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606章 此间有妖气(????? )
    钱塘县,一名身上穿着道袍的中年道人正摇头晃脑地抚着他自己的那对八字胡须,饶有兴致地上下审视城里这一处三进的大庭院,冷笑着看着这户大户人家,嘴里还念念有词着:

    “哼哼……”

    “嘿!瞧瞧这户人家里,天上黑云笼罩,妖气冲天,门前无神光,连门神都被撕了,看来此间定有妖孽在作祟,这不是注定本道人今遭要发一笔横财吗?”

    原本,这名道士还想到苏州那种大城去狠赚一笔,然后再讨几个小妾快活几年后再返回峨眉山修炼的,可哪想,在他路过钱塘县这个小地方这里的时候,竟然看到这一户一看就自傲是大户人家的里头,竟然隐隐有这积聚不散的妖气?

    所以,那便注定这家的家人要破财才能免灾啊!

    如果是一般的清苦人家,说不得他自己也懒得去管别人家的闲事,但是像这种大门大户的三进大宅子,肯定也只有这个钱塘县里的大户才住的起!而这些狗大户,便是他们这种‘修道’之人最喜欢服务的主顾了!

    要是换成那种家徒四壁的穷酸,哪怕对方家里撞了邪,他哪怕看到也肯定是不会去理会的!毕竟,降妖伏魔也要消耗法力道行的,哪怕是那种请神符,它们也是需要平时香火孝敬的,他们这种在地上行走的道士,又不是天庭主管降妖伏魔的的巡游天神,没好处的事情,凭什么要他去多管?

    “也罢!”

    “今儿就让本道人解了你们的厄,顺便给自己赚点路钱花销花销?”

    当看到哪户人家刚好开门出来,有两个看起来很有福相,且天庭饱满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夫妇从中走了出来后,道人眼睛猛地一闪,好似想明白了为什么这户人家为什么会招致妖孽的大概原因。

    这种有着好品相好躯体的人家,容易招一些邪道妖怪窥觑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别说一般的妖怪了,哪怕他这个修炼了上千年的得道真修,看着也眼热得很呐!当然,食人精魄肉体的那种事情,他这个‘有道真修’是肯定做不出来的。

    所以,他想了想便一转手,变出了一副写着‘未仆先知’的算命招牌,迎着正在关门朝着大街这边走过来的那对应该是户主模样的夫妇迎了上去。

    ……

    “哎呀!”

    “我说娘子啊,咱们家里现在人多了,又不是没钱,随随便便在外边点些菜让他们酒楼准时送来也便是了,勉强凑合个几天,犯得着自己去采买吗?!”

    右手臂弯里挽着两个大大的竹篮子,身着便服的李公甫一边出门,一边对自己身边的自家婆娘满脸不情愿地抱怨了起来。

    堂堂的李公甫李大捕头和自己家的河东狮吼一起上街买菜,他不要面子的啊?

    “家里大大小小那么多的人,还一个比一个能吃,咱们家现在又不是没有钱,你犯得着还要自己做吗?忙活那么一大家子的饭食,也不嫌累得慌?”

    现在他李公甫的家里,算上他们夫妇俩和安妮那个小家伙在内,大大小小地住了足足十一个人,像这么一个大家子,一日三餐都要忙活老半天的,那还不如直接用买的省时省力。

    “忙一点也好,我乐意!”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要趁机好吃好喝的,因为花的又不是你的钱,所以你不心疼?”

    自己的官人心里什么想法,她许娇容这个枕边人难道会不清楚?所以,她一口道破对方的小心思后,便扯着对方的衣襟,让其和自己快点到集市去,要是去晚了的话,说不定好菜都让别人给挑光了!

    “咳!那便随你拿主意吧!”

    被对方一口道破心事的李公甫有些讪讪地不敢再接话,只能垂头丧气地提溜着两个大篮子跟在对方的身后。

    “……”

    看到那两个夫妇走出家门,打量了许久的道人神情便不由得一振,赶忙提着自己的招牌朝对方迎了上去。

    “天灵灵、地灵灵,未仆先知我最行!”

    原本道人还以为对方肯定会停下来并好奇地问上一句,可哪想,对方直接走了过去,一点停下地意思都没有?

    “天灵灵、地灵灵,神仙不如我聪明……”

    这似乎和预料中的不太一样啊?

    看着那两只肥羊越走越远,眼看就要转到墙角另一边的街道里去了,道人一咬牙,便干脆咬咬牙快步追了上去,一手拉住了那个男户主手里挽着的大竹篮子。

    “哎哎哎……”

    “两位居士等等,请先等等!让我这个活神仙,给你们看个全相吧?”

    道人强行拉住了那个男户主并成功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之后,才摆弄着自己的招牌,得意地说着道。

    “你谁啊?”

    “呵!就你这样的还敢妄称活神仙?我告诉你,想骗钱去别的地方,李某不吃你们这一套!活神仙……你跟你说,连城西那边那看了几十年相的那个不要脸的陈老道,他都不敢像你这样吹嘘他自己!!”

    上下打量着对方一眼,看着眼前的这个猥琐的男人,看起衣着和气质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修道之人后,李公甫便摇了摇头,心里晒笑着打算和自己的婆娘离开这里,早点买菜去。

    眼前这个贼道人,和城西的那个陈老道比起来,更加地不像是一名道士,他又怎么可能会和对方浪费时间?

    “喂喂!”

    “两位先别走啊!!”

    看到俩人要走,道士赶紧快步上前,伸开双手勉强在街道转角处,在对方的家门不远的这里拦住了对方。

    “两位居士先听我说一句,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贫道乃茅山道士王道灵,在峨眉三中修炼千年方才得道,尤其擅长降妖伏魔,今日偶然路过钱塘,合该你家走运!我且问你,这户宅子,它是不是你家的?”

    拦住了两人之后,王道灵便开始阴测测地问了这么一句。

    对方的家里肯定是遭了妖孽,关于这点他决计是不会看错的,所以这个事情说出来,他王道灵真的是有恃无恐,也不怕对方不上道!

    “这里当然是我家啊,又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谁知道这里是他李公甫李捕头的家,这个面生的道人该不会是踩点没踩好吧?怎么现在,敢在自己的面前问这种问题?

    虽然自己旁边的婆娘拉扯着自己要走,但是李公甫想了想,觉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脆便和这个面生的贼道士唠嗑了起来,他想看看对方到底想要在自己卖弄些什么鬼名堂。

    “当然有大问题!”

    “你看看你家,天上黑云笼罩,妖气冲天,门前无神光,甚至连门神都被人给撕了,此乃风凶火异、水枯泽困之相,所以贫道敢断言,此宅子里边定有妖孽在作祟,居士您今儿恐怕要大祸临头了!”

    “不过……只要居士花点小钱买了我这三道灵符,贫道保你家上下无事!”

    说完,王道灵便手脚麻利地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三道黄色地符文,宝贝一般地向对方炫耀推销起来。

    虽然事情可能并没有和王道灵说的那么严重,但是为了能快点赚到一笔叱喝银子,他还是将事情往重里了说,想要唬住这个男户主,让对方老老实实地掏钱买他的这三道神符。

    虽然,要是没有经过他王道灵亲自施法主持请神仪式,恳请天君布下天罗地网的话,这三道神符的效果最多也就是镜下周那些妖孽而已?但是,哪怕这样也是够了的,他王道灵收起钱来也是肯定可以心安理得的!

    “啊呸!”

    听到这个贼道士说自己家的风水不好,脾气暴躁的李公甫差点就没一口浓痰朝着对方的面门上唾过去。

    “你这个贼道士胡说八道些什么?!”

    “你家才黑云笼罩妖气冲天,你家才风凶火异、水枯泽困呢!我看你这个外来的道士也一样不会看相,连我们钱塘县这里城西的的那个陈老道都不如!前些天,那个陈老道才刚给李某算过,终于不再咒我倒霉了,还说我‘额头有朝天骨,眼睛里有灵光,肯定是有仙人护佑,将来必定可以大富大贵,诸邪不侵?’,可你倒好,上来便咒我要倒霉,我且问你: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看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李某人我可是钱塘县这里的总捕头,你要是再来这里鼓噪,小心我让捕快抓你下狱,再问你个‘坑蒙拐骗’的罪行!”

    原本被自己的婆娘强行拉去买菜,李公甫心情便很不好了的,可现在,对方竟然还敢开口就说自己家风水不好,还敢咒自己要倒霉,他又怎会给对方好脸色?

    还‘门前无神光’什么乱七八糟的,那两尊门神明明就是有人恶作剧,才让他家的婆娘给撕了,准备过年地时候再请回两尊新的换上的,哪里又有对方说的那么玄乎了?

    看这种脸生的外来贼道士跑来他们钱塘县的地头坑蒙拐骗,他李公甫这个捕头原本心下原本就有些反感,更何况现在对方不先去打听打听就敢寻到自己的头上准备行骗,他又岂能善罢甘休?

    至少,他都要吓唬一下对方,如果可以的话,将其直接驱离钱塘县这里那便是最好的,省得这个贼头贼脑的家伙跑来这里骗人或者制造事端!

    “行了,公甫你还是少说两句吧!”

    “这位王道长,请问,你的这三道灵符究竟要怎么卖?”

    不想因为和对方纠缠而耽搁了自己去买菜的许姣容,便一把拉住了自己的官人李公甫,打算买下对方的三道灵符。

    毕竟,三道灵符想来也用不了多少钱,按照她往常在城隍庙里求的那些来看,几枚铜钱也是够了的,就当积德行善,或是给对方化个缘了吧?

    “喔?看来还是这位女居士有眼光!”

    “贫道的这三道灵符也不贵,一般是不卖的,只赠与有缘人……不过嘛,一些香火钱还是要的,这位居士,您只需要给这个数便可以了!!”

    赞叹着对方的同时,王道灵一边手脚麻利地递上了三道灵符,直接塞到了对方的手里,一边伸出了自己的一根手指。

    对他来说,有缘无缘全是狗屁,有钱才是有缘,无钱便是无缘!

    “十个大钱?那倒是也不贵,好吧,你等等……”

    按照往常自己在城隍庙里求到的那些灵符神符的价格来看,三道灵符十枚铜钱到也还算公道,所以心下焦急着,想要快点去买菜的许姣容,直接便伸手往腰间的钱袋摸去,准备掏钱。

    “不不不!不是十枚大钱,是这个数!!”

    发现对方竟然没有完全理解自己的意思,而却只愿意给那么丁点的钱后,王道灵赶紧摆着手,再次伸出一根手指。

    “一贯,一两?就你这三张破纸?”

    没等许姣容惊呼出声,李公甫反倒有些不乐意了。

    一两银子那可是他半个月的薪俸了,哪怕现在有钱了,可也不能这样去随意挥霍的啊!更何况,现在是凭白给这么个贼头贼脑的道士?就对方这模样,谁又知道到底是真道士还是专门来骗钱的?

    “哪能啊?居士您误会了!”

    王道灵继续摆着手,笑眯眯地解释着。

    区区一两银子,他还不放在眼里,因为,他只要随随便便卖掉假药就能骗到不少,又哪里会大费心思地准备宰这头肥羊?

    “呼!那便好!”

    “你真要敢收我们一贯钱,我们也不买你的了!”

    许姣容捂着自己腰间钱袋的手终于算是放松了下来,要是对方真的敢铠甲一贯钱的话,她肯定转头就走!

    “其实……它们值得一百两!!”

    看到眼前这两人竟然这么不上道,本着慈悲救人和降妖伏魔的心,王道灵终于不得不叹了口气,并再次开口轻轻说了这么一句。

    “!!”

    “一百两!你怎么不去抢?!”

    听到这种荒谬的疯话,李公甫算是认定了这个道士肯定是专门来骗钱的,所以他恨恨地一把推开对方,就打算早点和自家的婆娘去买菜!

    至于对方的灵符,他爱卖给谁就卖给谁去,他倒想要看看,这个钱塘县里,到底有那个缺心眼的会买下对方的这三张破黄纸?

    “这个嘛……”

    “这位居士您说笑了,贫道虽然小有法力,手段也能通天,但是贫道也知道抢钱那颗是犯王法的!”

    王道灵有些讪讪地笑着。

    是的,抢钱被发现的话,可是要被官府通缉捉拿的,但是骗钱可就不一样了!再说了,他的生意可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哪怕是天庭也管不到他王道灵的头上来。

    “走走走!哪里来的野道士,骗钱还敢骗我李公甫的头上了,正以为我是那种人傻钱又多的?”

    “我告诉你:身为钱塘县的总捕头,你着三道灵符我没收了,省得你又去骗别人!你要是不服,尽管到县衙告我去!”

    “本捕头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只管去说是李公甫收了你的符就行!”

    一把从自家婆娘的手里抢过了三道三角形的灵符后,李公甫也不交还对方,而是恨恨地上下扫视了对方一眼,就打算绕过对方离开这里。

    对方肯定不是钱塘县的人,这是确凿无疑的,因为整个钱塘县的真假道士就那么几人,他李公甫全都认识!而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招摇撞骗,还敢几张破纸就卖一百两?

    这事情,哪怕真的被对方给捅到了杨知县的面前,他李公甫也不怕!到时,只要知县大人不傻,就总会让人乱棍将这个贼道打一顿,然后给直接驱逐出钱塘县的。

    “哎哎哎!别走啊!!”

    看到这个当官的捕头竟然比自己还要狠,不买不给钱也就算了,竟然还想强夺自己的灵符,王道灵又哪里肯善罢甘休?

    所以,他也只能冲上前去,准备拦下对方,从对方的手里抢回自己的东西!毕竟,那三道灵符可是货真价实的,用的好的话,那怕用来对付一些千年的大妖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咦?”

    (??ω??)?

    “李叔叔,李婶婶,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

    安妮在吃饱喝足,以及和某个头上长疤的光头老和尚聊了差不多小半个下午地时间,并成功让对方比她自己在某些事情上还要担忧之后,她便开开心心地回家了。

    理所当然地,当她来到距离家里大门十几步远的这个街道转角处,便发现了那个李叔叔和李婶婶好像正在和一个穿着那种阴阳八卦道袍,看着不像好人,长得也不像好人,实际上确实就不是一个‘人’的家伙纠缠在一起后,她就蹦蹦跳跳地提溜着自己手里的东西,好奇的凑了过来问着道。

    “哟呵?”

    “小家伙,看来你终于是开窍了,自己一个人丢下叔叔跑出去大鱼大肉地吃了不算,竟还会往家里带东西了?不错不错,西湖的新鲜大闸蟹!看来,今晚我们要有口福咯,这看着都有至少十几斤了吧,看模样都是那种金毛金爪身长体厚的,确实是最上等的品相,看来卖给你螃蟹的那个家伙确实没有敢随便诓骗你这个小孩子!”

    “晚上让你李婶婶擦洗干净,放到蒸笼里蒸上,再弄俩叠老酱姜末,我可得好好地喝上几杯才行!!”

    李公甫听到小女孩的声音后,转后过去,一眼就盯上了对方手里提溜着的那一个大网兜里装着的被用篾条一只只捆着双钳和身体,只能用步足在里边挣扎的大螃蟹们!

    所以,李公甫很自然地再一次拨拉开那个烦人的贼道士,一手拎起了小家伙手里的东西,觉得不止十几斤,起码有二十来斤后,且全都是那种八两到一斤以上的上好西湖蟹后,便忍不住开口赞叹了一句。

    “安妮,你怎么买了这么多,真是的,这可是要花了不少钱吧?”

    许姣容也面含笑容地凑过来看了一眼,觉得确实不是那种别人挑剩下的东西后,便难得地点了点头。

    如果是在平时,小家伙带这么多的螃蟹回家,许姣容肯定是要小小的责备两句的,因为这么多,她们三人肯定是吃不完的,而这东西又不好养着,只是浪费钱财而已,虽然吧,钱塘这里靠江靠湖的原因,水产并不值几个钱,但也不能随便乱花的!

    不过现在啊,家里人变多了也热闹了,就这么点螃蟹,肯定是不够那些大胃口的家伙们吃的!所以待会啊,她和自己的官人肯定还是要去菜市场走上一趟,多弄点鸡鸭鱼肉回来才好!

    想想那个春三十娘也怪可怜的,才刚刚生育才不久,连月子都没过呢就要千里跋涉地奔波,好不容易才到钱塘这里,她可得好好地照顾人家一番才是。就比如,去买上一只老母鸡,好好地给对方炖上一锅好汤?反正这种事情,也只有她许娇容这个女人才懂女人的苦,那些个男人们那里又会照顾人?

    “没花钱啊……”

    “那个蒸鱼店地老爷爷因为上次给他的银子没找开,这次还死活不要我的钱,非要拉着我退还了我今天打算给它的铜钱,临走还送了这么多的螃蟹给我,不要还不行!”

    ╮(???????)╭?

    那个卖蒸鱼的老爷爷可是个实在人,据说这些东西全都是他昨天晚上在西湖里水草丰茂的地方下鱼篓给捕到的,还专门给安妮留下了这么多,为的就是补贴上次她多给的银钱?

    “这样啊……”

    “那好,你先拿回去,放到厨房的那个没有水的大缸里,前往别让它们跑了,等我们去买菜回来再洗干净蒸上!”

    听到竟不是买的之后,许姣容便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就打算先让小安妮将这些东西给拿回去放好,一切等她回去再慢慢处理,左右现在时辰还早,离到达酉时估计还有两刻呢,她也不是太急。

    “好哒!!”

    (? ̄? ̄?)~?

    “李婶婶?这个看起来就不像是个好人的怪蜀黍又是谁?”

    (′,,?ω?,,‘)?

    从李叔叔的手中接过装着螃蟹的网兜的绑口,直接将螃蟹们拖在地上之后,安妮才再一次将好奇的目光锁定住了那个似乎正暗自焦急,但是一时半会又总插不上话的怪人。

    “!!”

    “哪里来的番邦小鬼,小小年纪可别胡说八道!”

    “贫道乃王道灵,是来自茅山的得道真修,眼下是来替你家降妖解厄的,也就是来抓妖怪的,怎么就不是好人了?!”

    看到这个小鬼竟胡言乱语间一口道破了自己的底细,正在发愁怎么诓骗这家人出高价买他的那三道灵符或者将灵符拿回来的王道灵急了,开口便训斥起来。

    也就是在城里了,且现在是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要是换成别的地方或者别个时间,这么个小鬼敢出来敢跟他这般说话的话,他岂能善罢甘休?!

    “行了,小家伙,快回家去,别理会这个骗钱的妖道!”

    刚刚对方卖灵符,原本李公甫还想着照顾一二的,可哪想,对方开口就想要一百两银子,真当他们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虽说最近这个小女孩也不知道从哪里给了他们变出来了很多的金子,也足够他们吃喝不愁地过上数十年了!但是,财不露白,细水长流且不能大手大脚乱花钱的道理,他李公甫也还是懂的。

    如果对方像是城西的那个陈老道一样,在没办法之下糊弄几顿饭钱,他伸伸手也就帮一把,可像这种不知道哪里来的野道士,开口就想要一百两银子,他李公甫又不傻,怎么可能会同意?

    那个是一百两银子啊……

    如果是他李公甫每月能拿到手的薪俸来算的话,他家哪怕不吃不喝不用,也差不多要三年才能攒到那么多……而如果要补贴家用的话,恐怕十年都难!

    “抓妖怪?”

    (′???`)?

    安妮眨眨眼,然后她有些不明白,这个怪蜀黍自己本就是一只丑陋的大蛤蟆用变形术变的,他自己就是妖怪,难道他要自己抓自己吗?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天,安妮可是弄明白了一点的,那便是:只要不是人,也不是神仙的,那就一定是妖怪!

    “这位居士,贫道可真的没有骗你!”

    “你家上方现在妖气冲天,愁云惨淡,真的是有大妖在你家盘踞之象!你最好快快买下贫道的那三道灵符,待贫道施法加持后赶紧回去在各个内外大门处贴上,届时哪怕收不了那些妖孽,也肯定可以惊走他们,你怎么就不信呢?”

    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买卖,现在却弄成了这副不上不下的模样,王道灵也是有些急了,他可不想做这种出师不利,还得白搭上三道灵符的赔本生意。

    要不是现在是在城里,诸事有所不便的话,就凭对方想要贪墨他那三道灵符的事情,他王道灵就非得施展一个掌心雷,电对方一个抽搐倒地不可!

    “啊呸!你家才愁云惨淡呢,老子家里现在家里好得很!”

    “你再不走,小心我抓你去县衙问罪了啊!”

    看到对方还要纠缠不休,还想要诅咒自己家要倒霉,李公甫也急了,挽起宽大的袖口,就打算和对方来硬地,也好让这个外来的道士见识一番自己这个钱塘县捕头的威严?

    “你……”

    “哼!一派胡言!贫道哪里又是在骗你?你若不信,贫道现在敢发誓:贫道刚刚说的可是千真万确,句句属实的!你不买便不买,尽管先将灵符还我,进而当我没来过!到时候,你全家死绝了走到黄泉路上时,且莫怪贫道言之不预!”

    没想到世界上竟然还有比自己要钱不要命的主,王道灵也急火了,当场终于开始用起了那些很不客气的恶毒语言。

    本来嘛,买卖不成仁义在,哪怕没有仁义,他王道灵也不想去关心这些个凡夫俗子的性命,也更没有真个想去去干那些降妖伏魔得罪人的买卖,他只不过是想卖了灵符就一走了之的,可谁曾想,对方不买也就算了,竟还想要贪墨他的宝贝?

    “你!!”

    李公甫怒了,他不过是想要对方竟然给脸不要脸,还瞪胡子上眼,咒自己一家,这可还得了?!

    “算了!公甫,不要和这般人浪费时间了。”

    在自己的丈夫准备动手的时候,许姣容及时拉住了对方。因为啊,如果对方是一般的恶徒,抓了也就抓了,可现在,对方确是个道人,哪怕是个贼道士,胡乱给自己的丈夫抓走的话,传出去名声可不太好听。

    虽然对方说的话她许姣容也很是不满,但是,现在没必要和这种人在这里浪费时间,那三张破纸,还给对方也就是了,她家才不会稀罕呢。

    “抓妖怪啊?哈!我知道了……”

    ????

    眨巴着自己萌萌哒碧色大眼睛,思考了好一会,安妮突然就贼兮兮地笑了起来。

    “喂!里边的人听着,外边有个贼道士要来抓妖了,你们快出来看看呐!!”

    ?(?˙o˙?)?

    冷不丁地,小安妮突然双手合拢在嘴边,朝着家里边大声地喊了这么一句。当然,她是用了法术的,只让自己身边的三人以及自己家里的那些神佛和妖魔鬼怪的大姐姐和怪大叔们可以听得到。

    “……”

    “那个杂毛道士吃了熊心豹子胆活腻了,敢到老猪的家里降妖?!”

    原本是天庭玉皇大帝手下的天蓬元帅,主管天河十万天兵,后来因为喝醉酒‘不小心’调戏了霓裳仙子并大声喧哗惹来纠察灵官,而后又一嘴拱倒斗牛宫,还偷吃了灵芝仙草,以至于最后被玉皇大帝责罚两千余天锤后贬下凡间错投猪胎,从此就长着一副‘福气’相,还曾占福陵山云栈洞为妖的猪八戒率先嘴里咬着一个炊饼出场了。

    因为他刚才,就偷偷地躲在二门那里吃东西,所以听到那个小女孩的喊话后,他便一个个冲到了正门,并开门出来,一边恶狠狠地嚼着嘴里的炊饼,一边眼神不善地盯着正在和李公甫夫妇纠缠着的那个穿着道袍的贼道人。

    取经的那些年,从来都只有他跟随那位大师兄去降妖伏魔的,而今天,却有人找上门来要降他?!

    “?!”

    好强的一头猪妖!

    这……不好惹!

    哪怕对方也变了一副人样,但是王道灵从对方的气息以及身形上,就大概猜测出了这究竟是一头什么样的妖怪!

    “唔?二师兄,就凭这个贼道士还想收服咱们?!”

    这时,沙和尚也提着自己的斧钺禅杖——降妖宝杖出来了,然后,当他发现对方竟然是个法力不咋滴的妖道之后,他才放松了下来。

    在刚才,他差点以为是牛魔王那一伙人又要来抓他们家新投胎的师傅了呢,可没想,却是这么个蛤蟆镜?就这只癞蛤蟆还想吃唐僧肉?

    “!!”

    王道灵惊惧地发现,新跑出来的这个和尚打扮的河妖,似乎也一点都不比那个猪妖差?!

    真个打起来的话,似乎他也惹不起?

    “哼!上次才刚被我们打跑了一个叫做菩提老祖的老和尚,现在又来了个不知死活的小道士?就这点修为,也敢出来降妖伏魔?!”

    这时,手上缠着自己的白骨神鞭的白晶晶也出门来看了一眼,发现敌人竟然是个妖怪变化来的假道士后,便很不厚道的倚着门柱子笑了起来。

    “!!”

    好强的妖气!!

    这里……竟然有三只大妖?

    难怪了,难怪之前用望气之术看着宅子总觉得妖气太重,原来是这样!那恐怕,也只有请天君下凡才能降得住它们了!但是,那样的代价也太大了一点,一百两银子太少,起码一千两还差不多!!

    “啧啧!”

    “这只大蛤蟆看起来挺补的,要不师妹,咱们抓住抽出内丹算了!正好,最近师姐我的身体总有些发虚,正好给我补补身子?!”

    春三十娘也和抱着孩子的二当家出来了,她先是警惕地看了一圈周围的环境,没有发现别的敌人后,才斜着眼看着那个道士并冷笑起来。

    那只蛤蟆精身上的气息和一般的妖怪有些不同,看来确实是无意经过想要降妖伏魔的,并不是牛魔王手下的妖王之类的。

    “好了!”

    这时,紫霞也出来了,并及时斥责了自己的两个商量着要吃‘人’的徒弟。

    “这位道长,莫不是您误会了吧?我们这里可是正当人家,来这里也只不过投奔亲友而已,哪里是什么妖怪?!”

    虽然脸上也是笑吟吟地说着,但是紫霞却警惕着对方脸上的细微表情,一旦发现不对,她就会找机会拿下对方!

    而要不是妄下杀手有些不太好的话,远处那个道人哪里还有命在?

    “!!”

    这种气息……

    真的假的?

    这个女人好强,和天庭的那些天君好像也差不多了吧?惹不起啊惹不起!!

    “诸位!误会啊,真的是误会啊!!”

    “小道刚刚又算了算,好像确实是出现偏差了……这房子的有着风水紫气东来锦凤朝凰之象,妥妥的上等住宅!所以,小道觉得,大妖应该是在苏州那一带,而不是在钱塘这里?贫道这就走,叨扰各位了,别送,千万别送,小道自己会走!”

    现在王道灵不走不行了,一窝子千年以上的大妖,外加一个敢绝对是妖王级别的女人,哪里又是他惹得起的?就眼下这种情况,除非天庭的大规模天兵天将们下凡布下天罗法网,否则,哪怕他请来了天君的法相,估计也是拿它们没辙!

    所以,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

    “喂!你别走啊,你的灵符还要不要了?!”

    李公甫手里可是还拿着对方的三道灵符呢,他刚想甩对方脸上还给对方的!

    “不要了,送给居士您了!!”

    生怕小命不保的王道灵,只顾狼狈地往远处跑,哪里还敢折返回去要那三道灵符?要知道,后边的那些人,他可是一个都惹不起的,再不跑快点,被降的恐怕就是他自己了!

    “真是的,怎么我听着怪怪的?”

    事实上,李公甫不仅觉得那个道人怪,就连这家子的人也很怪,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又想不出来是哪里不对……

    “喂!”

    “那头肥猪,快点滚过来拎螃蟹了!!”

    ( ̄^ ̄)哼!

    看到道人逃跑,安妮没有多管,只是将自己手里的东西丢到了身前,然后指着某个特能吃的家伙吼了起来。

    “今晚有螃蟹吃?”

    “好好好!是清蒸呢还是红烧?!”

    看奥晚上似乎可以加餐,斋戒了好几年的猪八戒赶紧拖着肥胖的身体凑了过来,并欣喜地一把拎起了那个网兜。

    只可惜,螃蟹还是少了一点,估计都不够他一个人吃的。

    “……”

    “行了,公甫,咱们也该走了,时辰不早了,早去早回,难道你今晚就想吃那几只螃蟹?!”

    看到小家伙已经和那些新来投奔的‘亲友’们说说笑笑地往家里回头走之后,许姣容也笑着和她们挥了挥手,然后一把扯起了自己这个嘴里仍旧在念叨着一些什么的丈夫,打算快点到市场去采购今天的食物。

    ——————

    O(╯□╰)o五天感冒差不多了,不再忽冷忽热,但是还是咳嗽,慢慢恢复更新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