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3章 无敌是多么寂寞
    盖世天才的资质,委实非同小可,历经数月潜心苦练,杨烨终于突破极限,巨灵变、化身变更趋圆满,蜕玄变七转初入门径,完成鱼龙升级的质变,总算解除了通天教主符咒的作用,由绵羊恢复人形。

    藏在山中,仍有刘慧娘将天下大事的情报,源源不绝地送来。

    幽州境内,按照杨烨和刘慧娘预定战略,稳步推进民族融合政策,由毒士贾诩执行,胡萝卜与大棒齐上,王霸之策皆硬。

    贾诩一边在乌桓、鲜卑、高丽各族中推汉学、搞平等、促进农商发展,另一方面强制推进各族通婚,为立下功勋的少民男子指婚,许配大汉美女为正妻;又夺取大量少民贫女,分配给汉民百姓为妾,以强制手段促进各族血脉融合。

    除此之外,贾诩还推广少民学汉话、用汉字、穿汉服和用汉礼,将后世北魏孝文帝的改革全盘提前落实。毒士心狠手辣,行事果决、判敌先机,凡有遇到阻碍民族融合改革的,一律杀无赦;凡遇阻挠汉化、冥顽不灵、负隅顽抗的,也一律杀无赦。

    靠着强有力的民族政策,和超越时代科学技术(主要是那一千个民用变形金刚),幽州面目大改、上下同心、军民同德,渐成铁板一块。

    至于冀州境内,没有受到宝月楼之战的影响,汉儒辩论大会正常举行。辩论的重点,就是儒家经典今古之争。官方的学士,自然支持由光武帝刘秀推广的今文经学(两汉儒家学者自行研究的经文),而民间的学士,以大儒郑玄为代表,却是支持古文经文(秦皇焚书前的儒家经学),两种经学派水火不容,都自认正宗。

    这场辩论大会,就是要辩论古文经与今文经,到底谁是正宗。相比较而言,由于儒家宗师郑玄的影响,民间古文经学派文人数量多、质量高,辩论实力更为雄厚,明显胜过宫廷御用文人。

    官场文人,到并非没有高人,比如曾为帝王之师的蔡邕,可此人志向高洁,不愿介入今古之争。所以这场民间公知与官五的嘴炮战,本该是一场毫无悬念的碾压。

    谁想到会有一个鬼才郭嘉横空出世,此人术通诸子百家、才智机敏,善于随机应变,理论学问功底虽不靠谱,但口舌犀利真如苏秦、张仪再世。他加入官方今文经辩论,巧舌如簧,一人挫败近百名大儒,就连郑玄都甘拜下风。汉灵帝龙心大悦,遂御赐予郭嘉经学博士之职。

    除此之外,杨昊在荆州的发展,亦是十分顺利。到达长沙之后,杨昊用典韦、呼延灼为先锋,连环重骑踏平强虏,不足一个月,就荡平了区星的叛乱。

    叛乱虽结束,可荆州乱事未休,各郡都有宗贼割据,依靠民兵称霸,而荆州刺史王睿懦弱无能,无力制裁暴民。杨昊到来之后,得朱武指点,单马入宜城,拜会蒯越、蒯良兄弟,诚邀共商大事,后又得精通水战兵法的襄阳人蔡瑁加盟。

    杨昊就靠着向导蒯家兄弟之助,精巧用兵,奇袭诸郡,连灭张虎、陈生、苏代、贝羽等四家豪族,将袁术的势力,牢牢控制在南阳一郡。

    经过这些战役,杨昊的军力在荆州境内最强,没有刺史之名,却有刺史之实,割据一方,成为大汉朝南方的强力人物。

    总体看来,各地都是好消息多,所以杨烨心情相当不错,但可惜好景不长,这份良好心情,并没有持续许久,造化殿急促的信息提示音,骤然在其脑海中震响:

    “警告!警告!汉朝皇帝刘宏遭遇致命一击,将在半个时辰内殒命,三国乱世剧情开场,进入倒数计时;四区全部参加考核的一百名斗神预备役圣选者,将在二十四小时后,集体进入本世界展开争霸任务。”

    杨烨大惊失色,凌曌亦是花容失色,女诸葛刘慧娘也在幽州,表示出最大的忧虑。

    出现如此可怕的结果,就只有一种原因:历史被改变了,王芬废立皇帝阴谋得手,北巡的刘宏受到暗算。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局面越是危急,杨烨的智商反而爆发出惊人的能量,将三级进化脑域的潜力,都给激发了出来。

    只听杨烨斩钉截铁地道:“还有时间,汉灵帝还要半个时辰才会死,我还可稍微挽回些局面。”言罢,他手掐道诀,默运玄功,召唤出丹田中的元龟。

    元龟变化,蜕玄神机,鱼化真龙!

    杨烨参悟出九转元功第七转,各种飞禽、走兽等诸般变化,特效威力更强,元龟算计更加精确,此刻言出法随,去寻汉灵帝遇难的具体方位。

    片刻之后,只听他长吁一口短气道:“好,找到了,老皇帝虽然救不得了,小皇帝却还有希望活命,我们这就去救驾!”

    言罢,杨烨摇身一变,化作一个金翅鲲头、星睛豹眼的云程万里鹏。

    云程万里鹏倏地展开金翅,抟风舒爪,招呼两位美人道:“丹瑶、貂蝉,你们且都坐在我的背上。”

    凌曌、貂蝉点头答应,双双跃上了雕背,杨烨挥动翅膀,每回扑扇,都能飞行九万里,顷刻横越千山万水。

    河间府汉灵帝旧日官邸,此时已然成为修罗场,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王芬顶盔惯甲,骑着高头大马,旁边有许攸辅助,正在指挥战斗。

    冲锋在前的是韩猛、蒋奇两个万人敌,一个抡动花刀,另一个横绰铁方槊,所过之处,波分浪裂,如入无人之境,杀得满营御林军落花流水,仅有一群黄门侍卫,尚在誓死抵抗。

    为首有一位宦官甚是显眼,身高八尺、虎背熊腰,毫无缺乏蛋丸的阴柔气质,作战极其勇猛彪悍。

    王芬在后阵高喝道:“蹇硕,昏君已死,大局已定,何必白白送死,快些退开投降,我就饶你性命。”

    蹇硕咆哮怒吼:“背主匹夫,住口!吾宁死也不会退让半步,尔等若想伤害太子,那就踩着咱家尸首过去。”

    王芬本是党人,对宦官之憎根深蒂固,见蹇硕如此不识抬举,更增怒意,当下狞笑道:“既如此,我军就踩着汝的尸首过去,吕奉先何在?”

    话音尚未落尽,浑身盔甲、横着方天戟,骑着青马的吕布昂然而出,化作一道电光,直撞入对阵。

    “阉狗受死!”吕布大喝一声,奋戟直刺,蹇硕不知高低,挥剑招架,结果乍然相触,只听“铛”地脆响,“扶犁虎亢诀”真元磅礴渗透而过,长剑就中折断,可怜蹇硕虎口被震得鲜血淋漓。

    “神鬼乱舞!”吕布抖擞神威、轻舒猿臂,挥出神来一戟,蹇硕胸脯中招,应声而倒。

    蹇硕前脚刚倒下,吕布便拉缰绳,催青马,纵蹄践踏,顷刻将其踩成一堆肉酱。

    王芬见吕布取胜,即将鞭梢高举道:“众将士,立功之时到了,谁能杀死刘辩母子,就是扶龙功臣,必有重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冀州兵欢声雷动,蜂拥向前,御林军和黄门侍卫群龙无首,很快就被分割围歼。

    待完全扫除障碍,王芬遂亲率叛军长驱直入,直闯内廷。

    内廷寝宫之中,灵帝刘宏胸口插着雕翎箭,正在被一群太医诊治,何皇后与太子刘辩、大将军何进等人坐立不安,询问伤情,终于知悉已回天无力。

    何皇后勃然大怒道:“你们这些庸医、废物!一点用儿都没有,今日若无法救治皇上,本宫就将尔等满门抄斩......”

    话音尚未落尽,却有黄门侍卫进来急报:“皇后、太子、大将军,大事不妙,王芬老贼率领叛军杀来了,蹇中侍正在誓死抵抗,应该支持不了多久......”

    何皇后知悉此讯,顿时乱了方寸,转头询问何进道:“兄长,这便如何是好?”

    何进望着躺在龙床上双目紧闭、奄奄一息的刘宏,细若蚊音般道:“娘娘,皇上,怕是不行了。为今之计,就只能让为臣护送你与太子,杀出重围回返雒阳,翌日再来拨乱反正。”

    何皇后自然明白兄长此言之意,但与灵帝夫妻情重,安忍抛弃,一时犹豫不决。

    何进五体投地拜倒,将头撞得铿锵作声,悲泣谏道:“娘娘,军情紧急,燃眉之迫,当断则断,迟则有变。”

    随行百官群臣也跟着拜倒,齐声道:“娘娘,为保大汉江山,您与太子当速速突围。”

    何皇后女流之辈,见众臣皆如此劝说,为保儿子刘辩万全,就不再继续坚持,遂接受何进谏言,由精锐御林军保护,走边门小道突围。

    何进本为屠户,颇有民间生存经验,安排何皇后和刘辩做好化妆,轻车简行,随行护卫皆是忠诚与勇猛兼备的优秀武士。

    何皇后一行人刚出宫未多久,行至河间府北城门口时,只听城墙上传来梆子响轻响,轰隆隆千斤闸砸落,无数伏兵簇拥而出。

    何进定睛看见这些伏兵的装束与旗号,不由倒吸一口凉气,缓缓摇头道:“真没想到,就连董卓这个浓眉大眼的,他也背叛了皇上。”

    咚地一声炮响,敌军中涌出来一员猛将,提大杆刀、骑汗血马,狮吞阔甲、虎头盔,却正是西凉猛将华雄!

    华雄横刀高喝道:“何屠夫,吾家主公神机妙算,料到你会从此而过,识相的,献出皇后与太子,就留你一条狗命,牙根半个不字,本将军就将你剁成肉酱。“

    何进养尊处优,多年不曾被人如此奚落,当即怒起,环视左右道:“众将官,谁与我斩了这凉州反贼。”

    “末将愿往!”御林军校尉淳于琼横枪而出,何进深知此人武艺高强、膂力过人,乃是雒阳头一等的壮士,当即点头道,“淳于将军,小心。”

    华雄冷笑一声,将刀摆动,纵马劈砍,淳于琼绰枪招架,刀枪相触,两马盘旋,展开交战。但斗不数合,华雄轻舒猿臂,借助两马错蹬之机,倏地将淳于琼拉拽离马,啪地甩落到地面上。

    淳于琼被摔得七晕八昏,正在混乱状态之时,华雄跃马横刀,飕地掠过,顿时血光爆现、脑袋搬家。

    “草木蝼蚁之辈,不堪一击,何遂高,你有何能将,只管全部派上来。华某还没有杀得过瘾。”            </div>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