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491章 ?间桐樱?
    “哇喔,提伯斯,你快看呐,这可真有趣!”

    “咱们好像又一次回到地球了……只不过,这种地方建筑的风格,好像不是纽约那边的呢……”

    安妮先是好奇地看了一会这个小房间里正蜷缩在床角里边睡觉的那个小女孩,对方似乎正在做着噩梦之类的死死皱着眉头,时不时还摇着头,并满头大汗地说着某种意义不明的胡话,肯定就是梦到某种很可怕的东西了吧?

    “唔……”

    别人在做噩梦被惊吓时,随随便便去吵醒对方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还是让对方被直接吓醒比较好!

    所以啊,安妮想了想,就没有急着去打扰对方的睡眠,只是自顾自地观察了起来。

    很快,朝着房间四下打量了一会之后,她就大概明白了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因为,她从这个房间里的空气组成、感受星球自转时的速度,外边太阳照射的强度,以及……小女孩床头上的闹钟和一个印着她熟悉的某个卡通老鼠的台历上就可以知道,这里就铁定仍旧是地球!

    “歪?黑炭头局长吗?!”

    想了想,再次看了看床角里的那个小女孩一眼后,安妮就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个极具科幻形状的小方块通讯器材,然后在上面摁了一下手指,就弹出了一个全息的操作界面,并给她迅速地点着某个名字拨了出去。

    嘟…嘟…嘟……

    然而,等了好一会,里面没有回答,就只出现一阵阵无信号的忙音,很显然,这个世界里并没有什么熊盾局,肯定不是她曾去过的那个地球!

    “非常好!看来,这个世界里并没有那个讨厌的黑炭头叔叔!”

    发现打不通,仪器也没有任何卫星或者其它信号之后,安妮才心满意足地将其收了起来。虽然,她自己有着熊盾局那个世界的具体坐标,但是,再次来到一个熟悉的地球世界,她仍旧强迫症发作,忍不住先确认一番,哪怕看着这个房间里的那个小台历上明明白白写着的是1989年也不例外!

    (……)

    (● ̄(?) ̄●)

    (提伯斯不想说话,就任由它家的小主子在瞎折腾,反正这个世界里,或者说是现在这里,它并没有感知到任何的危险什么的。)

    “哎……地球的平行世界好多啊,小熊你看看,这都碰到第几个了的?”

    在刚才,她离开了圣休亚瑞大陆的那个世界之后,并没有选择直接回家什么的,而是就在那个世界壁垒之外的混沌虚空里设置了她对庇护所世界的绝对权限,并设置了拒绝任何外来者,或者是星界法师等等奇奇怪怪的东西进入她的那个世界的任何可能性之后,才继续她将要漫游世界的旅途。

    反正,安妮就只知道,有萝格营地的那个世界从今往后就是她的私有物了,谁都抢不走!

    再然后,她就再次开始在无数个位面的世界里挑挑拣拣,准备选一个好玩的去探探险之类的,可最终,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是隐隐约约从某个世界里,听到有传出来某种小声的啜泣声?

    声音什么的,竟然能够穿透世界的壁垒并被她给听到,这种事情就很神奇了!

    于是啊,在疑惑惊诧以及感觉到似乎是某冥冥中的种缘分之下,安妮想了想,很快就毅然决定:循着声源,来到这个能够意外地被她听到的这个位面世界这里!而这个世界,并没有限制她的进入,反正,她很轻易地就进来了,也不用投影什么的,直接就是本体进来的。

    紧接着,降临到这里,并发现声音其实只不过是某个在做噩梦的小女孩发出的之后,她就并没有立即离开这个小房间,也没有去吵醒对方,只是那么坐到了对方的小床边上,并开始四下打量这个风格怪异的房间里的装饰。

    至于为什么这个小女孩的声音能够穿透世界的壁垒,安妮想了一会也弄不清楚之后,就并没有继续深究。反正,在那无限的晶壁世界以及更多的次元位面里,奇奇怪怪的事情就多了去了,她也没有办法去知道所有的事情。

    而现在,安妮之所以没有直接离开,是因为她是听到了这个小女孩的哭声,才在好奇之下来到了这个世界的,所以,于情于理,在她离开这里去外边玩耍之前,重要先帮助对方解决一点小麻烦或者实现一个小愿望什么的作为回报。反正对她来说,无论对方想要什么,无所不能的安妮女王大人就总是可以满足对方的。

    当然了,她不是被从神灯里召唤出来的阿拉丁灯神,不会去视线任何愿望,更不会勉强自己去成全别人,所以啊,愿望什么的,绝对不能太过分,否则,她直接转头就走,都不带犹豫的!

    在很短的时间里弄明白了这个世界并想了一些事情之后,现在安妮所要做的,就只是需要稍稍耐心地等待床上的这个正在做噩梦的小家伙醒来,反正啊,瞧对方现在的样子,距离被噩梦吓醒也肯定不会太久了的,对此,她有点小小的期待?

    ……

    冬木市。

    现在这里还是白天,外面的夕阳的阳光才刚开始渐渐西斜,可是,今天刚刚才过了五岁生日的间桐樱,或者应该说是远坂樱?此时却正蜷缩在她的这个新房间里的小床上睡觉,并正皱着眉头昏睡着。

    在照射到窗帘后并影透下来的那些夕阳余晖之下,她那又瘦小又单薄的身体,正紧紧地裹着单薄的被子,就那么像一只受伤的小猫一般,颤抖着蜷缩在紧靠着墙角的床沿另一边边上……在睡梦中,止不住的泪水已经不自觉地沾湿了她的睫毛、她的脸颊……而此时,她还浑身颤抖着,咬紧着牙关,时不时还说两句胡话,整个身体几乎都死死地挤成了一小团,让人看起来觉得可怜兮兮的……

    其实,这个房间在今天之前并不是她的,而这里原本并不是她的家。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她的父亲母亲们非要在今天,在她准备高高兴兴过生日的时候,就匆匆地把她给送到了这里来?因为,她能感觉到,这栋阴森森的大房子里,还有这里边的人,看起来都很凶,还非常地可怕!

    她很怕他们,怕这里的一切!

    在早上刚刚被送来这里的时候,她其实就很想哭了的,但是又不太敢?

    她真的是不想呆在这里,她就只想回家,她想找她的妈妈葵,她也有点想自己的姐姐……

    在今天之前,她自己的作息时间一向都是很规律的,不应该在这个时间里睡懒觉……可是,那个叫做脏砚的可怕新爷爷,却强行要求她就必须在这个下午睡觉!

    而且,还命令她一定要调整好状态,还要养足精神?

    虽然,樱感觉到很不解,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知道,但是,她还是按照对方的要求那么去做了……

    在这个新的环境里,她为了保护自己,就只能下意识地去遵从对方的话,半点违逆的意思都不敢有。

    因为在晚上,她的那个新的间桐脏砚爷爷说:要对她进行身体上的魔法回路改造?

    樱并不知道什么是魔法回路改造,但是现在周围全是自己不熟悉的人,不熟悉的环境,而且那些人一个个都还很可怕……在没办法之下,她只能乖巧地去听他们的话,并老老实实地躺到了床上,准备按对方的要求,养足精神,为晚上的奇怪仪式做准备?

    为什么一定要做改造的仪式,她不懂,也不敢多想……

    她就只是听到他们说过,那个仪式,好像还需要天天去做?只是,她不知道,到底会不会很疼?所以,早些时候,她在在床上胡思乱想眯着眼着的她,就那么在窗帘的遮盖下,在这个略显昏暗的新房间里,迷迷糊糊地进入了睡眠之中。

    再然后,她就理所当然地开始做噩梦了……

    她做了一个很可怕很可怕的噩梦!她梦到:自己的身上,似乎将会发生一些很可怕很恐怖的事情……她还梦到……她被怪物吞噬、折磨、而且浑身都痛……

    是那种抽筋剔骨、撕心裂肺般地痛楚……

    就如同,有无数只虫子在一口又一口地啃噬着她自己的身体一般?

    要知道,樱自己……可是最怕痛的了!而且,她还最怕最怕那些恶心的虫子,连一只都怕,那就更别提,那将会是一大群的!

    所以,在梦中,她就开始嚎叫着、痛哭着、啜泣着、不停地喊着自己的爸爸妈妈们的名字,也喊着自己姐姐的名字,想要祈求他们来帮帮自己。

    可是……

    樱也不知道为什么,无论她怎么去哭喊、怎么去哀求、他们……竟然都不理会自己,反而是冷漠地转头,一起越走越远,越走越远,直到她再也看不见为止……

    樱隐隐知道,他们,就一定是不要自己了……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她明明就没有犯错,平时也很乖巧很听话,他们为什么就不要自己了呢?

    于是,在最后,在那个无比真实的噩梦之中,樱就只能跪坐在地上,看着爸爸妈妈和姐姐们消失的方向徒劳地大声哀泣着,并仍由那些疯狂的怪物和虫群,那些漫天遍野的恐怖存在,慢慢地将她那弱小而又无助的身体给慢慢吞噬……

    “呀啊!!!”

    这时,噩梦到达了最可怕阶段的樱,突然就尖叫一声,猛地就睁开双眼并惊呼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同时还一下子抱紧了身上的被子,如同一只受惊的小猫一般,用最快的速度直接缩到墙角里,还睁大着没有焦距的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泪水,仍旧在不经意间从她的眼眶里流着出来,很快就迷蒙了她的双眼……

    梦境和现实的重叠,让她一时间有点分不清这里究竟是她自己原本的家,还是今天那个新的‘家’?而且,她此时的身体还都湿哒哒的,全身上下全都是做噩梦时被吓出的汗水……而哪怕噩梦已经醒来,那些吓出来的冷汗,仍旧不断地从她那细腻的毛孔里冒出来,甚至还沾湿了她的那头黑色的漂亮齐耳短发。

    虽然,樱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自己会无缘无故做那种被虫子啃噬的可怕噩梦……但是,在此刻,她感到很孤独,也很害怕!

    如果是在往常的话,在自己家里的时候,每当自己做完噩梦之后,就总会有姐姐或者妈妈跑进来安慰自己,或者给个拥抱什么的……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她好像,没有妈妈了,也没有姐姐……

    她现在感觉到这个世界,似乎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随着心情的慢慢平复,樱开始慢慢想起了今天的一些事情,现在,在这里,在这个新的‘家’里,所有的人都是那些看起来冷冰冰的家伙……从刚刚被送到这里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关怀,没有笑容,更没有人会这个时候跑来安慰她,这里什么也没有……

    樱知道,和噩梦里一样的事情是:她的爸爸妈妈和姐姐他们,真的是已经不要她了。

    她不明白,他们……好端端的,为什么非要将她送来这里,还要改自己的名字叫间桐樱,还要自己管那些陌生的怪人叫爷爷和哥哥?她明明就不认识那些怪人!

    她现在感到很怕、很无助……她真的不想呆在这个怪地方……

    “……”

    于是,抱着膝盖坐在床上蜷缩了好一会,直到自己的泪水渐渐停了下来之后,樱双眼的焦距渐渐凝聚出来,这时她才终于决定:还是不要睡了,先起床换身衣服,要不然,浑身都湿透着,感觉会很难受。

    “呀~!!!”

    刚刚抹了抹眼睛上的泪水并抬头转身,打算下床找到自己的那双小棉拖鞋的樱,突然发现:自己的床沿边,竟然坐着一个人?!

    然后,她就下意识地大声尖叫了一嗓子,并又以更快的速度重新抱着被子缩了回去!

    在陌生的环境里刚刚做了一个噩梦,然后一醒来,竟然就在这个昏暗的新房间里看到自己床沿边坐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这种恐怖的事情,真的是吓到樱了!

    “啊哈?!”

    发现自己的存在似乎是吓到了这个小女孩之后,安妮才伸出自己的手指比划着,就那么没心没肺地对着刚刚做噩梦醒来的对方扮了一个大大的鬼脸,吓得对方往里边又缩了一下后,才歪着头笑了起来。

    她就那么笑嘻嘻地坐在小女孩的床边,抱着自己的小熊,还侧着身体,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个刚刚才做了噩梦的陌生小女孩。

    至于说别人刚刚做噩梦吓醒,自己再扮鬼脸吓人家会不会有点不道德什么的,她才不会去在意呢!

    “……”

    努力地眨了眨眼,通过夕阳映射到窗帘上的余晖,樱才慢慢看清楚了这个正侧身坐在自己床沿边,还正歪着脑袋打量着自己的漂亮大姐姐:对方有着金色的头发,碧色的眼睛和很漂亮的小脸蛋,怀里还抱着一只……凶残狰狞的玩具熊?!

    樱不认识这个漂亮的小姐姐,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突然跑到自己的房间里看自己睡觉,所以,她就只能一变平复激荡的心绪,一边和对方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互相对视着。

    “嗨!你好啊,哭鼻子的小妹妹!”

    果然,安妮觉得,面对比自己小的家伙时就最好玩了!一开口就比对方的辈分什么的高了好一截,就不像她以前,碰到的大多数人都比她大比她高,害得她永远都只能扮演那个小女孩的角色?

    但是,现在不同了,这个小女孩,无论身高还是年龄,都肯定比她要小!所以,理所当然地,在称呼上,安妮就稳稳地压了对方一头。

    “……”

    小女孩樱并没有马上说话,仍旧只是有点意外地看着对方,连她都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个小姐姐?可是……她今天来到这里的时候,那些怪人们并没有给她说起过,这个房子这里还有这么个漂亮的小姐姐的啊?

    而看看对方的样子,好像还是个外国人?

    “你、你好啊……我叫樱,请问,你也是住在这里的吗?”

    终于,樱开始怯怯地说着话,并就那么坐在自己的床上,稍稍向着对方的方向挪着靠近了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一边试探,一边小心的靠近这个看起来应该不像坏人的小姐姐身边后,樱才眨巴眨巴着眼睛,仔细地打量起了对方。她现在终于确认,今天,在她被送来这栋房子里并开始认人的时候,这个小姐姐,就真的没有出现过!难道,对方和自己一样,也是今天才刚刚被送来这里的?

    “我叫安妮,安妮?哈斯塔!”

    “我才不是住在这里的,我本来想去别的世界玩的,可是,忽然听到你这个家伙的哭声之后,才决定跑来这里看看的。”

    没错,原本在无数个世界之中,安妮不一定会先选到来这个世界这里玩的。

    可那曾想,这个小家伙的做噩梦时的哭声,竟然莫名其妙地就被自己给感知到了,所以啊,在好奇之下,安妮这才到了这里。至于好奇心会不会害死喵之类的,她才不会去管!

    只不过……现在安妮已经看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小家伙,看起来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而已!至于魔力天赋什么的,也还勉勉强强,而力量什么的,那更是弱得可怜,基本上和一个普通的地球人小女孩没有什么大的差别!那么,问题来了,对方到底是怎么让她意外地听到那种声音的?

    反正,这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这个小家伙,在某些方面就一定很了不起。

    “啊?”

    “很抱歉……那个,我的哭声就真的有那么大吗?”

    抹了抹自己仍旧湿漉漉的脸蛋,樱就赶紧用手里的被子胡乱地往脸上抹着,似乎是希望将自己做梦时哭泣的证据给毁掉?

    樱根本就没有去想这个不是住在这里的小女孩究竟是怎么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来的,她就只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梦中哭得很大声的这件糟糕的事情上。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哭过,要不然,那个凶巴巴的脏砚老爷爷就一定会惩罚她的!

    “也不是很大啦……只不过,反正我确实是听到你那惨兮兮的哭声就对了!”

    撇撇嘴,安妮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因为,无论她怎么分析,也都不明白:一个小女孩梦中的哭泣声,到底是怎么样才穿透世界的壁垒并被自己给听到的?

    这个事情,很诡异,凭着她的学识,也是分析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

    “喂!小家伙,你现在有什么愿望吗?既然你能够把我召唤来这里,大方的安妮女王大人就可以满足你一个不太过分的愿望,你觉得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既然对方醒过来了,那安妮就准备出去吃喝玩乐了的,所以啊,现在临时客串一下阿拉丁灯神,在搞定了对方之后,她就要跑出去继续浪!

    在地球上吃喝玩乐什么的,简直不要太赞!反正,就一定会比萝格营地里好玩一万倍!

    特别是在吃的这一项上,地球这里,可是有很多很多美食的,一点都不会比四风谷半山集市的那些熊猫人们差多少!最多,就仅仅只是食材的品质上远远不如而已?

    但是吧,连咸鱼咸肉面包加豆子都吃了那么久的她,现在肯定不会太挑食的,再不济,她也可以吃自己空间口袋里的存货或者是用现实宝石给变出来?

    只不过,吃变出来的食物,虽然也很美味,但是味道毕竟太单一了,完全就不像手工烹饪时所具备给味蕾的那种味道细微的变化感!所以,安妮还是比较倾向于吃新鲜烹饪出来的东西,对于她这个吃货来说,这就是莫大的享受!

    “我没有召唤你啊……”

    樱感觉到有点莫名其妙,她刚刚,就真的只是在睡觉的时候做了个噩梦而已,可这个叫做安妮的小姐姐,怎么就说是被她召唤了出来呢?

    她又不是像她的爸爸远坂时臣那种魔术师,她是不会召唤的法术……不对,现在她的那个爸爸,好像已经不是她的爸爸了……他们说过的,以后,要她不要再去想他们了……

    可是……

    樱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想,想要吃妈妈做的甜点和晚饭,想要和自己的姐姐一起在庭院里玩耍,想要在睡觉的时候有妈妈在讲故事……她一点都不想呆在这里,可为什么,他们非要在自己生日的时候就把自己送到这里来呢?

    她明明,就在早上吹灭那五根生日蛋糕的蜡烛时有想过:以后一家人,要永远快快乐乐地在一起的……

    想到这里,樱就再次深深低下了头,紧紧地抓着身上的被子,眼中的泪水忍不住一滴滴地流淌下来,并很快就在那张棉布的被单上染出了一朵朵显眼的水渍。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能叫远坂樱了,而是叫那个间桐樱……

    可是,她不喜欢这样,不喜欢呆在这个石头大房子里,也更不喜欢改掉自己的名字……可是,那个脏砚老爷爷却给自己说,从今天开始,她就叫间桐樱了……她的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他们,就必须要当他们不存在?

    “怎么召唤到我的,你就不用管……!!”

    “哇!好端端的,你怎么又哭鼻子了?真不害臊,羞羞羞!”

    好端端地,看到对方又低头开始哭泣起来之后,安妮就就有点急了。

    她完全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劝慰一个正在伤心哭泣的小女孩!因为,她自己本身也就是一个小女孩而已,她自己也很想别人来哄自己开心什么的啊……反正,哄别人开心这种麻烦的事情,她真的是做不来的!

    “我给你说哦,我自己都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哭过了的,谁都别想欺负我,因为欺负我的都已经被我烧掉了!”

    (′?ω?)?(╯︵╰)

    “……”

    “哎呀!你好烦呐,别哭了!”

    嘤嘤怪什么的,最讨厌了!

    “快说你的愿望,你想要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的,哪怕你想要天上的月亮,我都能帮你把它给打下来!”

    没错,这可不是安妮在说笑!

    只要这个小家伙真的想要她将天上的那个名为月球的地球天然卫星,她就真的敢传送上去,然后挖个坑,埋上十个八个超级大伊万,再然后,月亮什么的,就真的可能被打下来了的!

    “我想回家……”

    好一会,当安妮有点不耐烦的时候,这个叫做樱的小女孩,才终于怯怯地将自己最最想要的东西给说了出来。

    “啊?就这么简单?”

    “那就太好办了!那这里应该不是你的家咯?说吧,你的家到底在哪里,我马上送你回去,保证‘嗖’地一下就到了,包快包好,不满意的话还可以退货的哦!”

    听到这个小女孩的愿望竟然是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安妮干脆就直接在对方的小床上蹭地站了起来,然后用力地拍着自己抱在胸前的小熊作着保证道。

    她刚刚还真的有点担心小女孩想要的是某些特别麻烦的事情,比如像那些要星星要月亮之类的,那样的话,虽然对安妮来说也不是太难,但她可就少不得要花费一番心思的,想想都觉得麻烦死了!

    “我已经没有家了……”

    没错,这就是樱伤心难过的原因。

    虽然她还小,但是,她通过今天的事情,也隐隐明白了一些什么……她的爸爸妈妈已经不要她了,还把她给送到了这里,还改名叫做间桐樱,那显然就是不要她了,没错的。

    “啊咧?!”

    “那个……你的家人都死逑了吗?”

    安妮皱眉,小心地凑到了对方的身边好奇地问道。

    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有点麻烦了……

    如果,对方的家人被火灾、被癌症、被车祸或者其它等等电视上常说的原因给弄死了的话,那她可能就真的需要费力去找回他们的灵魂,然后重新给复活过来?

    这样的话,那还不如去帮对方把月亮摘(炸)下来要更简单呢!

    “……”

    Σ(°△°|||)

    “他们没有死……”

    “只是……他们好像不要我了……他们在今天把我送到了这里,还让我不要再去想他们……”

    说到这里,小女孩刚刚抬起的头就又深深地低了下去,泪水又如同不要钱一般滑落下来。

    “好哇!”

    “原来你的那些家人竟然是买卖人口的人贩子?说,他们现在在哪里,我去烧死他们帮你出气!”

    虽然樱的声音越说越小声,但是,安妮还是清清楚楚地听全了,所以,她当场就差点跳了起来。

    拐卖小孩子的人贩子可是最可恶的了!还有,这个房子里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那话怎么说来着……

    对了,是: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没错,就是这样子的!人贩子和买小孩的都是坏人,都该烧掉、烧掉、统统烧掉!哪怕人贩子是小女孩的真父母也不行,必须要惩戒一番才行。在安妮将领的那个多灾多难的纽约那里,这种欺负小孩子的行为,可是要把牢底坐穿的!

    突然,安妮就觉得有点可惜,如果,这个地球是有熊盾局的那个地球就好了,那样的话,她就可以滥用职权,一个电话就能让特工们直接跑来这里把所有的事情都干得漂漂亮亮的!

    到时候,那些人贩子,该枪毙的枪毙,该抓去坐牢的就坐牢,有着权利的熊盾局,是绝对不会给那些坏人们提起上诉的丝毫机会的!

    “啊?千万不要!”

    听到这个叫做安妮的小姐姐竟然是这种反应,小女孩樱突然就有些吃惊,她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地生气,还扬言要烧掉自己的爸爸妈妈和姐姐?

    总之,那种事情肯定就是不行的,不管真假,樱是绝对不会那样去做的!

    “他们都把你卖了,难道你就不生气?!”

    挥舞着小拳头,安妮已经在想了,待会,到底要怎么去惩罚那些人贩子和买小孩的坏蛋?至于其它的事情,她才不想去管呢!只要是她认为是坏蛋的,那他们就是坏蛋,是也是,不是也是!

    反正,在她安妮女王大人这里,任何申辩都是没用的,她就是小心眼!

    “我真的不生他们的气……我只是难过……”

    没错,樱现在,只是在自怨自艾而已。

    她就只想知道,自己到底是犯了什么错,为什么爸妈还有姐姐她们不要自己了?如果自己真的做错了一点什么的话,他们为什么不跟自己说?

    樱相信,只要他们说出来的话,她就一定会改正的,一定!

    “真麻烦!”

    “那你再说说,除了回家之外,你还想要什么,我就勉勉强强再帮你一次好了!”

    既然对方都被自己的父母给卖了,那么,安妮觉得,单纯的送回去那肯定就是不行的,因为,说不定啊,对方还会再被卖一次,有可能还会再受到体罚之类的?

    虽然,安妮自己做事情经常就任着性子胡来,但是啊,这种很麻烦的事情,她真的是感觉到稍微有点难办。

    “我不知道……”

    樱哪里又有什么愿望?

    她最想的,其实就只是回家而已,她想每天都能和自己的妈妈葵,和自己的姐姐凛在一起玩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待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连一个认识的和说话的人都没有。

    但是她也知道,哪怕她现在跑回去,也肯定也会被爸爸他们给重新送回来的,那些让她难过的话,就一定不会是骗人的,他们真的已经不要她了。

    “……”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多多少少说一个呗!”

    得!这下次,安妮算是没辙了。

    好不容易,她打算当一次阿卡丁神灯的灯神的,那哪想到,帮助人实现愿望的魔神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看看,这个小女孩,对方嘴想要的东西,她真的有点给不了!

    或者,她可以一把火将这里的人给烧光,然后,用遗忘咒去修改对方父母的记忆,让他们重新接纳这个小女孩?但是,这种事情,明显有些违背了安妮的本心,她不太想随便用魔法去做这种事情。

    与其那样的话,还不如干脆也一把火烧了才好呢!

    “那个……”

    “安妮姐姐,咱们现在已经认识了……以后,你能做我的朋友吗?”

    等了好一会,当慢慢止住了啜泣声之后,樱才小心地抬起头,跟着跑来这里安慰自己并和自己说话的这个安妮小姐姐问道。

    以后自己可能真的回不去了,但是,如果有这么个小姐姐在有空的时候陪自己说说话或者玩耍的话,那应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吧?

    “哇!!”

    “我发现,你这个家伙好狡猾,就跟乔汉娜那个小狐狸一样,虽然表面看着傻,但其实就是狡猾狡猾的!”

    安妮被这个要求给吓了一大跳,差点就没踉跄着掉到床底下。

    要知道,安妮自己的朋友什么的,这种生物的待遇可是很高的!为朋友两肋插刀什么的,那种蠢事安妮自己肯定是做不到也不会去做!但是呢,她可以做到为了朋友去插敌人两刀放火给烧掉什么的?

    ?(??3?)?

    反正,能够被安妮当做朋友的话,那就真的是很划算的一件事情!

    想想暗黑世界吧,那些可怜兮兮的萝格们,在她的帮助下,都逆袭三魔神去了!等等……三魔神什么的,这种事情不能多想,要不然,她可是会生气的!

    “不行吗?”

    “果然……我一定是个坏女孩……”

    “爸爸妈妈和姐姐都不要我了……也没有人愿意和我做朋友……”

    听到对方的反应这么激烈,以为对方是不愿意做自己朋友的樱,就再次沮丧地默默低下了头,开始委屈地抽泣着。

    “啊咧?竟然又是这样!”

    “其实,朋友什么的,也不是不行啦……只是,我还是觉得你这个家伙太贪心了!果然,你能够召唤到我,就不是没有道理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一些什么,安妮就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个小家伙,虽然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又一直装着可怜,但是呢,安妮现在并不讨厌对方就是了。

    “贪心……为什么?”

    樱又抬起了头,用着迷糊的眼睛以及湿漉漉的睫毛看着对方,她不明白这个安妮小姐姐为什么会说自己贪心,她其实,就只是想要交一个谈得上话的新朋友而已。

    难道,和对方交朋友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吗?

    “算了,这些你还是不要管了!”

    “那从现在才是,我就大方地认下你这个朋友了!至于愿望什么的,还是有效的!本女王向来都是很注重承诺,说了要帮你完成一个不太过分的愿望就一定会帮你!”

    最终,安妮还是点点头,勉勉强强地认下了这个爱哭鼻子的新朋友。反正啊,她在这个世界可能也不会呆太久,到时候如果太麻烦的话,直接一偷溜也就是了,总之,肯不会被一直讹下去的!

    “真的!太好了!”

    听到对方愿意做自己的朋友,樱就赶紧往前两步,直接跪坐到了对方的身前。

    现在,她可以说是没有了父母家人,还被他们亲自给送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可如果,有一个谈得上话的小姐姐做自己的朋友的话,那以后,她就一定不会太孤独和寂寞的吧?

    “咦?不好,有人来了!”

    没等小女孩想说一点什么,安妮就眨眨眼,直接跳下床来一挥手,让一片银色的光芒笼罩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就竖着手指放在自己的嘴前,对着仍旧跪坐在床上的呆呆傻傻的樱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因为啊,安妮已经感知到有人走过来了,而并不想和这个房子里的坏人接触的她,就直接施展了法术,不想被他们那些坏蛋看到自己的存在。

    ……

    笃!笃!

    突然,在樱还想和这个安妮小姐姐说点什么的时候,房间的门外面传来了两声沉闷的敲门声。

    “咦?”

    看到那个安妮小姐姐的身上飘着地那个银色的光芒,樱就有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嘎啦……

    “樱?!”

    看到里面久久没有回应,也没有开门,外面的人干脆就直接扭动门把并推开了这个小房间的木门,然后,一个撑着拐杖的光脑袋怪老头就颤巍巍地走了进来,对方冰冷而锐利的眼睛,就一直待在小女孩樱的身上,丝毫没有注意一边正坐在一旁椅子上晃荡着双腿的安妮。

    “哼!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

    “赶紧起床,然后换身衣服准备去吃饭!你今天,改造身体魔法回路的第一场仪式,很快就要开始了!”

    进来的就正是撑着一根木拐杖的间桐脏砚,现在樱名义上的义祖父。

    他看到小女孩浑身湿漉漉的,而且似乎还大哭过一场的模样,就很不耐烦的冷着脸哼了一声,然后才就厉声交代着道。这个小家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从远坂家要来的上等素材,一定要好好地实验一番他的那些刻印虫才行。

    虽然,这个小女孩才不过第一天来他的这里,就这样贸然进行实验可能有点不太合适……但是,心下急迫的他,现在已经等不了了!再过不久,第四次圣杯战争就将进行,虽然,明年的这次争夺他不抱什么希望,可十一年之后的那一次,他就志在必得!

    而到时候获得胜利的希望,可能就在眼前这个小女孩的身上,所以,他必须要尽快改造对方才行,半刻都不能延缓!

    “你听明白了?!”

    看到小女孩仍旧呆呆傻傻,间桐脏砚就眯着眼大声训斥了一声。

    “啊?是!!”

    一个激灵,小女孩樱终于不再去看向安妮的方向,而是看着这个凶巴巴的,今天是第二次见面的脏砚爷爷点着头回应着。

    果然,她还是不太喜欢这里,这里无论是环境还是这些人,都太可怕了……

    “哼!动作请务必快一点!”

    说完,间桐脏砚就再次狠狠地打量了一下小女孩身上那种隐约的魔力回路之后,才满意地点点头,再次颤巍巍地转身走了出去。

    他相信,今晚,等他用刻印虫改造这个小女孩之后,在未来,对方就一定是自己手里的一枚好棋子!

    至于那些刻印虫和新的改造技术会不会对小女孩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他间桐脏砚才不会去管这些,反正,这个小女孩,只不过是他从远坂家讨要来的工具而已,哪怕弄坏了他也不心疼!

    ……

    “喂!樱,那个看起来很坏很坏的老家伙到底是谁,你认识他吗?!”

    从对方进来的那时候开始,安妮就很不喜欢对方!

    长得又丑,又是一个光头党,再加上刚刚那恶劣的言行什么的,果然,对方就完全符合了安妮对于坏人标准的大部分识别标识,要不是怕吓到这个小女孩樱的话,她早就一个火球丢过去了!

    对方只不过是有一点点的魔力而已,很了不起么?只要她愿意,或者这个小女孩樱同意的话,她分分钟就能消灭对方!

    “……”

    眨眨眼,还没有从刚刚那个间桐脏砚的恫吓中恢复过来的樱,听到安妮小姐姐的问话后,就显示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

    “认识就是点头,不认识就是摇头,你这样又摇头又点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被对方的行为弄得有点糊涂的安妮,气得直接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没好气地朝着小女孩瞪了一眼。

    “……”

    “我今天是早上被爸爸他送来这里的,现在也才见过间桐脏砚爷爷第二次……”

    没错,一个自己前后只见过两次的凶狠老爷爷,她和对方之间,就真的只是和见过的陌生人差不多那样而已。

    “哦……那就是说不熟咯!”

    点点头,安妮表示大概算是知道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对方,应该就是收养了小女孩樱的坏人,人贩子的帮凶之一!

    “对了,你家人为什么一定要送你来这里,你家很穷,养不起你吗?”

    刚刚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安妮就纠结了好一会,因为她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到底有什么人能够将自己的亲生女儿送给外人去欺负,那些人的脑子里,全是一坨粑粑吗?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安妮就不介意将他们都给统统烧掉,一个都不留!

    “我不知道……”

    樱低下了头,似乎不愿意说,而且,她又有种想要哭出来的感觉了……

    她们家有着大房子,大庭院,还有车有佣人,不可能养不起她的……而且,樱敢保证,她自己很好养的,每天吃的也不是很多,也没有要求整天买玩具什么的,更加不会无理取闹。

    “那个,安妮……”

    “刚刚,间桐脏砚老爷爷为什么刚才没有看到你?!”

    沉默了一会后,勉强振奋了一点精神挪到床边,开始穿鞋并站起来的樱,就突然有些好奇地问道。

    刚才,她明明一直都有看到这个安妮小姐姐坐在那张椅子上晃着腿,还一个劲地朝着间桐脏砚老爷爷比划着拳头,作着恶狠狠的样子,可是……间桐脏砚老爷爷却对她的行为没有丝毫的反应,甚至连看一眼都不看的?

    “我施展了隐身术的啊,就他那种三脚猫的魔力水平怎么可能看得到我?”

    说完,安妮不屑地撇了撇嘴。

    对方身上的那种魔力,以及那些她一眼就看出来了的扭曲了的异化魔法,怎么可能看得到并破解她这个正统的奥术大法师的法术?奥术的伟大之处,那些邪门歪道们是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

    “你难道已经是一个魔术师了?!”

    这下子,樱真的有点惊讶了。

    这个安妮小姐姐,对方的年龄,看起来也就比自己大了两三岁而已,可是,她为什么却可以那么熟练的施展那种隐身的法术,还让那个可怕的间桐脏砚老爷爷都发现不了?这事情,单是想想,就让她觉得很了不得呢!

    “魔术师?你是说……耍把戏的那种吗?”

    “不!我才不是什么劳什子的魔术师,我是一名奥术大法师!而且,还是超厉害的那一种!当然了,你认为我是魔法师也大概差不多对一点,但是,就绝对不会是什么劳什子的魔术师!”

    在安妮看来:魔术、魔法和奥术,这三个词,虽然两两之间只相差了一个字,但是其具体的含义可是想差得远了!至于到底差在哪里,她就不解释了,说起来的话,没有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再说了,这个小女孩也肯定是听不懂的、

    “你都已经学会了法术吗?”

    樱就再次惊讶地问了一句,病有点期盼地走到了安妮的身前,看着这个比她高了一个头的小姐姐。

    “咦?你竟然也知道法术?唔……看来,这个地球似乎不太一样啊…….”

    突然,安妮才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小女孩樱,对方似乎对法术什么的并不是很惊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世界就有点意思了呢!

    “安妮姐姐,你还没有说你到底会不会法术呢?”

    看到对方没有理会自己,樱就再次怯生生地小声问了一句。

    “你是不是蠢!我刚刚不是都已经用了隐身术的吗?”

    “……”

    樱感觉觉到很委屈,那种什么隐身术,她明明就看得到对方,一点都不华丽,她除了看到那些银色的光芒闪了一下之外,别的一点感觉也没有……

    “好吧,那你现在看好了!”

    没办法,看到对方又想哭鼻子,安妮就只好一伸手,在自己的手上抓出了一个碎裂之火的火球,然后控制其还变成了一只小小的火元素并在自己的手心跳舞着。

    果然,还是这种能够本体直接进来的世界比较好玩,实力不用受到任何的限制,她想干嘛就干嘛,想怎么用法术就怎么用去用,不用去氪金爆装备也可以为所欲为!

    这样就很好,装备什么的,就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去摆弄一点点,平时的时候,安妮的身上,除了提伯斯之外,别的魔法物品。那是基本上不会使用的,她就只喜欢用属于自己并可以被绝对掌控的力量!

    “哇噢!”

    “安妮姐姐,你你……你真的好厉害!!”

    看到对方不仅变出了一个火球,还能控制火球变成小火人在手心里跳舞,樱当场就惊呼一声。

    这样的画面,她可还是第一次看到的呢!

    “你好像也有学习魔法的条件呢,难道你还不会吗?”

    上下扫视了这个穿着睡裙的小女孩,安妮从对方的身上看到了不弱的魔法天赋,想这样的,应该也可以学习魔法了的。当然了,和她安妮女王大人的天赋,那还是差得太远了!

    “……”

    “爸爸没有教我,他一直都说我还小……”

    但其实,樱知道,她是没有资格学的……她的姐姐才有……

    因为,魔术师家族的魔术刻印一般只能传给一个继承者所继承,她们远坂家也不例外!所以,就只有她的姐姐凛才能够成为远坂家的继承人并学习那些魔法。

    “还小?你都有五岁了吧?!”

    “我告诉你,我在才两岁的时候就偷偷学会了不少的法术,然后跑到树化石林玩,连凶猛的暗影熊提伯斯都打不过我你!而当我五岁的时候,大部分法术我都已经学全了,那些简单的东西,我看一眼就能学会,阿莫林妈妈都夸我超聪明!”

    想起那个一边夸自己聪明,一边还狠狠地给自己布置各种作业以及抄录魔咒或者背那些厚厚的奥术基础的坏蛋,安妮就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就她所知道的,她的阿莫琳妈妈,在某些时候,可能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一种生物,没有之一!

    (严重抗议!小主人,您那时就是在耍诈!在那时候,真打起来的话,小的敢保证,一只手就能捏……呃……

    ——提伯斯刚想跳出来抗议,就被安妮抓着脑袋狠狠地摁在了小女孩樱的小床上,一时之间就只能趴在那里动弹不得。)

    “能那么早学习法术,真好啊……”

    听到这里,樱的神情更落寞了……她知道,她的那个远坂时臣爸爸一直不想教自己,甚至在偷偷教姐姐的时候都一直防着自己,还下严令,不准自己在特定的时候去他的那个书房。

    而现在,他把自己给丢给别人了,再也不用防着她了……

    “嘛!你不要担心,这些法术很简单的,改天有空,我教你!”

    “真的吗?”

    樱有些吃惊的抬起了头,法术那么厉害的东西,这个安妮小姐姐也愿意教?

    “当然!”

    安妮已经在想了,对方自身就有魔力,天赋还很不错,那就很简单了的!

    要知道,她可是搜刮了很多来自于艾泽拉斯世界和霍格沃茨的魔法书的,当然,还有一些是来自于阿达尔中土世界、萝格营地以及黑炭头叔叔世界的那个地球的法术等等……反正,教会这个小女孩魔法就肯定没有问题的,随随便便篆刻到一本空着的法术书上,然后丢给对方就可以了。

    安妮自己最多就是教教对方怎么去搓火球,其它的,真的不能再多了!剩下的对方必须自己去自学,就和她安妮女王大人一样,学会所有该学的!反正,不会自学的孩子都不是好孩子,学不好知识,就注定是没出息的!

    “谢谢你……安妮姐姐……”

    不知道为什么,樱突然又有点想哭的冲动……但是,这次不是难过的想哭,而是高兴的!

    “别别跟我客气!走起,刚刚那个坏老头不是让你去吃饭吗?快点,我也跟你一起去看看!”

    “你可能不知道,上个世界,可是把我给饿惨了!”

    一想起在萝格营地里的那些豪华套餐:咸鱼+咸肉+面包+花样煮豆子……安妮就一肚子的怨念!那些东西,她这辈子都是不想在看到了的!

    “上个世界?”

    “哈!这种小事你不要介意!快点换衣服,小家伙,你怎么可以比我还懒?一觉睡到黄昏?你看看,太阳都不是嗮屁股了,而是都落山了!”

    “我没有……”

    “你就有!”

    “不是那样的……”

    ——————

    (注意:樱在没有被改造前,和她的姐姐头发颜色一样,都是黑色。因为,黑头发的远坂葵和黑头发的远坂时臣不可能生出蓝发蓝瞳的小女孩!除非,他家隔壁也有个蓝发蓝瞳的老王?!)

    更多精彩,请关注正版阅读….

    .

    .

    .

    (づ ̄3 ̄)づ╭?~求月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