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680章 少年,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交给你了(^_?)☆
    “……”

    颤颤巍巍地拄着法杖,虚弱到连行走都有些困难的老巫师并没有急着立即回答小女孩刚刚的问题,也没有去介意为什么个小女孩会知道那么多关于魔法方面的高深知识,而是重新开始上下审视着这个收到自己追踪咒的提示和召唤,并能成功来到这里的第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完全合格的小女孩。

    总之,

    无论他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小女孩似乎都很符合他们永恒之岩的各种要求,且还是那种最好、最完美、且可遇不可求的……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对方的意志坚韧到可以轻易抵抗恶魔的低语和诱惑,还有着他看着都羡慕的无比圣洁的灵魂……除此之外,对方好像还拥有着对魔法无与伦比的适应力和共鸣能力,且似乎天生就是那种可以直接使用魔法的人?

    反正无论他怎么看,都觉得对方比他,以及他们那些已经死了的老家伙们还要更加地优秀?

    所以,他终于可以笃定:

    对方一定就是魔法之神赠与他们永恒之岩的礼物!

    除了眼前这个小女孩,在这个世界上,简直就没有任何一个能比她更适合继承他们力量的人选了,她一定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的那个,没有之一!

    至于对方的身上似乎原本就有着某种传承,也有着强大的魔力,也懂很多魔法且还能一眼看穿自己的魔杖是一件契约物品的事情,他就并没有太放在自己的心上……

    在老巫师看来,对方自己会魔法,还能看得出他法杖上边恒定的契约,那其实也是再好不过了的!

    想必待会儿,等到他将他们的力量全部都传给对方之后,对方可能都不需要去重新学习和适应,就可以直接正常地使用他们的力量了吧?真是那样的话,想必这里的那些恶魔,也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从这里脱困并逃出去祸害地球?

    毕竟,只有魔法才能对付魔法,而现在的地球上边,会魔法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同时强大的力量对一个成年人类心智的侵蚀和诱惑力也实在是太大,以至于让他只能满地球地搜寻一些合适的孩子……

    本来,他的老友宙斯用魔力催生出来的一个女儿,那个天堂岛亚马逊人的公主是挺合适的……只可惜,那个天生神力,被宙斯委以重任并还成功消灭了战神阿瑞斯的女人,年纪实在是有点太大了(都一百多岁了的老女人,且本身还是一名被宙斯用神力缔造而出的奥林匹斯神族,和他的魔法巫术有着不小的冲突......),心思变得太复杂,并不是他心目中那个最好的人选,甚至都远远没有一个心灵纯洁的小孩子的可塑性要高。

    随着老巫师自己的身体日渐衰弱,感觉到时日无多的他,甚至都有想过稍微将就一点,随便找个靠谱且能够不被恶魔诱惑的人选,然后就将自己的力量赠与并使之传承下去算了……而万幸,在他准备将计划付诸实践,甚至都已经绝望地发出那种大预言术和追踪咒的时候,终究是被他如同大海捞针一般,找到了眼前这个绝佳的人选。

    “安妮?哈斯塔……”

    “真是奇怪了…..你的这个名字念起来的感觉很不一样,它存在的本身,好像就是一个具备着强大魔力的魔法符文?!”

    感慨完了某些事情后,刚刚准备和小女孩说一些事情的老巫师忽然又发现,对方似乎有些不对劲,竟然连名字的本身都存在着魔力?

    名字的本身就是魔法,这种诡异的事情可能一般的凡人或者不懂法术的人感觉不出来,但是他这个老巫师可是念出来的瞬间就感觉到了……像这种一点都不合乎魔法常理的奇怪现象,他自己在那漫长的生命里,可还是第一次碰到的。

    “喂!”

    (????????

    “奇怪的老法师,你还没有跟我说呢,你到底是谁啊?你再不说的话,我可是要走了的哦!”

    (#`д′)?

    在安妮看来,这个老巫师说话有气无力还磨磨叽叽的,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玩!

    而且,在这个乌漆嘛黑的破山洞里,除了旁边那几个封印着恶魔的石头雕像,外加几张破石头椅子和外边石崖上的那些一个个能到达很多地方的奇怪传送门之外,简直就是半点好玩、或者有趣的、能提起她兴趣和探险欲望的事情都没有!

    早知道这样子的话,她还不如待在家里跟凯特阿姨,卡特小屁孩外加那个保姆艾拉三人一起美滋滋地吃一顿好吃的晚饭呢!

    “我……”

    “是上古的巫师——沙赞!!”

    当看到小女孩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越来越不耐烦,且似乎还真个准备施法,身上的魔力也开始慢慢涌动,很可能随时都会离开这里的情况之下,老巫师沙赞便终于不得不放下自己刚刚拖着残破的身躯装出来的凌厉气势,赶紧开口解释了起来:

    “我同时……还是上古巫师理事会的首领,这个永恒之岩的真正主人!”

    “我们在这里,已经存在有着数千年了……”

    说着说着,老巫师沙赞感知了一下身后的那几个空置了无数年的石头宝座,感知了那几个永远不会再有巫师理事会的议员或者他们的传承者坐上去的席位,他便忍不住在心底下轻轻叹了口气。

    他的那些兄弟,那些巫师理事会的同僚们,至死都没有能成功留下他们的传承,以至于让他一个人,就那么孤零零地在那个正中间的首领位置上寂寞地孤坐了无数年……

    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他沙赞都要想方设法留住这个被他选中的天赐小姑娘!!

    “永恒之岩?那又是什么?”

    (¬?¬)?

    原本想要施法传送离开的安妮,听着听着便又停了下来。

    因为她觉得吧,反正来都来了,也许……她可以听一会看看,如果是在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的话,到时再走应该也还来得及?

    “这里,就是永恒之岩……”

    “说起来,它其实是在天堂和地狱之间的空间夹缝中的一块神奇的石头,一块巨大的空间之石……”

    “曾经花费了无数年,它才被我们巫师理事会逐渐改造成了现在的这副模样,它连通着这个世界的无数个地方……在这里,它可以轻易地到达这个宇宙的任何一个地方,包括天堂和地狱……”

    说到这里,巫师沙赞便又有些落寞地垂下了自己苍老的头颅。

    曾经,上古巫师理事会无比地繁华……

    无数的巫师和英雄们聚集在这个神奇的地方,并将这里慢慢改造成了现在这样,甚至还曾利用这个永恒之岩的特性,窥视和探秘过宇宙中无数个神奇的地方和星球!

    而这,也正是外边的那个悬崖上之所以会出现那么多永固空间门的真正原因。

    在那时,他沙赞以及他们巫师理事会的各个成员们,曾涉足过无数个地方,努力探索着宇宙的奥秘和魔法的真谛,并在彼此之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以及永恒的誓言!

    可如今……

    那些原本聚集在这里的英雄,那些曾聚集在这里研究宇宙奥秘的巫师或者上古之神们,他们却死的死、离开的离开、失踪的失踪……

    到了现在,这里,也仅仅剩下了他沙赞这个凭着强大的魔力一直苟延残喘,且还一天天衰弱下去的老巫师而已。

    “只可惜……”

    也正因为如此,在他沙赞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点的时候,他才不得不用所剩无几的魔力,发出了那个针对整个地球的大预言术和大追踪咒,想要在地球上找到一个可以继承自己衣钵,继承自己的强大魔力和职责的人。

    “噢……”

    (?′ω`?)

    听起来有些怪无聊的……

    反正在安妮看来,无非就是一群吃饱了没事干的土著神灵和高阶法师巫师们找到了这么个空间间隙,并伺机在这里盘踞窥伺这个宇宙的其它地方而已。

    “原来是这酱紫的啊,沙赞巫师你好!”

    <(^-^)>

    “可是……”

    “你还没说你召唤我来这里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呢?我可告诉你哦,我自己就是个很强大的奥术大法师,还是很厉害很厉害的那种!”

    (?ˇ?ˇ?)??

    “如果你还想骗我契约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那条心吧,我肯定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o(′^`)o哼哼!

    她安妮女王大人自己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和这样的一个怪家伙签订契约?

    反正,只要对方不是想要坑蒙拐骗自己,那就一切都好商量!而要是对方想要暗中使坏的话,那他就一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

    “奥术大法师吗?原来如此……”

    上古巫师沙赞不知道奥术大法师到底是个什么程度的存在,但是,奥术他是知道一点点的,那是一个他也略微有所涉猎的高深领域,在他们探索宇宙奥秘的时候,就曾接收过对方从异位面传来的某些信息……

    据说,那是一群无法无天,甚至连神灵的领域都敢侵犯的魔法狂徒?

    那种事情,他沙赞也说不上究竟是好还是坏,反正,似乎和他们巫师的法术有点点差异就对了。只不过,他就只知道一点:

    凡是能够有一个大法师或者大巫师的名头的人,就绝对不是一般的角色!

    但是,那种事情和他无关……

    因为他沙赞现在,一点都不关心这个小女孩到底有多强或者多弱,他只关心对方到底肯不肯继承他的魔力和责任!

    “是这样的,安妮……”

    “我也不想欺骗你……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奥术大法师的话,可能你也看得出来了:我的生命,即将抵达那最后的终点,但是,我们的巫师理事会和永恒之岩却不能没有主人……”

    “你可能也看到那些石像了……”

    “在这个地方,还封印着七宗罪所具现化的七头最强大的恶魔!它们分别是:饕餮、贪婪、懒惰、嫉妒、骄傲、**、愤怒……”

    老巫师沙赞颤巍巍地指着在这个大厅岩壁周边的那一个个巨大的恶魔雕像并开口解释了起来:

    “所以……”

    “必须要有人主持这个地方,持续压制这些被封印的恶魔以及监控外边石壁上的那些无数个永固的传送门!”

    “否则,这些恶魔以及那些从外边传送门里,从宇宙各处蜂拥而来的怪物,会很轻易地通过永恒之岩侵入其它的世界,当然也包括地球……”

    “届时,那就将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所以……”

    说着说着,巫师沙赞又开始不由自主地进入了教化模式,连声音都不自觉地用上了一丝丝隐秘的诱惑巫术,似乎是想要忽悠自己跟前的这个条件绝佳的小女孩,想要让对方当自己的继承人,然后用对方的力量以及自己即将交付给对方的力量一起,去压制这里的恶魔和监控外边的那些无数个传送门?

    其实吧,

    在老巫师沙赞看来,这里的七宗罪恶魔还算是个小事,只要有一个不会被诱惑的,拥有纯洁的心灵的继承人用魔力持续压制并严加看管,那它们就永远都别想翻天!

    可是……

    石洞大厅外边,那个石崖上的那无数个当年他们上古巫师理事会的巫师们作死打通的那些永固传送门,那些他们当年被他们亲手挖出来一个个‘大坑’,那就真的是不太好处理的。

    所以,在他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即将打算让自己的灵魂升华到安息之地,或者偷渡到天堂里享福的时候,他就急切地需要一个靠谱的家伙来背他们的黑锅,替他们镇守在这里。

    以便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想到,或者找到一个行之有效的处理那些传送门的绝佳办法?

    “停!说人话!!”

    (ー`′ー)

    “老爷爷,你还是别跟我说那种大道理了,因为我肯定是不会听的!”

    ?乛?乛?

    “你现在还是直接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想要骗我契约或者请我帮忙的话,那就不用再说了,我很忙的,肯定是不会乐意去帮你们的!”

    〣(oΔo)〣

    她安妮女王大人辣么忙,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好吃的,好玩的,以及有趣的事情等待她去发现,她怎么可能有空跟对方在这里玩那种守护世界的和平以及对抗恶魔的过家家游戏?

    ╮(╯▽╰)╭

    而且,这个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也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的怪老头,如果觉得她好骗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想要她安妮女王大人守在这么一个破烂的鬼地方里浪费时间的话,那是想都不要想的!

    但是……

    如果对方能有什么好吃好玩的东西给自己作为交换的话,也许,她心情一好,就会替对方想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也不一定?!

    “……”

    “我的要求很简单……”

    “紧握着我的这根权杖,和我签订永恒的契约并高喊我的名字,我就可以无偿将我的所有力量,将我们巫师理事会那无穷无尽的力量统统都交付给你…….”

    老巫师沙赞就不明白了,他似乎也没有打什么坏主意的,也更加没有加害对方的想法,仅仅就只是想要对方和自己签订一个传授力量和见证传承的契约而已,可这个小家伙,怎么就那么犟呢?

    像这种巴巴送上门的天大好处,还有那无穷的力量,他完全就想不出来有谁会主动去拒绝的。

    “哼!签订契约?免谈!你别想,想都不要想!”

    o(′^`)o

    白给的东西安妮自己都要考虑一会,那就更别提那种需要签订契约或者有条件的赠与了。

    再说了,力量什么的,她自己有的是,才不会去稀罕别人家的!

    “这……”

    “你就真的不考虑考虑?”

    “我们的力量超出你的想象,可是包括了所罗门的智慧、海格力斯的力量、阿特拉斯的耐力、主神宙斯的雷霆、阿喀琉斯的勇气和墨丘利的闪电速度!!”

    “有了它们,再凭着你自己的魔法,你很可能就会成为地球上的神!最强大的那种!!”

    看到对方再次拒绝了自己,感到有些悲愤和无奈的老巫师沙赞,便不得不再次开始解释起来,并用着恶魔一般的语言循循善诱起来。

    “不要!”

    (?0?)

    “……”

    “你真的可以成为天神一般的存在,用你获得的那无边无际的力量去俯瞰芸芸众生,届时,一切都将被你掌控在手中,那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你就不考虑考虑?”

    老巫师沙赞是真的急了,因为他的身体,他的灵魂正在慢慢地枯竭,他已经不想等下去了……

    现在,只需要这个小女孩上前一步,然后紧紧握住自己的法杖,在大声喊出自己的名字,去完成那个古老而又神圣的传承契约,她就可以无偿地获得所有的一切,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难道还有拒绝和犹豫的必要吗?!

    “不考虑,也不不稀罕!!”

    o(′^`)o

    力量什么的,她安妮女王大人自己都有很多,而且一直在不停地涨涨涨,哪怕她最近从不修炼也是一样,用都用不完的东西,她还曾一直为此而苦恼过的,甚至还有意无意地压制着,以免泄露出一星半点后吓到了别人……所以啊,她又哪里可能会去接受别人家的?!

    “……”

    好了,老巫师沙赞这下也没辙了……

    要不是他们上古巫师理事会目前就仅仅只剩下他一人的话,他又哪里会像现在这般,一直低声下气地去祈求一个难缠的小家伙同意接受自己的馈赠?

    这种送出力量,送出天大的好处都还要求着对方的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亏他还冒着大风险,直接在恶魔们的面前说出了他的契约真名,可哪想,结果却是这样的?

    ‘……’

    ‘哼哼哼……’

    ‘没错,小女孩,不要听他的……那个老巫师是在欺骗你,他想要奴役和控制你,千万不要听他的…….’

    ‘那边,有一个能量球,不需要任何的条件,只要你拿起它,就可以得到我们所有的力量,所有的……’

    ‘去吧,小女孩,我们的力量肯定比那个衰老的巫师要更加地强大!’

    ‘去吧……’

    ‘你很快就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可以主宰整个世界……’

    ‘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你更强……’

    ‘你的怒火,会让所有人颤抖着匍匐在你的脚下!’

    ‘你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做,就可以获得你自己想要的一切一切……’

    ‘你看上的所有东西,金钱、权利和宝物就统统都是你的…….’

    ‘你可以尝尽无数的美味…….’

    ‘你可以……’

    这时,看到自己的老对头传承失败,看到那个小女孩似乎不愿意接受老巫师的力量,在一旁一直心惊胆颤地观察了好一会的七宗罪恶魔们,便终于开始小声地朝着小女孩诱惑了起来。

    反正,现在那个老巫师已经越来越虚弱了,它们完全不需要去忌惮对方。

    “!!”

    “你们给我闭嘴!!”

    (`へ′≠)

    这七只恶魔,还真当她安妮女王大人是个傻子不成?

    看起来,也不过是一群不入流的恶魔而已,竟然也想要诱惑她?

    再说了,它们这些个蠢货,连它们自己都被封印了,还有脸敢说它们要比那个老巫师更强?她难道……真的就长了一张好骗的脸吗?

    别看她安妮女王大人平时大大咧咧的,那只不过是她对那些待她好的人比较迁就和从不计较而已,就像凯特阿姨那种?但是呢,对上某些歌自己不喜欢的人或者怪物的时候,她可是从来都不会客气的!

    “你们长得辣么丑,我现在不想跟你们说话!”

    o(′^`)o

    没错,在安妮女王大人的这里,长得丑的,它就是没人权!虽然,它们并不是人?

    “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晚饭还没有吃呢,你们这些个恶魔要是再敢来吵我,小心我一把火烧死你们哦!!”

    ?(ψ??ˇ??)??

    恶魔什么的,安妮已经见多了!那种混乱邪恶阵营的东西,整天就知道去骗人,所以,现在她一点都不想去跟它们说话!

    ‘呵呵呵……’

    ‘不如,你现在烧烧看?!’

    那只名为暴怒的七宗罪恶魔好像是被小安妮的态度给激怒了,所以,在其它的恶魔们没有出声之前,它便率先挑衅着道。

    “……”

    (ー`′ー)

    “火焰……”

    ?(ψ ̄^ ̄)???

    转身凝神,并盯向了那个似乎正露出一张狰狞而又残忍的大马脸,还在戏谑地看着自己的那个恶魔雕像好一会,确定刚刚就是对方在说话之后,安妮二话不说,直接在自己的手上抓出了一团自己烧坏蛋的时候喜欢用的碎裂之火!

    然后,在其它的恶魔以及自己身后的老巫师沙赞反应过来之前,直接丢了过去,让整个雕像笼罩在了通红中有着一丝丝炽白色的可怕烈焰之中。

    ‘啊啊!!!!’

    ‘啊啊啊啊…….’

    那种渗人的恶魔惨叫声猛地响起,直接回荡在这个永恒之岩的洞**,让在一旁旁观着的老巫师沙赞的都不由得微微有些动容起来。

    随后很快,

    那种惨叫声就又渐渐停息下来,并最终在当那可怕的魔法火焰消散的时候,那尊恶魔雕像的原地,就仅仅只留下了一个被烧得扭曲,完全认不出形状的琉璃状的疙瘩物体,以及其上边正不断散发出来的那种骇人热浪……

    ‘……’

    那只名为暴怒的恶魔,除了刚刚那如同临死前的惨叫之外,似乎再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嘛!像这种无礼的要求,人家好像还是第一次碰到呢,真以为你们这种家伙就烧不死了?!”

    ╮(╯▽╰)╭

    说真的,刚刚安妮本来就不想理会这些个恶魔的,可谁曾想,它们竟然还有不怕死的,还求着自己去烧?

    嘿嘿……

    这下好了,看它们还敢不敢作妖了?

    瞥了一眼那些终于沉默和老实下来的雕像,安妮的小鼻子便不屑地哼了哼,便开始转身过来,打算看看刚才的那个老巫师沙赞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她真的要走了的。

    “……”

    巫师沙赞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手掌心里还有着丝丝火焰余烬的小女孩,他完全不知道对方到底是用的什么远的火焰魔法,竟然能烧得一头七宗罪恶魔瞬间就没有了声息,甚至比他们巫师理事会封印恶魔足足上千年的手段还要更加高效残暴?!

    ‘……’

    ‘…..’

    ‘……’

    余下的六头恶魔们雕像们,这下终于不敢随便说话了……

    在一名同伴的以身作则,然后惨被焚烧之后,它们终于知道了某个喜怒无常的小女孩是肯定不能招惹的……所以,便很识趣地集体噤声,就当刚刚被‘烧死’的那个同伴不认识一般,努力装着它们自己就真的仅仅只是几个普通的雕像,装着雕像该有的那种一动不动的样子。

    “咦?奇怪了,好像还没有死?!”

    !?(?''??)?

    正准备跟那个老巫师告别的小安妮,突然又感到很奇怪地转过身来,开始仔细地盯着刚刚被自己烧得已经看不清形状的那个恶魔雕像的残余物。

    因为她发现,那个刚刚被自己给直接烧死了的恶魔,竟然又开始有了一点点的气息反应?

    “……”

    “它们,是人类或其他智慧生物们七宗罪的具现化恶魔……永恒之岩这里靠近着地球,只要人们还有那种原罪的思想,它们就会永不灭亡……”

    “所以,它们只可以被封印和削弱,但永远不会真正死亡……”

    “只不过,你……你刚刚烧的那一下,它的意识已经完全泯灭,且至少在数千年的时间内都恢复不过来……也可以说,它其实已经被你给烧死了?”

    巫师其实很想提出让对方将其它的恶魔再烧一遍的,然后,最好还是顺便继承他的力量和上古巫师协会首领的职位,有事没事的时候回来这里烧一烧这些恶魔玩?

    那样的话,那他沙赞到死都会瞑目了的!

    “哼!”

    s(?`ヘ′?;)ゞ

    “原来是这样,真是麻烦!算了,先不管它们了!老爷爷,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了的话,我可是要回去吃晚饭了哦!”

    ヾ( ̄▽ ̄)Bye~Bye~

    安妮撇了撇嘴后,便转过身来,开始对着那个拄着法杖,一副要死不活样子的老巫师沙赞挥手准备告别离开这里。

    因为这里并没有什么好玩的,除了一个怪爷爷和几头被自己吓坏了的恶魔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自己浪费时间的事情了……那么,她安妮女王大人今晚的探险之旅,就要到此为止了。

    “等等……”

    “我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在小女孩眼看就要离开之前,老巫师沙赞终于再次伸出手喊住了对方。

    “尊敬的奥术大法师安妮?哈斯塔阁下……”

    “我看到了你的力量……你很强大,似乎确实不需要我们的馈赠……所以,我现在将我们的力量和契约封印到了我的法杖之中……”

    “现在,我以巫师理事会首领的名义,将这个永恒之岩无偿赠送给你……从现在开始,你便是这里新的主人和巫师理事会的新首领了……”

    “如果可以的话…….”

    “请在合适的时候,将我们的力量,传承给你认为合适的那个人…….”

    “那么,便拜托了……”

    也许是看清楚了小女孩似乎并不是那种自己担心的人,又或者,是自己确实是不想再继续坚持驻守在这里了,所以,在匆匆说完之后,老巫师沙赞不等对方拒绝,便让自己的身体开始自己缓缓燃烧起来,且眼看就要彻底消失无踪了?

    “喂!喂!你等等,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Д?ノ)ノ

    竟然还可以这样强行送礼物的,这还有没有道理可以讲了?

    而且,别以为她安妮女王大人就不知道,这个破地方其实一点都不好,要是她收下这里,说不定以后还要帮对方看管这些个无聊的恶魔呢,她才不要那样子!

    “你这样随随便便又送东西又送首领位置的,难道就不该先问问你们那个上古巫师理事会里的其他人的意见吗?”

    (??へ??╬)

    “……”

    “不需要……”

    “因为,巫师理事会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说完,老巫师沙赞的身体变终于燃烧殆尽,彻底消失在了这个永恒之岩的洞穴里,和他们上古巫师理事会的其它古神或者巫师议员们一般,又留下来一个空着的岩石王座和一根悬浮在半空中微微散发着魔法灵光的魔杖。

    “诶诶诶?!”

    =????=????(●???●|||)??

    怎么可以这样子……

    ——————

    “凯特女士,需要给小安妮留一份晚餐吗?”

    “或者,我现在马上去再做一份备着,等她待会回来的时候,您再给她放到微波炉里热一热?”

    看看这里已经没有自己的什么事情,在准备结束保姆的工作下班回家之前,艾拉看着门外渐渐变黑的天色,就有些迟疑地对着坐在餐桌旁,正盯着卡特吃晚饭的雇主凯特?格兰特问道。

    “这……”

    “让我想想……”

    一般情况下,就凯特知道的,某个小家伙自己肯定是不会亏待自己的,所以,晚饭之类的,应该不用留了……因为,对方现在说不定正在某个大餐厅里刷着她的卡,吃着某样远胜于艾拉做出来的那种美食呢!

    然而,

    没有等她说出拒绝的话,一个小女孩便气哼哼地一脚踹开了餐厅的木门,手里拖着一根奇怪的东西,‘扑哧扑哧’地小跑了进来。

    “安妮,你这是……”

    看着对方气呼呼的表现,凯特在惊奇之下,便不由得开口小心地问了一句。

    她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竟然能够将这个小家伙给气成了这样子?

    “没什么,只是有人强行送东西给我,想不要还不行!”

    <(`^′)>

    “哦!对了!”

    ?乛?乛?

    “卡特小哥哥……”

    (o乛?乛o)ノ?

    “我记得,你上次不是说想要变成一个比超人还厉害的超级英雄吗?来吧,握住这根破棒子,然后高喊一声‘沙赞’试试看?!”

    (^_?)☆

    某个糟老头子坏得很,还想要坑她安妮女王大人,所以,现在她决定了: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她安妮女王大人,她这个上古巫师理事会的会长,现在决定退位让贤,将才到手没有一分钟的会长职位赠与这个帅气的卡特小哥哥,并额外赠送‘了不得’的后勤基地永恒之岩一座!

    “??”

    “??”

    看到小女孩的那种诡异的笑容和莫名其妙的动作,外加那跟不知道是从哪个道具店里顺来的‘魔法杖’,无论是保姆艾拉还是被点名了的‘帅气小哥哥’卡特都愣住了。

    “安妮……”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啊,怎么突然这样?”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某个糟心的小家伙那种诡异的笑容后,凯特就忽然有种不太妙的直觉?

    ——————————

    ?求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