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7章 周俊的第一次进攻
    辛评闻言大怒:“审配,你欺人太甚,安敢如此无礼?”

    原来这位礼赞杨烨为英雄之人,正是魏郡阴安人,有忠烈慷慨、专而无谋正反两面之名的审配审正南。

    按照正常剧情,审配将会是袁绍麾下的重要谋士,屡建功勋,深受信任,与许攸、辛评、郭图等人不合,最终结果是一代烈士,袁家死臣。

    这时审配冷笑一声,却待反唇相讥,旁边又闪出一位四十多岁、高抓发髻、留着八字胡的中年文士笑道:

    “辛仲治,你想得太多了,正南先生自己也是河北士林名士,又岂会真的重武而轻文?”

    审配与辛评定睛一看,这个来拆劝的却是位党人中的前辈,南阳人许攸,现为冀州刺史王芬府中幕僚,两人不敢怠慢,双双拱手见礼道:

    “还请子远先生指教。”

    许攸遂款款而谈道:“诸位先生,当今天下,纷争不休,圣天子受奸宦蒙蔽,遵今文经、而贬古文经,不尊正道;四方皆有边乱,黄巾、张举、边章、区星先后作乱,虽有皇甫嵩、杨烨、董卓等人屡破贼匪,但终究是以暴制暴,难以长久,若要使这大汉天下百姓都重得安宁,不受战火涂炭,必须要有鼎定乾坤、力挽狂澜的英雄。”

    审配笑道:“子远先生,你已说杨烨、董卓等人,都难成大事,那么在你心目之中,谁才是挽救大汉江山的英雄?难道是贵主公王刺史?”

    许攸闻言,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秘表情,接着其身后却响起一个坚定的声音:“本初不出,如苍生何?”

    说话之人,又是一位天下文人中的名士,颖川五荀之一、荀彧之兄荀谌荀友若,同样也是袁绍袁本初的忠诚拥护者。

    “宽厚仁义,能受天下豪杰拥护,何人能比袁公?临危不乱、遇事果断,智勇兼备,何人能比袁公?数世之内、广布恩惠,使天下家家受惠,又有谁比得上袁公?”

    此言一出,辛评、许攸皆鼓掌道好,并以挑衅的目光,朝着审配看去,其共同潜台词就是,你休要不识时务。

    审配认可杨烨,但对袁绍没有反感,否则顿不会来宝月楼参加食会,可受辛评、许攸与荀谌联手逼迫,反而激起了胸中的刚直之气,下定决心要与彼方辩论到底了。

    “荀友若,我素来敬重袁本初,此人确是豪杰,但要说举世无双,却是过誉。黄巾军席卷天下时,袁氏可有寸功微勋?就连他的同族袁公路,论战功都在其之上;若如君言,本初不出、奈苍生何,则置当朝天子与何大将军于何地?汝等言论,并非夸袁公,实乃是捧杀也。”

    审配并非辨士,却意正辞严,甚是果决,一时噎得众儒生哑口无言,但却在此时,有襄楷挺身而出执言道:

    “白面书生肤浅之见,袁本初濯濯清流,岂是杨烨、董卓、孙坚等区区功狗可比?夫天子事天不孝,则日食星斗,天象异兆,三光不明、五纬错戾,方有黄巾、张举、边章等乱,若要拨乱反正,只应在一个袁字上。”

    审配才智过人,瞬间听明襄楷之意,不由面色不变,戟指高喝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话音未落,只听仓啷之声骤起,有一黑衣人无声无息出现在审配背后,将利剑架在其脖子上。

    襄楷眼中绽放凶光,一字一顿地道:“王刺史与袁公,邀请诸位来此,是要商议大事,如若做不成同志,就是仇敌,审配,你莫要不识抬举。”

    审配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善于驰射、体格健壮,他既不肯屈服,也不愿束手待毙,当即腾地倒退一步,滑如泥鳅,脱开剑锋,脚踩阴阳步而行。

    “哼,我真是看错了人,十多年间,都将袁绍当成好人。今天,我就是不识抬举了,你们待要怎地?”

    但话音尚未落尽,那柄被避开的宝剑霎时化作枷锁,直如毒蟒翻滚,倏地盘旋反撩,刁钻狠辣,咔嚓一声,斩断了审配的右臂。

    审配满身鲜血,一声惨叫,当场仆倒,黑衣人闪电般赶上,一脚踏住胸脯,宝剑旋风般轮转劈落。

    与此同时,在幕后隐匿之处,却有人幽幽叹息:“哎,这审正南,本该是忠诚于我的烈士,就这样牺牲,委实遗憾可惜。”

    贞德在旁柔声道:“本初公,舍不得孩子,就套不得狼,欲成大事,不可留存妇人之仁......”

    就在兵器即将刺穿审配头颅的瞬间,有两根手指凭空而现,铮铮作响,稳稳夹住了剑刃,黑衣人奋力催劲,但剑却纹丝不动。

    救人者,并非别人,正是杨烨,他不与凌曌、貂蝉多打招呼,使出风中无影,转瞬从两楼到三楼,凭着侠客行二十四式中的擒拿解数,稳稳夹住宝剑。

    “这里是吃饭的地方,不是让尔等包场杀人的。”

    剑伤审配的,是冀州刺史王芬的亲信河北第一刺客周旌,据说还是战国年间著名剑客盖聂的传人,剑击、轻功出神入化,杀人放火神出鬼没,凡有见其真面目者,除了王芬、许攸,余者皆已死在他的手里。

    周旌杀人无数、战无不胜,对于自家的武技,非常骄傲又值得骄傲,但是当他见着这个貌似普通、毫无半点引人注目之处的对手时,居然从脚底朝上喷起一团凉意,那是绝望无助的凉意,就似面对着金刚猛兽。

    “我和你拼啦,寒山终雁杀!”周旌怒吼长啸,右手往回收剑,左手刷地又变出来一柄蛇蛰软剑,绽放寒光毒芒,分心就刺,招数愈显纯熟毒辣。

    杨烨嘲讽地一笑:“这就是你的绝招吗?实在太普通了,没有一点儿意思。”言罢,他松开双指,身似鸿鹄,凌空跃起,后动先至,对准周旌就是一点。

    仅仅只用两个指头一点,恰好点中了周旌的头颅,然后这个河北第一刺客的头,就倏地裂开了,红的血汁、白的脑浆顺着淌落,正好与满桌佳肴混在一处。

    以指做枪,铁血悲烈枪中的杀手常山龙情之绝情朱点丹!

    杨烨目光冰冷,杀气腾腾,环视众人道:“杀人者,人恒杀之,尔等衣冠禽兽,当戒之慎之。”

    此言一出,满堂尽惊,许攸、辛昆等文人都乍然感受到强烈的精神威压,脚下浮虚、膝盖发软。杨烨全然不理会这些渣碎,运指如飞,封闭了审配的要穴,阻止其继续流血。

    旁人皆受杨烨气势压制,就只有那位阴阳术师襄楷哈哈大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杨幽州,原来是你到此,正好省了我等的大麻烦。”

    言罢,襄楷从怀中祭起一宝,乃是一个八卦,凌空罩落,将杨烨与审配都覆盖其中。凌曌、貂蝉见状大惊,双双拔剑而出,但却被两条巨汉迎面截住。

    貂蝉不知厉害,绰起金光锉就砸,谁想对面之敌倏地拔出一口花刀,卷出风暴状的两仪刀芒。

    “妹妹小心,此刀,你不可力敌。”凌曌娇嗔一声,电光火石般欺近,奋起超人膂力,勇憾敌人的花刀,却听轰得巨响,余波宣泄,宝月楼半边楼阁,被硬生生从中划开。

    花刀汉子刚被击退,第二条巨汉拖着铁方槊来迎,人还未近,早有磅礴内劲猛推过来。凌曌单掌相迎,恰好撞个旗鼓相当。

    巨汉未曾想到,如此柔弱美貌的女子,居然也有如此庞大膂力,当即发出如若牛吼般的怪叫,徒然催动兵刃横扫,掀起八道前后相连、劲道诡异无常的内家真罡。

    横推八马倒!

    这边凌曌溺战两大高手,八卦图内,杨烨也正陷入苦战,原来这个襄楷的道行非同小可,是一位渡过三次天劫的大炼气士。

    而许攸、荀谌、辛评等文士,本来手无缚鸡之力,全凭头脑机智,但到了这神秘八卦之中,智力转化成为精神力,成为造化空间中的特殊战斗职业—军师!

    烈火、乱水、风刃、落石.....地水火风各种攻击计策,更有咒骂、混乱、麻痹、毒烟的腐蚀计策,在这群文人手中言出法随,呼啸乱炸,亏得杨烨有不坏之身,否则立时就遭受毒手。

    当然,威胁最大的还是襄楷,此人修成阴阳家无上法力,一分为二,两个元神同时施法,凭着八卦图法力加成,掌心雷、三昧火、五行遁法、泰山压顶、撒豆成兵、移山倒海,都无所不能,尽情展示神通,浑然不畏惧有甚么消耗。

    袁绍在暗处观战,踌躇满志,甚是欣悦,转头对贞德道:“都说杨烨世间猛将,今日所见,也不过如此。”

    贞德摇头道:“本初不可小觑此獠,周旌并非弱手,但被他弹指击杀,如今其陷入苦战,并非是襄楷他们厉害,而是那八卦法宝乃通天圣人亲赐我老师之物,带有无穷妙道,若非如此,这些人都早让杨烨杀了......”

    然而正在此时,却有杨烨的天遁传音,强制传送入袁绍与贞德的耳朵里,其声音充满挑衅与戏虐:“有这块八卦也没用,这些人,照旧仍是不堪一击。”

    袁绍、贞德听后尽皆骇然,定睛再看时,八卦中战局风云突变,只见杨烨长啸一声,声如龙吟,掌中已然多出来一口金光闪闪的长剑,正是冥剑鬼门关。

    襄楷等人心惊胆寒的发现,他们的敌人就在转瞬之间,属性、内劲和仙元,都如同火箭般的不断攀升。

    杨烨的头发没有变化,并没有霹雳光焰环绕,没有变成超级赛亚人,也并未借助悲血长河做出提升,他选择使用另一种战术。

    献祭天命汗肉身所得神元功能之一,斗神特殊技能—霸气!

    杨烨的天子皇气比天命汗更加雄厚,所以转化霸气提升战力,就愈加得心应手。

    “游戏到此结束,酸货给我全数扑街!”杨烨朗喝一声,斩出威力惊天动地的豪气之剑。

    轰地白茫茫的剑光掠过,只听咯吱脆响,掠阵的贞德发出凄厉的悲呼,襄楷元婴被一剑割碎,八卦图中剑难以受力,霍地如蝴蝶般碎开,至于那干凶猛的军师们,法术都被剥夺,重新恢复到手无缚鸡之力的状态。

    袁绍目眦欲裂,无法相信自己一方已经惨败,浑身无力,跌坐在地。贞德亦是抱头痛哭。

    杨烨扶起审配,从怀中取出返魂金丹,边递交过去边道:“审先生,今日多谢你仗义执言,现在凶徒已然伏诛,不会再有事端,此丹能治疗你的伤势,还请笑纳。”

    审配挣扎着起来,匆匆致谢道:“杨幽州,你言重了,当是草民谢过大人救命之恩才是。”

    杨烨道:“审兄不要多说,快些用药治伤。”

    审配点头称是,伸手接药,与杨烨接近之时,只见他骤然甩动衣袖,顿生起惊人之变化。            </div>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