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416章 海上大捷
    无尽之海,在大漩涡正北方向约十几海里的这个狂风呼啸,暴雨倾盆以及电闪雷鸣如同黑夜一般的地方,一般来说,那是肯定没有任何船只海底的生物敢在这个时候在这里活动的。因为,那无情的风浪,足够拍碎或者倾覆任何性能不佳的船只或者技术不足的航海者!哪怕是娜迦或者鱼人那种海底生物,也会深深地潜入海中,远离狂暴的海面和那些混乱的洋流,哪怕是最低级的海鱼,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也会驱使它们远离这里。

    然而,在这里,在这个库尔提拉斯海军海图上表明的旋涡洋流黄色危险区这里,却偏偏有一大群库尔提拉斯的第七舰队海军,正在风暴之中奋不顾身地追杀着在前方亡命逃窜的部落舰队!

    这里距离危险的大漩涡约凹陷处,最多不过十几海里这样,是属于极度危险的区域!

    要是在平时的话,在风力不足或者航向不对的情况下,任何船只要不小心进入这里,那就永远只有死路一条!但是在今天,无论是进攻方的库尔提拉斯海军,还是逃跑方的部落大舰队,都丝毫不顾及这里的危险程度,仍旧继续闷头往东南方向,借着顺时针转动的强大旋涡洋流推动和狂暴的十级北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海面上疯狂的冲刺着。

    在之前那些兽人萨满多天的风暴仪式之下,此时天空之上乌云不停地翻滚,炸开的雷鸣声震耳欲聋,在豆大的暴雨倾盆而下的同时,一道道蓝白色的粗大闪电也时不时从上方劈落下来,直接炸到一处处漆黑昏暗的海面之上。

    那些几乎和船头等高的巨浪,一个接着一个地朝着双方的船头或者船尾部猛扑下来,让无数立方的咸腥海水,倾刻间就涌入甲板和底下的船舱里!而此时,无论是人类还是兽人,双方都安排有无数的水手和士兵不停地用木桶将涌入船内底仓的海水吊到更高的甲板上,然后不停的从船铉窗处使劲排出!

    他们双方都不得不这么去做,因为,风急浪高的情况下,海水冲进船舱里可不是闹着玩的!就在刚才,已经有好几艘兽人的舰船因为海水的灌入和排水不及时而导致沉没了。

    这个时候,双方的风帆和缆绳都已经被捆死了,没有人敢无防护地轻易跑到甲板上去!因为,真要那样做的话,无情的巨浪会瞬间将任何人吞噬并直接拉扯到深邃的海水中……

    而相比于兽人们那低下的排水效率,库尔提拉斯海军的第七舰队们就要更加专业的多了!他们除了必要的利用人工和水桶进行努力排水之外,每艘船上,还有左右两具人力排水车,只要换着人不停地踩着那个水排一样的排水装置,让其不停地转动起来,就可以将海水通过管道直接排到船舱外面去!

    此时,双方无数的船只除了顺风并顺着洋流往前冲之外,还时不时一上一下地剧烈摆动着!

    这种糟糕的情况,对于见惯了风浪,而且全舰队人员还都是海军的库尔提拉斯人来说,他们早就习惯了!这最多,就只是能够让他们在船舱里移动的时候变得更慢和需要更加小心一点而已。

    但是,这对于大多数都是旱鸭子的部落勇士们来说,这就是很要命的了!

    “大酋长!我们的损失实在是太严重了!我刚刚在船尾大概看了一下,现在还跟在咱们后面的船只,可能都不到出发时的一半了!”

    在兽人的最前方,在大酋长萨尔的这艘船上,萨鲁法尔大王背着自己高阶督军的斩首斧,踉跄地扶着粗大的木头船沿栏杆,吃力地摸到了仍旧在船头上,正顶着风雨雷电和海浪,就那么牢牢地站在甲板上,不停地在施展引导着某种萨满法术的萨尔旁边,然后开始大声地汇报着。

    在这段敌我互相追逐逃亡的时间里,他们部落的这一方,可谓是损失极其惨重!

    反正,就萨鲁法尔大王自己刚刚估算的,他们已经损失了超过一半的船只!而这些船只,有一半可能是被第七舰队击毁后沉没或者击伤后被无情的大漩涡吞噬掉的;还有些,可能是迷失方向后一头撞进了大漩涡里边的;另外的一些,则干脆被一个大浪卷过去之后,就瞬间没有踪影……

    “萨鲁法尔……我们现在没有选择,只能继续前进!”

    不停地引导着大风吹拂着自己的船帆,指示着海水拖着己方附近的船只快速往前突进的萨尔,只能沉着脸,勉强给了萨鲁法尔这么个答复。

    他们部落舰队目前已经损失过半,他萨尔当然知道!现在身为大酋长的萨尔,认为是自己的错误决断而导致被敌人偷袭的他,可是比谁都痛心,比谁都愤怒,也比谁都更要自责!

    但是……

    这就正像他自己所说的那般,他们现在真的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继续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冲,生死就全看接下来的这一博!否则,就算没有被大海吞噬,也会被身后的那些库尔提拉斯海军给轰沉到海水中。

    “可是,前面真的太危险了……那是一个大漩涡,我们真的可以冲过去吗?”

    身为最前方的导航船,萨鲁法尔扑到了船头的栏杆前,然后不顾那些时不时扑面袭来的巨大海浪,任由它们重重地扑打在他的身上和脸上,同时也任由那些苦涩咸腥的海水从他那张开了獠牙大嘴涌入喉头,他就那么死死地盯着他们船只的航行的远处。

    在正前方,那是一个巨大的,几乎看不到边际的大凹坑,那就如同贫瘠之地旁边的那个被群山包裹的莫高雷平原一般……然而,萨鲁法尔知道,那不是什么平原,也不是什么大山谷,而是巨大的,比整个杜隆塔尔还要大的一个超级大漩涡!

    一旦他们被刮进去的话,那么,他们谁都别想活!

    “我们一定可以的,先祖之魂一定会护佑着我们的!”

    “现在,萨满们正在和我一起努力……只要他们后边的不掉队,我们就一定可以冲过去的,一定……”

    全身早就已经被海水浇透的大酋长萨尔,双手不停地配合在船舱里的萨满们引导着风暴和大海的力量,打算拼尽全部的力量也要给部落舰队中的这些余下的勇士们谋求一条艰难的生路!

    而这,就是他萨尔为自己所犯下的错误而进行的自我救赎……

    “萨鲁法尔,我的兄弟……”

    “这里真的很危险,我待会可顾不上你了……你还是快点躲到船舱里面去吧!”

    高举着毁灭之锤继续引导着萨满的力量,努力地和风暴以及大海的元素沟通者,当萨尔发现萨鲁法尔大王仍旧那样背着战斧,双手牢牢地紧握着船头的栏杆不放也不肯离开后,就不由得开口稍微劝导了一句。

    现在在船头甲板上,除了雷霆、风暴、大雨和巨浪之外,什么也不会有,也实在是太危险!所以,再这个时候,跑到船舱里呆着,才会是最好的选择。

    “不,萨尔……”

    “如果我们今天都会死的话,那我也要站在这里,站在这个船头这里,睁大着眼睛看着我自己到底是怎么去死的!而不是像一个懦夫一样,跑到船舱里瑟瑟发抖地等待着命运的判决!我绝不!!”

    “我们兽人,永不言败!”

    “那些燃烧军团的恶魔没有打败我们……人类也没有能奴役我们……现在,这种风浪也同样不能让我们屈服……”

    轰隆!!!

    萨鲁法尔的话刚落,一道闪电过后,巨大的海浪朝着他们船头这里猛扑下来,让他不得不赶紧闭上了嘴,并紧紧地抓着那根粗大结实的横木,牢牢地将自己的身体固定在船头,好险才没有让海浪把他给一下卷走。

    如果刚说完那种豪言壮语就被风浪卷到海里的话,那他会死不瞑目的!

    “……”

    然而,他刚刚嘴巴长得有点大,不小心又被灌了一肚子的海水,所以,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也更为了能够在船头多坚持一会,萨鲁法尔大王觉得,自己还是保持闭嘴的状态比较好。

    “抱歉……我的兄弟……”

    ——————

    “好家伙!又追到一艘!”

    这个时候,又有一艘部落的帆船船由于业余水手们的不专业操作而掉了队,然后,它们好死不死地落到了海军上将号的右铉炮口能够够得着的地方。

    “开炮!马上开炮!好机会,快点,拉开那些防水布,依次点火,给我狠狠地打沉它!!”

    “所有炮手注意:只允许依次开炮,严禁齐射!我们可能只有一次开炮的机会,给我瞄准了再打!”

    在右铉窗的二三层甲板处,当炮术军官们看到了外面的那艘晃荡到他们右铉边的部落船只后,显得无比兴奋的他们,就一个个拉开了炮口的的防水布,在瞄准之后,直接就将不会熄灭的魔法火炬给伸到了舰炮的药门上。

    轰!轰!轰!

    一声声炮响开始依次响起,一发发炮弹猛地划破翻滚的浪花朝着敌舰袭去。

    然而,在这个暴雨和雷怒的天气中,这个大炮的声音很快就被暴雷的轰鸣声给遮盖过去了……除了开炮的战舰和被打的船只之外,不再有人会关注这种声音,他们大多数人,仍旧在和大风,和巨浪舍命搏斗着。

    很快,在一群库尔提拉斯水兵们兴奋的欢呼声中,对方的那艘粗犷的大船上,当三十多发炮弹轰过去之后,虽然只有三到五发炮弹侥幸命中了对方,面前在对方的船体上砸出一个个破洞的同时,还有一颗很侥幸地打折了对方的一根桅杆。

    “干得好!”

    “继续装弹,注意防水,不要再管它了,它们已经死定了!”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他们可能还会停下补刀,直到打到对方沉没为止!

    可是现在,在风暴区域的大漩涡这里,当他们看到对方的船只打着横被波浪以及大漩涡的洋流给带到南边之后,他们就知道,那些倒霉的部落野兽们,肯定是没救了!

    “快!睁大你们的眼睛,看看都还有谁落入了我们的射程之内!”

    又打沉并收获了一艘敌舰的战绩之后,这名库尔提拉斯的炮术军官,就一边用刀子在他身边的木板上划着一道刻痕,一边笑着对着那些忙碌着的炮兵们指挥着喊道。

    他身边的这块船体木板上,已经有三道新鲜的刻痕,证明他们曾经击毁或者击伤过三艘敌舰!而在这里,击伤就相当于击毁,绝没有侥幸的道理!

    “注意了,都给我看仔细了,看清楚船头和船尾的魔法灯光,再看看船帆,可千万别打到自己人!”

    现在在风暴区里,由于天色和大雨,使得天色有些昏暗,但是,他们库尔提拉斯人自然有一套在黑夜,暴雨或者浓雾中航行以及分辨友军的识别措施,比前方那些乱七八糟地部落野兽们要好得太多了!毕竟,他们库尔提拉斯已经在这片海洋上航行了无数代人,积累下来的经验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去想象的。

    “等等……前面那几艘船想要干嘛?不好!它们要撞上来了,快规避!!!”

    正当这艘船上的水手们炮轰敌人真高兴时,他们就惊骇地发现,原本正顺风顺水疾速往前冲的好几艘落在最后边的部落舰船,竟然猛地一转舵,在疯狂的海面上划出一个大大的半圆,然后趁着还有一些动力,就那么顶着强大的海风和波浪,朝着追赶它们兽人最紧的好几艘第七舰队的船只撞了上来!

    在那些兽人的船只甲板上,还隐约可以看见一些手持利刃的疯狂嗜血的部落士兵,比如那些猪头、牛头的怪物或者绿皮等等……

    虽然它们那些突然转向的舰船,大部分都由于急转向后在狂暴的北风以及海浪洋流的作用下,渐渐失去速度并被旋涡带往南边的大漩涡方向,可是,还是有两艘船狠狠地撞到了第七舰队里的一艘由于追的太紧而过于靠前的战舰上!

    “杀啊!!”

    “准备战斗!”

    “啊……”

    当它们撞在一起后,除了传来隐约的搏斗和兵器碰撞声之外,很快,纠缠在一起并失去了速度的那三艘船,就被无情的风暴和旋涡往南边带去,没过一会,就彻底不见了踪影。

    “……”

    “上将阁下!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前面区域很危险,再不走我们就可能走不掉了!!”

    “快点撤退吧,上将阁下!我们的是大船,您听听,现在我们船上的龙骨和木板的那些异响……我们不像它们兽人们的那种傻大粗,在这种天气和海况里,它们那种破船的性能反而要比我们这种精致的战舰要更加地强大!!”

    “请撤退吧,上将阁下……现在已经够了,那些部落的野兽,它们的命运,就交给无情的大海去审判吧!”

    作为最前方的导航以及发号施令的旗舰,海军上将号上面的人当然也看到了远处大漩涡的凹陷处以及刚刚被想要同归于尽的几艘兽人部落船只撞到的那一艘海军战舰,所以,此时,一直待在戴林旁边的大副,就终于忍不住对亲自冒着风雨操舵的戴林上将阁下出声规劝着道。

    现在这个区域,已经在红色和黄色危险区域的边缘,再加上他们是导航船,一个不小心,就能把后面的整个舰队都带到沟里去!到时候,那可就真的要闹出天大的笑话了!

    “……”

    “也罢,你说得对……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看着前方近在咫尺,可能再追一会马上就能消灭的那些部落三五十艘残余的大船,戴林?普罗德摩尔这个海军上将认真地想了想之后,最终,理智还是很快就战胜了仇恨,然后狠狠地一转舵,从原本的东南航向改成了利用侧风的偏向正南方。

    “去吧,你在船尾和桅杆挂上撤出战斗的魔法导航灯,让后边的船只跟紧,我们现在就开始撤离……”

    虽然没有全歼兽人舰队,但是对方肯定也在追击战的这三个小时里被他们歼灭了大半的战舰,而剩下的那些,能不能成功从大漩涡里逃出去还是未知数,所以,戴林觉得,他们已经算是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也该是时候撤退了。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一个命令下去就可以了。但是,现在正在危险的无尽之海大漩涡这里,由于当年永恒之井的爆炸和沉没,撕裂了大地之后,这里的磁场变得异常的混乱,那些指向针,无论是指南还是指北的都已经没有多少用了。

    所以,现在在这种暴风雨肆虐的天气里,就只能靠他们这些经验丰富的老船长根据水流的方向勉强判断方向,并且还必须时刻警惕!否则,在茫茫的大海之中,翻滚的海浪会让你一不小心,就将船开到不该去的地方,然后,那就是万劫不复!

    “遵命!上将阁下!”

    终于,随着戴林的下令,一盏盏特殊颜色的魔法导航灯开始挂到了海军上将号的船尾和桅杆之上,在这个风雨交加的风暴区里,它们显得异常的耀眼!然后,一艘艘库尔提拉斯的海军战舰,就这样一边继续抗击着风浪,一边默默地跟随在前方的旗舰后方,开始了他们胜利后的凯旋航行。

    此役,他们斩获无数,至少有一半的兽人舰队被他们直接或者间接所毁灭,也至少有上万的部落士兵被他们葬送进无情的大海之中……

    ——————

    安妮:(づ ̄3 ̄)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