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604章 自己人?!Σ(?д?lll)
    “公甫啊,你这是……”

    “我记得你不是说过,这几天你不是可以继续在家休息的吗?怎么现在你反而却……”

    许姣容正在自家的大厅里,给某个小女孩加急着做着女工活,打算今天尽早给对方赶出一套大宋朝的襦裙出来,可不能再让那个小家伙继续穿着奇装异服到处去招摇了。

    可是,还没有等她做完一半,她却看到,原本应该在后院花园和刚刚跑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情的一名捕快谈话的他,现在竟然穿上了一身捕头的行头和腰里挎着朴刀,看着像是准备要出门?

    “咳!别提了!”

    “刚刚小六子来说了,有人在城里闹事,还吃饭不给银子,所以我必须尽快去一趟看看情况!你在家里好生呆着,那个小家伙起床后你可千万要看紧点,别再让她整天到处乱跑,我可不想再半夜三更地去喊上百八十个兄弟去找她一个人!!”

    看起来神情有些萎靡,显然是睡眠不足的李公甫只在大厅里逗留了一小会,并嘱咐了一声后,转头便往往外边快步走去。

    “哎!你等等,我送送你!”

    然而,没等许姣容说完,对方已经转到走廊里没影了,她只能摇摇头,赶紧放下手上的针线活,亦步亦趋地追了出去。

    “真是的!”

    “你跟来做什么,我自己会关门,大白天的,哪里会有歹人闯将进来?”

    感觉到自己身后追出来的那个自家婆娘,李公甫李大捕头便很不耐烦地嘟囔了一句。

    原本今天李公甫确实是可以继续休息不用当值的,可哪想,刚刚有自己手下的兄弟跑来通风报信,说是有一伙子怪人在悦来酒店吃喝完后不给钱还闹事,需要他去一趟,并想想办法该怎么处理?

    所以啊,本该可以不用当值的他,便不得不换上了自己的公服,腰里挎着朴刀,准备亲自叫上捕房里的其它人,去城西的那个悦来酒肆走一趟,看看那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按理来说,吃饭不给钱的这种小事情,一般是不值得他亲自去管的,直接让酒肆里的店小二和伙计们乱棍毒打一顿,或者是让他们将那些人直接给扭送到官府县衙也就是了!

    到时候,哪怕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杨知县不想管,也会有专人去管,压根就不没必要让他这个休息中不当班的李大捕头出马。

    但奈何,居来报讯的小六子说,那伙人的武力值好像有些高,不仅伙计和店小二们都不敢动手,甚至就连前去查看的几名巡街捕快都有些犹犹豫豫?

    因为,那伙子人看起来很不好惹,有好几人手里还有着长剑斧钺等武器,在对方不怎么配合的情况下,他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所以啊,在双方僵持起来之后,他们便一边呼叫支援,找去更多的捕快和班手,一边就很自然地上报到了他李公甫的家里。

    要是他现在不快点去处理妥当的话,一旦事情真的被闹大,或者是传到杨知县的耳中,届时他李公甫这个总管缉盗和治安的捕头,那就吃不了兜着走!

    真到了那时候,他被训斥一顿都算是轻的!

    所以,心下总有千般不舍、万般无奈,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咬咬牙准备快点赶到城西去,去好好收拾那群敢吃霸王餐还不服官府管教的家伙们!也许,到时候只要付诸武力并逮住对方后打一顿再关到牢房里,那些人就会老实了吧?

    “好了好了,你别问了,我现在都还不知道呢,你先锁门回去吧!”

    心烦意燥之下,李公甫打开大门朝着外边走出去后,头也不回地对跟着自己出来的那个啰嗦的婆娘挥了挥手。

    然而,他没走几步,便突然站定,然后就愕然地再次转身看向了自家的那个大木门。

    “!!”

    “我家的门神呢,哪个缺心眼的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偷跑来我李公甫家的大门外作妖?!”

    李公甫怒了!!

    本来自己休息的时候还要被喊去当班他的心情就很不好了的,可哪想,现在竟然还有人跑到他李公甫家的门外搞事,还将他家贴在大门外的两尊门神给换成了两张白纸?

    “你在胡乱嚷嚷着些什么呢,这大清早的,可让外人看了笑话去!!”

    刚刚才准备反锁大门的许姣容很快就又打开了那两扇木门,有些嗔怪地从里面看着在大门外咋咋呼呼的丈夫李公甫。

    “你自己看!!”

    李公甫转头看了一眼左邻右舍的那些街坊,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后,才指着大门上边,让自己的那个婆娘去看。

    “啊?”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姣容也傻眼了,她都没有想到,好端端地贴在大门上的门神,竟然还被人揭了去,揭去还不算,还贴了两张白纸回来?

    揭了便揭了,可是换回两张白纸算哪门子事情?

    “别让我发现是谁干的,要不然……”

    狠狠地瞪了一眼外边的那些指指点点的七大姑八姨妈们之后,李公甫才咬牙切齿地低声咒骂了起来。

    “行了!”

    “大清早就就别嚷嚷了,反正也快过年了,到时候,咱们再请来两尊新的来张贴上也就是了,又不值当几个钱!!”

    轻轻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是哪个人做下这等事情,但是许娇容仍旧轻轻地上前,从自家的大门上撕下了那两张发黄的白纸。

    偷金偷银偷东西她见多了,也听过自己的官人李公甫说过不少,但是像现在这样,偷走了两张门神,还换上了两张空白的旧纸片的,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要知道,一对门神的画像,又值不了多少钱,三两枚铜钱也就够了,也就是个纸钱而已,上边的画像更不是出自什么名家之手,就只不过是去城里的城隍庙里花几个钱请回来的神像而已,偷走它们又能有什么用?

    “那便这样吧,我先去公干了!”

    “有什么事情,先等我回来再说,我走了!!”

    看到自己的婆娘还想说点什么,心情正不好的李公甫,暗自恼怒地一挥手,转身便走。

    “哎!真是的……”

    看着手里空白的旧纸片,许姣容也摇了摇头,缓缓关上了自家的大门。

    “……”

    o(__)ozzZZ…

    只可惜,现在某个始作俑者还在睡懒觉,要不然,她便一定会跳出来说:其实压根没有外人在作妖,而是那两个门神想要抓她去那个天庭,所以她就出手放逐了对方,并抹消了那两张画像,让对方不能凭借它们当做触媒来到这里?

    (……)

    (● ̄(?) ̄●)

    ——————

    钱塘县的悦来酒肆里的三楼,一名店小二正扯高气扬地和一伙手拿棍棒菜刀的厨师、活计以及不少身穿公服的捕快,严严实实地围住了酒肆三楼的这张桌子,严阵以待地盯着对方,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架势。

    “你们这些人好不晓事理,我劝你们还是快点给钱的好,要不然,待会可有你们好看的!!”

    吃饭就是要给钱的,所以店小二完全没有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只是恶狠狠地威胁这些面生的家伙们。

    要不是对方的桌子上放了刀剑、斧钺和禅杖那种大杀器,让他们手里的菜刀木棍有些拿不出手,且周围地捕快们心下也有些忌惮的话,他们早就一拥而上了!

    “哼!不就是吃了你们一点饭菜吗,你们至于像这样咄咄逼人?”

    “大不了以后我们再还给你们也就是了,再敢啰嗦,小心我对你们不客气!!”

    正在抱着一个小婴儿低声哄着的一个美艳少妇,这时开口了。

    她的眼睛里闪烁着血腥又残忍的危险光芒,要是换成在个别的地方,或是别的时候,这些凡夫俗子敢这样跟她说话的话,她早就拔剑将他们都给一剑一个统统给杀光,送他们投胎去了!

    这些蠢货,还真当她春三十娘是好惹的?

    就眼前的这些家伙,也不去西域打听打听,她春三十娘那‘玉面桃花’的外号到底是怎么来的?换成以往或者是她一个人来这里,没有她们的师傅紫霞仙子在场的话,她早就拔剑出鞘杀光走人了。

    正所谓:桃花过处,寸草不生,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这话可不是白说的,当初她凭借这几句话就能吓得斧头帮那伙杀人越货的强盗山贼跪地投降,凭借的,还不是她那强大的实力和杀伐果断的冷血性格?

    再说了,她春三十娘本就是一头千年的蜘蛛精,原本就是冷血的动物,才不会去管这些凡人们的死活呢!

    “我家娘子说的对,以后再还你们也就是了!”

    二当家也眼神阴测测地冒头说了一句。

    眼前的这些小二厨师,别说是盘丝洞的三个师徒了,整个打起来,恐怕他们连他这个斧头帮的二当家都打不过!

    “……”

    哎!

    紫霞仙子看着眼前的乱局,有些头疼地捂住了头。

    没错了,这里正在被店小二等众人围攻的这几个吃饭不给钱的人,就是紫霞仙子、白晶晶、春三十娘母子、至尊宝、二当家、化成一个肥胖人样的猪八戒,以及仍旧是那副秃头酒肉和尚打扮的沙悟净。

    他们在施展法术飞行到大宋国的钱塘县境内之后,在饥肠辘辘之下,理所当然地就来到了这个酒肆里吃吃喝喝,然后问题来了,她们吃饱喝足之后发现一个尴尬的事情,那便是,所有人的钱凑起来都不够?

    “你、你…….”

    “你说的倒是轻巧!你们这多人,足足吃了我们好几桌的酒肉饭菜,作价数十俩银子,这么大的一笔款项,哪里说走便能走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抱着孩子的美艳小娘子的眼神那么阴狠可怕,但是店小二现在仗着自己这边人多势众,也不会轻易怕了这些手拿武器,连官差都不怕的狠人强盗!

    要是之前对方没有吃那么多喝那么多的话,恐怕他们的掌柜咬咬牙随便收点也就放对方走了……可是现在这些人吃喝了那么多,才凑出来不到几两银子的散钱,他们哪里又肯善罢甘休?

    “大师兄,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猪八戒和沙悟净两人凑到了至尊宝的身边,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还不是你们?”

    “你们不是和尚吗,为什么你们酒肉不忌的,还吃了那么多?!”

    不说还好,一说这个至尊宝就一肚子的气!

    今天所有的事情,就都是这头特能吃的猪和这个沙悟净给吃出来的!他们明明是和尚,吃酒肉的时候,却比他这个强盗头子还要狠,一点都没有取经人的样子,也活该他们五百年前的那次取经失败!

    “大师兄,您都能吃,为什么我们就不能?”

    “对啊!你是大师兄,你能吃那我们肯定也是要吃的!!”

    当了那么多年的和尚,整天斋饭素菜的,他们的嘴早就淡个鸟来了!万幸的是,现在他们的师傅死了,也才刚刚投胎转世,才刚开始喝奶呢,他们不趁早多吃喝一点,等待对方长大后,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他们都不敢去想!

    只要他们的师傅没有长大,他们便不是取经人,也不是和尚,只要不是和尚,那就是可以喝酒吃肉。

    “那你们说说,现在该怎么办,你们有钱吗?实在不行的话,随便变一点假的出来糊弄他们一番也好!”

    身为强盗头子的至尊宝,做起事情来那真的是一点底线都没有的,开口就打算让两人用法术变一些假的金银财宝糊弄过关,先从这里脱身再说。

    “那不好吧?”

    “要不,把咱们师傅的紫金钵拿出来抵账?”

    猪八戒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袈裟和禅杖虽然更值钱,但是他们肯定是不敢扣下上面的那些宝石的明珠,所以,也就只能打起了那个唐王赠送的紫金钵的主意。

    “不行,那是五百年前的古董,还是唐王赠送的,可值得一大笔钱,怎么可能便宜了这群混蛋?”

    五百年的时间过去,那个紫金钵肯定是可以卖出超高价的,至尊宝想都不想,直接拒绝了这头肥猪的建议。

    “那您自己想办法去吧!”

    猪八戒没辙了,他们平时吃饭都是靠化缘的,哪里又带有钱财?

    “……”

    “师傅,好像事情越闹越大了……”

    白晶晶正小心地凑到了她们那位一直没有说话的师傅的旁边,小声地说了一句,因为她发现,又有一大群的捕头来到了这个酒肆的三楼这里,将这个地方给挤得满满当当的。

    “……”

    紫霞仙子没有说话,她身为这里所有人的主事,正在想着办法。

    “实在不行的话,咱们用法术定住他们,然后直接逃跑算了!”

    白晶晶又开始怂恿着道,这里是大宋国境内,随便出手打杀凡人肯定是不行的,但是……用法术逃跑就总是可以的吧?

    “先等等,他们又有人来了。”

    紫霞仙子可不打算吃了就跑,因为他们已经看到她们自己这些人的脸了,要是跑了或者变出假的金银来诓骗对方的话,她们以后那还要不要继续在钱塘这里讨生活了?

    她们可是打算来这里定居的,可不是来闹事的!虽然吧,现在她们已经在开始闹事了,但是这个事情,就总会解决的。

    “让开让开!”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公甫带着自己的十几个手下,蛮横地挤开那些伙计小二以及围观的食客们,直接寄到了包围圈的最里边。

    然后,他先是看了看周边剑拔弩张的酒店一方,再看看被围在里边那个桌子旁的那些男男女女之后,才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李捕头,您可算来了!她们吃饭不给钱,还想打人!!”

    看到本县的捕头拎着那么多的捕快到场,店小二更加地肆无忌惮了,直接指责那些个想要吃霸王餐的家伙们告起了状来。

    “这……”

    李公甫看了一眼对方,这群男男女女还拖家带口的,且看穿着也不想是没钱的主啊,怎么会不给钱呢?

    “她们吃了你们多少?”

    不明白事情的真相,不急着发表评论的李公甫迟疑了一下,便对凑到自己跟前的店小二再次开口问了一句。

    “不多,八十六两外加半贯钱!”

    “而且我们掌柜的说了,只要他们拿出那八十六两,那半贯大钱就免了!”

    在店小二看来,这确实是已经很大度了的!

    要知道,半贯铜钱,都足够一个小康之家在钱塘县这里吃喝一两个月的了!这是他们巨大的让步,再多便不行了。

    “这么多,你们该不会是看到别人脸生,就想宰客吧?!”

    听到对方报出来的数目,李公甫真的是被吓了一大跳!

    那么多的钱,就是他这个捕头好几年的薪俸,吃一顿饭怎么可能会吃那么多?如果真是自己想想的那样的话,那他李公甫可不会随便出头!因为现在看看情况,对方手里都是有着家伙的,可不是那些可以轻易招惹的存在!

    “哪能啊?”

    “虽然他们也吃了我们好几桌饭菜,但是几两银子也就够了,可您看看,她们都喝得是什么酒?!”

    要不是看着这些人穿着人模狗样的,他当时说不定都不会将店里最好的酒给他们拿上来的!原本还以为是来了一伙大主顾,可谁曾想,这些人竟然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在吃饱喝足后竟然还想赖着不给钱?

    “……”

    啧!

    真是一群狠人啊!!

    看着桌面上的那些上了年头的老酒坛子,李公甫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看来,店小二说的确实没错,他们恐怕还真的没有宰客,那些闻着就想流口水的酒坛子,确实是上了年头的上好女儿红!说是‘斗酒十千’也差不多了的,更何况这些人,还一口气点了好几坛?

    “各位!”

    “我是钱塘县的捕头,如果在坐各位有钱付账或者有抵押之物的话,我可以作保让各位离开,就当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否则,少不得你们就要跟我回衙门一趟了?”

    看了看对方这些人的气质,发现对方压根就没有害怕的神色,且似乎是有恃无恐的那种样子后,以为对方是有凭仗的李公甫想了又想,最终还是决定出来打个圆场,省得双方继续闹得不可收拾。

    真个闹起来且认真算的话,那数十辆的银子的账,也确实是足够这些人发配边疆了!毕竟,欠账还钱天经地义的,更何况人家这个酒肆可是有着后台的,这些人又哪里能逃了去?

    “我们没钱!”

    “但我知道一个人有钱,要不,您帮我们找到她,让她来付账?”

    这时,斧头帮的帮助至尊宝看到这个官差好像还比较好说话,便第一时间开口给有些尴尬的紫霞仙子解了围。

    “是的,我们确实是来寻一个友人的…….”

    紫霞仙子有些讪讪地说了一句。

    她们吃饭欠了钱,却反倒让一个小女孩来给自己等人收拾残局,这事情真的是有些难以启齿。

    “噢!原是来投奔亲朋好友的?”

    “那便好办了!他姓甚名谁,又住在钱塘的哪里?只要你们说得出口,我李公甫都能让人替你们马上去传个话!”

    听到对方为首的那个漂亮的跟仙子一般的女人这么说,李公甫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对方在钱塘县有认识的人,那便好办了!

    只要及时付钱,这里的店小二就总是不会太过于刁难的。

    “她是一个小女孩,金发碧眼的,我们只知道她住在钱塘,至于住在哪里,那就不清楚了…….”

    其实紫霞仙子连对方有没有回到这里都不知道!

    在赶跑了牛魔王之后,对方只是说要回家了,然后便直接消失不见,至于是不是这里,她自己也有些忐忑。

    “!!”

    “等等你说的是谁?一个小女孩,还金发碧眼?”

    “是的,她的名字好像是叫做安妮?我们是来寻她的,不过,看到这里的饭菜不错,便来吃喝了一些,谁知道他们竟然是一家黑店!”

    “……”

    “这位姑娘,你话可别乱说!我们可是百年的老店了,童叟无欺的!!”

    “…….”

    周围的捕快和知情的人们也纷纷将目光转向了李公甫,因为他们知道对方要找的那个小女孩到底是谁。

    “好了,都别说了,无关人等先散了散了!”

    眉头紧锁的李公甫看着这些并不像是番邦人的家伙,竟然是来寻他家里的那个小女孩安妮,他便有些迟疑了起来,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相信她们。

    不过,对方既然能说出小安妮的外貌特征和姓名,那是不是真的有关系?

    “……”

    再次上下打量了这些人一会,李公甫最终还是觉得,先问问清楚再说?

    ——————

    O(╯□╰)o 感冒了,难受,不写了,今天就六千这样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