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710章 女主内男主外?
    “啊?那个……”

    “无所不能的小主人,您真的不怪我们了?不怪那个迪亚波罗在这个位面世界的地球这里胡作非为?”

    虽然对方的脸上已经很明确地表示不介意和无所谓的那种态度,而且刚刚也说了不介意的话,但是,出于谨慎和对眼前这个实力强大到让他这个炎魔之王都胆寒无比的性格古怪的小主人的敬意,二黑子炎魔在迟疑再三后,还是有些琢磨不定地小心问了这么一句。

    反正,如果要怪的话,那就一切都是那个恐惧之王迪亚波罗的错!

    而如果真的不会怪罪,且可能还有功劳或者好处的话……那显而易见的,全都是他二黑子这个熊盾局分部的局长的功劳!那是他二黑子御下有方,是他任人唯贤,是他大胆放手去让属下们自由发挥……

    总之,万一有好处有功劳的话,那肯定他的份就对了,他一定趁机要在他的这个小主子的心里留下一个有办法和会办事的好印象!

    “……”

    (?_?)

    “我说过了,我才不想管你们这种事情呢!”

    o(? ̄?^ ̄??)o哼!

    其实那些恶魔在打着熊盾局的名头去跟各个城市里的那些坏蛋黑帮们争斗的事情,她之前已经在凯特阿姨那里看到和听说了,所以,很明显的,她安妮女王大人不打算去管,也更加不会去管!

    只要那些家伙们不弄出大事情,不弄出世界大战什么的,她就全当看不见!再说了,现在她突然有点事情想要离开这个世界一两天,大概等后天才会回来,到时候啊,这里发生什么事情,她哪怕是真想管也是管不到的。

    “那主人您……今天召唤小的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既然不是找自己来诘问或者惩罚的,且看起来好像也没有其它奖赏的样子,那他二黑子也就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小小的表了一下功后,便谨小慎微地询问起来。

    说起来,在被对方抓到并关到那个半位面空间里的这一段时间里,他炎魔二黑子其实已经渐渐有点摸清楚这个小主子的性子了……对方特护短、蛮横、不讲理、经常仗着实力去肆意妄为、不怎么喜欢去做好事、但也不喜欢自己人去干坏事等等,他都是了解了一点点的。

    所以,他对不是因为那件事情而惩罚自己的情况下,这个小主人还召唤自己来到这里的做法,他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的,因为对方曾说过,要放自己一段时间的假?

    “没什么事情就不能召唤你吗?!”

    o(′^`)o哼!

    瞪了对方一眼,看到对方又唯唯诺诺地半跪着缩回地板上,就差没有趴到上边后,安妮才不耐烦地解释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

    (?′?`?)?

    “我突然想要回家看看,可能过两天才会回来,所以要跟你说一声,你们可要好好地在这个地球这里呆着,不许去胡来,也要小心地保护好凯特阿姨她们,你们听到了没有?!”

    (??ˇεˇ??)

    今天是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天,是一个重要的节日……

    虽然,瓦罗兰世界并没有那个节日,但是,想想自己出门也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再看看今天那个小卡特笨蛋都在准备着礼物……所以,安妮也想要回家去一趟,看看家里的那个坏蛋阿莫琳妈妈,看看对方有没有在偷偷地想自己?

    但不管对方有没有想自己,安妮总是有点想家了的,但就那么一点点而已,并没有多少,反正,她绝对不会让那两个坏家伙太得意或者看自己笑话的!

    “啊!!”

    “回家?回哪里的家,是瓦罗兰大陆,是那个符文之地吗?”

    自己小主人的家到底在哪里,在中土世界被抓的炎魔二黑子显然是不太知情的,所以,在好奇之下,它很想问问清楚,到底是不是自己听说过的那个地方?

    毕竟,这么个厉害的小主人出生的地方,它还是很有点好奇的,如果可以的话,也许它还可以跟着去看一看?

    “哼!我才不告诉你!!”

    o(′^`)o

    “走了提伯斯,咱们回家去看看,看看那个坏蛋阿莫琳妈妈有没有哭着鼻子想我们?”

    ╭(●`?′●)╯???????

    很明显,在伟大的安妮女王大人的眼中,哪怕是宠物,那也是会分三六九等的!

    而那种会被她一直带在自己的身边,几乎不会保留任何的秘密,且还能享受各种福利,甚至共享她所有的力量以及知识等等超高格优渥待遇的,永远就有且只有她的小熊提伯斯那一个!

    至于二黑子炎魔和大菠萝那种坏蛋恶魔,那就真的只是被她拿来玩儿的玩具而已,说不定什么时候她自己就给忘了。

    所以,她在告知了那只炎魔一声后,也不多做解释,更不管对方会不会听话,直接一把抓起被自己放在沙发上的小熊提伯斯,然后头也不回地转头走到了一个被她临时打开的传送门里,然后很快就消失不见,让霸道女总裁凯特?格兰特阿姨家的这栋别墅一楼大厅里,就仅仅只剩下了一个有些不知所措的二黑子炎魔。

    “……”

    这下好了!

    半跪在地上的,变化成一个光头黑人的炎魔之王二黑子,先是仔细地感受了一番,发现在这个世界里确实是已经没有自己的那个小主子的任何气息后,他便确定,它们的那个小主人,对方确实已经走了,回到了她口中所说的瓦罗兰大陆,回到了那个他很想去看看的符文之地……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对方口中说的两天,到底真的仅仅是两天,还是更久?毕竟,一个世界跟一个世界的时间流速可是不一样的,谁知道对方下次回来的时候,到底是多久之后?

    咔嚓!

    当某个变换成人样的二黑子炎魔才刚刚站起来,就突然被身后的一声似乎是金属碰撞的‘咔嚓’声音给惊到了。

    然后,当他不得不转过身来时,却很快发现:此时,在他的身后的,竟是一个穿着睡衣,手里正拿着一杆民用雷明顿霰弹枪,且还将枪口对着他的中年女人?

    想必,刚刚的那声‘咔嚓’声,就肯定是对方手里的那种叫做霰弹枪的武器上膛的声音吧?这段时间在外边浪荡鬼混,没少跟那些愚蠢的地球人起冲突的二黑子,对那种武器可是熟悉的很。

    只不过,二黑子并没有对此展露任何的敌意,因为他认得对方!

    那个紧张兮兮的母人类,她显然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就是那个女总裁凯特?格兰特,同时,对方也是它的小主人刚刚离开的时候叮嘱它要照看并确保安全的对象!

    所以,在看清楚了之后,二黑子便打算上前,去跟对方客套两句,认认脸,然后嘛,如果可以的话,兴许他可以跟对方先打好关系,等它们的那个小主人回来的时候,也让这个母人类给他二黑子说说点好话?

    “站住!!”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马上离开我的家!我刚才已经报警了,警察只需要几分钟后就能到达这里,如果你不想惹麻烦的话?!”

    已经将武器上膛的凯特?格兰特板着脸,竖着眉头,装着一副很凶狠的样子,用自己的霰弹枪枪口隔着好几米对准了对方的胸膛。

    其实她并没有报警,她只是在装模作样地吓唬对方而已。

    当然了,如果对方执意要前进或者作出让她觉得危险的动作的话,她肯定会开枪的!而且她敢保证,在这个距离上,她手里的霰弹枪肯定不会打歪!

    况且,在她们这个国家,像现在这般,如果是在大半夜的时候家里闯入了一个陌生人,且还是在警告的情况下对方仍旧没有退出去的话,那她完全可以一枪直接将对方给击毙,然后,她还不需要为此而担负任何的法律责任,更不需要赔偿对方的家属一分钱!

    “马上退出去!立刻!现在!!”

    看到对方站着,似乎是有些迟疑的样子,凯特便赶紧再厉声警告了对方一句。

    说实话,她凯特自己其实也不怎么害怕这个不知道为什么要闯入她家的黑人壮汉!因为,她家里可是有着两个超级英雄的,只要她一声大喊,保证无论是她的小儿子卡特,还是她的那个养女安妮,就都肯定会给对方一个好看的!

    虽然……

    刚刚才从床上爬起来的她,此时并不知道,现在她的家里,无论是她的那个小儿子卡特,还是她的养女小安妮,好像都已经不在这栋房子里了?

    “……”

    “女士,请听我说,这真的是个误会……”

    二黑子炎魔很想跟对方说,它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只不过是它的那个小主人安妮给召唤过来的,他其实也可以算是自己人,对方完全不需要对他自己那么紧张谨慎。

    “闭嘴!”

    “马上退出去,否则我就开枪了!!”

    只可惜,凯特?格兰特并没有想听对方解释的意思,反而是用力握紧了枪,大有一言不合或者看到对方有危险动作就开枪的趋势。

    本来嘛,大半夜醒来就听到客厅里有动静,且一出来就看到一个陌生的魁梧黑人站在客厅里鬼鬼祟祟的,这种情况,对于女总裁凯特?格兰特这些有钱人来说,可是性质非常严重的!

    而要不是她自己的家庭特殊,无论是她的子女还是她自己都有着自保能力的话,恐怕,她待会赶走对方后想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应该差不多就是招募或者雇佣几名靠谱的保镖二十四小时保护自己的家了吧?

    她完全无法相信,在这个向来以安保措施闻名的社区,竟然会发生现在这种歹徒在大半夜闯入家中的恶性事件?亏她自己每年都交了那么多的物业费和安保费,他们那些家伙就是这样给她服务的?!

    “女士,请听我说……”

    呯!!

    很显然,在二黑子炎魔对面的那个母人类肯定不仅仅是装模作样的口头上警告而已!所以,在它准备上前两步,并耐心地向对方并说明一些情况,比如刚刚它的那个小主人离开的相关事情时,对方的枪却很果断地响了……

    一发从雷明顿霰弹枪的枪口里随着火星和灼热的空气喷薄而出的12号00鹿弹,那数量足足有8枚的8.38毫米直径的大铅丸,这种在这个联邦国家里特别擅长于拿来守家和自卫的弹药,便呈面状散布杀伤区域,朝着他二黑子的头脸和胸膛直接撞了过来!!

    下一瞬,

    好几颗8.38毫米直径的铅丸,它们大部分都成功地命中并恶狠狠地朝着它二黑子的头部,颈部和胸膛处砸了过来!

    只可惜,它们在嵌入皮肤里边几毫米之后,便又纷纷被坚韧又黝黑的表皮给轻轻弹了出去…….

    叮!叮!

    铛!铛!啷!

    霰弹地弹丸打到对方的身体并被弹开掉落地板的声音,以及某一两颗没有命中,而是飞跃客厅打坏远处家具和玻璃的声音,纷纷在深夜的这个被枪声震动后的空寂大厅里响了起来。

    “!!”

    “噢!我的上帝啊,你原来是一个怪物?!”

    除了那些外星人、怪物或者有着特殊能力的超级英雄们之外,没有谁会被雷明顿霰弹枪一枪当胸打过去还能好好地站着的,那就更别提现在这个还能将那种口径的弹丸给弹出来的了!

    所以,女总裁凯特?格兰特不用多想就能大概猜到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嘿~!!”

    “卡特!还有安妮!你们快点下楼来,咱们家这里有个打不死的怪物,我需要你们的支援!!”

    虽然觉得自己刚刚的枪声很可能已经吵醒了在楼上睡觉的某两个小鬼,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女总裁凯特就仍旧是下意识一般撕心裂肺地大声尖叫了一句,打算让楼上的那两个厉害的超级小英雄们下来好好地收拾眼前这个不知死活,胆敢闯进她的家里闹事或者意图不轨的混球!

    待会儿,她一定要让对方知道,她凯特?格兰特家这里,可不是一般的人家!

    如果对方以为仗着自己有些特殊能力就可以来这里闹事的话,那他就大错特错了!她一定会很乐意地抓住对方,然后打电话给DEO超自然行动部的那些家伙们,让他们将眼前的这个来历不明的混球给关到特殊监狱里去的。

    “……”

    “凯特女士!请不用多费力气了,您的儿子和您的那个养女,那两人现在都不在这栋房子里……”

    “而这也正是我准备要和您说的事情,我……”

    可惜,让炎魔二黑子有些苦笑不得的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再一次被那个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女总裁的动作给打断了。

    因为,他看到,对方竟然一把抓住了其脖子上的那根哪怕睡觉都在带着的宝石项链,然后直接激活了它?

    “你会后悔的!混蛋!!”

    难怪对方敢肆无忌惮地跑到自己的家里,竟然是算准了自己家里没有那两个小家伙在的时候?

    然而,要是对方真的以为她凯特?格兰特手无缚鸡之力便可以任由对方欺负的话,那他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啊,她自己可是还有安妮那个小家伙给自己留着的杀手锏的,也就正是她脖子上的这根项链!

    那颗红色的宝石里边,可是有着小安妮的一个厉害的魔法镜像的,一旦放出来,哪怕连男超人都不会是‘她’的对手。

    “……”

    终于,看到对方不死心的动作,二黑子炎魔便没有继续往前走,也不打算继续刺激对方,只是无奈地摊了摊手,任由对方去施为。

    他并没有害怕,因为它知道,哪怕对方真的召唤出来它二黑子的那个小主人的魔法镜像,可是,原本就是自己人的他,显然也肯定是不会去担心自己的那个小主人的镜像会对自己不利的。

    “唔?”

    “奇怪……”

    等了许久,看到宝石项链竟然只是发着些许的红光闪了闪,并很快就不再有任何反应的女总裁凯特,这下终于有些急了……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东西在关键时候却掉链子不听使唤了?

    “!!”

    “喂!你可别过来啊!我可警告你……我、我家的小儿子是‘白超人’,我的养女是打败了超人的‘上帝之女’,你要是敢乱来,她们回来后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

    虽然现在不知道为什么项链没有召唤镜像成功,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混蛋卡特和某个贪玩的小女孩会双双选择在这个大半夜的时候翘家出去玩……但是,女总裁凯特并没有将自己的恐惧给表现出去太多,哪怕现在她很是慌乱,很是不安?

    因为她知道,现在的这种情况,她必须表现得硬气一点,表现得那种有恃无恐的样子,然后也要适度地拉起自己的儿女的虎皮,只有那样,才能暂时保证自己的安全,并直到她的那个混蛋儿子回来为止!

    她发誓,如果她能熬过这一晚上的话,明天,她一定会给某个屡教不改,多次半夜翘家出走,以至于现在还将自己这个母亲丢在家里面临危险的小混蛋一个好看的!

    没错的,她脑海中正在想那个小混蛋,就是她的那个小儿子卡特!

    “……”

    “凯特女士……”

    “我刚刚已经说了的,我真的不是什么坏人,我其实是一头恶魔,一头来自中土世界的炎魔……好吧,请您不要太紧张,虽然我是一头恶魔,但是,我肯定是不会伤害您的,因为,我的主人,其实就是安妮?哈斯塔女王陛下?”

    “事情其实是这样子的……”

    看到眼前这个女人听到自己说自己是恶魔反而变得越发紧张和慌乱之后,二黑子炎魔便只好赶紧长话短说地解释了一句,然后又忙不迭地将刚刚他的小主人交代自己的,以及对方刚刚离去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交代并说了出来。

    跟这种一惊一乍的地球人类交流,真的是太考验他二黑子的耐心了……要是对方是自己不认识的,要是它变回原形的话,它说不定早就一口吃掉对方了,哪里又会啰嗦这么多?

    “安妮她走了?”

    “你真的确定,她说的是两天后就回来,你没骗我?!”

    听到事情原来是这个样子,而且,似乎还真的是自己太紧张而误会了之后,凯特?格兰特的手才缓缓地将霰弹枪的枪口给放低,不再用还在冒着硝烟的武器去对着那个压根就不怕枪击的恶魔。

    只不过,一个陌生的男人跟自己说那种话,她显然是不太愿意轻信的!也许,她可以等自己的儿子回来后,再好好地问问情况是不是对方说的那样子?

    “我不确定她什么时候会回来……”

    “凯特女士,您可能也知道,我们的那位小主人,她的时间观念向来都是很差的,说不定她什么时候就忘了,所以……”

    笃!笃!

    笃!笃!笃!

    这时,这栋别墅的大门外,忽然变开始传来了一阵阵急促又有力的敲门声。

    ‘哈喽!’

    ‘格兰特女士,请问你在里面吗?我们刚刚有听到了枪声!’

    ‘哈喽~!喂?有人在里边吗?!’

    原来,这是这个富人小区的警察和安保人员们出动了……

    此时外边传来了不少手电筒的光亮和纷杂的脚步声,当然,还有更多的汽车高速驶来和刹车的声音。

    很明显的,外边的那些警察和安保人员,他们肯定是听到了刚刚女总裁凯特开的那一枪,所以,压根就不需要这栋房子的主人报警,他们便直接来到了这里。

    “哈……”

    “很好,看来没错了,今晚肯定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一转头,看到刚刚还站立在原地的那个恶魔黑人壮汉已经消失不见后,女总裁凯特便只好羞怒地叹了口气,一把将自己的武器给拍放回桌上,然后走向门口,准备想一个合理的接口,向那些前来查看究竟的社区保安和警察们解释那一切。

    还有就是,她已经决定了,待会,等卡特那个家伙回来的时候,就一定要给对方好看!!

    扣零花钱的招式可能不太中用了,也许,她可以勒令对方变回小孩子的模样,然后将对方摁在自己的大腿上并狠狠地抽上一顿屁股?

    ——————

    很多年前……

    在诺克萨斯里,便一直有着政见人不同的人反对诺克萨斯最高指挥部的所作所为!因此,诺克萨斯的最高指挥部便血腥镇压了自称王储的瑞斯卡里奥和其同党们发动的政变。

    当镇压行动大获成功,当他们正准备镇压其它对新政府有异议的个人或者组织,准备将整个诺克萨斯的声音给统一起来的时候,一群被称作灰色秩序的法师与反对****的知识分子们,便悄然地离开了他们的家园,离开了诺克萨斯的领土,走上了他们寻求自由的道路……

    因为,他们中的人,大都是那些追求黑暗的秘术、强大的魔法和科学知识的存在,他们反对那种将整个国家化身成战斗机器,并将人民和无数资源投入到疯狂扩张行动中的最高统帅部的做派。

    而那个灰色秩序组织的领导者,他们是一对夫妻,他们分别是:神秘术士格雷戈里?哈斯塔和他的妻子暗影巫女阿莫琳。

    他们从瓦洛兰大陆,从诺克萨斯里带走了一大批的魔法师和其他不愿意妥协的高级知识分子……随后,他们越过了宏伟屏障,并在禁忌神秘的巫毒之地北部重新安家。

    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生存都时常充满着挑战和艰辛,但是,在法师和知识分子们的帮助下,他们终于超越了前人,成功地在这片本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巫毒之地,在这个充满着毒瘴、沼泽、毒虫和猛兽的地方生活了下去。

    而几年之后,神秘术士格雷戈里和暗影巫女阿莫琳生下了灰色秩序在这片地区里扎根后的第一个新生命,他们的那个女儿,她的名字叫做安妮,安妮?哈斯塔。

    只不过,灰色秩序的小公主,那个受到灰色秩序大部分的法师和工程师们所钟爱的小姑娘,已经足足有快半个多月没有出现过了……除了少数的人知道他们的那个公主的去向之外,其他人则是完全得不到任何的消息。

    但不管怎样,没有了那个时常给他们添乱的小家伙之后,这里的法师们除了一开始的不适应之外,也并没有因为对方的短暂失踪而引起多少的波澜……

    毕竟,那个小公主的父母可是一直都很平静,没有向以往那样派人去寻找,所以,他们大多数人也就并没有将事情往坏的方向去想,还以为那个可爱的小家伙是在修习魔法或者进行某项秘密试炼什么的。

    虽然,事情并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般……

    今天,

    神秘术士格雷戈里?哈斯塔和他的妻子暗影巫女阿莫琳正在自家的后花园的石桌边上坐着,而在他们的周边,则站着不少的侍女从者,好几张临时摆放的桌子上还放置了不少的饮品、果蔬、肉食和糕点。

    很显然,他们似乎正在等待着某个即将来访的重要宾客?

    这一点,从那些侍者们不断端上来的酒水食物上就能大概猜测得出来!他们这么做,明显就是按照招待客人的规格来布置这个场地的。

    可以肯定的是,来访者的身份就肯定很不一般?

    “阿莫琳……”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安妮翘家后,最近这些天,我总觉得咱们灰色秩序好像变得安详了不少,再也没有那种鸡飞狗跳的事情了……说实话,我很喜欢,也很享受这种安静的感觉,这真的是太棒了!”

    发现客人们暂时没有到来,而准备工作却已经就绪,在无事可做之下,格雷戈里?哈斯塔便开始转头看着自己身边的那个停下忙碌的妻子,然后微微笑着打趣道。

    他真的没有在开玩笑!

    反正,当某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两天不打鸡飞蛋打的熊孩子已经足足有差不多半个月没有出现的这段时间里,无论是他亦或是他的妻子阿莫琳,都很难得地得以享受了一段如同休假一般的闲暇日子。

    他们终于感觉到,时间似乎又重新回到了他们的身上?

    总之,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不需要整天去盯着或者担心某个到处乱跑的熊孩子,也更不需要去关注照顾对方的衣食住行,他们,就只管好好地享受属于他们两夫妻的二人世界,享受属于他们八年来再也没有出现过的那种自由的时光!

    这一切,真的是极好的……

    “可是……亲爱的,你说,咱们是不是真的有点惹得那个小家伙生气了?”

    “仔细算算时间的话,她这次跑出去,也都差不多有半个多月了,这跟上次跑出去半天的情况可不太一样,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虽然很享受某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不在家时的那份愉悦,但是……既然已身为人父,神秘术士格雷戈里显然也是很有些担心那个才刚刚八岁,但是却已经会独自跑出去,而且还是跑到其他位面世界去游玩的唯一的女儿的。

    也许,真的是上一次那个小家伙回来的时候,他们两人的态度,有些冷落了他们的那个宝贝小可爱了?

    “不回来就不回来吧,你别去理她……”

    “格雷戈里,你可能不知道,她在家的时候,我可是累坏了……不仅要当妈,还要当保姆,又要当老师……这都好几年了,直到现在我才好不容易休息了半个月,你是不是就看不得我好?”

    和自己的丈夫格雷戈里的担忧所不同的是:现在,暗影巫女阿莫琳可是半点都不想她的那个女儿安妮那么快就回家来!

    她眼下,就只想自己能再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最好是能将这八年来自己的辛苦和疲劳全都恢复燃比,然后,她才有空再去想其它的!

    虽然,她自己也有些担心那个小家伙的安全……

    但是,如果仔细想想,对方上一次回来时那种增长到很高层次的实力,外加对方那种奇特的穿梭世界位面壁垒的能力,她才刚刚在心头浮现的那一丝丝担忧,便很快就又息了下去。

    那个小家伙,都变得那么厉害了,甚至比她们俩夫妻加起来都要厉害,身上也不知道还藏着什么好东西,哪里又需要她这个当妈的去担心?反正,她很有自信,那个小家伙,她的那个宝贝女儿,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就肯定是不会让人给欺负,或者是吃亏的!

    “好吧!”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个小家伙咱们就先不去管她……现在,咱们还是说说今天的事情吧,对于待会的会面,阿莫琳,你有什么好的主意?”

    神秘术士格雷戈里还是很尊重自己的妻子暗影巫女阿莫琳的意见的,听到对方的保证,他便有些放下心来,不再去说那种担心的话。

    毕竟,这些年来,他都只顾着自己去研究秘术魔法了,无论是自己的那个女儿安妮还是灰色秩序里的事情,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对方在掌管着,而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的这个组织才能蓬勃发展至今,和当年刚刚越过宏伟屏障逃到这里时的那种凄惨状况完全就是两个模样!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他的这个妻子阿莫琳的功劳!

    真是因为对方的聪慧和勤劳,他们这些逃难者才能在这里成功立足,并将这里给发展成了一个小型魔法城邦一般的好地方!甚至,还将灰色秩序的名头在瓦罗兰大陆上给打了出去!

    所以,很多事情,他格雷戈里都是要跟对方商量着办的,因为,虽然名义上他才是法师组织灰色秩序的首领,可是,他的这个妻子才是实际掌控人。

    “我还能有什么看法?”

    “哼!那个杰里柯?斯维因的为人和行事作风当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现在是诺克萨斯的统领,而这次亲自来,无非就是看到咱们灰色秩序发展壮大,所以像要咱们重新合并回去?”

    “或者……”

    “可能是想咱们给他们支援一批强大的法师术士,以便支援他们对德玛西亚王国的战争?”

    说到这里,暗影巫女阿莫琳停了一小会,思索了一番,然后才冷笑着继续说着道:

    “那些人可真是疯了,到现在都没有放弃他们那可笑的军国梦!”

    “他们以前跨海往东攻击了艾欧尼亚还不算,现在看到艾欧尼亚大陆抵抗强烈没有能占领,却还敢反过来向西,准备两面作战拿下德玛西亚王国?!”

    “他们怎么不去想想,虽然德玛西亚王国的黄金时代已经渐渐远去,但它仍旧是一个强大的王国和瓦罗兰大陆最具统治性的政治势力之一!”

    “那个德玛西亚,国内土地肥沃、森林、以及矿产储量丰富,而且四面山脉林立,易守难攻,再加上他们还有整个瓦罗兰大陆,甚至整个符文之地最为强悍精锐、训练有素的军队……”

    “所以,格雷戈里……”

    “我不认为诺克萨斯在对上德玛西亚的时候有优势!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打了那么多年,还仍旧在诺克默奇峡谷纠缠了!”

    “所以……”

    “咱们灰色秩序现在就继续保持咱们的独立性吧,毕竟咱们也不过仅仅是个小城邦而已……如果可以的话,就最好离那些战争疯子们远一点!在我看来,他们的那种无情的扩张****迟早会毁掉他们的!”

    “和他们站在一起,对我门可没有任何的好处,没必要理会他们。”

    暗影巫女阿莫琳很轻易便猜到了今天即将到访的某位客人的来意,所以,便趁着现在还有点时间,给自己的丈夫提点了几下,打算先立下基调,省得待会自己这边乱了阵脚。

    “可是,阿莫琳,如果咱们断然拒绝的话,会不会……”

    格雷戈里自己肯定是不愿意再和诺克萨斯扯上关系的,要不然,当初他也不会毅然选择带着人民冒死越过宏伟屏障并来到了这里。

    不过,他又有点担心……

    不管怎么说,他们这个灰色秩序说穿了也不过仅仅是个法师组织而已,而且根基还很浅,当初逃离诺克萨斯也是由于政见不和以及避免在动乱之下被迫害而迫不得已来到了这里……而现在,万一和诺克萨斯交恶,惹得对方来进攻的话,他们肯定是万万抵挡不住的!

    也正因为这个,就让他一直很是迟疑,心下也有点摇摆不定,对于即将到来的会面更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会怎么样?他们诺克萨斯又能拿咱们怎么样?”

    “呵!格雷戈里啊……你怎么不想想,就算我们和他们诺克萨斯反目成仇,他们又能怎么样呢,宏伟屏障它能行军吗?”

    “你看看吧,从诺克萨斯到这里除了空军,也就只有法师们能用传送法术自由往返,难道,他们还敢进攻我们不成?”

    暗影巫女阿莫琳晒笑着,伸手召唤出一个瓦罗兰大陆的地形魔法全息图像后,指着巫毒之地的位置和诺克萨斯的位置点评着,一点都不将即将到来的说客给放在心上。

    这就正如她说的,想要跟她们这个灰色秩序为难,除了发动法师之间的战争,或者调动诺克萨斯为数不多的战略空军之外,他们又能拿她们这个如同大型法师塔一般的灰色秩序怎么样?

    对方的大军,肯定是不能越过宏伟屏障和危险的巫毒之地的,关于这点,她阿莫琳很确定!因为,她们当年走那段路的时候,死掉的人民可是一点都不少,除了法师们,其他的人,特别是那些几乎老弱病残,差不多都死了个干干净净,那种境况,可是悲惨无比的!

    而这,也正是她痛恨诺克萨斯的原因!!

    如果对方派出法术部队的话,恐怕都不够她们这几乎清一色都是法师、术士、巫女和魔法构装体以及防御机械的防御力量打的!

    而对方的那些战略空军那就更别提了!

    他们诺克萨斯的敌人那么多,再加上现在又和德玛西亚交恶,那些家伙们,他们难道就不怕德玛西亚王国的龙禽军团去他们诺克萨斯里逛上几圈吗?

    再说了,这些年,她阿莫琳在巫毒之地这里,可不仅仅是相夫教女而已!

    她同时,还将灰色秩序的驻地这里,将这个城市给打造成了一个如同铜墙铁壁一般的巨大魔法塔!只要那道天险,只要宏伟屏障还在,只要诺克萨斯的军队过不来,她们灰色秩序就有的是底气去和对方叫板。

    而这,也正是当年她们选择冒死逃来这个地方的原因,因为这里,在她们这群法师的眼中是足够安全的,特别是在她们一大群法师的保护之下!

    “可是……”

    “需要将双方的关系闹得那么僵吗?毕竟,当年咱们可都是老朋友……所以阿莫琳,如果可以的话,咱们是不是可以派遣一些法师们去支援一下?”

    神秘术士格雷戈里心底下其实还是希望双方的不要直接走到对立的位置上,毕竟,他们双方也是有着不少渊源的!甚至,不少诺克萨斯的高层和统帅,他们都是认得且都有着不差的私交的……

    虽然,他们彼此之间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联系了……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灰色秩序不要和任何国家势力交恶和敌对?

    “!!”

    “格雷戈里!你给我记住,永远不要派遣我们珍贵的法师、术士和巫女们去和那些该死的德玛西亚人战斗!”

    “离开了我们的这个魔法城市,离开了我们的灰色秩序,我们的法术对上那些穿着德玛西亚钢铠甲的士兵时,会非常非常地被动!!”

    不等自己的丈夫继续说下去,暗影巫女阿莫琳便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并板着脸厉声朝着对方驳斥着。

    而她口中的德玛西亚钢,同时也符文大陆的人们被称为银钢或符文钢?

    那种合金,在符文之地早就久负盛名了的……

    据说,德玛西亚的制甲匠以圣水对钢铁进行淬火,然后,便可以在战场上给士兵们提供优异的魔法抗性,使得哪怕是普通的士兵,也可以轻易抵抗法师们的各种法术轰击?

    所以,如果说符文之地里有一种敌人是她阿莫琳不愿意去面对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德玛西亚王国就是其中之一!!

    “哎?!”

    “亲爱的阿莫琳,请你不要那么紧张,我刚刚就是随便说说的,又没有当真……”

    “总之,今天的事情还是你说了算,我肯定不会,也不敢随便应承的……”

    “要不,到时候,我就看你的眼色去行事?”

    看到自己的妻子生气起来如同一只母暴龙的样子,神秘术士格雷戈里只好赶紧站起来温言劝慰着道。

    “哼!”

    “你自己知道就好!”

    看到对方在自己的眼神下服输认怂,阿莫琳才冷哼着重新缓缓地坐了下来,不断算和对方这个只知道研究法术的家伙去计较。

    “格雷戈里,你要记住!”

    “无论是咱们的家事,还是咱们这个灰色秩序的事情,如果你不懂,那你就少去插手!没事的话,你就老老实实的去继续研究你的魔法和秘术去!”

    “有我在,肯定不会让咱们这个大家庭吃亏的!”

    看到对方似乎还想说点什么,暗影巫女阿莫琳便赶紧出声重申了一下自己的立场,顺便着重点明了她自己在这个家,在这个法师组织灰色秩序里的地位。

    “呃……”

    “是是是……一切,就都是夫人您说了算,我保证绝无二话……”

    神秘术士格雷戈里?哈斯塔其实早就看开了的,这就正如他的妻子说的那般,不管是在这个家里,还是这个灰色秩序里,说话算数的永远都是他的这个妻子暗影巫女阿莫琳!

    如果,非要将家庭地位主次分个高低的话,排在第一位的,毫无疑问,就是他的妻子!

    然后,他才是排在第三位的那个……

    没错的,就是第三!

    因为,排在第二名的,是他的那个宝贝女儿安妮!

    而他这个神秘术士,也就是比他女儿的手里那头排在第四的暗影熊提伯斯高了那么一点点……总算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家庭地位,还不算是太丢脸?

    “!!”

    “!!”

    “他们来了?”

    “他们来了!!”

    忽然,正当神秘术士格雷戈里?哈斯塔和他的妻子暗影巫女阿莫琳准备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一个蓝色的传送门在两人的面前打开,然后,无论是格雷戈里还是阿莫琳,便纷纷精神一震,先是默默地对视了一眼后,便异口同声地惊呼了一声。

    因为,他们两人已经临时在灰色秩序的空间传送管控法阵处开放了一个小小的权限,让远在北面诺克萨斯不朽堡垒里面的侍者可以超远距离传送到他们的面前!

    当然了,开放的权限很小,仅仅允许少量的使者通过,而如果是大部队的话,对方会被空间乱流给丢到什么地方,那就只有巨神峰上边的那些所谓的神灵们才知道了……

    “哇啊哈哈哈!”

    o(*≧▽≦)ツ?

    “格雷戈里爸爸,还有阿莫琳妈妈,你们有没有想我啊?!”

    _=????(???=????(???д??=????(???)ノ=???????????????

    一个红色的小小身影,在俩夫妻的惊愕的目光之中,直接嬉闹着从传送门里冲了出来!然后,对方先是将一个小小的毛绒玩具给丢到了神秘术士格雷戈里?哈斯塔的手里后,才一股脑地冲到了暗影巫女阿莫琳的怀里,并一下就将对方给撞翻在地……

    “安妮,怎么是你?!”

    万万没有想到,使者没有等到,他们俩夫妻等到的,却是他们刚刚还在说起的宝贝女儿安妮,这让正下意识的接住了某只毛绒玩具小熊的神秘术士格雷戈里?哈斯塔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呃……”

    “小安妮,快放开!我快喘不过气了……”

    和自己的丈夫相比,被直接撞翻在地的暗影巫女阿莫琳显然就要更加难受的多!因为,她发现,某个小家伙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而且体重似乎也有些增长,在猝不及防之下,她被撞得很是难受,而且对方现在抱得紧紧的,她有些挣扎不开......

    “才不要!”

    o( ̄^ ̄)o

    “阿莫琳妈妈,我想死你们了!!”

    o(T ^ T)o

    ————————

    ?这章献给母亲节的礼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