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417章 无尽之海
    在小安妮刚刚从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塔伦米尔前线捣完乱,并自个有点羞怒的情况下独自往南边的西部荒野方向传送跑路的这个时候,在无尽之海大漩涡附近的东北区域,那场人为造成的可怕风暴已经开始渐渐停息了……

    而此时,库尔提拉斯海军第七舰队的战舰们,正排成一列长长的纵队,只拉上了一半的风帆,疲惫地驶往暗月岛的西北角海域,打算和之前提前脱队的那批舰队们会和,然后再一起前往洛丹伦提瑞斯法林地北部的耳语海湾修整。

    经过在风暴区里几个小时的追击战之后,第七舰队的战舰们现在都多有破损,如果船帆被吹破的这种,倒也还算是小事,只要直接修补或者换上备用的也就是了。可像是某艘桅杆被吹折的,就有点麻烦了……暂时也就只能整个舰队统一降帆带着它继续往前走,直到对方修好折断的那根桅杆为止。

    这也亏得他们库尔提拉斯海军的桅杆数量一般都有三根,如果算上船头和船尾帆的话,那就更多。而如果换成兽人的那种只有一两根桅杆的粗糙战舰的话,说不定还真的就陷在大漩涡洋流搅动区域里出不来了!

    “怎么样了,各舰伤亡的报告统计已经出来了?”

    有点疲惫地站在船头,戴林?普罗德摩尔就那样两手撑着栏杆,默默地看着这片海域在风暴停息之后的再次突然变得晴朗的诡异天气,他就那样任由天空中的烈日渐渐将自己身上被海水浸透的上将军服给晒干,转过身,有点面无波澜地看着自己的大副以及对方手上拿着的那几张羊皮纸。

    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待会对方念出来的,肯定就是一个个他不敢去想象的悲伤数字。

    “是的,上将阁下!”

    “在此次追击兽人舰队的战斗中,除去提前脱队的那支舰队暂时没有办法统计出来伤亡之外,我们这次,一共失去了三艘战舰,他们已经在风暴之中失踪了……另外,各舰死亡人数共八人,受伤三十六人,其中两人重伤,不知道能不能挨到靠岸……另外,船只和物资损失等暂时不计,各舰船况良好,足够航行到洛丹伦。”

    念到这里,大副就没有再念下去了,这确实是个悲伤的数字,哪怕他们获得大捷也是一样。毕竟,打仗的话,无论是在陆地上,还是大海中,那可都是会死人的,那种零伤亡打败敌人的战例,只存在于童话之中。

    所以,他和上将阁下乃至于所有舰队成员的心下也都知道,那些在风暴里失踪的,要么,是承受不住风暴,直接沉没;要么,就是被兽人的舰船纠缠后一起被拖到了大漩涡之中……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就绝对是没有侥幸的道理!

    所以,可以确定,那三艘失踪船只上的海军官兵们,现在已经可以直接列入阵亡者名单了。

    “呵……”

    “杰森……你看到了,这便是战争的残酷!从黑暗之门的打开以及兽人入侵我们这个世界的时候开始,库尔提拉斯的海军经历了无数次的艰险战斗……我们谁也不知道下一次死去的会是谁……也许是你……也许会是我……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这些年,之所以会一直不停地战斗着,牺牲着,其实全都是那些肮脏的野兽们的错!”

    “从它们入侵我们的这个世界开始,无论是第一或者第二次战争,又或者是燃烧军团和巫妖王耐奥祖引发的亡灵天灾,这一切全都和兽人脱不了干系!所以,这便是我戴林?普罗德摩尔立志消灭部落的根本原因!”

    “……”

    “艾泽拉斯世界的资源是有限的,土地也是有限的……可是,新来的那些兽人部落,如果它们想要生存,就必须要挤占其他种族的生存空间,这是无可更改的事实!哪怕现在谈判获得了和平,现在不打了,可将来,等到它们种群扩大的时候,也肯定是要打的……”

    “所以,除了表面上的仇恨之外,我最想要做的就是:绝对不将这些残酷的事情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既然我们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牺牲了那么多,那还不如就让我们这些老家伙继续努力下去,争取直接将所有的事情都完美地解决掉……可为什么……为什么总有人会不理解我们呢?”

    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戴林上将的脸色突然变得有点不自然,并最后叹息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算了,还是不说这些了!”

    “你现在去把阵亡者的名单统计好,当下次,我们返回库尔提拉斯的时候,一定要将双倍的抚恤金送到他们家人的手上……我们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去吧……”

    想想曾经,有着足足好几个强大舰队的库尔提拉斯海军,经历了第一、第二、第三次战争之后,到了现在,也就仅仅剩下他们这唯一的一个第七舰队的数十艘大小战舰了……而且,他的这个舰队还是不满编的,再加上今天又损失了三艘……

    所以,其实戴林?普罗德摩尔其实已经看得出来:在未来,库尔提拉斯海上王国,已经不可避免的要衰落下去了……就如同曾经辉煌一时的洛丹伦王国和奎尔萨拉斯的高等精灵王国一样,可是,他自己并不后悔,也从未后悔!

    有些事情,总是需要有人去做的!如果没有的话,那么,就由他戴林去……

    “……”

    戴林?普罗德摩尔的大副杰森听完上将的话之后只是默然地点点头,然而,他却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有点欲言又止地看着这个正一脸悲呛的上将阁下。

    有些事情,他不知道该不该现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但是,却又不说不行,因为,那事情非常重要,具体要求怎么办,必须要上将阁下决定!

    “你还有什么事情?我猜,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对吧?”

    “说吧杰森,你不用顾忌什么……放心!虽然我有点老了,但是,我的心脏依然强健,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打垮我!”

    至少……在大海之上还没有!

    沐浴着胜利后的温煦阳光,就着暖和的海风,戴林?普罗德摩尔就转身继续撑着船头的护栏,开始了忙中偷闲,想要享受一段和平的旅途。要知道,当他们第七舰队回到洛丹伦之后,他们最多也只能简易修整几天,就又要去找暴风城联盟的麻烦了。

    到时候,说不动又是一个麻烦而悲伤的故事……

    “……”

    “是这样的,我们有一艘船的船长不顾禁令和危险,在风暴区里追击的时候,擅自打捞起了三名兽人俘虏……”

    说到这里,大副杰森捏在手里的另一份报告,就不由得紧了紧。

    这份报告里的内容他已经提前看过,然而,他却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说出来,这事情,对于上将阁下来说,可能实在是太残忍了一点。

    虽然,他杰森自己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是,结合之前的种种迹象和兽人提前布置下的风暴区来看,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份报告的真实性。

    “哦?那些混蛋竟然还擅自抓到了三只野兽?”

    “算了,既然我们获得了大捷,那就不惩罚那船长了吧!让他们将那三只野兽直接吊死挂到桅杆上,我们不需要俘虏!然后,就罚他们……在抵达洛丹伦之前不许将尸体解下来?”

    对于竟然还真有胆大妄为的家伙敢不顾命令在危险风暴里打捞兽人俘虏的事情,戴林?普罗德摩尔还是镇惊讶的!但是吧,反正现在他们都已经胜利了,那么,他也不愿意去为此追究太多。

    “……”

    “可是……上将阁下!那些兽人,恐怕还杀不得……”

    “根据它们的口供……那些兽人部落之所以提前安排布置风暴区埋伏我们,那是因为我们航行的路线被人出卖给了部落的大酋长萨尔!要不是那位娜迦女士碰巧奉命前来接应我们的话,那后果恐怕将不堪设想!”

    沉着脸,想了想,大副还是一五一十地将这些内容给说了出来。

    “是吗……是谁出卖了我们……”

    嘶哑苦涩的声音从上将的喉咙中冒出,且他双手还同时紧紧地捏着护栏,捏得指节有些发白……

    背对着大副的戴林,他并不愿意让对方看到自己那痛苦扭曲的神情。

    他自己并不傻,他也知道,知道他们具体航线的,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可他们全都在他的舰队里,根本没有通风报讯的可能!而唯一不在舰队里,且又能给那些野兽的大酋长通风报信的……其实,戴林自己都已经可以想象得出来了。

    只不过,这是他自己不愿意去想,也更不愿意去相信罢了。

    “根据那名兽人将领的口供……出卖我们的是……”

    “是……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小姐……”

    磕磕碰碰地说出这个名字后,大副也长长地叹息一声,上前两步,将手里的口供原始记录递到了戴林上将阁下的手中。

    虽然,他们一直称呼戴林?普罗德摩尔为上将阁下……但是,对方可确确实实是他们库尔提拉斯王国的最高统治者!虽然对方没有称号国王,但是,君主本身就是国王的意思,只不过是称呼的不同而已。

    而现在,他们的国王,他们的海军上将阁下,在两个儿子相继亡故之后,剩下的唯一的一个女儿,唯一的那个王国公主,竟然还出卖了身为国王的父亲……可见,这对戴林上将的打击,那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这也正是大副之前感到很为难的原因,宣誓过永远忠诚于上将的他,当然能够感同身受地理解这种残酷的人伦悲剧……他们最敬重、最无私的这位上将阁下,为艾泽拉斯世界人类的生存奋斗和血战了这么多年……可在在最后,得到的回报确是这样的?

    “……”

    低着头,慢慢地一字一字地看完羊皮纸报告上的所有内容之后,戴林突然就颤抖着深深吸了一口气,并紧紧地攥紧了这张几乎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的纸张。

    “杰森……去……下令:将那三个兽人即刻斩首,然后扔到海里去喂鱼……”

    “同时,下令让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保持沉默……在事情的真相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不希望再听到任何人谈论起这件事!你……明白吗?”

    过了许久,戴林才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然后,他就那样死死地攥着手里的攥羊皮纸,那些由于长时间的航海而很久没有修理过的漆黑的指甲,已经扎破了皮肤几乎都要陷入手心的肉里……鲜血开始浸透着羊皮纸并一滴一滴地滑落到碧蓝的海面之上,泛起一朵朵微小的血花……

    “遵命!上将阁下!”

    他的大副杰森不难听得出来,上将阁下此时的语气既冰冷又哀伤……所以,他就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点头轻声应了一句就转身离去。他觉得,这个时候,还是让上将一个人单独呆一会可能比较好……

    “我的吉安娜……其实不明白的人……是你啊……”

    在痛苦地呢喃着呼唤了那一个熟悉的名字之后,戴林?普罗德摩尔就只能微微颤抖地松开了攥着羊皮纸报告的右手,任由那张染血的报告滑落海面,并很快就被船只行进时冲开的波浪卷入船底彻底消失不见。

    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没有经历过鲜血染红的土地,那是注定不会有和平的……

    ————

    PS:

    o(╥﹏╥)o 我没有水啊,要写的事情那么多,如果不写的话,这个世界不完整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