内,当其武器装备运送到位后,一场大规模的武装起义即将在西部荒野,在这个暴风王国的大粮仓开始爆发!

    那些呼喊着‘杀贵族、分田地、少纳税’的迪菲亚兄弟会成员对暴风王国的安全和统治有着巨大的威胁!而现在,在西部荒野,暴风王国的军力极度孱弱,而由圣骑士格里安?斯托曼组建的西部人民军人员严重不足且缺乏训练,能够成功平息新迪菲亚兄弟会的成功率很低……

    第二:军情七处的领袖,刺客大师马迪亚斯?肖尔在西部荒野的迪蒙特西北部地区袭击新迪菲亚兄弟会的运粮队时,不幸遇难……连同当时在场的八十余位军情七处特工们也一起光荣阵亡!

    第三:有疑似火焰王国的女王,半神法师安妮?哈斯塔的小女孩出现在马迪亚斯阵亡的现场!这个一手创建了火焰联盟,击败了亡灵天灾和击退污染者阿克蒙德的强者在失踪了数年之后,疑似再度出现在艾泽拉斯世界!而且,她的出现,还直接导致了奥术大法师科姆的投敌叛国……

    “……”

    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头疼地看着那些仍旧在不停争执着的贵族、议员和军方将领们。他们从昨晚深夜收到消息并紧急安排这个会议一直到现在,已经几个小时过去,可是……他们仍旧没有商讨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出来。

    而且,看样子,最后也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主意?

    所以想了想,瓦里安就不得不叹了口气,起身离开了他的王座,走到了这个国王议事大厅的大窗前,默默地看向窗外那晨曦中的迷蒙景色。

    这里,是他的暴风城……

    虽然现在清晨的太阳还未正式升起来,但是,城内的那些鳞栉次比的建筑顶部已经开始冒出一道道袅袅的炊烟,暴风城的市民们已经在晨钟的敲响下准备开始新一天的生活和工作……远远看去,街道上的行人渐渐增多,来往如梭,还时不时出现一些赶货的马车,让驽马的嘶鸣声隐约地传了过来……这个城市,它现在已经开始醒了过来。

    瓦里安心下有些骄傲,他们的这个暴风城,现在不仅是一个繁荣而美丽的城市,同时,还是整个王国乃至于整个暴风城联盟的经济和政治文化中心。想当年,在经过二次战争兽人的战火与破坏之后,满是残檐断壁的它,重新修建之后,已经变得比原来更加地辉煌壮丽!

    可以说,它现在是在艾泽拉斯世界上当之无愧的最耀眼的一颗明珠!甚至,要远比北边的那个原本最大的洛丹伦王城还要恢弘和大气!

    然而,现在西部荒野发生的种种事情,让他看着这美丽的个城市时,总觉得它的上方似乎笼罩着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

    凭借暴风城城堡要塞的地势,在瓦里安的这个窗户这里,原本就可以隐隐约约地瞭望到暴风城南边的英雄谷……再加上今天的天气很晴朗,以至于远处的那些的巨大雕像都能被他清楚地看到。

    他知道,在哪里矗立着的,是黑暗之门远征的五英雄:来自斯托姆加德王国的王子达纳斯?托尔贝恩、奎尔萨拉斯高等精灵王国的奥蕾莉亚?风行者、原洛丹伦王国的图拉扬将军、鹰巢山的库德兰?蛮锤、以及达拉然的卡德加……

    在这个空闲的档口,瓦里安?乌瑞恩甚至还有空去恶意地想着,如果那些个原本被他们认为已经全部牺牲并立了雕像纪念的五英雄再次回归艾泽拉斯世界的话,恐怕除了那个斯托姆加德王国的王子达纳斯?托尔贝恩是他们可以争取的之外,其他的四人,想必都会和暴风王国分道扬镳的吧?

    真到那个时候的话……

    这些敌国英雄的雕像,可能就不太适合立在哪里了……那么,他瓦里安身为国王,到时究竟是要下令推倒呢……还是不推倒呢?这事情,别说以后了,单是现在让他想着,就觉得很为难啊!

    “……”

    “国王陛下,现在事情很麻烦,短时间内恐怕难以得找到一个万全的方案,所以……也许您可以先回去休息一会?”

    这时,并没有参与进那些人激烈争吵重的大公爵伯瓦尔?弗塔根,就像战斗了一场似的,抹着一头的汗水走到了站在窗前看着风景和发呆的瓦里安国王身旁,向对方劝说着道。

    “不了,他们也快得出结果了,再等等吧……”

    瓦里安摇了摇头,拒绝了公爵的好意。

    “伯瓦尔,你说,我们几年前杀了那个埃德温?范克里夫,现在却又冒出了一个凡妮莎?范克里夫……当年石匠工会的事情,我们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看这个繁荣的巨大城市,再想想它其实是由那些石匠工会和范克里夫一手修建而成的之后,瓦里安就忍不住再次叹了口气,胸口中如同堵着一块巨石一般,难受至极。

    曾几何时,他一直以为当他亲自剿灭了迪菲亚兄弟会,并抓回那个埃德温?范克里夫斩首示众之后,这件事情可能就会被彻底揭过,永远不会有人再提起了……可哪想,时隔六年,这件事情竟然再度发酵,而且事情还变得更加地严重?

    想想那个情报里所说的埃德温的女儿,那个和他们暴风城有着深仇大恨的凡妮莎?范克里夫,瓦里安就感到一阵阵地头疼。

    如果说,他们暴风王国和石匠工会的事情还能解释一番的话,那么,现在暴风王国和那个新迪菲亚兄弟会的首领凡妮莎,双方之间的关系就是彻彻底底的死仇了,绝对没有任何缓和的可能!

    “国王陛下!”

    “请您先不要自乱阵脚!现在事情还没有严重到那个程度,而且,当年我们双方其实谁都没错,只不过是那只可恶的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从中作梗,迷惑住了我们并挑拨了双方的关系而已!”

    心下知道瓦里安国王陛下到底在想些什么的伯瓦尔,就赶紧出声宽慰着对方。

    这些事情,在去年粉碎了黑龙的阴谋,揭穿了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的身份并驱离了对方之后,他们私底下早就分析讨论过了这些年的种种事情,也同样分析了当年石匠工会的暴乱经过。想起当年那个活跃的女伯爵,他们估计,所有的事情就全是那只黑龙的阴谋!

    说不定,当时蒂芬王后的死,可能都和那条黑龙脱不了干系?

    原本,身为被蒙骗者的伯瓦尔?弗塔根大公爵,他在去年的时候就想要召集勇士远征尘泥沼泽进攻奥妮克希亚巢穴,去灭了那条黑龙的!然而,当安其拉虫人和北边的火焰联盟以及外域的事情纷沓而至之后,就不得不打断了他的所有计划,并让某只可恶的黑龙公主一直存活至今……

    但是,他们暴风城联盟好歹也算是攻陷了黑石山的黑翼之巢,赶跑了另一头脱不了干系的黑龙王子!

    “算了,你说的也有点道理,那就不去想那些麻烦的事情了!”

    “都那么久了,现在,他们那些人讨论得怎么样了?对于新迪菲亚兄弟会的事情,到底有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处理办法?”

    哪怕是身为国王,有些事情也不是他瓦里安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就像现在,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一件比一件棘手,一件比一件难办,要是他一个人随便处理的话,那说不定就会惹出大乱子的!

    这就比如新迪菲亚兄弟会的事情,如果让他瓦里安自己处置的话,那肯定就是二话不说,率领军队,杀向西部荒野,并将那些个即将叛乱的叛乱分子们通通杀了或者抓起来,然后,就至少又可以为暴风王国争取到好几年时间的内部和平?

    虽然这个方法看起来不怎么样,但确实解决眼前最好的办法!但是……昨晚在他说出来的时候,就被一群将领和议员们狠狠地拒绝了……

    那是因为,现在暴风王国的主力军队大都去了外域以及在北方进行北伐战争,如果再调动暴风城里已经所剩无几的军队去西部荒野那边的话,派的人少了可能不顶用,估计都不够人家迪菲亚兄弟会杀的!而派出暴风城的大部分精锐军队的话,到时候,靠谁来守城?又靠谁来保护暴风城以及贵族们的财产和人身安全?!

    虽然他们全都是拥护瓦里安这个国王陛下的,但是,可不代表他们愿意将自己的财产和家人以及王国都城置于危险的境况之中!

    要知道,一旦暴风城的城防兵力出现问题的话,说不定,某些敌对势力或者北边火焰联盟的那些人,拼着风险传送一些精锐军队过来,哪怕不能彻底占据,也至少都能够将暴风城给毁掉的吧?

    而且,想要打暴风城主意的势力可不是仅仅只有火焰联盟一家!

    那些被他们暴风王国从黑石山赶跑了的黑石兽人余孽,那两头可怕的黑龙,那些地精乃至于各种海盗等等,一旦发现暴风城的防御兵力不足而出现漏洞的话,那些见钱眼开的家伙,肯定就会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扑上来并恶狠狠地咬上几口?

    所以,在北伐或者外域的大军回归之前,暴风城的兵力那是谁都不能动的!

    “哼!就他们那群胆小如鼠的贵族,又能有什么好办法?”

    “你可能不知道,关于凡妮莎?范克里夫和新迪菲亚的那件事情,我刚刚听了一会,他们的基本处理方案就是:让那个老圣骑士格里安?斯托曼和对方的西部人民军去处理,最多,暴风城会提供一部分武器装备和军事教官,至于钱粮,他们哪怕是连一个铜币、一粒粮食也不会出!”

    想想那些贪婪吝啬的贵族和议会成员,伯瓦尔也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然后站到了瓦里安的身旁,一起肩并肩,默默地看着窗外的景色。

    现在,远处在那东方的地平线上,一抹红色的光芒渐渐亮起,并将半边天空都照得通红……显然,他们在这里已经成功磨蹭了半个晚上,而现在,新的一天终于要开始了。

    “按照他们商讨出来的结果,我们现在竟然什么也都不用做……如果那个老圣骑士能够击败或者抵御住那些迪菲亚兄弟会闹事的话,那就是最好的!你也知道,等到我们抽调兵力回来之后,那些叛乱分子是肯定不成什么气候的!”

    “而我更担心的是……到底有多少火焰联盟的人参与到了其中?那个火焰女王,她是不是真的回来了……而她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西部荒野?”

    “显然,一名强大的半神法师,对于我们的威慑力是极其恐怖的!”

    “事实上,如果能确认对方真的重新出现并正在西部荒野的话,那我也倾向于先自保,不能随便派出暴风城仅剩不多的兵力。”

    一想起那个强大的火焰女王和凡妮莎?范克里夫以及迪菲亚兄弟会混在一起,伯瓦尔就一阵阵地头疼……现在对方有兵力,还有超高层的战力,这场战斗真的没法打!

    如果真让他伯瓦尔率领暴风城里所有的精锐前往西部荒野,对上一位强大的法师和一群乌合之众的话,他觉得,自己获胜的机会可能不会太高。

    纵观现在暴风城的战士或者法师,当初他们甚至连那条黑龙都奈何不了,反而让对方大肆破坏一番后从容地逃走……而现在,一个实力可能比黑龙公主更强的半神法师,他伯瓦尔又能怎么办?

    所以,他觉得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撤回大军,攘外必先安内!可真要那样的话,即将胜利的北伐战争还要不要打了?外域的事情,那些占领的大块地盘以及燃烧军团还要不要继续抵抗了?

    “哈!伯瓦尔,这可不像你!”

    “那个外表看起来是一个小女孩的半神法师,可能她真的会很厉害,这点我承认!但是,事实已经证明:再强大的存在也是可以被杀死的!”

    “想想那个暗夜精灵一族的荒野众神、丛林半神塞纳留斯,他还不是被兽人剑圣一斧子给砍死了?再看看更加强大的,那个燃烧军团的污染者阿克蒙德,也还不是一样在海加尔山上被我们联军击败并身亡?”

    “所以,伯瓦尔,你要放宽心,左右不过是一个半神法师而已,最多是难缠一点,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拍了拍伯瓦尔那坚实的肩膀,瓦里安自己反倒是先笑了起来。因为,原本应该是对方要来宽慰自己的吧,怎么现在,反倒变成自己去劝解对方了?

    “对了,北边的战事……他们这些家伙还是不愿意现在退兵吗?”

    和伯瓦尔的意愿一样,既然现在暴风王国内部出现了问题,再加上某个火焰王国的女王重新出现,瓦里安他自己是比较倾向于早点结束北边的战事,暂时维持现有的格局,见好就收,等待局势明朗之后再做别的打算?

    “你也想退兵啊……这恐怕很难!”

    “你也知道,现在虽然暗夜精灵一族要防备部落,所以没有在北伐部队里增派更多的军队……但是新加入我们联盟的那些德莱尼人,他们已经确定派出了一位强大如同圣光之神一般的纳鲁和大量的圣骑士以及牧师,强大的军力已经足够我们的北伐军打垮那些白银之手圣骑士们的防线了!”

    “现在这个时间,想必他们的飞船应该也登陆到南海镇前线了吧?”

    “所以……国王陛下您想想,眼见一整块大陆即将到手,那么大的利益,您觉得那些贵族们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停手吗?”

    笑着看向了远处渐渐升起的那轮红日,伯瓦尔就爽朗地朝着自己的国王陛下兼好友的瓦里安打趣着道。

    胜利眼看着就要到来,一整块的前洛丹伦大陆,那么多的无主土地,矿产以及其它种种的巨大利益就摆在眼前,连他伯瓦尔不免都有些动心,那就更别提议会的那群贵族们了。

    而这,也正是他们那些家伙拼着坐视西部荒野的事情进一步恶化,也要先拿下北部的原因!

    “唉……”

    “我总觉得事情可能不会太顺利……而且,那些纳鲁,那些活生生的如同圣光神灵一般的生物,它们出现在我们的联盟之中,我总觉得……这似乎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没错,现在瓦里安已经有点忌惮那些纳鲁们了!

    想想他们人类,几乎全都是信仰圣光的……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有一天,那些纳鲁,让他们暴风王国的人民去做某些违背国王命令的事情,到时又该怎么办?

    一个活生生的圣光神灵生物出现在一个有着圣光信仰的王国中,瓦里安简直无法想象,那对暴风王国的王权将会是多么大的一个挑战!

    虽然在短期内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几十年,几百年之后呢?到时候,暴风王国又该听谁的?

    真到那个时候,那些纳鲁,想要慢慢架空一个国家的王权,那简直不要太容易!他可是知道的,在那些德莱尼人之中,似乎除了那个长得很像恶魔的德莱尼先知,那个代言者维纶之外,应该就都是纳鲁说了算的……

    这事情很可怕!反正,瓦里安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应对办法。

    “哈哈!瓦里安……你终于算是成熟一点了!看来,当角斗士的那些日子,对你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你能想到这点就好!但是,我也没有办法给你太多的建议……你要知道,在这个艾泽拉斯世界,我们离不开圣光,我们需要圣光帮助我们抵抗邪恶以及击败那些强大的敌人!然而,神权和王权之间的平衡,这是一个富有哲理的问题,只能你自己慢慢去体会,并处理好双方的关系!”

    如果是一般的人,可能还真不敢对国王说这种事情!但是,他伯瓦尔?弗塔根不仅是暴风城的大公爵,同时还是暴风王国的摄政王,由他说出这些话,却正好合适!当然,他也只能点到为止,也不能说得太多!

    毕竟,他伯瓦尔不仅信仰着圣光,同时还是一名荣耀的、使用圣光力量的圣骑士,如果让他在背后说那些纳鲁们的坏话,这真的和他的信仰相违背了的,那么,他到底还想不想要圣光了,还想不想当圣骑士了?

    而如果再仔细想想的话,现在的安度因皇子除了学习战士之道外,也还在学习圣光之道,而那些纳鲁……

    好吧,这是一个很严重、也很严肃的问题,他不能再想下去了!

    “我会的……”

    瓦里安眼神闪烁变幻了一会后,就开始点头并沉吟起来。

    相比于圣骑士伯瓦尔大公爵,他瓦里安却是一名战士,对于教会和圣光的事情,才不像对方那样顾忌那么多!只不过,圣光对于他有大用,无论是安定人心,维持稳定又或者是那些圣骑士和牧师们的力量,他都需要……

    反正,这事情在短时间内是理不清的!最多,以后他的态度要坚决一点,不要让那些讨厌的纳鲁生物踏上暴风王国的土地也就是了!它们在外边随便传教或者是收拢信徒,蛊惑人心什么的,就都不关他瓦里安的事情,只要到时它们别来暴风王国这里碍眼就行!

    “那现在就剩下就后的一件事情了:马迪亚斯?肖尔的事情,军情七处有哪个合适的继任者吗?”

    军情七处对于暴风王国,对于他瓦里安这个国王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它可是他们的眼睛和伸出去的刀刃,而这次,能够及时传回来这么多重要的情报,也证明了它存在的必要性!

    虽然马迪亚斯?肖尔的死让瓦里安有点难过,但是一些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军情七处绝对不能瘫痪,更不能垮掉!他们必须及时找一个可靠且有能力的人去接手,而且是越快越好。

    “当然,我刚刚已经收到消息了,昨晚就有一个绝佳的人选出面并顺利接手了军情七处!国王陛下,不如你猜猜看……到底会是谁?”

    军情七处的事情,原本伯瓦尔也是很担心的,打算让国王早点派自己的人接管。但是,在刚刚一名手下传递来一条信息之后,他终于算是彻底放下了心,所以现在也有心情和国王玩玩猜谜的游戏。

    “……”

    然而,一整晚上没有睡觉,再加上被各种烦心事纠缠的瓦里安可没有兴趣去和对方打这种哑谜,他就那么直直地平视着自己旁边的这个大公爵,希望对方不要再浪费时间在这种地方。

    “好吧……接管的人是帕索妮亚?肖尔!”

    看到国王陛下威严和不耐烦的逼视,伯瓦尔只能无趣地直接说出了军情七处的新领导人。现在,没有谁比这个人接手军情七处更能让他放心的了,而且,同时也还能保证这个机构不会由于临时换将而出现任何的问题。

    “帕索妮亚?肖尔……”

    “她是……等等!是她?可是……她都那么大的年纪了,怎么还?”

    咋一听到接任者又是肖尔家族的人,瓦里安在心下就隐隐有些不满!在那一瞬间,他甚至还以为对方是马迪亚斯家族的某个小后辈呢!在刚才,他甚至还想着到底要不要找个由头撤换掉对方的,毕竟,军情七处这个暴风王国的重要机构一直都放在肖尔家族的手里,那可不是个好主意!

    然而,当他回过神来终于想明白帕索妮亚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时,才愕然地转头看向一脸理所当然的大公爵伯瓦尔。

    “没错!就是她,她现在又复出了!国王陛下,您不觉得,她为了能给自己的孙子报仇,肯定会比一般人更卖力,更合适的吗?”

    军情七处的创始人再度重新接手军情七处,这样的话,无论是组织里的那些特工,又或者是他们这些王国的上层,都不会有太多的意见!不管怎么看,在眼前的这个关键时候,确实没有比她更好的了。

    如果想要撤换的话,先挨过眼下的这道难关,等一切平息之后再换也不迟!

    “可是,她现在都一把年纪了……”

    心下默算了一会,瓦里安还是觉得对方的年纪可能已经不太适合这个岗位了。都那么大一把年纪了,还让人家重返军情七处主事,让不清楚情况的人看见的话,还以为是他们暴风王国已经没能人了呢!

    “国王陛下,请相信我!虽然帕索妮亚确实是有点老了,但是,如果她要出手刺杀我的话,也许……我会彻夜都睡不着觉的!”

    艾泽拉斯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对于实力强大者们来说,只要实力没有滑落,年龄的大小并不重要!说不定,人家帕索妮亚有办法能活个一两百岁呢?

    “不会吧……她真的有那么厉害?!”

    “请相信我,陛下……她只会比你想象的更加厉害!!”

    “……”

    ————

    “拉娜姐姐,我就不明白了……”

    “为什么女王陛下看起来还是那个八岁小孩子的模样啊?还让我那样一脸正经地喊她做姐姐……这真的好违和,好丢脸啊……”

    清晨,迪蒙特荒野,在迪菲亚兄弟会的这个秘密山谷农场庄园这里,凡妮莎?范克里夫正撑着自己的下巴,苦闷地趴在庭院里的一张木桌旁。

    而现在,她们火焰联盟的安妮女王陛下已经不在这里了!

    安妮女王陛下在和凡妮莎见了一面,并待在这里住了一个晚上后,今天的一大早,就急忙忙传送返回了北边,只留下了那个被契约奴役着的奥术大法师科姆来帮她凡妮莎的忙,争取能够在西部荒野这里给暴风王国多添一点麻烦。

    “好了,小凡妮莎……”

    “不管怎么说,安妮女王陛下现在也已经回去了,你就不用再纠结这些个小事情了!毕竟,当初女王陛下碰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脏兮兮的小不点呢!”

    响起当初被女王陛下拎回来的这个小家伙,现在都变成了大姑娘,拉娜就不由得笑了起来。

    当年的事情,她还记得,还是她这个女王陛下的侍女给对方洗澡的呢!在那个时候,这个小凡妮莎,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几乎都快皮包骨了,真是可怜之极!

    “我现在真的有点担心北边,也不知道战况到底怎么样了……”

    “你也知道了的,那个大法师科姆说:那些和恶魔长得一样的德莱尼人,似乎已经派遣一大批强大的圣骑士和牧师,外加一种像神灵类似的纯粹圣光生物纳鲁参与到了攻打我们火焰联盟的战斗中,如果战况出现不好的态势的话,那咱们真就要无家可归了!”

    没错,就是因为某个投诚的大法师交代出了所有的情报,在他把暴风王国的各种军事秘密都卖了个干干净净之后,安妮才会仅仅在这个小农庄这里和凡妮莎她们住了一个晚上,过了一把让比自己高的小凡妮莎老老实实地叫自己几声姐姐的瘾之后,就在第二天清晨,匆匆忙忙传送回了北边的洛丹伦大陆。

    因为,某位女王陛下其实自己也很担心,也怕她自己的火焰之城会被敌人给霸占了!

    所以,现在仍旧留在这里的,除了凡妮莎,拉娜,拉娜的抠脚战士弟弟皮特以及某个不得不屈服于强权的大法师之外,她们西部荒野这里,也没有太多可靠的厉害帮手。

    “那咱们可要更加努力才行!按女王陛下说的船队出发日期,我想,最多三五天,那些该死的地精船队就会抵达西边的海岸了。然后,等到我们的军队列装完毕,咱们出发,直接打下整个西部荒野!”

    “再然后,直接北上攻打暴风城!如果有机会的话,就炮轰或者烧了它!到那个时候,我相信,他们的军队就肯定会从北边撤回来的!”

    凡妮莎突然站了起来,挥舞着拳头自信地大吼着!她相信,凭着她自己现在的实力,肯定是可以做到这点的!

    因为现在,她手下除了两名强大的法师和一个不中用的战士统帅之外,还即将迎来一大群的地精海盗,外加两个从外域逃回来的联盟俘虏和一位强大的兽人萨满?

    现在凡妮莎都已经想好了,到时候,她就让那些兽人们打头阵,和她们一起杀了那个碍事的老圣骑士格里安,并大肆宣扬兽人萨满在她的军队中帮忙的事实!

    到那时候,当他们暴风王国知道兽人的一个高层,竟然和火焰联盟合伙起来攻打西部荒野,而且还要一起攻打暴风城的话,想必他们的表情,就一定会很精彩的吧?

    ————

    PS:艾泽拉斯世界估计也是和神盾局一样或者更长的篇幅,毕竟,我不想再来一次重返艾泽拉斯了,要写就写完去,至少写到萨格拉斯求抱不成,强插星球的时候为止......字数可能有点长,我想写得细致一点,不要说我水啊~

    我暗影熊是玩火的,不喜欢水?????

    有什么意见在本章说里提,我会在下一章的作者说里回馈。不要去外边提意见,我不会看的(*/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