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463章 ?小安妮?
    小安妮和恰西联合举办的第二届萝格营地装备抛售大会马上就又要开始了!

    现在,恰西正在忙活着将那些装备给一件件地搬运到她们的那个像舞台一般的木头高台上,然后再将它们一件件地给挂到几个空着的武器架上,以便待会供应给那些早就排好队,巴巴地等着她们宣布活动开始的冒险者们选取。

    这些家伙们究竟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排队的,安妮其实并不知道……反正,她就只知道,等到她一觉睡到自然醒,并即将要临近中午,不得不睡眼惺忪地来到这里时,他们这些人,就已经在这里围观且整整齐齐地排好队等候着了。

    不管怎么说,上一次地装备抛售大会,已经以各种渠道流传了出去,以至于有很多的冒险者们都在密切关注着这次的活动,并特地来到这里强占了一个靠前的位置,都想要以小博大拿到自己心仪的装备,亦或是干脆凭此大赚一笔?

    “安妮,你真的决定要每件九百九十八金?那个……那会不会太贵了一点?要不,咱们就减半吧?”

    “我觉得五百金应该差不多了,你觉得呢?”

    除去排好了队的,下边看热闹的冒险者也很多,几乎都差不多有上千人了!而成功排上队的也正摩拳擦掌地准备着并大声地谈论着一些什么……所以,恰西有点担心,她怕待会突然宣布涨价十倍的话,会被遭人谩骂或者干脆引起骚乱之类的可怕事情?

    无论如何,恰西都不想让自己的招牌变得和萝格营地西南角落的那个基得的赌博商店那样,变得臭名昭著并引人诟骂……

    因为,她恰西对金钱其实并没有太多的爱好!

    在平时,她最多也就是为萝格的姐妹们打造一些金属的扣带、箭头、以及复合的高弹性金属弓身而已!因为萝格们除了箭头之外,对金属装备的需求很少很少,她们大部分都是穿着制式的皮甲,带着制式的木弓,而近战的萝格战士们,则大都沦陷在修道院里,或者干脆就直接堕落加入安达利尔的麾下,变成在冰冷之原上流窜的堕落扭曲的邪恶流浪者了……

    而这,就是所谓的诅咒……就是盘踞在所有萝格战士以及修女会姐妹脑袋上方的可怕阴影!

    正因为这样,在以前的时候,她恰西也只有闲下来的时候,才随便给那些冒险者们打造一些装备以及提供维修服务等等,她自己对金钱并没有什么追求,也并不像基得那样刻意去追求那些亮闪闪的黄色金属。

    “不行!就是九百九十八,一个金币都不能少!”

    “恰西大姐头,我跟你说呐……等下次的时候,可能我就只仅仅做几样出来,每件只卖九千九百九十八金,而且还要限量供应!要不然,再这样下去的话,我都要被累死了!”

    反正,现在安妮对于每天工作两小时的待遇感到非常地不满!

    研究附魔什么的,似乎现在也到了瓶颈,在没有获得更加高深的知识以及碰到更加新奇的装备材料之前,她觉得自己是没有办法提高太多了,所以,等卖光了这第二批的装备之后,小安妮自己的计划就是:尽量少的去做那些没有什么意义,对自己的神器计划也没有太多用处的普通装备附魔,而是回过头来专心地在自己心情好或者有灵感的时候就研究自己的新试验!

    至于什么时候有灵感,那就要看她的心情了……

    反正安妮就是这个样子的,心情好的时候,灵感也就来了,然后就可以随便折腾各种试验,而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不想干活,一个小时都不行!

    “什么!九、九千九百九十八?!”

    “那怎么可能……一万金的未鉴定装备,那肯定不会有人买的……安妮,咱们还是别去学那个整天被人骂奸商的基得了吧?”

    恰西不是个会做生意的人,相对于奸商基得或者小女孩安妮这两人来说,她其实就只是个安于现状的野蛮人铁匠罢了,她自己对修改武器或者甲胄的索价,一般都是只要材料损耗和花费的工时以及汗水的钱而已,只是额外多收取很少的那一部分,只要不亏本,她从来都不会介意太多。

    可现在倒好,当她和这个小女孩混一起后,对方对金钱近乎无止境地索取和贪婪,已经远远超过她的想象了……虽然恰西自己也知道,这个小家伙的实验很费钱,基本上实验炸一次或者失败之后,几千金就没了……但是,她仍旧不想去盘剥那些和恶魔战斗的勇士们的血汗钱,那会让她心里过意不去。

    “我才没有学那个奸商基得呢!”

    “你看看这些东西,哪一件不是货真价实的?我敢跟你说,它们随便一件的价值都会超过一千金,其实现在已经是这些排队的家伙们占便宜了的!”

    等到这个笨家伙竟然拿自己和那个死胖子比,安妮就没好气地瞪了对方一眼。

    “反正今天我不会降价的,谁劝都没用!”

    “还有,恰西大姐头,你看看这里有这么多的空地,等到明天,咱们有了钱,就花上一万枚金币,雇人在这边上给咱们用最快的速度修建一栋漂漂亮亮的两层小木楼!”

    “只要有那些德鲁伊帮忙,我想,很快就可以修好的!到时候,一层大厅就用来卖那些鉴定过的装备,所有人,想什么时候来买都行,才不要像现在这样排队了!”

    其实,安妮只不过是想给自己找一个好一点的住处而已,到时候,木楼的二楼就是她的休息区,一楼的前厅是商店,后边是她的实验室。

    设计方案她都想好了,主体结构就用那种用来做城墙的大木桩,然后用光滑一点的木板修建成两层小木楼的样子,到最后,再让那些德鲁伊在小楼的周围缠绕一圈蔓藤点缀上一些漂亮的鲜花什么的,那就很好了。

    反正,她是再也不想去住那种军用帐篷了!

    那种帐篷什么的,一到下大雨的时候简直就是灾难,一想起雨水沿着帐篷边渗透进来慢慢没过自己鞋子的那种景象时她就心烦……而且,她也更不想和恰西挤在这个脏兮兮的铁匠铺里,一边听对方在身旁叮叮当当地乱锤,一边还要研究自己的附魔,那样真的是太吵了!也就是她这个无所不能的大法师了,如果换个人的话,压根就不能静下心来,那就更别提做研究什么的!

    “小木楼……这真的可以吗,会不会不太好?”

    恰西被小女孩突然提出的小木楼的想法给惊到了,要知道,现在就连阿卡拉都和人民同甘共苦住帐篷呢,她们却直接在营地里修高大的木楼,这就真的可以?

    “我自己赚的钱修木楼,为什么不可以,又碍着谁了?”

    在安妮自己看来,无论是打击恶魔,还是研究附魔拯救世界什么的,就都没有她自己享受美好生活以及舒适的环境来的重要!现在她马上就要有钱了,才不要再委屈自己去住那种只能勉强放进一张木床的小帐篷!

    “可是……”

    恰西不知道该说什么,当她总觉得在现在众人对抗恶魔的关键时候贪图享受不会是什么好主意。

    “没什么可是,现在这里我说了算!”

    “快点,你快去让你喊来帮忙的那个面善心黑的光头野蛮人战士做好准备,我们的兜售活动马上就要开始了,看看,下边的那些人,别人都等急了呢!”

    挥手让恰西大姐头别来烦自己之后,小安妮就美美地跳到了一张她花了几枚银币特意让人做出来的摇椅上,开始半眯着眼准备监督别人干活。

    果然,安妮觉得,她还是适合做监工或者老板这种剥削者,她才不要傻傻地去上班干活咧!

    ……

    “他们那边是在干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在聚集在那边?”

    刚刚率领自己俩名手下从冒险者们的跳蚤市场里出来的亚马逊百夫长维尔切,她一眼就看到了远处聚集在一个高台下边的那些人!在那里,聚集着上千人的队伍,围得满满当当的,让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那种哄闹的声音,让她感觉就像是这里的人在过节一般?

    所以,在疑惑不解之下,她就下意识地朝着自己的手下问道。

    “抱歉,百夫长!我们也不知道!”

    两个亚马逊战士在互相对视了一眼后,有点无奈地回答着。

    毕竟这两天,她们都是一起外出在这个鲜血荒地附近扫荡恶魔以及熟悉地形,营地里到底有什么节日或者活动,她们哪里又知道?

    “算了!左右今天休息,现在还有不少时间,就一起过去看看吧!”

    看看天色还早,觉得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做的维尔切想了想,就领着自己的两名随从,往人群最多的方向那边走去。

    ——————

    铛!铛!

    “快来看呐!恰西牌装备今天终于又新鲜出炉了!”

    “今天的活动和前几天的一样,还仍旧是整整一百件,没有多,也不会少!给你们说一件内部消息: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的大甩卖了!所以安妮女巫大人说了,每件只要九九八,买了不后悔,买了不不上当!先到先得,排队的优先!”

    在得到小女孩的示意之后,那一个光头的大嗓门的野蛮人就跑上前去,敲着一面铜锣兴奋地按照之前小女孩交代过他的台词大声地吆喝着。

    而此时,那些提前得到消息的冒险者们,其实相当大一部分就早在天没亮之前就提前到了这里,并很快就自发地排满了整整一百人的队伍,至于其他来晚的,就只能哀嚎着在一边干瞪眼,看着别人眉开眼笑地挤在队伍中,准备买到那传闻中价格极低,但是属性却极好的某良心产品。

    可是,当他们听到那个光头的野蛮人喊出的话时,一个个就都不淡定了……

    “该死,这好像不对啊!不是说了九十九金的吗?喂!上面那个大光头,你是不是喊错了,什么九九八,应该是九十九的吧?!”

    人群在静了一小会后,一个排在队伍稍微靠前面的男人就猛地大声喊了一句,然后,整个人群,包括围观的那些,也都一起哄闹了起来。

    “没错!说好的九十九金呢?怎么现在就突然就涨价了?”

    “亏我还特意天没亮就来,拍了一个早上的队,现在却说要涨价,这开什么玩笑!”

    “抗议奸商!涨价可耻!”

    “完蛋了,那个乖巧可爱的小女孩,一定是跟那个奸商基得学坏了!”

    “就是就是!那么好的一个小姑娘,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样?”

    “强烈抗议奸商涨价,我们要求还是九十九!”

    “没错!”

    “……”

    “九十九!”

    “九十九!!”

    “九十九!!!”

    很快,在那位只能围观的人还没有哄闹起来的时候,那些已经排好队的人就突然哀嚎着并大声地抱怨起来,毕竟,仅仅只要九十九金的便宜货,一下子就涨了整整十倍,这可就远远超出他们的心里预期了。

    所以,他们很快就统一口径并大声地呼喊着,并让不少幸灾乐祸的吃瓜群众们也一起加入了起哄的行列,一起大声地呼喊着九十九,想要试图逼迫上面的那个小女孩,又或者逼迫那个老实本分的野蛮人铁匠恰西让步。

    “九十九……”

    “九十九……”

    “……”

    “这……”

    人群仍旧在哄闹着,还有愈演愈烈的架势,这让在台上主持秩序的光头野蛮人大感有点吃不消,毕竟,他只是受了一点好处后来帮忙吆喝而已,待会闹出乱子的话,他可是会第一个跑路的!

    所以,趁着没有造成更大的动乱之前,他就赶紧求助一般,转头看向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的恰西以及某个面不改色,仍旧躺在摇椅上晃荡着的小女孩。

    “安妮!现在咱们该怎么办?我就说了吧,不能一下子涨价那么快的……”

    恰西有点焦急地走到了小安妮的身边,直接在木制摇椅旁边蹲下来问道。按照她之前的想法的话,她觉得,一件在一两百金左右就应该差不多了,现在一下子涨了整整十倍,确实是有点太过分了。

    “哼……”

    然而,安妮并没有理会那个野蛮人看过来的询问目光,也更没有搭理自己旁边恰西大姐头那求助的眼神,她自己就只是冷冷地躺在摇椅上并俯视着底下那些那些各式人群。

    现在,她这里的生意是独家垄断,而且还是货真价实、物美价廉!

    果然呐,人的贪欲就是无限的!在前几天,她只不过是为了打响招牌才故意叫价那么低,可现在,在她们的货物质量已经有了质的提高的情况下,底下这群家伙,竟然还想要来占便宜?

    所以,安妮心下决定了:从明天开始,彻底取消这种赌博式的活动,全部明码标价出售那些已经鉴定过的东西!从今天之后,他们这些人爱买不买,想要后悔也都没有机会了!

    “……”

    “喂,这位大兄弟,如果你不想买的话,不如……将你的位置让给我?”

    一个从南边沼泽地带来到这里历练的死灵法师,这时就阴测测地凑到了一个正排在队伍里大声咒骂抱怨着的野蛮人身边。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个野蛮人身上值钱的家当都没有几件,别说是金属铠甲了,甚至硬皮甲都没有全?

    所以,这个死灵法师在思虑良久后觉得,对方这种穷鬼,肯定是拿不出一千枚金币的,那么,他自己的机会就来了!

    “啊呸!谁说老子不买的?滚滚滚,少来这里碍眼!”

    正在气头上的野蛮人当场就发飙了,虽然他自己确实没有那么多钱,但是仍旧死撑着要面子,蛮横地驱赶着凑上来拉关系,似乎想要打自己这个位置主意的阴测测的法师。

    “啧……”

    “这位大兄弟,想必你也听到了,一件装备可是要九百九十八金!你这次……带够钱了吗?”

    再次打量了一下对方后,亡灵法师显然并不想轻易放弃。

    因为,这个野蛮人可是排在第三个位置的,而上边,有着一个他非常需要的一个小盾牌,所以他还想再争取一下,看看能不能忽悠对方让给他。

    “你这家伙到底想干嘛?有话就快说,有屁就快放!”

    这个野蛮人现在正因为上面那个光头混蛋宣布涨价而愤懑着呢,而这个看起来身上没有几两肉的家伙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来招惹自己,要不是现在正在萝格营地里,让他有些不敢动手的话,他早就一个重击朝着对方的脑袋抡过去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刚刚可是听你说了,你好像就只有一百金,我说的对吧?”

    刚才,这个死灵法师就一直站在对方旁边观望着,也有幸听到了这个野蛮人的抱怨声。

    “那又怎么样?!”

    这下轮到野蛮人开始上下打量起死灵法师了,瞧着对方的行头,一身精良的装备,就足够说明了对方的经济状况!反正,就肯定比他自己这个野蛮人战士要有钱!

    “你看,现在人家涨价了……不如,你将你的位置卖给我?”

    终于,看到野蛮人从愤怒的状态慢慢冷静下来之后,死灵法师才阴测测地提出了他自己的要求。

    “……”

    然而,野蛮人没有马上答复,他此时还在犹豫,似乎是有些不太甘心就这么轻易地让出去,又或者是在想到底卖多少钱才合适?

    “如何?反正你自己的钱也不够,哪怕现在再去借,恐怕也来不及了吧?再说了,一千金,又有谁能够轻易借给你?”

    “……”

    “卖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的这个位置很靠前,所以……我要一百金!”

    “一百金……你怎么不去抢?!”

    “哼!抢的哪里有坑你来得快?你不要,你不要那我就卖给别人去!”

    “等等!好吧好吧,算你狠!一百金就一百金!”

    “……”

    而此时,正在这两人周围的不少人,就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两个家伙私下里完成了位置的交易,看到那个野蛮人在拿到对方的一百枚金币后,就笑着让开了他自己原本的位置,咧着嘴挤到了人群里。

    很快,下边很多人就开始有样学样,然后不少没有准备足够金币的人,就趁机开始兜售自己的位置,当起了庇护所世界里的第一批跨越时空位面的黄牛党!

    铛!!!

    “闭嘴!都别吵了!”

    “都好好的给我排好队,一个个地上来交钱然后选装备!我可跟你们说,现在这批装备,可全都是用最好的坯料附魔出来的,你们爱要不要,不要就滚,别在我这里碍眼!”

    终于,看看时间已经不早,而且听到下边的不少人竟然还在骂自己之后,小安妮就蹭的一下跳起来,一把抢过了光头野蛮人手里的锤子后,就狠狠地在大铜锣上用力地地敲了一下,让铜锣声瞬间就盖过了所有的抱怨以及咒骂声,并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高台上。

    没错,现在她安妮女王大人就是有这个底气!现在这批装备的好坏是毋庸置疑的,对这些低级装备的附魔已经很熟练的她,就敢保证这批装备的价值绝对远远超过了一千枚金币!

    所以啊,安妮现在真的是一点也不愁这些东西会卖不出去!要不是为了更加轰动一些的话,她完全可以一个个坚定,然后再一个个慢慢地卖出去,那样她肯定会得到更多的金钱!

    可是,钱对她,又有什么用?她赚钱的目的就只是为了能够保证自己的实验不会中断而已,并不是为了赚钱而去赚钱!

    “……”

    听到这个小女孩这种霸气的话,不少人是真的被气得噎到了!

    然则,哪怕再怎么生气和不忿,那些排队的人,仍旧在只能憋着一肚子地火在队伍里一动不动。因为,周围无数的人正虎视眈眈着,随时准备强占那仅仅只有一百个名额的队列位置呢!

    在这个危险的世界里,能够在恶魔的手中活到现在的人,就压根没有一个是傻的!而刚刚,已经成功卖出去的那十几个好位置,那三两句话就能赚到一百金的事情,也已足够说明了一些事情。

    “你们不是说很贵吗,怎么没有人要走的?”

    装着小大人一般插着腰,小安妮就这样气鼓鼓地盯着下边那一千多个高矮胖瘦的大人们,发现对方没有人挪动位置后,就冷笑着再次嘲讽了一句。

    “我跟你们说啊,现在这个活动可是最后的一次了!明天,我们会在这里修建一栋小楼,然后再开一个小商店,到时候啊,所有的附魔装备都是鉴定过的,全部都是按照价值明码标价出售!”

    “阿卡拉阿姨和奸商基得那里的那种几万金币的魔杖或者其它戒指什么的,你们很多人也都见过的吧?所以,以后我们也是那样直接放到柜台里,你们现在想后悔也晚了!”

    小安妮的冷嘲热讽的话刚刚说完,下面地冒险者们再次哄闹了起来,有位置的,就暗自庆幸不已,庆幸他们抓到了最后一次的机会!而没有位置的,则是在一边哀嚎着,或者神神秘秘地凑到一个个排队的人身边,似乎想要学别人那般买到一个位置?

    铛!!!

    “都闭嘴!现在,大抽奖活动正式开始了!”

    再次敲打了一下铜锣让下边的人安静下来后,安妮在将小铁锤丢还给光头野蛮人后,就宣布活动开始并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准备等着收钱并看看有没有什么危险的附魔被自己不小心弄到装备里,以便可以随时回收回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啊,她到底附魔了什么东西到这批装备里面去,那是真的记得不太清楚了,反正就是那么稀里糊涂地就弄了一些属性进去,天知道会有什么不该出现的。

    “……”

    “你好,这个安妮女巫阁下,我也是一名女巫,我的名字叫做雅德,来自于崔斯特瑞姆……”

    第一个走上来的,是一个年纪约二三十岁左右的戴着斗篷,遮住了她那姣好身形的女巫,她的位置是刚刚花钱从排在当头的那人那里买来的,花了她三百金,但是,她并不在意!

    其实,对于曾经住在崔斯特瑞姆里的她来说,虽然她还很年轻,但是对于炼金或者附魔之类的,她其实并不陌生!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她不输于这个萝格营地里的高级教士阿卡拉!

    因为,她雅德可是有赫拉迪姆法师的一些传承的,在对法术相关的东西上,她懂得的东西,可一点都不比‘目盲之眼’教会的少多少!

    “停!”

    “你叫什么名字我不想知道,我也不想认识你!现在赶紧交钱,然后选一个东西自己滚蛋!”

    看到对方竟然啰里啰嗦地想要和自己套近乎,安妮当场就挥手蛮横地打断了对方。

    虽然,眼前的这个女巫长得很漂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安妮总觉得,对方的体内有让她自己感到很讨厌的某种气息,反正就是很不喜欢,所以也很不想和对方套近乎!

    “……”

    可恶的小鬼!!

    有点恼怒地盯着这个很不礼貌的小家伙看了两眼后,女巫雅德才不忿地往对方旁边的大铁箱里丢下去一个口袋的金币,然后黑着脸走向了武器架那边。

    本来,雅德是在准备前往东方追寻某个睡过她的黑暗流浪者的,只可惜,前往东方的道路,那个修道院,它被痛苦女王安达利尔被占据了!所以,在不得已之下,她才被迫滞留在了这个萝格营地里。

    而她之所以来参加这个活动,只不过是在看到小女孩身上的某些让她感到惊讶的天赋后,想要稍稍接触并交流经验之类的,可哪想,对方竟然这么不懂礼貌,以至于让她的某些心思瞬间就冷淡了下来,并恨恨地走到了武器架旁。

    “……”

    这三根铁棍,似乎是魔杖?!

    既然小女孩不想和自己接触,没有了可以交流的对象后,女巫雅德就只好退而求其次,打算从对方的附魔物品入手,看看对方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一种程度?因此,现在她完全舍弃了其它的那些五花八门的东西,直接站到了那三根似乎是魔杖的铁棍前。

    “唔……”

    女巫雅德有些迟疑,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选哪一根比较好!

    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想要将这三根貌似魔杖的铁棒都给买下来,反正也不过是三千金而已,这对她来说完全不是什么问题!

    “这位女巫大姐!您就快点吧,后边的人还在等着呢!要不然,待会那位小姑奶奶生气的话,可是会赶您下去的。”

    看到这个长相迷人的女巫竟然磨磨蹭蹭的,没等恰西或者小安妮发飙,光头野蛮人首先就忍不住了,他直接讨好一般凑到了对方的身边,小声地劝说着。

    “……”

    有些厌恶地看了身边的野蛮人一眼后,女巫雅德也不啰嗦,直接就凭着自己的感觉,从武器上抓取了那根她感觉到魔力波动最强的铁棍,然后在野蛮人的引导下走到高台面前,将一张鉴定卷轴拍了上去。

    “这开的什么玩笑……”

    鉴定卷轴很快就燃烧起来并伴随火光的渐渐消散,女巫雅德就惊讶地半张着嘴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手中的这根了不得的魔杖。她真的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花了九九八,就能将这种玩意带回家,这怕不是在做梦吧?!

    铛!!!

    然而,这个时候,旁边的光头野蛮人却猛地一下敲响了他手上的铜锣,吓得她差点就没下意识地一个火球朝着对方砸过去!

    朝着这个迷人的成熟女巫报以一个歉意的眼神后,光头野蛮人就赶紧朝着期待已久的观众们宣布道:

    “先生们,女士们!震撼人心的时刻到了!这个铁棍是属性竟然是……”

    “死亡深度,火焰碎片!

    钢铁魔杖

    双手伤害:28-55

    耐久度:50之50

    (限法师使用)

    需要力量:20

    需要等级:20

    杖等级:一般攻击速度

    +2致法师所有技能

    +20%快速施法速度

    +20%火焰系技能伤害

    +25%所有抗性

    +15%额外抗火

    +20精力”

    “……”

    就这么惨嚎着地扯着嗓子吼了出来之后,不仅底下的观众们寂然无声地愣住了,甚至连收钱专门当解说员的光头野蛮人也愣住了,他就和所有人一起,就那么愣愣地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巫双手上握着的泛着阵阵红光的黑铁棍,也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好。

    哪怕他自己是野蛮人,不太懂法师的装备,但是,他敢肯定,这个玩意,至少都是暗金级别的装备,甚至说是神器都不过分了吧?一千金就能带走这么一个玩意,这怕不是在做梦吧?

    这种东西,简直是有多少前都买不到的啊!

    哗!!!

    “扎卡鲁姆啊……”

    “那到底是什么,神器吗?”

    “天使在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该死的,我为什么将刚刚的位置一百金就卖掉了!”

    “不知道她卖不卖?我愿意出三万金!”

    “三万金?你去做梦吧!你还不如想想趁她出门的时候去打劫?如果你能打得过她的话!”

    “……”

    “快点滚下来,别碍事,该轮到我们了!”

    “没错,快点滚下来,别妨碍我们赌神器!!”

    “裱纸!别在上面碍老子的眼!”

    “滚下来!”

    “滚下来,磨磨蹭蹭的像什么话?”

    终于,在群情激奋的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之中,那个叫做雅德的女巫在最后回头看了那个后边那个正满脸不耐烦的小家伙一眼后,就沉默着收起了魔杖走下了高台……

    她觉得,有时间的话,可能要想办法再和这个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小女孩接触接触?

    “女巫大人……”

    “请问,我到底该选哪一个装备?!”

    很快,排在第二名的一个圣骑士跑了上来,在第一时间交了钱之后,就腆着脸凑到了小女孩的身边,然后恬不知耻地小声问着。

    “你又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不知怎么地,安妮就突然觉得,这些人真的好烦呐!这明明是很公平的抽奖活动,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还是他们占了大便宜的,可他们一个个怎么偏偏还想要来找自己作弊呢?

    就比如刚刚那根铁棍魔杖,原本是小安妮自己做来给自己用的!可哪想到,做出来后无论是力量还是等级,都不是她能够用的,所以就不得不丢出来一起卖掉,白白便宜了那个让她感到有些不舒服感觉的女巫。

    “尊敬的女巫大人,我叫莱特斯啊……来自扎卡鲁姆教会的圣骑士!您上次说过的,‘下一次您会偷偷给我指点的’难道您忘了?”

    才隔着几天而已,看到对方竟然记不起自己,圣骑士莱特斯急了,赶紧指着自己的脸凑过去提醒着说道。看到刚刚那个女巫的收获之后,他已经决定了:哪怕豁出去不要脸,也要让对方履行上次的承诺!

    “咦?原来是你啊……”

    安妮记起来了,她似乎,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只不过,这个圣骑士到底是叫莱特斯还是莱斯特什么的,她才不会记在心上呢!她只知道,对方是个人才,说话超好听!

    “没错,就是我!”

    “女巫大人……您的光芒,就如同天上地星辰一般照耀着我们,请联系我这个迷途的羔羊吧,在黑暗之中为我致命一条道路,让我再着冰冷的荒原中……”

    看到对方终于记起了自己之后,圣骑士就再次不要脸地半跪下来,如同觐见他们教会的教宗一般,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各种褒奖和赞美的颂词。

    “停!左边武器架的那柄水晶剑,你懂了吧?”

    对于自己承诺过的事情,小安妮还是很容易就遵守的!所以,有点不耐烦的她,在一脚踩着对方的脑袋推开之后,就赶紧说出了一个被自己稍稍用心附魔过的武器。

    她现在有点讨厌这个阿谀奉承的家伙了,感觉对方似乎比她家的小熊提伯斯还要无耻!

    (……)

    (冤枉啊小主人……小的对您的忠诚可是天地可表、日月可鉴的啊……小的这么多年来,可都一直是真心地在拥护您,从来不会像这个圣骑士的败类那样乱拍您的马屁,小的是那么高尚的一只熊,怎么会无耻呢?绝对没有这回事!

    ——感受到自己的小主子对自己的某种鄙视的情感后,提伯斯赶紧冒出来嚷嚷着,反正,有些事情,它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哼!”

    瞟了一眼那个从地上爬起来后,就迫不及待地朝着远处那武器架冲去的圣骑士,小安妮就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对她的小熊,还是对那个圣骑士?

    铛!!!

    当圣骑士在众人鄙视、悲愤、怒目圆瞪的视线中用一张鉴定卷轴将一柄水晶剑鉴定了之后,被雇佣来的解说员光头野蛮人就再次用力地敲响了铜锣并在所有人期待和忐忑的心情下,大声地念了出来:

    “荣耀之剑

    水晶剑

    单手伤害:15-44

    耐久度:25之25

    需要力量点数:43

    需要等级:18

    剑等级:一般攻击速度

    +3战斗技能(限圣骑士)

    +20%快速再度攻击

    +190%增强伤害

    +25%额外的攻击准确率加成

    +133%对恶魔的伤害

    +25%防御强化

    生命补满+20

    +3照亮范围”

    没说的,又一件暗金级别的圣骑士神器……无论是光头野蛮人解说员还是底边的那些观众们,都有点麻木地看着那个嘴巴笑得都要裂开的圣骑士,就那样愣愣地看着对方得意洋洋地抱着那柄如同散发着圣光一般,还照亮周围数十码地方的骚包武器从高台上走了下来……

    “别跟我说话!谁再来和我套近乎,直接取消资格!!”

    作弊的事情可一不可再!而且,小安妮也觉得,如果每个人都要来和自己套近乎的话,那到晚上都结束不了这场活动!所以,有些不耐烦的她,当场就对第三个上来,正犹犹豫豫要不要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刺客大妈警告着道。

    现在,她只想快点结束今天的事情,然后才能认真地想想接下来自己到底该做些什么。

    ———?———

    “呵!有意思!”

    当一百件附魔装备终于在观众们嬉笑怒骂,或者是嫉妒羡慕的哄闹中结束之后,一直在人群远处观察着这里的那个亚马逊百夫长维尔切终于饶有兴致地笑着看向了高台上那个正在整理着钱箱的小女孩。

    然后,她想了想,在观众们渐渐散去之后,她反倒带着自己的手下朝着那个高台哪里走了过去。

    “好烦呐……”

    “我说了,今天的东西已经卖光了,下次请早!出门左拐或者右拐都行,不送!”

    在小安妮和恰西两人正开开心心地数着钱的时候,一个英姿飒爽的大长腿姐姐又走了上来。

    安妮只是在瞅了一眼对方的样貌,看到对方那一身陌生的装扮和冷峻的脸蛋,认为绝对不是某个和自己相熟的人之后,就很不耐烦地开始赶人道。

    她确信,眼前这个一身金甲金发,背后还背着金色盾牌的大长腿姐姐,就绝对是一个陌生人!而且,对方也肯定不是卡夏大姐手下的某个萝格!所以,她就完全没有必要给这些陌生人好脸色,现在这些想着办法来求装备的家伙,她一个都不想见!

    毕竟,她都说过了的,再过几天,在她们的商店正式开张后,那些人完全就可以自己来买的,肯定也都是好东西,他们只管去使劲赚钱就可以了!没钱地话,也可以出去打恶魔什么的,反正啊,外边的怪物那么多,只要不和安妮她自己一样偷懒,就总会出人头地的不是?

    “你好……听说,刚刚那些强大的附魔装备,是出自于你的手?”

    然而,让小安妮感到意外的是,对方不仅没有在听到她赶人的话后及时离开,反而很不礼貌地站到了自己的桌前,就那么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你要干什么?我不认识你!如果是买东西的话,过几天自己来就可以了!”

    看到对方的表情后,安妮就有点不太舒服地嘟囔着,像这种高高帅帅的大姐姐什么的,最讨厌了!让她每每只能仰视着对方,并只能充当对方眼里的一个小孩子的角色,她讨厌这种感觉,虽然,她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小孩子?

    不过啊,小安妮现在赚到了很多的钱,在心情愉悦之下,她就大方地原谅了对方的那种居高临下欺负小孩子的眼神,暂时还不想去理会这个陌生的怪家伙。

    “是这样的……”

    “你今天卖掉的那些东西,似乎并没有我需要的!所以,我现在不是来找你买装备的,我也不想玩那种可笑的赌博,我是想来和你专门定做一身装备的。”

    “所以……说吧,定做的话,你到底要多少钱?”

    没错了,这就是亚马逊战士维尔切的目的!毕竟,现在她们所有的人身上的装备还有武器,都只是普通的精锐制式物品而已,对付一般的恶魔可能没有什么问题,可一旦对上某些强大的存在,那就力有不逮了。

    再加上,不到一个月之后,这个萝格营地这里,就会对鲜血荒地的邪恶洞穴展开规模浩大的清扫活动,如果到时候她们想要争取更多的利益的话,那就必须早一点提升自己等人的实力。

    而现在,她们这伙亚马逊战士,无论是纪律还是技艺,都是绝佳的!眼下,她们唯独缺少的,就是可以快速提升实力的精良附魔武器和装备了!所以,她打算先让这个小家伙给自己弄一套试试,如果可以的话,她会慢慢地给自己手下的所有战士们武装起来!

    “定做装备?”

    安妮有些惊讶地想了想,可最后还是摇摇头,并没好气地拍着自己的两个大箱子笑道。

    “你看看,人家现在像缺钱的人吗?定做装备什么的,实在太麻烦了,不做!”

    在两次抛售活动之后,安妮现在已经彻底打出了名气,从现在开始,她有的是钱慢慢去研究自己需要的东西,只要每周固定弄出一些东西丢到未来的店里,不让自己没钱买材料就可以了。

    当然了,一些更加稀罕的材料,她就必须让人专门给自己去收集,就比如弗拉维她们的那个队伍?

    “……”

    维尔切就不明白了,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没给钱都不做的,她到底是不是开店的,哪里有这样赶客人的?

    “五万定金?”

    觉得是对方可能怀疑自己实力的维尔切,当场就试探着喊出了一个不高不低的数字。

    “……”

    “没空!”

    抬头再次看了对方一眼后,安妮就再次冷冷地拒绝了对方。

    如果是以前,比如说自己刚来这里和恰西相识不久并正缺钱的那时候,说不定安妮她还真的就答应了呢!但是现在,她不差钱,她赚钱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研究需要,而现在,眼下的这些,足够她半个月的研究了。

    “十万定金?”

    眯了眯眼,维尔切心下暗怒的同时,就再次着说出了一个数字。

    她们这两天出去清扫恶魔,其实也没有弄到多少收入,而在冒险者市场里,整整一百人卖掉所有不需要的战利品之后,前前后后也才弄了这么点,再多,她也没有多少了。

    现在她有点理解萝格营地这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冒险者了,因为打击那些恶魔,确实能让人发财!那些从地狱来的家伙,多多少少身上都带着不少的庇护所世界没有的地狱特产,就像稀有的宝石或者矿物之类的。

    “你好烦啊!我跟你说:我需要慢慢去研究那些附魔,真的是没有空理你的!”

    “你这家伙快点走,我不想看到你!”

    安妮准备翻脸了,她就是店大欺客怎么着吧,反正是几乎垄断的生意!再说了,她可是个有原则的人,说了不定做就不定做,应为那样太麻烦了!

    “……”

    “那么,如果是这个东西呢?你总该会感点兴趣吧?”

    噗!

    犹豫了一会后,终于,维尔切就咬咬牙,从自己的空间格子里一把抓出了一个小片的白色石头,然后轻轻地丢到了小女孩的桌面上,吓得对方一愣一愣的。

    “这又是什么玩意?!”

    看着自己面前的这块白色石头,上面好像还刻写着某些奇怪符号,这让安妮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意思,她可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呢。

    “这是我之前意外获得的一个东西,世界的终极奥义:第十三号符文——夏!”

    如果不是这个难缠的小女孩坚决不收金币,如果不是她维尔切急于提升实力的话,也许,她就肯定不会轻易地拿出这块符文之石的吧?这种东西,它们在这个世界里的重要程度,那是不言而喻的!

    现在,为了能够极大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为了打败那个据说无比强大的痛苦女王安达利尔并迎回她们亚马逊一族的神器‘目盲之眼’,她维尔切也暂时是顾不上这种身外之物了。

    “然后呢?!”

    符文什么的,安妮还是第一次听到!而且,她粗粗一看,也不觉得这个东西会是什么世界的终极奥义,它就是一个相似附魔物品的小玩意罢了,哪里是什么奥义?

    “……”

    维尔切一下子就被对方的态度给噎住了,张了张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现在有点怀疑,这个小家伙,她的附魔知识该不会是假的吧?要不然,怎么可能连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不知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次自己可能就有点冒失了……也许,真正会附魔的,根本就不是这个小女孩,而是后边那个看起来有点呆蠢的野蛮人女铁匠?

    “安妮!那,那可是符文!很好的东西!”

    终于,没有等安妮说出拒绝的话,恰西就赶紧凑了上来,稀罕地盯着桌面上的白色梯形石块。

    “什么乱七八糟的,它到底又有什么用?!”

    反正,阿卡夏的书籍以及对方给自己的笔记本上,安妮都没有看到过关于什么劳什子符文之语的只言片语,她压根就不认识这种散发着魔力波动,看起来就像是一件附魔物品的小玩意。

    在她看来,这东西,估计也就是个护身符什么的,她现在虽然还没有研究到那个方向,不过她并不急!

    “它的用处可大了!”

    “它可以和宝石一样单独镶嵌到装备凹槽里,具备强大的力量!也可以组成特殊的符文之语,然后让一件普通的装备直接晋级成神器一般的强大存在!”

    恰西有点向往地回响着自己从传说中看到的那种描述,只不过,哪也已经是曾经在修道院那时候的事情了……

    “真有这么好?那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小安妮还是有点疑惑,也许,她有时间的话,真的要去找阿卡拉问问,大不了,听对方啰嗦个半天?

    “因为,符文之语的记录,差不多都失去了……连修道院里都没有多少!”

    “不过,据说古代的赫拉迪姆法师们对这些东西很有研究……但是很可惜,我从来没有听说这种法师的存在,也许阿卡拉会知道的吧?”

    想到这里,恰西就有点遗憾地叹了口气。赫拉迪姆法师的传承,据说早就断绝了,这个世界上,很少有在听说过他们活动的轨迹……他们那些强大的存在,在封印了三魔神之后,就渐渐分崩离析,并消失于时间的长河之中。

    “原来是这样子的啊!”

    安妮眼睛突然一亮,现在,她似乎有点明白了自己对附魔理解的瓶颈为什么会辣么明显了!原来,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符文这种自己没听过的东西?

    如果自己将符文什么的也研究清楚的话,那是不是就可以提高自己的技艺或者窥探到更加高级的存在?

    “喂!你们俩到底接不接这单生意?!”

    看到这一大一小只顾说话,完全就将自己当做不存在之后,维尔切有些不耐烦了,就恨恨地开口直接问道。

    啪!

    “写下你的要求,仅限两个装备!还有,太过分的话我可不保证一定能成功!”

    安妮直接拍下了一张空白的羊皮纸,然后还有一根羽毛笔,当然了,同时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就抢走了那块白色的小石头,并开始凑上去仔细地观摩着。

    她发现,这似乎和她在熊盾局那会,从那个独眼龙叫做奥丁的怪老头身上弄到的那个叫什么什么智慧的很像?似乎是……智慧之泉的智慧?

    反正很像就是了,大概就是那么一回事!只不过,她要花点时间好好想想,然后尽量弄到更多的符文,最后再好好地对比一下?而现在,只有这么一个的情况下,显然是无法进行深入的研究的!

    所以,安妮决定了:她需要更多的符文,更多的!最好,是所有的符文都要每一种弄上一个?

    “……”

    维尔切有些怀疑,这个小女孩,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太靠谱啊……咋咋呼呼的,这种重要的事情,对方就竟然就这么随意,不知道自己反悔的话,还来不来得及?

    ??记得投票,什么都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