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章 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袁绍慷慨呈辞,但王芬、陈逸听完只是冷笑,因为他们两人皆是党人中的领袖,与袁逢、袁隗平辈论交,怎会将这小字辈看在眼里。

    陈逸仗着乃父之荫,开口抢白道:“效仿伊尹、霍光,凭汝区区屠户麾下鹰犬也配?还要废立天子,却真是狗胆包天,若让老夫告发了,治尔妄言之罪,看你袁家的颜面怎存?”

    言中所指屠户,指得是当朝何皇后的异母兄长,出身市井的大将军何进,统领左右羽林军,袁绍受其征辟,深得信任,担任了侍御史之要职。

    陈逸继承其父个性,认为“一屋不扫,难扫天下”,重视细节,不顾大局,因此既讨厌宦官,也看不起外戚,说起话尖酸刻薄,毫不留半点情面。

    王芬却与袁绍交情深厚,早年就互相敬重,赶忙出言圆场道:“本初亦是拳拳救国为民之心,堂前/戏言,岂做得数,陈公休要如此苛责。”

    袁绍老谋深算、城府深沉,他听着陈逸问罪之言,判若无事,仿佛对方说得不是自己,只继续侃侃而谈:“文祖公(王芬表字)威震北地,坐拥冀州,民心所向,执掌雄兵数万,更乃天下名士,心怀至忠,众所敬仰,您只须联接豪杰,寻觅良机,登高一呼,事情之成必如推枯拉朽。”

    陈逸还待再斥,却被王芬暗止,其实此人心中早有不臣拿云之志,袁绍巧言撩拨,正好勾引其野望。

    王芬道:“废立之事并非儿戏,就算某为救社稷,愿行此事,也总须先择可拥立之人。”

    袁绍抱拳躬身道:“合肥侯,可为天子!”

    合肥侯亦是汉室宗亲,先王嫡系血脉,且广有贤名,颇得士子的拥护。

    王芬沉吟:“若合肥侯为天子,倒是一桩美事,只是”

    袁绍接着又道:“若文祖公愿意当先振臂,何遂高与吾叔父,都必马首是瞻。”

    王芬愈加惊诧:“本初,如你所言,废立之事,袁太傅、大将军他们都会支持?”

    袁绍道:“天下士子,不满宦官久矣,天子又唤张让为父,赵忠为母,与宦官休憩于共,难以分割;若要重振朝纲,扫除奸佞,就必须釜底抽薪,破而后立,废立天子,是唯一出路!”

    王芬越听越是心动,来回走动,进退维谷,陈逸见此情景,出言疾呼道:“明公,你休要受这庶出子的蛊惑,就算要对付奸宦,也万不可与何屠夫联盟。如此愚蠢肮脏之辈,岂可与吾党人同事。”

    袁绍听得此言,面色微变,正容沉声道:“文祖公明鉴,敌人的敌人,就是最有价值的朋友,我们行大事、夺权柄,当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腐儒狭隘之见,定当摒弃。”

    陈逸勃然大怒,指着袁绍鼻子喝骂:“兀那庶出子,汝安敢辱我?!”

    袁绍置若罔闻,只见眉宇挑动,威严气质无声渗透,霎时压制得陈逸难以喘息,与此同时,身后那位西洋美女武将迈前一步,口中娇嗔“废物,给我滚开”,玉臂轻挥,将陈逸如老鹰捉小鸡般擒住,飕地一声掷出窗外,等到落下时,头撞到青石台阶,砸了个万朵桃花开,霎时毙命。

    王芬见状骇然,未料此女美貌,却凶悍如斯,杀人如麻。他虽是文士,但对武人之事所知甚多,麾下张郃、高览、潘凤尽皆是罕见的猛将,武艺高强、膂力惊人,只是这些人与袁绍麾下这西洋女子相比,实力明显不及,除非常山枪

    (本章未完,请翻页)神童渊在此,方可勉强斗个平局。

    “本初,此举却是粗莽,陈公也是党人,就算存异议,也罪不至死。”

    西洋美女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厉声喝道:“辱我主公者皆不可活!”

    袁绍也道:“明公,并非某嗜杀,实乃废立天子,乃是机密大事,不容隔墙有耳,如果不是同志听了去,就只能让他变成死人。襄先生,您说是也不是?”

    襄楷哈哈大笑道:“袁本初所言甚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明公,老朽来时曾观阴阳,神明早有警兆,天象显示不利于宦官、黄门,最多三年之内,十常侍将获天诛而灭族;而在场诸君,将是替天行道之人。”

    王芬最为迷信纬谶之言,襄楷既如此说话,让他彻底拿定主意,下定决心,昂然道:“若果真如此,某愿替天下人铲除奸贼。”

    袁绍、襄楷尽皆拱手称谢:“有明公仗义举旗,当可扭转乾坤、重整朝堂,挽救大汉江山。”

    众人谈成举事废立的大事,分外亲热,遂开始商议行动的具体方法,袁绍推荐邀请南阳人许攸、沛县人周旌共同参与。

    许攸足智多谋,而周旌却是一位武艺高强的刺客,两人皆和王芬、袁绍交情深厚,忠诚度与才能都有保证。

    讨论中,王芬提出邀请曹操加盟,但却被袁绍出言劝止,认为曹操此人狡诈,心思深沉、难以信任,不可同谋共作废立大事。

    又商议了整整半日,袁绍方才告辞出门,王芬、襄楷也分头开始行动,山雨欲来风满楼,又一场新的政治阴谋即将开幕。

    袁绍和那西洋女将并辔而行,转瞬就到了邺城袁家府邸,门口早有两位文士与两名彪形大汉等候,一见袁绍到来,口中都称“主公”。袁绍将手一摆,众人皆入内堂议事。

    此处补充交代,这四人皆是袁绍的门客。两位文士,一个是南阳人逢纪,表字元图,颇富智计;另一个是颖川人郭图,擅于阴谋。

    而两个武将,一唤韩猛,另一个叫蒋奇,都是袁家培养的武士,忠心耿耿、勇力不俗,且精通兵法,皆为沙场良将。

    袁绍开口便问:“诸位,我让你们去联络河北英雄的事情,都做得怎么样啦?”

    逢纪道:“主公,谋士方面比较顺利,荀家、辛家都有表态,愿意与您共图大事。”

    郭图也道:“还有那审正南,受了图的游说,不受冀州的征辟,愿意为袁家效力,一切都如贞德小姐所料,情况非常顺利,但是武将方面就”

    袁绍还未开口,那位西洋女将却先说话道:“快说,颜良、文丑可在?他们乃是主公成就霸业的柱石,万不可有失”

    逢纪、郭图脸色都显得十分尴尬,支支吾吾地道:“贞德小姐我们去寻访得晚了,颜良、文丑,现在都是杨幽州麾下的校尉,辽西、渔阳等地守得如同铁桶也似,我们根本没有机会接触”

    贞德悠悠叹息道:“哎,到底还是出手迟了,我早该想到的,杨烨也是天外天人士,熟知三国剧情,知道颜良、文丑下落,又怎会不抢?”

    袁绍也是如丧考姒,只将炽热目光来看贞德,焦急地道:“贞德,这便如何是好?河北四庭柱不全,就算王芬能提前搅乱天下也没用。杨烨可不是公孙瓒,某对付他并没有把握。”

    贞

    (本章未完,请翻页)德柔声道:“主公放心,您是天主圣人指定的天命圣主,我们截教圣选者,一定誓死效命。杨烨那边,早有我们的内应,翌日里应外合灭之,主公不必担心;至于颜良、文丑造成的将领缺口,我也有办法。”

    言罢,贞德秀眉挑动,身体涌现出神灵般的气质,双肋齐得插出天使之翼,“轰”地一声,玄之又玄的魔法五芒星虚影,刹那罩定韩猛、蒋奇两人。

    “东西合璧,穿梭古今,战魂重生,脱胎换骨,请求天主圣人助我!”贞德默默吟唱,玉手驱动神术,造就出惊人奇迹。

    韩猛、蒋奇两人瞬间气质大变,从寻常优秀武将,一步登天,晋身为堪比关羽、张飞般的绝世猛将,龙行虎步,迈出内堂。

    贞德笑道:“请主公与两位先生,同去观摩韩、蒋二位如今的神勇。”

    袁绍、逢纪和郭图遂鱼贯而出,到了演武场中观看,正好见到那蒋奇绰起一把花刀,舞得密不透风,刀芒瞬发疾电,自有鬼神难测的玄妙。

    逢纪欣然点评道:“好刀法,确实厉害,真乃虎贲猛士,王芬麾下据说有上将潘凤,但他若遇见蒋将军,直如豚鼠一般。”

    袁绍听得欣悦,正待亲自品读蒋奇刀法,惊觉马厩处传来战马持续嘶叫,待赶去时,再听轰轰重物砸地之声,满地烟尘腾飞,定睛观察,赫然见到韩猛横推群马,将马厩里的战马,都掀翻叠起了罗汉。

    妖孽般的怪力横推八马倒!

    贞德盈盈笑道:“如今,主公您已经有了更加勇猛的虎将,有没有颜良、文丑都已不再重要了。”

    袁绍莫名感动,紧紧握住贞德玉手,颤声道:“贞德,又辛苦你了。某不知该怎样感激你,翌日我逆转天命,鼎定河山,结束三国,定不会辜负于卿,与你共享富贵。”

    贞德满脸绯红,轻轻挣脱袁绍手腕,柔声道:“主公,贞德是天外天人士,无法在本世界长久居留,辅助您成就大业,乃是天主圣人赋予的使命,并不求回报,富贵与权势,对我这等修行之人,亦毫无用处。就只希望主公您掌权后,可以实现诺言。”

    袁绍点头道:“这个自然,君子一言,快马难追,某欲成王霸之业,断然不会言而无信,绝不辜负天主圣恩,更不会辜负贞德你的厚爱。”

    贞德微微一笑道:“这样自然是极好的,对了,主公,我联络了潜伏在杨烨处的内应,就在今日会面,且容我暂时告退。”

    袁绍点头道:“那好,贞德,你要一切当心。”

    就这样,贞德出了袁府府邸,摇身一变,换了装束,白衣披风长裙,翩翩若仙,走在邺城街头,七转八拐寻到一家清雅酒楼。

    才刚挑起帘布,里面就有人说话道:“贞德小姐,你来迟了。”跟着,袅袅娜娜行出来一个女子,正是维娜斯夫人。

    贞德俏面一寒,冷哼道:“来迟什么,就算我真得迟了,误的事情也没有你多。维娜斯,你懂不懂轻重缓急?天主交代的正事,都被你耽搁了,只将时间都浪费在貂蝉这小丫头身上,现在连颜良、文丑都让杨烨给夺了”

    维娜斯夫人不屑笑道:“颜良文丑,关我卵事?天主圣人并没吩咐我辅助袁绍,他的墙角被人挖掉,我还乐见其成。我的使命仅是修正错误,解决凤凰力异能。至于三国争霸、逐鹿江山的任务,贞德,那是你的事,不必和我多说!”

    (本章完)            </div>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