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5章 不出鞘的利刃
    林荣恒来到陈骁的办公室,有点惆怅。

    “被篡权的感受你体会过没?哎,不用问,你肯定是没有体会过了。”林荣恒哀叹道。

    陈骁笑道:“林大哥,服装厂的生意没你不行啊。林栩现在只是做一个小小的尝试,能不能成还两说。如果她真的成功了,你不是应该感到欣慰吗?”

    林荣恒道:“那她就更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陈骁劝慰道:“尽瞎说。你们只是经营上的思路不同罢了,在父女关系上,我看她还是很尊重你的。”

    林荣恒道:“你特么才是尽瞎说。”

    陈骁知道林荣恒还是关心林栩的,要不那张皱巴巴的巴黎铁塔下的照片,他就不会剪了又剪,只为把它放在自己的钱夹子里了。

    林荣恒属于那种不擅表达自己情感的人,给人的感觉粗而且糙。

    林栩也继承了他强硬的性格特征,说话总是夹枪带棒的,所以这对父女如果没有中间人调和的话,一时半会儿是很难融洽的。

    “我跟林栩商量过了,先生产服装样式,再在各大商圈开两三家直营店试水。效果可以的话,我们打算做点小广告,再花一笔钱赞助明年春季的渝市大学生运动会,看能不能先打开本地的市场。你到时候不会反对吧?”陈骁说。

    “又不是花我一个人的钱,我干嘛要反对?”

    “切,还说不支持自己的女儿?”

    “嘿嘿,我这是支持集团的创新精神嘛。”

    “嘴硬!”

    林荣恒回到家里,给二哈洒了一把狗粮。

    哎,再怎么也是自己养大的。

    大不了就是冲着自己叫两声喽,你还能怎样?

    林荣恒想着。

    少时,有客造访,是祁伟辰和董兴国。

    这二人是当初林荣恒从行业协会里拉过来的两个厂商,算是老相识了。

    不用说,用屁股也能想到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老林!”祁伟辰站在院子门口喊了一声。

    “老祁啊,进来坐。”林荣恒笑容满面的招呼着。

    他把祁、董二人请进客厅,泡了杯茶,递了根烟。

    祁伟辰吐了口烟雾,说:“今天董事会上的表决你也看出来了,我们原本是支持你的,只是大局已定,勉强举下手,也好让陈骁不要怀疑。”

    林荣恒问:“怀疑什么?”

    董兴国笑道:“你跟我装傻?当然是别让他怀疑我们是穿同一条裤子的呗。”

    祁伟辰接过话来道:“老林啊,我们认识十几年了,当初加入东联担保,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董兴国附和道:“对呀,我们一个坑里爬出来的,怎么也要相互支持,相互信任。”

    林荣恒笑着拱了拱手:“承蒙两位抬举,老林我感激不尽。总之,大家都是齐心协力为公司做事,对吧?”

    祁伟辰和董兴国齐声道:“对,大家都希望公司好嘛。”

    祁伟辰又道:“以我看啦,陈骁也算是有些本事。他年轻,有冲劲,敢于开拓,其实这样的人比较适合做开路先锋。坐镇帅营的嘛,我看还是需要老林你这样老成持重的人。下次董事会选举,我们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林荣恒笑着打了个哈哈。

    这种承诺,就好像当父母的说要把孩子的压岁钱存着一样,存着存着的就没影了。

    祁、董二人此次拜访的真正目的,还是不想因为表决的事情得罪了林荣恒而已。

    林荣恒的心里很清楚。

    林荣恒跟陈骁组团,看中的是陈骁在融资方面的能力和炒地的眼光。先不说与陈骁争权的胜率大不大,如果因为争权而不能让陈骁把商业方面的能力发挥到极致,自己也跟着少赚。要那“董事长”的虚名又有何用?

    说到陈骁的眼光,在资金运作和炒地方面已经展现端倪,且被人所熟知。

    但是陈骁看人的“眼光”,却是一个不为人知的隐藏属性。

    基本上没人能够知道他判断一个人是否具有潜力的依据是什么。

    比如说颜荞。当初在大仲地产门口的那么一瞥,能有什么依据?不就是确认了下眼神吗?

    比如说曾宇。更没人能在此时此刻就看到曾宇的潜力。

    曾宇做事情倒是很积极,很刻苦。

    他第一天到东业地产数码城店的时候,去得早,走得晚,连吃午饭的时候也在回访客户,心说一定要对得起这五十块钱的日薪。

    然后,一天的时间他就把客户回访完毕了。

    第二天没事干,你总不可能再回访一遍吧?你不烦,人家客户都会觉得烦了。

    所以,孙玉龙按照陈骁的交代,让他尝试着跟上门的客户打打交道。

    结果,孙玉龙发现了问题:曾宇根本就不擅长与人打交道。

    其实曾宇不太懂房屋交易流程,但是你面对客户的时候,说话结巴算是怎么回事?平时看他说话挺溜的啊!

    孙玉龙没好把这件事情告诉陈骁。

    他猜到曾宇是关系户,既然能力有所不足,那自己就多培养培养呗。如果把问题扔回给领导,那自己这个店长也算是干到头了。

    虽然孙玉龙不说,但是陈骁还是知道的。

    毕竟那么多年同学,哪能不了解呢?

    找了个时间,陈骁特意约曾宇吃了个饭。

    逼格不高,就是大排档而已。

    但是大排档给人的气氛却是很融洽,让曾宇能够放得开。

    “听说你在尝试着谈单子了?感觉怎么样?”陈骁问道。

    “感觉……不太好。”曾宇说。

    “哪方面?”

    “总觉得跟人打交道的时候,底气不足。不过,我会努力改进的。”

    “嗯,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也算是好事。”

    陈骁会给他机会去努力的改进,但是他预料到效果不会很明显,否则前世的曾宇也不至于一个月达不成交易了。

    大部份人,性格是天性使然,或者是在某种环境下,长时间的潜意默化而形成的。

    不是说完全没可能改变,但是这个时间会很长,也需要足够的毅力。

    曾宇只是兼职,不具备改造的先天条件。而陈骁也会在某一个恰当的时间,把他早日引入“正途”,让他更早的发现自己擅长的领域,然后进行下一步的培养。

    让他进入中介店,培养的不是曾宇的能力,培养的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和情感。

    这是一把不出鞘的利刃,只会在恰当的时候,发挥他应有的作用。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