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419章 迪菲亚共和国
    “那个,表哥……?”

    “我还是有点想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们之前在高价卖武器装备给那些新迪菲亚兄弟会的同时,还要答应以更低的价格卖给那个格里安?斯托曼?咱们就留着,以同样的价格继续卖给那个迪菲亚兄弟会不行吗?”

    荆棘谷风险投资公司分部的地精布拉克正在和他的嫡系手下以及一些巨魔食人魔等种族的雇佣军们,正一起押运着几十辆马车的武器装备自东向西行走在前往月溪镇的大路之上。

    在五天多前,他们从西部荒野通往暮色森林的那座大桥旁的一个建议码头登陆并卸货,一路上都很顺利,他们已经路过了死亡农场和通往北部哨兵岭的交叉路口,并在一直往西,到了现在,他们已经能够看到远处月溪镇的那个城墙和暴风城的蓝色旗帜,总算是到达目的地了。

    啪!!

    “你懂个屁!”

    “我们谁都能看得出来:那些迪菲亚兄弟会的人马上就要和暴风王国在西部荒野这块大地上干架了,如果仅仅只卖给他们,还让他们给打赢了的话,那说不定就是一锤子的买卖,以后可就没得赚了!”

    “可假如,让那些西部荒野人民军和迪菲亚兄弟会的人彼此势均力敌地打下去的话,那就肯定还有无数笔买卖!直到我们成功榨干净他们两方人马口袋里的最后一个铜币为止!而这,才是我们地精应该做的事情,你明白了吗?!”

    风险投资公司的地精主管布拉克,在恶狠狠地抽打了自己表弟那榆木脑袋一下狠的后,才有点恨铁不成钢地勉强解释了这么两句。

    要不是这个家伙是自己的亲表弟,他早就将对方给丢到苦力营里去干苦力或者丢到荆棘谷南边的水晶矿洞里挖矿去了!这个家伙,一点都不像是地精,简直就像一头又蠢又笨的食人魔或者卡利姆多那边泛滥的野猪人!

    “我还是不太懂……”

    紧紧捂着自己被打了的脑袋,小地精仍旧低眉顺眼的跟在自己的表哥身后,并有点喏喏地回答着。

    “你不懂?不懂那就对了!”

    “要不然为什么我会是公司的主管,而你直到现在还是一名临时工?”

    这个混蛋,还亏着他布拉克一直在帮衬着对方,要不然,丫的早就被公司辞退并不知道被卖到什么旮沓地方里去了,哪里又还能过得像现在这么潇洒?

    “可是……表哥……”

    “咱们荆棘谷分公司的经理不是说过了,咱们风险投资公司要严格恪守中立,不能随随便便加入到任何战争中的吗?而您……”

    啪!!

    然而,这只小地精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又被布拉克狠狠的一巴掌抽了一下脑刮子,打得他差点就被一个踉跄地栽倒到地面上。

    “这还不都是你的错?你现在还有脸来怪我?!”

    “记住,你从现在开始,老老实实地给我闭嘴!待会儿,你要看我眼色行事,要是胆敢再乱说话坏了我的大事,我一定会把你卖到水晶矿洞哪里去,让你干苦力干到死为止!”

    一想起这件事,布拉克就恨得牙痒痒!

    也许在今天之后,他布拉克也许就没法再在荆棘谷的风险投资公司里混下去了。这可真的是白瞎了他这么多年的布置和疏通关系,前前后后又花了那么多的金币,眼看再等两年,等到那个老家伙退休后他就可以合法上位了,可现在……

    “我警告你:今天,从现在开始,不许你再说一句话!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终于,当渐渐靠近月溪镇的城门并看到一队骑兵和民兵正在离开城门朝着自己这边急急忙忙地赶过来后,布拉克就赶紧再一次恶狠狠的警告着自己的这个蠢货表弟一声,然后才隐蔽地使了一个手势,让自己手下的弟兄和那些被他雇佣来押运货物的各族佣兵们做好准备。

    “地精!!”

    “你们迟到了!咱们可是说好的,货物必须在两周内运达,可现在,已经超过了两周的时间!”

    这时,当先纵马跑过来的几名骑兵,先后方的约两百名步兵们提前冲到了地精队伍的前面,当他们勒马逼停地精的队伍后,先是看了看对方队伍后边的那些盖着亚麻布的一辆辆大车,然后才语气很不善地,用那种居高临下的蔑视态度并直接在马上俯视着这些贪婪又狡猾的绿皮家伙。

    要不是事情紧急,而且他们西部荒野来不及自己生产的话,在两周前,他们哪里又会购买这些上门推销货物的地精们的高价装备?

    “不!我们可没有违约!”

    听到对方说自己违约,地精差点就没有气得跳起来。

    “合同上写的是两周,今天也是最后一天,但现在天可没黑,那我们就没有违约,我们一向很准时!你看,那些货物,它们现在全在我们身后的那些大车里!看看,你们看到后边那些装着箱子的马车了吗?一共足足四十辆大车,肯定够你们武装至少两千名士兵的!”

    “好了,时间就是金钱,我的朋友!快点让路吧,我们要赶紧给你们交货,等到你们验货结束之后,我们还要赶时间回去呢!”

    左手拿着一柄短筒火枪,右手也有意无意地抓着自己腰间弯刀刀柄的地精布拉克,有点很不满地抬头看着在骑在高头大马上,并朝着蛮横地挡在自己队伍进城去路的这些人类骑兵们嚷嚷着道。

    “哼!马厩算你们没有违约吧!但是,现在的西部荒野是个非常时期,格里安?斯托曼阁下已经下令:不允许任何非暴风城的武装进入月溪镇,当然也包括了你们!”

    “所以,你们现在,在这里就可以和我们交货了!”

    再次扫视了一遍对方的队伍,看着那些一个个手持火枪或者短刀盾牌的地精,还有那些少量的蓝皮巨魔,体型巨大的褐色皮肤食人魔,骑士心底下就暗自估算着,这些地精的护卫队伍数量将近千人,战斗力看起来似乎很不俗?

    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也避免对方在城里闹事不好镇压,他们西部荒野人民军和对方在城门外交接,然后早点打发走这些非人类的家伙们就总是不会错的。

    “嘿!伙计!我们现在都到你们的城门口了,可你们却不让我们进去?啊哈!你们人类可真是有礼貌的很!”

    “可是,看在那些金币的份上,大方的布拉克主管就不跟你们这些无礼的家伙们计较了!现在,请问这位骑马的先生,我们货物的尾款呢?只要你们拿出来,后边的那些满载货物的马车,你们就可以派人去拉走了!”

    虽然不能直接进城里去让布拉克心里有点小小的遗憾,但是吧,他仍旧用那副无所谓的表情说道。当然了,钱的事情肯定不能马虎,所以,他张嘴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让对方先拿出钱来。

    “……”

    然而骑兵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自己也知道,这确实就是这些地精的秉性!这些见钱眼开的家伙,如果看不到金币的话,一不小心,它们还真的有可能会翻脸。

    所以,他一挥手,就让身后赶过来的士兵们抬出来了早就准备好的精致小木箱子,就那么重重的放到可这个地精的跟前,然后直接打开锁具,掀开了箱子的盖子,露出了里面那码放得整整齐齐的金灿灿金币。

    这,就是货物的尾款,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嘭!!

    只是看了一眼,布拉克就上前一下子狠狠地将箱子盖上,然后死死地抱住了它。这反倒是让骑兵感到有些意外,他觉得,对方至少都会数上一会确认数目并拖延一点时间的。

    “好了,货物就在后边,你们自己去验货吧,然后赶紧给我签收拉走!”

    现在布拉克的注意力似乎已经不再在人类的身上,只是自顾自摆弄着那个装满着金币的小木箱子。没一会,也不知道他到底干了些什么,那个小箱子就瞬间没有了踪影,似乎是被他收纳到某个魔法的空间储物口袋里去了?

    “哼!”

    冷哼着看了一下地精的丑态之后,骑兵才一挥手,让跟在他身后的那两百多名士兵赶紧朝着地精队伍里的那些大车们涌去。

    他们需要先仔细地检查一番货物的成色,如果都没有问题的话,那就可以直接拉到城里。至于这些送货来的地精和其它的怪物,像那种食人魔或者巨魔什么的,谁又管它们的死活?

    反正,他们月溪镇是绝对不会让这些怪物进去的,它们就只能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

    “地精!这两辆马车又是怎么一回事?这些工程机械,也是我们的货物吗?”

    骑兵策马缓缓挤过一个个旁观着他们验货的高大食人魔和南边荆棘谷的那些恶心的巨魔身旁,然后就那样肆无忌惮地在车队里巡视着,示意那些士兵们赶紧打开一个个条形木箱子查看里边的装备。

    然后很快,他就把自己的注意力锁定在了队伍最前边的这两辆不太一样的大车上。而当他坐在马上,一把扯开它们的货架上遮盖着的亚麻布时,他发现的,竟然是好几辆并排放在一起,很像是那些伐木机器人的工程机械?

    对于这些机器人,骑士感到有些小小的疑惑,他从不记得他们的货物清单上有这种东西!那么,它们地精千里迢迢运这玩意来是想要卖给他们吗?哼!他们西部荒野的人才不会上当,花费不多的经费去买这种维修费和零配件都昂贵无比的没用玩意!

    “噢!你是说那些玩意啊……它是我们准备拿来攻打你们月溪镇用的!”

    呯!!!

    随着地精主管布拉克的话音刚落的瞬间,他就猛地一抬手,左手里的短筒火枪就准确地打到了那个骑兵的脸上,让对方那没有防护的脑袋瞬间就大口径的弹丸直接蹦碎成了一个破西瓜并一声不吭地就从马鞍山栽了下去……

    咴儿~!咴儿~!

    受到惊吓的战马突然一声哀鸣,直接转头就带着自己那碎了脑袋而小腿却仍旧挂在马镫上的主人狂奔着往远处跑去……

    “给我全部干掉他们!一个不留!!!”

    其实,没等地精主管布拉克下令,无数的火枪响声以及其他食人魔和巨魔们兴奋的厮杀声就响了起来!

    一名名骑在高头大马上的西部荒野人民军骑士,他们就在猝不及防之间,要么是被火枪打成了蜂窝后带着满身的血液栽倒下来;要么,就是直接被站在他们旁边的那种高大强壮的食人魔一手扯下马鞍,然后巨大的狼牙棒就将他们带着头盔或者不带头盔的脑袋直接给砸扁。

    至于那些正在检查货物的两百余步兵们就更惨了……

    他们连武器都没有能够成功拔出来,就被一个个围着他们的地精,巨魔们扑上去,各种利刃直接将他们给乱刀分尸,或者干脆被一个个残忍嗜血的赞塔加或者巴里亚曼食人巨魔们活生生地咬破喉咙,并在哀嚎挣扎中被这些怪物们荷藕活活地吃掉……

    毕竟,巨魔或者食人魔们受雇于地今后,赶路的这一天都没有来得及吃喝东西,而这些送上门的食物,它们不可能有拒绝的道理!再说了,地精可不会管它们吃不吃人的这种小事情!

    才没过一会,这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那些进入地精押送货物队伍里的两百西部荒野人民军步兵和数名骑兵,就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就全军覆没,彻底没了声息。

    “快点!炮兵们马上去把大炮从车上给我弄下来架设好炮兵阵地!那些工程师,立即去启动那些几台飞天魔像和高达战斗机甲,把它们给我从货车上开下来!”

    “还有,你们那些火枪兵,马上列阵!该死的巨魔和没脑子的食人魔,你们这些混蛋,别再吃了!赶紧上前,给我列阵顶在前面!否则,你们就别想拿到工钱!!”

    气急败坏地使劲挥舞着左手的短筒火枪,右手还直接抽出了腰间的精致弯刀,地精主管布拉克就骂骂咧咧地大声呼喝道,并朝着那些雇佣来的巨魔和食人魔威胁着道。

    “都给我听好了:安妮大法师可是说了,攻下月溪镇之后,就会给我们两千磅重的黄金!然后,咱们每个人至少能分上足足的两磅!听清楚了没?那是整整两磅重的金子,不是两枚!!!”

    没错,之前,那个飞到他们地精蒸汽运输船上的小女孩法师,就是她用邪恶的魔法诅咒胁迫了他们,并让他们务必要在这个时候攻打月溪镇!

    否则,他们所有的地精和食人魔以及巨魔就全都得死!

    当然了,除了施法诅咒胁迫之外,那个小女孩还给他们许下了承诺:只要攻下月溪镇,她就会给他们大量的黄金,就是那些他见过的一块块的超大金锭!

    地精布拉克可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人竟然会把金锭铸造得那么大的一块……

    “表、表哥……”

    “我记得,那位尊贵的安妮女王陛下,她当时说的是要给我们五千磅重的……”

    嘭!!!

    小地精的那有些犹疑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他的表哥布拉克一刀背狠狠地砸到了后脑上,然后就一声不吭地眩晕了过去。

    “谁再敢偷懒,这就这个下场!!”

    “快点!先把大炮架上,轰烂他们的城门!趁他们还没有回过神之前,一定要攻进去!动作要快!”

    大声呼喝着,布拉克恶狠狠的指挥着自己手下的雇佣军,让那好几门的舰炮对准了月溪镇的那个木门的同时,还让一台台地精工程机器人启动后从那些拉货的平板马车货架上跳了下来……

    轰!轰!轰!

    很快,当月溪镇的西部荒野人民军还在懵圈和慌乱之中,没有来得及做出更多的反应之前,好几发早就装填好的炮弹,就准确的用抵近直瞄的方式,直接轰碎了他们那两扇略显单薄的木门。

    “杀啊!杀进去!”

    “只要攻下这个小城镇,咱们就发财了!”

    地精主管布拉克挥舞着弯刀下令道,然而,他并没有跟随着冲上去,就那样原地踩在一个木箱子上发号着施令。

    随后,无数的食人魔,地精和荆棘谷的巨魔雇佣军们,就大声欢呼着,跟随着那些地精机器人一起,顶着那个简易城墙上面射下来的稀稀疏疏的箭雨,直接就从破损的城门处一窝蜂地冲了进去!

    ……

    “格里安阁下!大事不好了!”

    “那些地精,那些地精和那些怪物一起,他们偷袭并杀了我们前去接收货物的所有士兵,还直接炸碎城门冲进来了!!”

    在听到了枪炮和喊杀声的格里安?斯托曼刚刚率领数百精锐往月溪镇的东面城门赶去的时候,直接就碰到了一群慌乱中撤退下来的士兵。然后,他们的其中一个,就悲愤地跑到格里安的马前,大声地向这位老圣骑士兼西部荒野人民军的领袖禀报道。

    “该死的!那些地精们得了失心疯了吗,竟然真的敢来攻打我们暴风王国的城市?!”

    格里安?斯托曼非常地不明白,他们西部荒野人民军和荆棘谷的风险投资公司进行合作并交易购买武器装备应急,这可是互利互惠的好事情,而且钱也如数给了,并没有像暴风城那样赖账!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反过来冒着被暴风王国敌对和讨伐的危险,强行攻打月溪镇?

    这完全就是一件没理由的事情,他实在是想象不出来,那些地精的杂碎们为什么会这么干,到底图些什么?!

    然而,没等格里安?斯托曼反应并率兵去将东门的地精杂碎给干掉的时候,突然,城内西南角的方向上,竟然又响起了一阵阵的砍杀和火枪的爆鸣声?

    ——————

    “有趣!小凡妮莎,你们竟然还有这么个直接通到城里的密道啊?真是厉害,它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挖的?”

    “是你们来到这个地方的之后才挖的吗?”

    月溪镇,在一栋靠着西南边高山旁的一栋精致的二层木头房子里的阳台上,小安妮,凡妮莎以及小安妮的侍女拉娜等人,正看着下边的迪菲亚共和国的大将军皮特。

    他就那样身穿厚重的金色板甲,头戴全封闭式头盔,披着大红底色,上面印着金色石匠锤和匕首交叉图案的战袍,正威风凛凛地站在那里,并挥手引导着,让一名名同样全身板甲和身披战袍的迪菲亚共和国板甲步兵们从房子里快速冲出来。

    当他们在那个所谓的大将军的训斥下,一个个迅速组成了方阵后,很快就被那个皮特指挥着先出去战斗,然后,他就又继续调配着从房子的密道里不断冲出来的士兵。

    从她们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在远处的街道上,那些一个个身披红色战袍的方阵,正在和那些惊慌失措,组织力和战斗力以及装备都严重不足的西部荒野人民军们在战斗着。

    随着从密道中源源不断地冲出来的士兵越来越多之后,这个在小安妮本人的见证下建国,并宣布第一时间加入了火焰联盟的迪菲亚共和国的士兵们,他们就那样高举着一面面红底金色的石锤匕首交叉旗帜,大声呼喊着口号,朝着月溪镇里一个个预定的目标位置进攻而去……

    现在,整个月溪镇这里,除了东门那边仍旧在血战之外,在这边,放眼望去,无数身披红色战袍的身影,正渐渐开始在这个不算是太大,但也不太小的城镇街道中渐渐往外蔓延。

    他们不断地击败那些一个个慌乱地从各处冒出来打算镇压他们的西部荒野人民军部队,然后就那么一路高歌地朝着东门战斗最激烈的地方突击而去,似乎是打算夹击那些拦截地精雇佣兵的西部人民军主力?

    “那是……我父亲还在时就挖好了的,只不过一直没有启用而已…..”

    “还有,我亲爱的盟主阁下!”

    “我现在可是迪菲亚共和国的凡妮莎女王了,同时也是火焰联盟的成员国之一!所以……拜托了,请您别再叫我小凡妮莎了……”

    脸颊微微抽搐着,看着这个坐在小木楼阳台上抱着玩具熊并晃荡着双腿的小女孩,一时之间,她凡妮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如果是按照艾泽拉斯世界的时间算的话,她自己,确实要比这个安妮姐姐要小?可是……如果按照真实年龄和体型上来看的话,她却要比这个小家伙要大好几岁的!

    所以,现在凡妮莎对于俩人之间的称谓感到很是纠结!

    如果对方是和自己一样看起来是个大人的话,那她称呼一声对方姐姐或者让对方称呼自己为妹妹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现在……反正啊,她总觉得这个事情让她浑身不对劲!

    这事情,真的很诡异!

    她的这个安妮姐姐,踩不过是跑出去玩了几年之后再回来,竟然变得年龄比自己更小了?对方其实就真的只在外面呆了两年而已?那么,问题来了,现在究竟谁比较大?谁又该称呼谁为姐姐?总之啊,这事情,真的让她觉得很难去梳理清楚!

    因此,现在已经成功宣布建国的她,在摇身一变成为了迪菲亚共和国的女王之后,她就只称呼对方为女王陛下或者萌主,至于喊对方为姐姐的这种事情,她是肯定不能喊出口的,也不要再提。

    “好的!小凡妮莎妹妹,我会记住的!”

    眨眨眼,笑嘻嘻地看着对方那张纠结而又认真的脸,安妮就毫不介意的继续晃荡着双腿,丝毫不将对方的意见放在自己心上。

    既然当了一阵子的妹妹,那就永远都是妹妹了!哭鼻子的小凡妮莎,那是永远不可能翻身当姐姐的!

    “……”

    发现自己的抗议无效后,凡妮莎就勉强板了板脸,呼了口气,不再去管这些事情,而是开始专心致志地看着远处的那一个个身披红色战袍,高举着迪菲亚共和国国旗并杀向远处的士兵们。

    此时看到战况很顺利,她的心下,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她必将获得胜利,必将继承她的父亲埃德温?范克里夫的遗志:

    ‘正义终将有一天会得到伸张!一切,终会有得到偿还之时!’

    ‘终有一日,那些被压迫的饥寒交迫的人民,终将会踏着我的鲜血,将你们那些肮脏的贵族拉下那个虚伪的王座!……我的死亡并不是结束,而仅仅才是开始……!’

    以上,便是一个旧迪菲亚兄弟会交给凡妮莎的一本发黄日记本里所记载的内容。它是当年由一个潜伏在暴风城的石匠工会成员,在那个风雨交加的日子里,在那个光明大教堂刑场之上偷偷记录下来后小心并保存到现在的……

    而拿到它的凡妮莎坚信:她一定会完成日记本里所记录着的那些内容的所有事情的,一定会!现在,拿下月溪镇,拿下西部荒野,建立自己的迪菲亚共和国,仅仅只是她计划的第一步而已!

    在几天前,当她们的这个安妮萌主大人跑到她们那个秘密农场里,跟她们说起了已经胁迫和收买了一大群地精雇佣军的事情之后,凡妮莎就当机立断,马上就组织了这次的浩大行动!

    她那时就是计划在地精进攻月溪镇吸引敌人注意力的时候,直接从这个她父亲埃德温?范克里夫时期就已经挖好了的秘密通道里冲出来,里应外合策应地精的攻势,争取一举拿下这个暴风城王国在西部荒野里最重要的军事重地和最大的城镇!

    而现在,从战场形势来看,她们已经成功了!那些乱了分寸的西部荒野人民军,肯定守不住这个城市了。

    只要在今天,能够最大限度的消灭那些同样是新组建起来的西部荒野人民军,那么,今后在整个西部荒野,就再也没有任何势力能够和她的迪菲亚共和国相抗衡!到时候,用不了多长时间,她的这个国家,就可以彻底吞并这个地区并威逼暴风城!

    对此,她这个新晋的凡妮莎女王很有信心!她相信,现在那面正在这个院子里高高飘扬着的那面红底金色石锤匕首旗,就一定会在暴风王国掀起反抗贵族暴政的起义狂潮!

    “还有啊,小凡妮莎……你为什么就不肯将那个匕首换成镰刀呢?你不知道,只有那样才比较应景啊……”

    现在一切看起来都挺好的,只不过……

    安妮对于对方死心眼的要求将她建议的铁锤镰刀旗变成现在铁锤匕首旗的做法感到很是不满!亏她还好心地将旗帜辛辛苦苦地给画了出来,可结果,这个死心眼的家伙,就非要将好好的一把镰刀改成这样,真是太可恶了!

    要知道,她可是在听了对方的口号之后,灵机一动,才想出了这么个绝好的主意的!

    (啧……)

    (提伯斯对于某个小主人在从地球上看到某些东西后,就照搬来艾泽拉斯世界的恶搞行为表示有点儿闹心……它总觉得,原本好好地起义行为,被这个小主人一折腾之后,突然就好像有点变了味?看着吧,下面那一面面红色的旗帜和战袍,再看看那些个熟悉的图案,它就不得不在心底下再叹了口气。)

    “我的安妮女王陛下……”

    “您给我的建议其它都挺好的,只不过……我还是觉得镰刀和我的迪菲亚共和国不太应景!您想想啊,石锤代表迪菲亚兄弟会的前身,代表着我父亲手里的那个石匠工会,这点就是很好的!而匕首呢,则代表我们组织起事的迪菲亚兄弟会,这样的话,所有的人都可以理解它!换成镰刀的话,那就不行……”

    “而且您现在看看,为了照顾您的宝贵意见,我还特意改成了和镰刀差不多样式的弯曲匕首,它和原本的镰刀也差不多的……而且,现在事情已经定下了,旗帜和战袍都发下去了,已经改不了了的!所以,请您别再在这种小事情上费心了……”

    凡妮莎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她的这位安妮女王陛下非要和自己在镰刀和匕首的问题上纠缠了那么久呢?

    这不就是一面旗帜吗?相对于代表农夫的镰刀,她还是坚持用匕首更好一点!因为,那更能代表她的这个迪菲亚共和国的核心组成部分!再说了,为了照顾对方的情绪,她还特地将匕首变弯了的……反正,她觉得和原本的图案看起来也不差什么了。

    “这一点也不好……”

    “要我说,国家的名字就该叫苏维埃……最高元首的名称就该叫苏维埃总书记……你这女王的称谓又有什么好的……这可真是没劲啊……”

    感觉到自己的意见不被对方重视的小安妮,开始有点赌气地在一旁碎碎念地嘀咕着。亏她还帮了这个小凡妮莎那么多的大忙呢,连这么点小事情都可不肯迁就她!

    果然啊,这些家伙们长成大人之后就都开始变坏了,都没有小的时候那么听话或者好忽悠了呢……

    呜呜~呜呜呜~~!

    这时,正当凡妮莎想要继续意气风发地看着一队队的士兵从院子组阵并一队队有条不絮地冲出去,享受着那一份无比满足的感觉的时候,突然,她们就听到了在东门那边,似乎有人吹起了请求支援的号角声?

    很显然,现在敌人的主力,肯定就在东门那边了!说不定,对方都已经被她的士兵和地精雇佣军们给堵在那里了?

    “我的安妮女王陛下,我现在先去指挥部队战斗了,您可要当心!”

    说完这句,凡妮莎就不等自己旁边的小安妮和拉娜有什么反应,直接纵身一跳,从二楼径直直接跳到了下边的大庭院草地里。

    “快!皮特!这里协调和整队的事情交给你的副手!”

    “你把那些兽人还有那个大法师都叫上,咱们一起去东门那边干掉那个老骑士格里安?斯托曼!”

    对于曾经那个几乎差点就要抓到自己,而且还胆敢组织西部荒野人民军和自己自己的迪菲亚兄弟会对抗的那个老圣骑士,那个搞事的贵族格里安?斯托曼,她老早就看对方很不顺眼了!今天,她就要趁机去消灭那个一直压着她们迪菲亚兄弟会不敢抬头的老家伙!

    当然,她没有作死一般想要独自去单挑对方,而是直接叫上了迪菲亚共和国的大将军和那个叫做雷加尔的兽人萨满以及那个投降的大法师科姆,现在有这么多强大的帮手,那个老圣骑士肯定跑不掉的。

    再说了,万一真的打不过的话,二楼的阳台上也还坐着她们火焰联盟的安妮萌主大人呢,到时候,别说那个老格里安?斯托曼了,就算是一百个圣骑士组团来都没用!她可是听说萌主了的,塔伦米尔防线,那些暴风城的联军被萌主召唤出来的一个泰坦打跑了,只要那个圣光女神泰坦还在那边,那些联军就肯定奈何不得她们!

    所以,有着强大帮手当自己后盾的她,有的是时间去慢慢布置,而不必要像之前想的那样,匆匆忙忙给暴风王国制造临时的压力,逼迫对方停止北伐。

    从今天开始,她凡妮莎要让整个暴风王国的那些贵族们知道,和她的迪菲亚共和国对抗的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再过不久,她将在各地掀起起义的风暴,一定让那些暴风城贵族们寝食难安的!

    ——————

    (;′д`)ゞ有些剧情需要慢慢理清啊,这哪里算是水……你们不要乱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