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553章 斩舰狂魔大盖伦
    银河系的尽头,在河系之外,这是一片漆黑而寂静的无垠宇宙,除了真空和黑暗,这里什么都没有,似乎连同银河系中的光线都已经放弃了这里,不愿意照射到如此遥远的地方?

    然而,在这片原本一片虚无,看不到任何光亮和物体的漆黑宇宙里,突然,不知什么时候就亮起了无数点的暗黄色、蓝色以及红色的光芒……它们一闪一闪地,先是只有一片亮点亮起,然后很快就传染到了一大片的区域,越亮就越多,范围也越来越大!

    很快,这些亮点就在银河系之外的漆黑深空里形成了一大片如同附着在银河系之外的一片星区一般……它们的数量是如此之多,就如同无数颗星辰在散发着不同的光芒,直接就照亮了这一片原本漆黑且空无一物的深空宇宙……

    但是,它们却不是什么恒星,更不是什么反射光芒的星辰,因为,这里的每一个亮点,就代表着一艘巨大而狰狞的战舰!

    没错的,这里的亮光,全部都来源于一艘艘巨无霸级别的偌大战舰,没人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在这里的,不过,在上一纪元几万年前,有一个叫做普洛仙人的种族赋予它们名字——收割者(Reaper)!

    终于……

    时隔五万年之后,收割者沉睡在银河系之外的主力舰队,在收到从银河系垓心的收集者基地反馈回来的信号之后,它们终于就再次被惊醒了。

    它们收到了留在银河系的上一届被收割的对象,那些普洛仙人,那些‘收集者’收集和反馈到来的情报:关于它们收割者存在的信息已经被泄露,以及收集者的将军惨死,更是让它们认为收割的时机已经成熟,新一轮的收割现在就要开始!

    一艘艘巨大的、由利维坦改造而来的收割者战舰开始启动了它们的质量效应引擎,开始往着银河系的方向缓缓前进着,五万年一次的盛宴,在今天终于要开始了……它们这次,仍旧是打算和以往数千万年之中所做的一样,准备全力以赴,用它们那收割了无数个纪元,才积攒下来的那数量无边无际的战舰,一举拿下这一代冥顽不灵的银河文明,就像上一次对付普洛仙人时一样!

    这个银河系里,没有哪个种族会是它们收割者的对手!

    上一个轮回中有所准备的普洛仙人已经宣告失败了,而这一次,那些发展得还不如普洛仙的银河神堡各族,甚至都没有什么准备的银河系神堡议会种族们,也肯定不会是它们收割者的对手!

    因为,它们收割者战舰的数量千千万万……

    其实,无数个轮回下来,连它们收割者自己都不知道它们到底有多少数量的收割者级战舰,至于手底下的那些各种各样的收割者士兵,那更是数以亿万计……如果不够的话,它们还可以在收割的途中临时再行制造,收割多少,就制造多少,就如同它们遗留在银河系中的接应者赐予给桀斯的那些尖刺科技一般,只不过它们的还要更加地先进。

    收割的行为并没有什么错,它们只是在忠实地执行当初的创造种族利维坦给它们所设定的程序:为了保护银河系有机生命的高等文明,为了防止他们被高级人工智能所消灭,它们收割者就必须赶在各个高级有机文明发展出人工智能并自己毁灭自己之前,率先一步毁灭他们!

    然后,从各个有机生命的DNA中提取出必要的信息做成标本,这样一来,不论是有机生命本身,还是他们所发展出来的文明信息,就都能够以数据信息的方式,被它们收割者永久保存,这样就避免了被毁灭的命运!

    虽然为了保护有机生命而不得不毁灭他们的这种行为,看起来很是离谱,但是,根据它们的那些先驱们的计算,这就是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

    而它们的这些战舰,就只是它们执行利维坦们命令所需要的必要工具而已。

    每一次的收割,它们总会挑选出最合适的种族来制作成新的‘收割者’,无数个轮回下来,它们的战舰数量就已经达到了一个骇人的数值……可一般的情况下,它们在进行收割的时候,利用‘利维坦’的尸体所做成的最强大战舰就已经足够了,完全没有必要再去动用更多其它的。

    但不管怎么样,也不管这种行为合不合理,这一次的轮回已经正式开始……

    虽然两年前萨伦的行动失败,导致它们无法直接通过神堡空间站进行传送,但这并不妨碍它们用别的备用选项进入银河系……不能掌控神堡,最多就只是让它们不能成功控制和关闭一个个质量效应中继器,不能将一个个文明种族分割包围、然后逐一收割消灭而已,并不能阻碍它们太多。

    现在时间已经到来,收割的时机已经成熟,它们要去履行它们的职责了。

    它们必须要去完成被创造的时候就被赋予的最高使命:‘保护’银河系的高等有机文明!

    ——————

    距离塞拉睿人莫丁博士的实验仅仅过去了半天,在薛帕德的舰长室之内,薛帕德顾不上自己身体上的疲惫和大脑被攻击后隐隐的钻心疼痛,只是微微喘着气,在一个巨大的全息屏幕前,向其中的安德森上将汇报着之前刚她们从那个收集者将军的嘴里得知的所有信息。

    原本她可以先休息一天的,但是她不敢,因为这个事情太过于严重,所以在稍微恢复后,她就向远在神堡的安德森当面汇报了一切。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了……”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薛帕德就详细地汇报完了所有的事情,并提交了她们之前在实验室里进行的那个实验的完整视频资料,以及莫丁博士对于那些普洛仙人收集者的所有数据分析等等。

    “长官!现在形势真的很危急!”

    “收集者就是五万年前灭亡的那些普洛仙人,这是确凿无疑的事情!无论是我、还是星联,我们都在‘地平线’殖民地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这绝对不会有错的!”

    “可是,现在更可怕的是:我们所熟知的那些普洛仙人,他们就是灭亡于那些收割者之手!五万年一次的收割,无数个的轮回,它们……已经持续收割了上亿年……”

    说到这里,薛帕德的语气都有些颤抖了……

    这个事情,真的是越想越是可怕,越想越是感到绝望!

    “据推算,从普洛仙人灭绝的年代到现在,确实是五万年已经过去,眼下终于又要轮到收割我们了!”

    “这个事情太可怕了,我们必须用最坚决的态度去看待这件事情,并做好相关准备!否则……那些被灭亡的普洛仙人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

    “在收割者到来之后,就凭现在的我们,绝对不会比普洛仙人做得更好!”

    薛帕德有些火急火燎地,对通讯中那个位于神堡的安德森上将大声说着道。

    她没有办法直接联系上星联的高层,而这么重要的情报,除了让值得信任的安德森上将代为转交之外,就没有更好的办法。

    想必,在现在,无论是塞伯鲁斯的幻影人,还是在她船上的其他种族的船员们,恐怕都已经将那份重要的情报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传达到他们各自的种族手里去了吧?

    至于其它的种族信不信,薛帕德现在已经不想去纠结太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早就习惯了。

    “……”

    “薛帕德,你认为这件事情……它属实吗?它们……那些收割者,它们确实有那么大的威胁等级?!”

    说真的,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一点……

    对于收割者,其实安德森上将自己一直都是愿意去相信对方存在的!可是,现在,在真的获知对方的存在和真正实力之后,他又有些不太愿意去相信……或者说,他是有点儿被吓到了?!

    存在于无数个纪元之前的可怕噩梦……

    每五万年进行的一次收割……

    其名字就是其存在的意义……

    而他们整个银河系的所有高等文明种族,也不过是它们‘种’在银河系这个巨大花盆里的庄稼一般的庄稼而已?

    等到成熟了,它们就来收割,还都已经持续了无数个轮回,甚至那些连从遗迹中就能窥见其强大的、几乎遍布整个银河系的普洛仙人文明,竟都败在了收割者的屠杀之下,整个文明轰然垮塌并毁于一旦?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他们人类,他们星联,又该拿什么去抵挡那样的敌人?他们凭什么觉得自己比普洛仙人,比被收割者收割过的那无数个种族更加强大?

    这个真相……

    还是让安德森觉得,真的太过于残酷了一点……

    他原本还一直以为,所谓的收割者,也就仅仅是某个在银河系未探索的隐秘区域里的某个强大而又好战的种族或者国家而已,他们窥伺神堡议会的一切,想要取而代之?

    可哪想,现在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离谱而强大的存在?

    面对这么一个庞然大物,面对这么一个存在了数千万乃至上亿年,甚至将毁灭文明当做‘收割’的恐怖存在,他们又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长官!”

    “虽然不想打击您,当从我们今天‘看’到的那些,它们只会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强大、更加强大!!”

    这不是薛帕德想要去打击对方的积极性,而是事实它就是如此!

    无论是她们人类,还是其它的神堡种族,就都必须正视这件事情并团结和准备起来,否则,等待她们所有人的,就必将是那个不可避免的‘被收割’的残酷的命运!

    在敌人绝对的实力面前,除了万众一心之外,她们没有更好的办法。

    “……”

    全息画面中的安德森缓缓闭上了眼睛,他那有些沧桑的面容中,透露出些许的颓丧和无奈……很显然,他现在正处于某种近乎于绝望的糟糕状态之中。

    他突然觉得,有时候,知道事情的真相,那未必就一定是一件好事?

    “薛帕德……”

    “你能不能告诉我,现在你打算怎么做?还有,我现在又该怎么做?也许,你可以给我们出一个好主意?”

    叹了口气,安德森在稍微振作了一番后,就凝神向薛帕德问道。

    这个前属下,这个他看着对方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女战士,对于对方能在短时间内就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他其实是很欣慰的……然而,他同时又有点替对方感到有些不值和遗憾。

    这原本是整个银河系,至少是整个神堡种族都应该去一起努力分担的重担,却全都落到了对方的身上……在最后,对方做到了她所能做得最好的,然而……事情却比想象中的还要更加严重,她的牺牲和努力,却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

    “报告长官!”

    “我们正在超光速飞行状态之中,我正准备前往最近的质量效应中继器,然后将我们的诺曼底二号直接传送到巴哈克星系里!”

    “我们现在要去阻止收割者进入银河系,为你们争取时间!”

    其实,薛帕德自己的心里也知道,单凭她们诺曼底二号是没有办法阻止收割者的降临的,但是,现在知道收割者的存在和目的之后,她觉得她必须做点什么……哪怕阻止不了对方,至少也要为人类以及其他的种族们争取到一点点准备的时间,而不是在仓惶之间仓促应战!

    是的!

    时间……

    现在银河系各族所欠缺的,就是时间,更多的准备时间!

    “巴哈克星系?”

    “薛帕德,你该不会是想去……”

    回想起刚刚自己听到的对方的那些汇报,以及那份影像资料中的相关内容,安德森在微微皱眉沉思一会后,就理所当然地猜到了薛帕德到底是想要干些什么,然后他就惊愕地抬头看着对方。

    “是的!”

    “上将阁下!我就是要去毁了那个巴塔瑞阿尔法中继器,延缓收割者进入银河系的时间!届时,哪怕敌人利用远超我们的超光速飞行,我也最少能够争取到好几个月的时间!”

    “除了这个,我实在想不到其它更好的办法了!”

    质量中继器是这个银河系里的一种可以实现长距离空间跳跃的大型人工造物。

    通过质量中继器的加速,可以让任何大小的宇宙飞船实现超空间跳跃,或者可以说是‘瞬间移动’?

    那是一种既安全、又高效的星际旅行模式!

    那些分布在整个银河系中的质量效应中继器,一般分为主级中继器和次级中继器两种!主级地质量效应中继器,能够将舰船直接传送出最少一千多光年的超长距离,但是,它们一般是固定的配对连接,虽然只能从一个特定的中继器到另一个特定的中继器之间进行移动,但是其往往能够从银河系的一条悬臂直接传送跳跃到另外的一条悬臂之上。

    而次级的质量效应中继器,就是另外的一种模式,虽然它只能将飞船送出几百年光年的距离而已,但它们确是多向的!它们能够将飞船送到在其有效工作范围内的任何一个主级、或者次级的质量效应中继器周围。

    原本,包括薛帕德在内的所有银河种族们都天真地以为,所有的质量中继器都是上一个纪元,也就是五万多年前有着辉煌文明的普洛仙人所制造并遗留下来的遗产,就如同散布在整个银河系中的各个信标和普洛仙遗址、乃至于神堡空间站一样?所以,他们就一直能堂而皇之地欣然去使用它们,享受它们给自己在银河系中的航行所带来的便利。

    然而,现在却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表明:那些质量效应中继器,其实也就只不过是收割者特地留下来的,为了推动一个个银河系文明种族的发展和方便它们进行‘收割’的特殊工具而已?

    正因为这样,在此刻,薛帕德才断然拿定了主意:无论如何,她都要毁了巴塔瑞阿尔法中继器,让那些收割者的军舰们在银河系之外飞得更久一些?否则,一旦巴塔瑞α中继器被收割者所占领,它们就能轻易地将大量的军队传送到周边的大小中继器,并进而辐射分割占领整个银河系!

    “这个风险实在太高了……”

    “薛帕德,你应该自己也知道,毁掉一个中继器那到底意味着什么!虽然现在证据已经是明摆着的,但是我可不认为巴塔瑞人会让你随便那么去做,毕竟那里,还有不少他们的殖民地?”

    对于巴哈克星系,身为星联海军上将的安德森当然也是知道的!

    在那个星系,有这着那个和他们地球人一直敌对,存在着龌蹉和小规模冲突,甚至为了和人类抢地盘就不惜用退出神堡以示威胁和抗议的奇葩巴塔瑞人!他们在哪里有好几个殖民地和接近三十万左右的人口。

    而一旦薛帕德去毁掉那个巴塔瑞α中继器的话,那强大狂暴的暗能量和脉冲,将瞬间横扫整个星系!届时,那一整个巴哈克星系的所有生物,将会在瞬息之间被狂暴的能量给烧得干干净净,且数万年之内都不会再适合生物的生存和居住!

    那种灾难,将是毁灭性的……

    所以,这也正是《神堡公约》中明文规定:哪怕是发生战争,也不允许任何种族去攻击破坏质量效应中继器的根由之一!

    “我知道他们不会同意,但我仍旧不得不那样去做!”

    现在时间紧迫,收割者随时会来到银河系,而一旦让对方进入巴哈克星系,那就为时已晚了!如果她真的想要阻止收割者,想要阻滞对方进攻银河系的时间,那就必须毁了那个中继器!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选择。

    至于那些巴塔瑞人……

    那就只能先牺牲掉他们了……

    毕竟,哪怕她薛帕德陈述厉害,哪怕她将所有的事情摆到对方的桌案上,他们也肯定不会乐意的……哪怕真个同意了她的方案,那也是在撤离所有的人员之后!

    然而,她们没有那个时间,她必须去争分夺秒!

    再说了,她薛帕德又不是什么圣人,巴塔瑞人可是一直都和她们地球人类处于敌对的状态之中,别说是现在有‘高大上’的正当理由了,哪怕是没有任何理由,直接就去炸了他们的中继器,他们又能拿她自己怎么样,要神堡审判自己或者制裁人类吗?

    她的诺曼底二号可是会隐身的,只要行动隐秘一点,就不怕对方发现!

    而且,制裁那种事情,显然就是不可能的!

    想当初那个萨伦,他还不是袭击了那么多的殖民地,甚至还突袭了神堡,死亡的数字可远不止三十万的,可最后,神堡还不是在看到萨伦死后就不再进行追究?

    更何况,现在那些巴塔瑞人其实就是一伙背弃了神堡的叛军而已,那是不被神堡议会所保护的,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不会有人替他们那些叛逆出面抗议或者斡旋的。

    大不了,等炸了巴塔瑞α中继器,毁了巴哈克星系之后,她就跑回地球去自首,让安德森上将出面将自己抓去‘关’一阵子,或者拖延审判的时间,先稳住巴塔瑞人,然后估计要不了多久,等到收割者到来,她薛帕德就又可以出来继续蹦跶以及和那些收割者作战了。

    “薛帕德……”

    “这个事情,我不会给你任何的建议,也更不能帮你做任何的选择,甚至不能承认我们之间有过这段谈话,你明白吗?”

    “但我仍旧希望,你能慎重考虑这个事情……”

    虽然对于政治之类的事情安德森没有那个乌迪纳精通,但是他也知道,一旦他这个人类的大使兼理事会议员,同时还是星联海军上将的高官掺和到薛帕德即将要做的那件大事情中的话,恐怕人类和巴塔瑞人之间的大战,就肯定是不可避免的!

    一个种族的高层,不管是什么原因,也不该掺和到谋杀另一个种族数十万人的事情当中去,那除了会引发全面战争,不会有更好的结果!

    特别是现在收割者即将到来的关键时期,他不希望节外生枝,保存实力以待将来,才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想要暂时阻止收割者,我就必须去摧毁那个中继器!”

    “反正,不管我去不去做,收割者迟早都会来到巴哈克星系!届时,那些巴塔瑞人同样也无法幸免……而那个阿尔法中继器是它们通往银河系其它地方的捷径,虽然我也知道我不应该去做那种残忍的事情,但是,安德森长官,我不会去逃避的!”

    “我都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想想当时袭击自己的那艘飞船,似乎就是收集者干的?那些收集者,或者说那些收割者,它们似乎害怕她薛帕德……

    那么,她就必须做得更多才行!

    “既然是组织塞伯鲁斯为了对抗收割者才复活的我,既然现在收割者终于要来了,那我就更应该去做我该做的事情!”

    “不说这个我还差点忘了呢……”

    “安德森长官,塞伯鲁斯可不就是被整个神堡种族通缉的恐怖组织吗?而我现在,却在为塞伯鲁斯工作,那当然也可以说是一名恐怖分子,那我去炸一个敌视人类的种族星系的中继器,不就是一件很正常也很合理的事情吗?”

    说到这里,薛帕德在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的同时,就自嘲一般苦笑了起来。

    没错的,她薛帕德自己现在可不是什么星联的海军,哪怕是神堡,也没有大肆宣扬将她重新回来并恢复了原本的职位,也更加没有对外宣布给予她任何的任务!这样想来,她这名和塞伯鲁斯有所瓜葛的恐怖分子,在做事情的时候,就真的没有必要去顾忌太多的。

    只要她认为是对的,那就可以了的!

    反正,哪怕她不想去做那种事情,再等一会,那位塞伯鲁斯的首领,那个幻影人阁下,也肯定会命令她必须那么去做的吧?

    她现在为止效命的塞伯鲁斯,可真是一个极端仇视外星种族,且认为应该人类至上的‘恐怖组织’!他们杀起外星人来,别说是那些和人类有着冲突,还断绝了和神堡的外交以及经济关系,成为了反叛势力地巴塔瑞人,哪怕是神堡种族中的阿莎丽人或者塞拉睿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塞伯鲁斯也一定都是照炸不误的!

    如果这般去想的话,薛帕德就突然觉得,她自己心底下对自己即将开始的爆破行动的那种罪孽感,似乎真的就减轻了不少?

    “唉……”

    “薛帕德,可能你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很糟糕……”

    “虽然你们在‘地平线’殖民地粉碎了收集者的阴谋,还击落了它们的一艘飞船,但是……那并不是它们的全部!”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它们那些收集者,正在大规模地出动并疯狂袭击我们在界神星系的殖民地,这导致了我们星联的部分注意力被牵制到了界神星系那一边。”

    “而现在,你却说那些收割者们又要来了?”

    界神星系的殖民地被袭击、收集者频繁出没、收割者又即将到来,以及现在神堡理事会同样正被贫民叛乱牵制了精力,外加之前还对他安德森汇报的情况视而不见和毫无作为……这些重重不利的情况混杂在一起,让安德森真的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我想……”

    “唔?抱歉,你先稍等!”

    正准备继续说点什么的安德森,突然眉头就一皱,因为,他好像看到了他的那个紧急通讯器狂闪了起来,似乎是星联的军方有重要的情报准备递交给他这个正闲着在神堡没事干的人类理事会议员兼海军上将?

    “!?”

    “薛帕德,我想,你现在可以不用去巴哈克星系了!!”

    只是扫了一眼自己收到的信息,安德森那原本纠结的脸色,立刻变得无比骇然和严肃了起来。然后,他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就有些焦急地对正在和自己通讯中的薛帕德说道。

    “上将,这又是为什么,是有变故了吗?”

    薛帕德有些不太理解,刚刚对方都已经点默认自己的行为了,怎么现在看了某条消息之后就突然变卦?

    “算了!”

    “你还是自己看看吧!这个是星联刚刚收到的,从巴哈克星系发来的紧急求援信息!”

    “史蒂文·哈克特上将在巴哈克星系有一位潜伏着的特工,还有一个调查基地,以及一个叫做曼达·肯森博士的家伙,她正在研究一个收割者的遗迹,这是她的给星联发出地最后情报……”

    “当然,现在她们已经完蛋了!”

    安德森说完,就放出了一张张照片和影像,上面是一个混乱的场面,以及远处星空中出现的一艘艘巨大的飞船,它们的数量,铺满了整个宇宙空间,看起来很是渗人。

    那些造型奇怪的飞船,简直就和当初出现在神堡的那艘一模一样!

    “长官!”

    “那、那个是……?!”

    惊呼一声,薛帕德直接往前两步,双手用力地撑到了仪器台上,似乎想要凑近看得更清楚一点。

    “是的!”

    “唉……很抱歉,薛帕德,我们的动作还是慢了!”

    “你口中一直说的的那些收割者……它们终于来了!曼达·肯森的博士的工作才刚刚展开,没有来得及研究,那些收割者就已经到了!”

    “我们……”

    唉……

    不知道为什么,安德森现在反倒是觉得松了一口气。

    现在收割者已经到来,他也不用继续去纠结收割者到底是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强大了……因为事实已经证明,敌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加强大!而那个星联秘密研究基地发回的信息,上面出现的那些收割者战舰,肯定就仅仅只是敌人的一部分前锋而已吧?

    无数艘当初袭击神堡的那种战舰出现在银河系里,那将是一个怎样的恐怖场面,安德森想想都觉得可怕!

    “怎么会这样?!”

    薛帕德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原本还打算,利用诺曼底二号超乎寻常的速度先一步赶到巴哈克星系,然后利用诺曼底二号可以隐身的特性,悄悄潜伏到某个大质量的小行星之上,并快速地给小行星安装上质量效应引擎,计算好轨道后就直接加速撞击阿尔法中继器的!

    可现在,那些收割者,它们竟然来的那么快?

    她之前还想着,等到炸了这个中继器后,再一不做二不休,跑去欧米茄四号中继器,将那个连通收集者老巢的中继器也给一起炸了的!

    然而……

    在现在收割者已经成功来到银河系的情况下,她的所有打算都已经化为了泡影,亏她之前还在为打败了收集者而沾沾自喜呢……恐怕,就真的如同那个收集者将军说过的,就因为她们的所作所为,才导致了收割者的提前到来,加速了她们的毁灭?!

    “好了!薛帕德!”

    “现在你的诺曼底二号可以掉头了,尽快回到我们的太阳系去吧!”

    “也该是时候了……这一次,我会把你的,还有我们的所有的证据提交给神堡理事会,不管他们到底信不信,我都会直接递交辞呈,让那个乌迪纳接替我的位置去和那些不作为的混蛋扯皮去!然后,我也会尽快,最迟在几天后就能回到星联的总部去!”

    “到时候,恐怕还需要你在我们的星联议会面前讲述一些情况……我想,除了你,没有谁比你更加了解那些收割者了,我们星联必须早点做好战争的准备才行!”

    说完,安德森不再管有些失魂落魄的薛帕德,他自己也是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就有些匆忙地直接关闭了他那边的通讯。

    “……”

    万万没想到,那些收割者,竟然会在这个紧要的关头来了……

    那她们之前做的那些努力,现在又有什么意义?

    想想在那个收集者将军的精神控制下看到的那些画面,再想想刚刚安德森上将给自己传来的那些第一手资料,那些已经在巴哈克星系里的收割者战舰的照片和影像,薛帕德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现在收割者正式降临,等待这个银河系的,又将是什么样的结局?

    对此,薛帕德已经不敢再去想象了……

    也许再过不过,在收割者的庞大军队突袭之下,整个银河系,用不了几个月就会彻底沦陷并向五万年前的普洛仙人一般,辉煌的文明顷刻间毁于一旦,然后留下一个个侥幸存留的遗迹,等待下一纪元轮回的文明种族去挖掘而沾沾自喜?

    呵……

    如果,在两年前,那些神堡的家伙们愿意听从她自己的警告,去为收割者的到来而积极做准备的话,恐怕现在,就决不会像现在这么被动的吧?

    也不知道,那些自以为是的神堡议员和其他的官僚们,他们在得知了收割者的大军已经到来,整个银河系危在旦夕的情报之后,又是一个怎么样的一个态度?

    他们到底会不会继续当那种像是地球上的那些鸵鸟一般,直接把自己的脑袋给埋到沙子里,然后继续假装看不到外界的危险?!

    嗤啦……

    正当薛帕德颓然地靠着自己船长室的墙壁,缓缓地坐到冰冷的飞船地板上,颓然地想着某些事情的时候,她的这个船长室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然后一个穿着红色裙子便服,左手拎着一只毛绒玩具小熊,右手拿着一个大大的冰淇淋的小女孩,就一蹦一跳地跑了进来。

    “咦?”

    “薛帕德大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地面上很凉的,你不怕冻屁股吗?”

    (?ω?)?

    原本安妮是想要来这个舒适宽敞的舰长室找个好位置,然后美美地吃自己手里以及包包中的东西,不让别人发现的。

    然而,一进来,她就一眼发现了某个靠着舱壁、正哭丧着脸坐在舱室地板上发呆的薛帕德。

    看对方现在的这个样子,似乎是心情不太好?又或者,是被刚刚的那个收集者坏蛋给影响到了脑袋?

    不过,安妮觉得这个大姐姐的精神和神经应该原本就是很坚韧的,是那种神经大条,天塌下来都不怕的家伙!再加上,对方被某些人用乱七八糟的方法给复活之后,变得就更加地不像正常人,应该不会出现那种被人用精神异能打击了一次就萎靡不振的情况才对的!

    “你哭鼻子了吗?”

    (*?ω?)?

    在凑近了一点,安妮想要看清楚对方哭丧着的脸,看看有没有泪水的痕迹,然后……她就可以狠狠地嘲笑对方!

    因为啊,连她自己都好久不哭鼻子了的,这个薛帕德大姐姐都辣么大了,怎么还可以做那种只有小孩子才能做的事情?

    “不、没什么……”

    抬头看了看跟前的这个正吃得满嘴满脸都是奶白色的粘稠奶油,且正用圆乎乎和萌萌地大眼睛盯着自己的小家伙,薛帕德就勉强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然后就颓然地摇了摇头。

    “不对!你一定有事情!”

    “是不是心情不好?”

    (?_?)?

    “那样子的话……那我这个好吃的冰淇淋就送给你吃吧!在我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喜欢吃东西,然后心情很快就好起来了的!”

    (*^▽^*)/

    虽然安妮才吃了几口,也有点点舍不得……但是呢,看到对方那种可怜兮兮要哭起来的样子,她安妮女王大人就勉为其难地让给对方吃吧!

    反正啊,大不了她待会再去食堂那边,让那个厨师给自己再做一个别的口味的?她要好好地想想,自己有那种口味的没有吃过?

    (小主人,您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烧人玩!在心情好的时候,才是喜欢吃东西……关于这一点,小的非常非常地肯定以及笃定!

    (● ̄(?) ̄●)

    ——刚刚那种话,说得好像跟真的一样,然而很可惜,她骗谁都是骗不了它提伯斯的!

    它的这个糟心的小主子,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去欺负别人转移自己的负面情绪!比如,不开心的时候就喜欢烧坏人玩,如果没有坏人去烧那就揍它提伯斯玩?那种行为,简直就是丧尽天良、惨绝人寰、惨无人道……等等省略一百个形容词!)

    “呃!不用了,谢谢!”

    “对了,安妮……你有什么特别想要做的事情吗?”

    看着这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还想好心地分东西给自己吃,在皱皱眉之后,薛帕德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些什么,突然就开口问着道。

    “特别想做的?”

    “唔……这个嘛……”

    (?_?)?

    “好像还没有呢……除了想要愉快地玩耍和吃各种各样好吃的食物,人家现在才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做的事情咧!”

    (ˉ﹃ˉ)

    当然,和好玩的事情相比,好吃的要排在更前面一点,她安妮女王大人只有在吃饱睡足之后,才会去想玩好玩的事情。

    如果没有好玩的,那就去美美哒睡上一觉,直到自然醒为止?

    “这样啊……”

    “小安妮!我好像知道一个人类的殖民地,虽然里这里有些远,但是用中继器的话半天就能到了,上边有很多好玩和好吃的东西,要不……我带你去玩上几天吧!”

    “放心,这次我请客,绝对不打你那些星币的主意!”

    咬咬牙,薛帕德就终于决定:在收割者到来只在,再那种可怕灾难席卷整个银河系之前,她就先趁着还有不少的时间,带着这个帮了她们不少忙的小家伙,跑去一个休闲度假的家园星球好好地玩上几天,就用她诺曼底二号的那些剩余资金以及神堡幽灵的权限去大肆公款旅游!

    反正,现在再不去挥霍的话,恐怕以后说不定也就没有机会再用了吧?然后顺便地,同时也可以让整艘诺曼底二号的船员们,都好好的休息玩耍几天,毕竟他们都跟着她出生入死了那么久……

    当然,这仍旧是她薛帕德请客,她现在不差钱了,也不想铿钱了!

    “啊咧?!”

    Σ(⊙▽⊙”)!!

    “薛帕德大姐姐,你今天……真的没事吗?”

    眨了眨眼,安妮想了想,就将自己的小熊往地上一丢,换成左手拿着冰凉凉的冰淇淋,将满是奶油污渍的右手直接捂到了坐在地上有些发愣的薛帕德大姐姐的额头上……

    “好像也没有生病的啊……”

    “说吧,你这家伙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所有人都知道,你这个家伙可是很吝啬的,现在就肯定有问题,你怎么可能会辣么大方?!”

    安妮的阿莫琳告诉过她:某些人无事献殷勤的时候,就肯定不安好心!

    现在,她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才行!反正啊,她现在怎么看都觉得对方很不对劲,肯定是有某些事情在瞒着她!

    “好吧!”

    “那是因为……那些收割者们马上就要来了……”

    事实上,它们已经来了……

    再过不久,那种消息就肯定会传遍整个银河系的!到那时,哪怕想要去玩耍,估计也是不太可能了的……在席卷整个银河系的战火之下,恐怕没有人能够幸免的吧?

    但是,薛帕德不想将这种可怕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去和这个才八岁的小家伙说太多,那实在是太残忍了一点,就不妨让对方每天无忧无虑地吃吃喝喝以及玩耍就可以了。

    现在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她可以打一个时间差,让她们诺曼底的船员们好好地去奢侈几天,不要留下太多的遗憾才行!

    而认真想想的话,似乎她薛帕德,也真的就没有能去度假过呢!自从她加入星联海军之后,每天不是在跟敌人战斗,就是在出任务准备去和敌人战斗的路上。

    “哈!你看看,我就说,你这个家伙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

    (〃’▽’〃)?

    开心地大口咬了一口自己的冰淇淋后,小安妮才得以地笑了起来。

    原来,这个吝啬的家伙觉得可能打不过那些收割者了,所以才想最后好好地玩一次,还想要借着她这个小孩子的名头?

    “……”

    “可恶的小家伙,你就直说吧,你到底去不去?!”

    拍拍屁股从地面上站起来后,薛帕德就很没好气地盯着这个当面揭穿了她心思的小屁孩。

    她觉得,在这次的休假结束后,她就直接找个偏远一点的星球,将这个小家伙给送出去!然后,希望收割者在收割到对方的偏僻星球之前,能够让她无忧无虑地过完整个童年?

    反正,接下来和那些收割者的残酷战斗,哪怕是战败,哪怕是自己再死一次,她薛帕德也都不想再带着这个小家伙了。

    因为,那些事情,是她们这些战士的责任,而不是这个几岁的小家伙应该去承担的。

    “去!当然要去啊!”

    ?(?>?<?)?

    免费的白吃白喝白玩的好地方,安妮怎么可能会错过这种大好机会?

    “但是呢……”

    “薛帕德大姐姐,我可以偷偷地告诉你哦,其实咱们才不用去担心那些收割者呢,我自己都有很多舰队的,也许就根本不用去怕它们!!”

    安妮毫不介意地说着,虽然吧,她不知道收割者到底有多厉害,又有多少……但如果是像那些收集者飞船和士兵差不多的话,那她的克普鲁星区的三族军队,无论是战舰、士兵还是其它单位,就都是不怂它们的!

    在她的克普鲁星区,无论是人类、星灵和虫子们,它们打架可厉害了!特别是那些虫子,想要占领一个星球太简单了,随便找个星球丢个十亿八亿什么的,它们自己就可以很快占领地盘和消灭所有的敌人,都不用指挥什么的。

    只要能够让它们找到合适的资源,能够发展出来的数量,能够让任何一个种族感到绝望!要不然,当初的人类和星灵,也就不会被人家虫子们打得辣么惨了。人家虫子们,大到战舰,小到小狗,都可以用虫卵快速腐化出来,就问你怕不怕?

    那些克洛根人,哪怕再能生,能有虫群们万分之一的繁衍速度吗?

    “呵!”

    “小鬼!是不是你以前吹牛过的那个克普鲁星区的英雄联邦?”

    不知道为什么,和小家伙说了两句后,她就突然被对方给逗笑了起来。

    薛帕德并没有没有从神堡空间站里获悉那个叛乱的事情始末,也没有人跟她说起过缴获的那些武器数据,否则,她现在就肯定不会那么去想了的。

    “我才没有吹牛呢!”

    “不信的话,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へ′*)ノ

    几次三番被这个讨厌的家伙看扁,安妮有些不开心了!所以,她当场就从自己在自己的口袋里掏摸了起来,然后很快,她就掏出了一块漂亮的,还散发着蓝色能量波动的神奇宝石。

    “这……”

    “这块破石头又是什么?我好像感到其中有异能的波动?”

    薛帕德有些不解,这个小家伙,现在拿出一块好看的石头又有什么用?而且,那块诡异的石头,发出的光芒似乎并不是因为辐射,而是某种异能?

    有异能的生物她见多了,不论是人类还是其它外星种族,甚至是动物或者那些收集者,很多接触过零号元素,或者被零号元素辐射过的,就都有可能变异出异能!

    但是……

    有异能的石头,她还真的就是第一次看到,稀奇地很!

    “它才不是什么‘破石头’呢!它的名字叫做空间宝石,很厉害的!”

    当然,这块仅仅是复制品而已,真的已经被她给‘消化’掉了!但是,这块山寨产品除了不耐用之外,威能什么的,可是一点都不少的!

    只不过啊,它一般只能当做一次性用品,能量用完了就没用了,只能丢掉。

    “空间宝石?奇奇怪怪的名字,一块宝石而已,它又有什么用?”

    宝石什么的,在银河系这里并不值钱,因为,它们其实就是特殊条件下形成的矿物而已,凭着现在的科技,甭管什么宝石,哪怕挖不到,直接也能造出来,还保证没有人可以识别真假的!

    因此,在银河系的高等文明里,宝石已经失去了身为贵重物品的存在意义,只有星币和各个种族的货币,才是唯一的等价物。

    “当然有用,你现在看好了!”

    说完,安妮就拿出了一个似乎是通讯器的东西,并同时利用手上的蓝色空间宝石打开了一个联通星际世界的小小空间门,让她的那个仪器讯号能够连通到首都海文星地元首办公室里。

    “这是!!”

    薛帕德差点瞪圆了眼睛,那块破石头,竟然打开了一个……‘空间门’?!

    “歪?有人在吗?!”

    安妮拿出通讯器,看到信号良好之后,就大声喊了一句。

    很快,一个穿着薛帕德不认识的制式军服的年轻女军官,就出现在了小安妮手里通讯器的全息通讯界面上。

    ‘您好!’

    ‘伟大的安妮元首阁下,欢迎您回来!’

    ‘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这一次的联络通讯,终于没有像上一次在华盛顿打坏蛋烧坏人时的那么麻烦,也不用验证更多的身份,安妮直接直接就联络到了她的那个元首府邸的办公室里。

    “当然有啊!”

    “我现在在这个宇宙世界里,被一伙叫做收割者的坏蛋给欺负了,我要你们派舰队过来帮我打架,越多越好!”

    将通讯器放到愣愣地站在自己面前的薛帕德手里后,一手拿着冰淇淋猛舔,一手挥舞着拳头,完全没有半点被欺负样子的小安妮,就那么恶狠狠地说着道。

    原本,她并不想当什么救世主的,也更不想让那些克普鲁星区的人跑到这边来打架,但是呢……她才不要被这个薛帕德大姐姐给看扁了!

    她就是要证明给对方看看,她就是辣么地厉害,她从来都不吹牛!!

    ‘好的!安妮元首阁下,命令已收到!’

    ‘但是,这事情超出了我的权限范围,现在我立即给您接通盖伦将军……’

    女军官在快速地操作并记录了一些什么后,就直接转移了信号。

    “哦……”

    然而,还没有等安妮继续说点什么,也没有等呆滞中的薛帕德回过神来,一个满脸络腮短须,穿着狰狞厚重的金色CMC战甲,胸口上还刷着一个狰狞熊头图案的强壮男人很快就出现在了全息通讯的设备影像中。

    ‘太好了!果然是安妮元首阁下您!’

    ‘听说有架打?那就快点把我传送过去吧!不是我跟您吹,在打败了UED的第二次入侵后,我的力量又突破了!我现在在靠近的情况下,一个大宝剑就能砍爆一艘敌人的战列舰!’

    ‘您可能不知道,上次试验的时候,我一招就击毁了一艘星灵的母舰,害得我赔了好几年的奖金……’

    某个有点逗比的家伙,看到通讯界面里果然就是他们的那个恍如神灵一般的小元首之后,就开始絮絮叨叨地使劲吹嘘着。

    ‘什么?您说敌人有很多,还有很多强大的战舰?有多少?可能好几十万艘?’

    ‘那个……’

    ‘属下觉得,单挑的事情还是暂时先缓缓,等我带上一两支联合舰队?’

    -_-||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