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70章 天大的仇,隔世的怨
    企鹅的事情等到明年初再说,回到当前议题。

    东业集团准备盖别墅区的地皮被瑞信抢走了之后,陈骁不得不重新物色理想的地段。

    当然,陈骁在之前的考察中接触了不少可以转让的地块,政府招标那块地只是最适合的,而不是唯一的选择。

    现在,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在BP-J-36和BS-A-4这两个地块之中做出选择。

    李荣富又对BS-A-4地块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听得陈骁连连点头。

    陈骁感叹道:“李总简直就是一个被运输耽误了的地产奇才呀!”

    李荣富苦笑道:“阴谋,这一切都是阴谋!”

    陈骁奇了个怪,问:“李总何出此言?”

    李荣富道:“我之前不是跟你们说过嘛,信长运输公司加入了一位新的股东。别看她是个年轻女人,性格可强势了。她掌控着运输公司的业务,还在地产方面给我指指点点,目的嘛,不言而喻,就是想让老子多顾着地产这边的生意,把运输业务都丢给她。”

    “噢?”陈骁继续好奇的问道:“也就是说,你的很多建议,都是她提供给你的?”

    李荣富道:“可不是么!”

    陈骁觉得挺有意思的。

    这么看来,那个女人是打算在运输行业干一番大事业了,所以不想李荣富在身边碍手碍脚。

    话说,她不会是想搞快递吧?

    不过,后世好像并没有出现一个叫“信长”的快递公司啊。

    失败了?还是改名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个女人能够在运输行业大展拳脚的时候,还能兼顾着给李荣富提出那么多有建设性的关于地产方面的意见,的确是不简单。

    陈骁忽然来了兴致,对李荣富说:“看有没有机会约出来见一见,怎么说大家都是自己人嘛,交个朋友也好。”

    李荣富倒是没想到陈骁会提出见面的要求,但也不好一口回绝,只得说:“那我跟她说说,抽个大家都有空的时间。”

    陈骁道:“好,你安排吧,随意一点就可以了。”

    ……

    信长运输公司办公室。

    李荣富先是质问了唐初云:“南岸五公里那块招标出让的地皮,是你把我上次告诉给你的底价透露给瑞信地产的,对不对?”

    唐初云没有否认:“对。”

    李荣富就蛋痛了:“你说找了一块好地皮,是为了让我们取得陈骁的信任;然后你又出卖消息,让他竞标失败,接着又给出关于BS-A-4地块的建议,又是为了让他信任我们。你玩什么啊?”

    唐初云道:“就是玩他喽!”

    李荣富问:“也就是说,关于BS-A-4地块你也会想办法让他失败?”

    唐初云道:“那倒不用,这次让他如愿以偿,以后再慢慢收拾他。”

    李荣富哭笑不得:“唐小姐,你们究竟什么仇什么怨啊?”

    唐初云道:“天大的仇,隔世的怨。”

    李荣富:“……”

    沉默了半天,李荣富才提及陈骁想跟她见面的事情。

    唐初云的表情陡然一变,甚至可以用“慌张”来形容。

    “怎么了?你要不想见,我就找个借口先回绝他吧。”李荣富说。

    “不,我见。”唐初云想了想说。

    初次与唐初云见面,是约在千叶茶坊。

    李荣富原本是要作陪的,可唐初云最后决定,她想单独跟陈骁见面,所以李荣富找了个借口撤退。

    “唐小姐,你好!”陈骁微笑着与唐初云握了下手。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唐初云的指尖有一些冷汗。

    “陈总果然比我想象的更年轻。”唐初云说着,把外套脱了下来,折叠好放到旁边的位置上。

    “唐小姐,干嘛老是崩着张脸呢?”陈骁笑着问,试图把没有中间人在场的拘谨气氛稍稍缓和一下。

    唐初云努力挤了个笑脸,一不注意你都看不到,完全属于那种稍纵即逝的感觉。

    陈骁道:“其实约唐小姐出来见面,纯粹是敬佩唐小姐的商业能力,毕竟你们信长公司在东业集团也是有股份的,以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各位前辈的指点。”

    唐初云道:“你这么谦虚的吗?我还以为以你这个年纪取得现在这样的成就,应该要张狂一点。你别误会,在我的字典里‘张狂’不是贬义词。”

    有一句话说得好,两个人在交流的时候,其实是六个人在交流:

    你以为的你,你以为的他,真正的你;他以为的他,他以为的你,真正的他。

    这句话套用到现在的陈骁和唐初云的身上,就再适合不过了。

    在彼此的面前,他们都不了解对方的根底,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连自己的根底都不了解。

    “听说你打算大力发展运输行业?”陈骁问。

    能够聊聊人生就聊人生,聊不下去,就聊聊商业,总能找到共同话题的。

    唐初云说:“一个社会的繁荣程度取决于它的商品流通程度,南水都能北调,还有什么是不可以流通的?只要有流通,运输行业就不会停滞。”

    陈骁点了点头,说:“唐小姐有见地,相信你会成功的。”

    唐初云微微一笑:“我也觉得我会成功的。”

    这里,两个人所提到的成功,压根不是一回事。

    陈骁所指的成功,是真心祝她在自己的领域取得成绩;而唐初云想的成功,却是搞死陈骁。

    陈骁暂时还不可能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在开车送唐初云回家的时候,车里恰好轮放到了李春波的那首《谁能告诉我》。

    唐初云有些好奇:“这不像是你这个年纪喜欢的歌。”

    陈骁笑道:“我对这歌呢确实没什么感触,不过我喜欢这个歌手。记得念小学的时候,就喜欢拿‘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去调戏班上的女同学。”

    其实压根就没有这回事,陈骁这么说,只是拿一些无所谓的甚至是编造出来的隐私去攻破唐初云的心理防线。

    这个女人把自己包裹得太紧了,像契柯夫笔下那个“装在套子里的人”。

    唐初云转过头来看着陈骁:“你的童年,一定很快乐了?”

    陈骁笑道:“还行吧。”

    唐初云道:“可是我的童年,一点都不快乐。”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