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513章 重回选王之日
    第四届圣杯战争在这第一天的魔法象棋比赛并没有太多的意外,第一个弃子投降认输的,理所当然就是那个不受人待见、且对象棋毫无任何研究的雨生龙之介!

    他在对方第一次将军的时候,哪怕其实局面还能继续坚持下去且并没有完全失败的时候,就直接抓起他的‘青须’老爹手办匆匆离席,并以胜利积分为0的惨淡成绩输给凑数的远坂凛丢掉了第一天的比赛。

    因为,龙之介发现他那个召唤出来的老爹如同丢了魂一般,完全就不把心思放在圣杯战争的比赛上面之后,他自己也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心思。毕竟,龙之介的爱好是杀人放火以及举行那些艺术一般的献祭活动,并以折磨人为乐趣,至于圣杯什么的,要不是青须老爹有着执念并要求他的话,他自己绝对不会来这里被人围观!

    他雨生龙之介向来行事都很低调,从不喜欢出风头,也更不喜欢凑到人群里,要不然他哪里能够在冬木市犯下了凶残的连环杀人案之后,还能继续逍遥法外直到现在?

    随后,当比赛结束,当他发现他的那个对手小女孩远坂凛似乎并不想理会他之后,他就只好讪讪地独自一人率先离开了比赛场地的这里,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紧接着,是和露维亚对阵的韦伯第二个败下阵来……显然,无论是他韦伯还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对于下棋什么的,虽然也不是不会,但是对于能够作弊的对手来说,他们显然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最后只能灰溜溜地第二个退场。

    自己两人竟会败给一个七岁小女孩的这个残酷事实,让战无不胜的伊斯坎达尔和韦伯都没有脸再呆在这里,所以在宣布以积分0:3的成绩败给那个叫做露维亚的艾德费尔特家小女孩后,他也很快就没了踪影。

    毕竟,这里可是有他韦伯的那个讲师肯尼斯在场的,他才不会继续待在这里去遭受那个几乎从不给自己好脸色的冷面家伙的白眼……所以在失败之后,他就忙不迭地开溜了。

    第三组结束比赛的,是远坂樱和间桐雁夜的这一组!

    就如同之前樱和美杜莎问过那只红方大帅时对方所说的:‘十步之内,取敌将首级’,随后果然,在双方你来我往地冥思苦想争斗了半个多小时后,在红方甚至用兑子的方法牺牲掉自己的从者被对方先拿一分后,进终于在对面的间桐雁夜和金闪闪吉尔伽美什的惊愕之中,一招‘马后炮’的绝杀局以3:1的积分拿下了对方!

    而第四组的比赛就有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了……

    当然,这里的所有人指的是知道作弊方法的安妮以及其她的小家伙们!让她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伊莉雅竟然在知道作弊方法的情况下,仍旧以0:2的结果输给了那位稳如泰山一般的肯尼斯!

    ……

    在午饭过后,伊莉雅气势汹汹地在门口堵住了某个吃的心满意足,正准备外出散步消食的小姐姐。

    “站住,你先别走!”

    ヽ(`⌒′)?

    “安妮姐姐,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为什么我全部按照那个棋子的指令去下了,可最后我却还是输了?!”

    对于这点,伊莉雅表示就完全不能接受!

    要知道,她们四个人当时都是心领神会地一起作弊了的,哪怕是有点倒霉的樱都获得了三分,就偏偏是她伊莉雅以0积分的结局惨淡收场,这个结果,她怎么可能会接受?

    “这个是没办法的!”

    “人家是魔术协会的教授,那个棋子的智慧本来就是有限度的,被人家下赢了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个事情真的不能怪安妮,毕竟那种简单的棋子,不可能会有太高等的智慧的!等到过上十几年,等到地球这里出现那种电脑的时候,她们就会明白了,哪怕是运行速度奇快的程序,也不可能百分百下得赢人类的!

    那个棋子,本来就只相当于一个专业地棋手那种水平的智慧而已,被人家一个教授给打败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反正,安妮是不会对此做任何解释的,她自己已经尽力给这些家伙们提供便利了,人家自己靠本事赢的,除了认栽之外,真的不能去苛求太多。

    “别胡闹了,伊莉雅!”

    “输了就输了吧,不是还有六次机会吗?改天努力一点,争取把分数赢回来不就行了?”

    还没有等伊莉雅想继续纠缠下去,坐在餐桌旁仍旧和远坂葵小声聊着什么的爱丽丝菲尔就有点不满地朝着自己的女儿斥责了一声。作弊的情况下都输了,那怎么能去怪别人呢?

    当时人家那颗棋子好歹也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才勉强战败的,这已经很了不起了的……总之,就爱丽丝菲尔所知道的,如果换成她的女儿伊莉雅亲自上场的话,恐怕不到十分钟就得败下阵来,一定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我才不要!”

    小伊莉雅觉得,自己努力什么的,哪里有自己去笼络收买裁判并要求开小灶或者给予便利黑哨什么的要来得见效更快?

    反正,跟着这个安妮小姐姐以及其她的小伙伴们疯玩了十几天之后,她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为了达到目的,如果有更加简单的办法,那就绝对不会去选更难的!

    “啊!她人呢?!”

    被自己的爱丽丝菲尔妈妈叱喝了一句之后,伊莉雅再转头想要用自己的失败去争取某些利益的时候,就愕然发现,她们的某个小姐姐就已经不见了身影,不知道闪现或者传送到什么地方去了。

    “伊莉雅,快点过来吃饭!”

    “我知道啦……”

    ——————

    刚刚才摆脱了某个小家伙纠缠的安妮,才刚刚闪现出来,就发现了远处那个正站在一个小池塘边的蓝裙子身影,哪怕仅仅是背影,安妮也从对方头上的那根呆毛以及那身别致的战裙上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喂,呆毛大姐姐,你一个人呆在这里是想做什么?”

    “难不成……因为你们输了,所以你现在有点想不开,饭都不去吃,想来要跳河吗?”

    安妮有些惊讶地看了看这个与其说是湖泊还不如说是小池塘的水面看了看之后,就摇了摇头道:

    “我给你说,这里的水不深,肯定是淹不死你的!”

    安妮不认为这个想不开的家伙跳河会是一个好主意,与其这样,那还不如直接用那柄圣剑抹脖子要来的干脆利落呢!

    “……”

    “我是亚瑟王,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不是什么呆毛王!而且我现在来这里,并不是想跳河!”

    她其实,就只是看着这个小湖想起了一些事情而愣愣发呆而已,才不是对方说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想要跳河!再说了,她可是受到过湖中妖精祝福,可以在水面上行走,所以理论上,她是绝对不会被淹死的,哪怕真的想不开,也不会选择跳水的方式!

    再就是,Saber有点不太喜欢这个小女孩,除了对方经常招惹自己生气之外,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能从对方的身上感觉一种隐隐的威胁感……那并不是因为对方实力的强大,而是……如同自己是一只小鸡,然后看到了天敌老鹰一般?

    这种感觉很诡异,很不好……所以,在平时,她都是尽量躲着对方,或者干脆就尽量不去和对方独处。

    “好的,呆毛王阿尔托莉雅!”

    ヽ(^ω^)?

    “……”

    张了张嘴,最终Saber还是决定,不和这个小家伙一般见识,对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反正自己也奈何不得对方。反正,呆毛王什么的,她是肯定不会承认的,她头上的那根‘呆毛’其实是王的威严和荣誉的象征,才不是什么呆毛!

    “对了,大家现在都在吃饭,好东西都快被吃光了,可你这个特能吃的大胃口不去吃饭却躲在这里,到底是想做什么?!”

    “你这是在看风景呢……还是在想家?”

    “不过我跟你说啊,你的国家什么的,都灭亡了一千多年了,连你都死了一千多年了,你再怎么想也是没有任何用的!”

    小安妮好奇地凑到了对方的跟前,近距离看着对方那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脸蛋,很显然,连她自己都看得出来,对方的心情现在似乎并不太好?

    “……”

    听到小女孩的话,Saber的表情和眼中的神色就变得更加暗淡了一点……没错,这个古怪的小女孩确实是说到了她的心窝子上,但是……她不会放弃的,绝不会!

    所以很快,她的表情就再次变得坚毅了起来,眼底的光芒也重新变得坚定且充满着希望。

    “你可真没趣,说说看又不会死!”

    “我跟你说,你可能还不知道吧?那个圣女贞德,她连当时自己怎么被抓到并被烧死的事情都已经告诉我了的!”

    没错,某个圣女由于磨不过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就终于在某天晚上,重温了某个最最恐惧的回忆,并将所有的事情都一点一点地说了出来,算是彻底地满足了小安妮的好奇心。

    这就正如她所说的,说出来又不会死,总是藏在心里,那只不过是在逃避而已,那是不对的!

    “……”

    “我想要回去,重回选王之日……”

    没错!Saber刚刚在想的,就是这个事情!

    她之前,确实是有点因为今天的失利而出来散心,因为她发现,在新的圣杯战争规则下,她的能力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在棋盘上那种斗智时的无力感,让她感到非常地憋屈,也对最终能够获得胜利产生了那么一点点的怀疑……

    再加上,她自己也知道,身边的这个小女孩,显然会更加倾向于让远坂家的那个小女孩获得圣杯,而不是伊莉雅……因此,她在心情郁郁之下,就来到了这里,看着这个山涧里的小湖泊,想起了那个当时从湖之妖精手里得到的圣剑时的情况……在那时,那个湖泊,似乎和眼前的有点点相像?

    “好吧,我明白了!你其实是想吃后悔药,但是,可你已经死了的!”

    眨眨眼,安妮很快就明白了对方说的‘回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至于‘选王之日’什么的,大概就是重新开始的意思?

    “我没有死……”

    Saber又陷入了回忆之中,她还记得,在她继承王位之前,便已从那个梅林的口中知晓不列颠的命运……可最终,她仍旧放弃了作为女孩的幸福而成为了一个如同男性一般的王!

    她将自己内心属于女孩的柔软冰封起来,并杜绝了一切人的正常感情,她疯狂地上阵杀敌,并还为了王国的生存而堆积起了无数剑下异族冤魂……而这一切,就统统都是为了让自己的王国可以尽可能的得到延续……然而很可惜的是,当她的一切努力与付出全部付诸东流,而不列颠也在内战和外敌的入侵中惨烈地灭亡,人民死伤殆尽的悲惨事实摆在她面前时,她根本就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所以,将死之际,她与‘世界’阿赖耶定下了契约,即使要付出永堕轮回的代价,也希望得到圣杯并许下愿望——重回选王之日!她Saber,阿尔托莉雅就坚信,只要能从来,她就一定能改变一切!

    “你别想骗我,你没死的话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在的这个英灵?”

    对于这个问题,安妮很肯定,只有死人和灵魂才会变成英灵!反正,在这个主世界,在这个位面里的亚瑟王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就已经死了一千多年了,这点,谁都不能质疑。

    “……”

    “那场大战过后,我在剑栏之丘……在弥留之际听到了英灵之座的召唤,于是,我同意了……”

    Saber缓缓地说着自己当初的事情,她决定,她没有死,她只是遵从世界的召唤,来到这个世界身为英灵战斗,获得圣杯并许愿回到那一刻,回到选王之日,然后将一切悲剧给改写!

    而这,就是她参与圣杯战争并接受召唤的原因。

    “那你就是死了!”

    “……”

    “我想,你参加圣杯战争想要圣杯,就肯定是想过要凭着它回去的吧?”

    安妮有些无聊地抬腿一脚踢飞了一块小石头,将其直接踢到远处的水面上,还打漂了好几朵的水花。

    “是的,我要回去……”

    Saber并没有想去否认这个事情,大方地顺着小女孩的话点头承认。

    “你还回去干嘛,好好地活在这里不行吗?”

    “而且,失败了就想吃后悔药什么的,就全是无赖加耍流氓,我给你说,那个圣杯肯定是满足不了你的这种愿望的!”

    倒退或者循环时间什么的,如果是在短期内,安妮自己也可以做到,但是,让时间逆转,直接让一条时间线回到某一点,这种大工程,恐怕是世界意识都不愿意去做的吧?

    毕竟,那很可能就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和一系列的事情,那很不好!

    “我须回去,我要保护我的人民,他们需要我……”

    她的王国不应该就那样灭亡,不列颠的人民也不应该承受那种悲惨的命运,所以,她必须回去!而且,她相信阿赖耶有办法能够让她回去,契约是不会骗人的!还有就是,直到现在,她仍旧隐隐感觉到,她的时间,就仍然停留在‘那一刻’!

    “没有谁会需要谁,那只是你一厢情愿而已!”

    这个事情,安妮觉得她自己最有发言权了!

    都看看,她玩了那么多个世界,还留下了那么多的烂摊子,可结果,没了她,她的那些个王国或者联邦什么的,还不是好端端的?恐怕,那些家伙们,私底下就巴不得她自己找点滚蛋的吧?

    哼哼……

    所以,就真的是没有谁会一定需要谁,哪怕真的少了某个人,也很快就会习惯的。

    “……”

    Saber没有说话,就只是愣愣地看着湖中心刚刚被小女孩踢出的石头激起的涟漪发着呆。

    “管好自己,让自己快乐不就可以了吗?一个国家那么多的人,你是管不过来的!”

    反正,没心没肺的安妮,就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好好管理一个国家什么的,无论是加勒比海世界的那些女巫,另一个地球的熊盾局,艾泽拉斯世界的火焰王国和火焰联盟,又或者是克普鲁星区的英雄联邦等等,她都是很少管事的,甚至还会碍事?

    可结果呢,人家还不是好好地,根本就不需要她去操心!最多,就是出什么乱子的时候,她在的话,就稍微出手帮点忙?

    “你不懂……”

    自己为之努力十多年的抱负和期望,她是肯定不会被小女孩三言两语就说动的,所以,Saber仍旧紧紧地握着拳头,看着湖面。

    “我不懂!?”

    “有趣!我给你说,我的国家可比你的大多了,人也肯定比你的多无数倍,还当过好几个女王盟主和元首什么的,我怎么可能会不懂?”

    虽然当女王和元首什么的时间都不太长,可是对于怎么当好一群人的头头,安妮还是很有自己的一套办法的!

    “啊?”

    “你真的是一名女王?”

    Saber有些不太愿意相信地转头看着比自己矮了两个头的小女孩,虽然对方时常将‘安妮女王大人’的口号挂在嘴里,但是,她仍旧有些不太愿意相信!至于对方曾召唤出的那些在电视中重播的怪物,她更加愿意相信那只不过是对方召唤出的魔怪而已。

    对方才多少岁啊……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又这种小女孩女王的,至少,在她阿尔托莉雅的印象中是没有的。

    “当然!我是火焰王国的女王,英雄联邦的最高元首!我能管理和指挥的星球和人口,说出来能吓死你!”

    安妮自豪地抬起了自己的小拳头,并得意地扬了扬。

    她安妮女王大人要实力有实力,要势力有势力,谁敢让她不快活,她分分钟就能让对方永远也都快活不起来!

    “……”

    “安妮?”

    想了想,Saber没怎么把对方的话太放在心上,只是试探着问了一声。

    “嗯,怎么了?”

    “我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管理国家的?”

    鉴于自己被部下的骑士、信任的‘女儿’叛乱以及挚友说自己不懂人心,她就像看看这个口口声声也说对方自己是一名女王的小女孩,对方到底是怎么去做的?

    “我也没怎么管的啊……”

    咬着小指头,安妮开始回忆起来……

    无论是在艾泽拉斯、加勒比海域、还是克普鲁星区,好像她都是收拾服帖奴役了一些家伙,然后,就让他们自己去瞎捣鼓的?而她自己做的,除了玩耍之外,就只有武力威慑了吧?

    “我就只是让那些听我话的家伙们去管事情,然后我只管去玩耍!”

    没错了,安妮确实就是这么去管理的,她一般只抓住了一个国家最最上层的头头脑脑们,然后他们自然就会替自己办事,再然后,她就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女王,成为了最高元首?

    “呵……”

    “你这样做是不行的,这样虽然一开始没事,当很快就会乱起来的……”

    “而且,人心是很复杂的东西。”

    事实上,人心的复杂,那是远超了Saber的想象,她现在,除了时常想起首席骑士兰斯洛特的话,以及对于那些背叛她的家伙们感到愤怒和不解之外,更多的,就只不过是深深的无奈而已……

    她已经明白,管理一个国家,远远比她之前做的那样更难!而如果,有机会从来的话,她发誓,她一定要做得更好!

    “不要紧的!”

    “那些不听话的,或者那些敢乱来和捣乱的家伙们,直接烧掉就可以了!”

    安妮从来不怕别人反对她,因为啊,反对她的家伙,都已经被她给烧掉了!事实上,大多数时候,就压根不需要她去动手,那些手下的狗腿子们,就给替她摆平一切的!

    “你怎么可以这样?!”

    o(?Д?)っ!

    “为什么不可以?”

    ( ̄へ ̄)

    “那样做很不对!”

    (?Д?*)?

    “这很对!”

    ( ̄▽ ̄)~*

    “你那样去做的话,国家很快会全乱套的!”

    “可是我的国家从来没乱过!”

    “那是不可能的!”

    “可事实就是这样!”

    “……”

    Saber突然就不说话了,她觉得,和一个小女孩争执这些,就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

    “那我问你,你既然觉得你自己做得对,还做得那么好,那你的国家的结局,是什么样子的?”

    事实胜于一切,既然对方敢说她安妮女王大人做的不对,那就比比看好了。

    “被叛徒……”

    才说了两个词,Saber就没有敢说下去。

    “你看!你做的对,可你的国家没了!而我做的不对,可我的王国和联邦还好端端的!我告诉你,只要我有需要的话,哪怕让他们马上给我征服这个世界也是一句话的事情!”

    一说起这个事情,安妮就丝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得意感。她自己有一大群各种各样的狗腿子帮手,如果自己哪一天游玩世界的时候,真的碰到厉害的存在自己一个人打不过的话,那她随时就可以拉来一大票的援军,堆都把敌人给堆死了!

    “……”

    “安妮,你的为王之道是什么?”

    也许是被对方的话给噎住,也许是在沉思,反正过了好一会,Saber才再次转头问了对方这么一句。

    “为王之道?没有!”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安妮自己从来都不会浪费时间和脑子去想这种麻烦的事情。

    “就没有一点心得吗?”

    “反正就是这样,我觉得谁有用就用谁!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对了!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ˇ?ˇ?)

    “那样的话,忠诚无法保证……”

    Saber摇了摇头,果然,她还是觉得,对这个小女孩不能报太大的期望。

    “忠诚度什么的,那种东西能吃吗?”

    “我才不要他们的忠诚咧,和我不好的,我都是直接用魔法去控制他们!”

    没错,安妮女王陛下就是这么的任性!对付那些坏家伙,如果觉得对方有用,那就控制住,如果觉得没用,那就烧掉就可以了!至于他们到底会怎么想,那又关她什么事?

    只要那些家伙们无条件听话就可以了,至于在背后怎么谩骂,怎么编排她,她都是不会介意的!当然了,前提是不能让伟大的安妮女王大人给听到,要不然,他们就死定了!

    (???)

    “……”

    “你这是暴君!”

    “也许咯,但我才不会去管这个!”

    “安妮,这很不好……”

    “很好啊,我去过的世界,那些接的家伙们大部分都是拥护我的!有时候离开,还哭着求着不让我走呢!”

    就比如,那群眼圈都哭黑了的熊喵人们?

    “……”

    “啊哈!你该不会是想让所有人都觉得你是一个好国王吧?”

    “难道不是?”

    “哈哈哈,你叫呆毛王果然是有道理的!”

    “……”

    “那你是怎么做的?”

    “我从来不管这些,跳出来的坏蛋什么的,刚刚不是说了吗,直接烧掉就可以了!”

    “以暴制暴是暴君所为!”

    “那些坏家伙要杀你,你还跟他们好好说话?你就是个傻子!”

    “……”

    “那是我的理想!”

    “所以你死了,而我还活得好好的!”

    “……”

    “这样吧,咱们做个小小试验好了,我和你一起回到你的过去,回到你所谓的那个‘选王之日’!然后,你按照我说的去做,看看结局到底会是怎么一个样子?”

    说完,安妮掏出了一大把的时间宝石。

    原本,她不打算在这个有着世界意识的世界里乱来的,但是,回到某一条时间线的过去,想来,那个什么阿莱耶的,就肯定不会介意的吧?

    “你能让我回去?”

    Saber惊讶了,这个事情,不是只有圣杯才能做到吗?

    “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我是谁?”

    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原本安妮是不想去做的,但是现在啊,做做也无妨!反正这个世界又不是她家的,玩坏了就拉倒,她一点都不会心疼!

    到时候,她排排屁股走人,让别人哭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