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83章 坑爹
    李荣富在信长运输公司的办公室收起了私人物品。

    唐初云:“老李,你这是干什么?”

    李荣富道:“从我把信长运输公司的股份协议转让给唐海杰之后,这家公司跟我就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我说过,看在唐海杰的份上,我帮你最后一次,但是很显然,你已经输掉了。”

    唐初云:“……”

    李荣富解释道:“最新内部消息,东业集团与南岸区政府达成共识,他们将在江心路末段合作开发渔人码头计划,由政府出地,东业集团按照蓝图进行施工。完工之后,项目会以免租的形式公开招商,把江心路打造成南岸最繁荣的休闲文化、娱乐购物中心。”

    唐初云问:“也就是说,东业集团不会现金拿地,他们的资金流就不会断了。”

    李荣富道:“我还没有说完。今天的会议上,董事会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通过了用现有闲散资金投资股市的计划。”

    是的,账上的资金不能躺在银行里睡大觉啊,在股票或基金市场做一些长线投资,是很多公司的基本操作。

    至于亏盈,另说。

    陈骁、陈红洁和曾宇等人现在就在办公室牢牢的盯着杰成建材的走势图。

    “哎哟,差不多见底了吧?”陈骁问。

    “应该还会再跌一点吧。”曾宇说。

    毕竟这个时候的曾宇还只是处于理论学习阶段,对于股价的走势判断并没有太大的信心。

    陈红洁则是在旁边盯着电脑,不停的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陈总,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先入一千万吧。如果它继续跌,我们就补仓。”

    曾宇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他玩的金额是一千,而陈骁在后面加了一个“万”字,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对于陈骁来说,214行情那次属于先知优势,而且整个大盘都在涨,毫无技巧性可言。

    现在,才是严格意义上的第一次操作股票。

    “听红洁的。”林荣恒说。

    “那就先入一千万吧!”陈骁说。

    当然,领导一句话就是要把一千万买成股票,但实际操作者不可能上场就挂一千万的大单,而是分时分批买入。

    少时,杰成建材的股价开始翻红,股价回升到了三块七的价位。

    “这么快就翻红了,我们是不是入得太急了?”陈骁问。

    “没有吧!我的操作一向都很稳健的。”陈红洁也有些奇怪。

    “我们先缓一缓看……你看,还再涨,三块七毛五了。不会是唐海杰自己在托市吧?”陈骁问。

    “应该不会吧,唐海杰能阻止股价的继续下跌就很不容易了。庄家通常都是带个风向,真正把股价托起来的都是散户,等股价达到一定的高度,庄家再慢慢的抛掉手中的股票,让散户接盘。他们赚的就是这个差价。”曾宇说。

    陈红洁想了想:“今天先到这里吧,不管是唐海杰在托市还是散户在跟风,反正我们亏不了。我晚上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曾宇忙道:“我也有兴趣研究,要不一起?”

    陈红洁点了点头:“好,去我家里研究吧,顺便帮我捅一下浴池,堵了好几天了。”

    曾宇“……”

    除了炒股,陈骁还忙着跟南岸区规划管理方面的同志应酬。

    大家坐在一起谈谈项目,谈谈人生,常常忙到很晚才回家。

    数日之后,陈红洁给陈骁提供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消息:“我查出来了,杰成建材的股价异动,是有人趁机建仓。”

    陈骁:“知不知道是谁?”

    陈红洁:“暂时不知道,但是我很肯定,对方是有目的的在狙击杰成建材。”

    陈骁:“恒鑫建材的刘斌!”

    原本陈骁是打算抄一下杰成建材的底,等唐海杰平息事端,股价慢慢回升之后再抛出来,赚他一笔差价。

    没想到那个叫刘斌的也趁势而起,来势比陈骁更加凶猛。

    刘斌才是要搞死唐海杰的存在,而唐海杰要保住自己的控制权,势必与之展开一场持股量的争夺战。

    两条鳄鱼打斗,陈骁躺着也能上天啊!

    ……

    是夜,张榕早就睡了,陈越铭睡不着,穿着睡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

    客厅的灯没开,所以陈骁开灯时忽然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差点没吓一跳。

    “爸,这么晚了还不睡?”陈骁问。

    “我不太习惯穿睡衣,你妈硬要我穿,穿上我就睡不着。”陈越铭说。

    “那你就打算一辈子都不睡了吗?该沟通的还是得沟通嘛,早晚的事儿。”陈骁说。

    陈越铭:“……”

    这小子,说的是睡衣的事吗?

    陈越铭已经见过唐初云了,他还从武宏祺的口中得知唐初云通过信长运输公司进入东业集团股东会的事。

    看唐初云的表现,她进入东业集团肯定是有目的。

    陈越铭实在是不愿意看到唐初云跟陈骁斗,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所以,真的不能再拖了。

    “骁骁,最近工作上的事情顺利吗?”陈越铭问。

    陈骁打算进房的,听到陈越铭这么问,也料到他要说一些事情了。

    陈骁坐回到沙发上,给自己也斟了一杯茶,说:“还算顺利吧。”

    陈越铭问:“股份制的公司很复杂的,股东之间各有各的利益,有没有人针对你呀?”

    陈骁道:“大家就算有不同的意见,也都是为了集团的利益吧。就说那个唐初云,我觉得她挺有意思的,她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具有参考价值的信息和方案。只是考虑到集团的现状,未必都是按照她的意愿在执行,不过总体来说,我觉得她帮了我很多。”

    “哦!”陈越铭松了一口气,原来唐初云进入东业集团的目的就是暗中帮助陈骁啊。

    这么说来,唐初云应该是原谅自己当年的事情了,她想在大家挑明身份之前,先跟陈骁搞好关系,日后也好相互接纳。

    可是,她为什么还不给自己打电话呢?

    陈越铭有些等不及了,既然唐初云有修好她与陈骁之间关系的意图,那么陈越铭便直接跑到信长运输公司去找唐初云了。

    唐初云没有想到陈越铭的脸皮这么厚,没好气的问道:“你来干什么?”

    陈越铭尴尬的笑了笑:“你……你忙,我就在边上坐着,等你不忙的时候跟你说几句话。”

    唐初云看陈越铭死皮赖脸的样子是没那么容易走了,原本她是打算击败陈骁之后再跟陈越铭摊牌的,现在看来没这个机会了。

    “你想说什么?”唐初云问。

    陈越铭道:“当年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母亲,你怨我恨我我都能理解,我……我能去看看幼凝吗?她……她葬在哪儿?”

    提到喻幼凝,无疑是触动了唐初云的软肋:“你要有心,应该能够找到。”

    陈越铭点了点头:“那我仔细想一想。另外,我知道自己这二十五年来没有尽到一个当父亲的责任,初云,对不起,我不指望你能够原谅我,但是,我真的希望能够修好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一点,我想我们的初衷是一样的。”

    唐初云:“???”

    老娘是来复仇的,神特么跟你的初衷一样!

    陈越铭又道:“我知道,这种事情我应该主动一点,可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女儿啊!终究还是让你先迈出了这一步,在事业上那么帮助陈骁,那小子现在还不知道呢,我先代他谢谢你了。”

    唐初云:“&%¥@%#……”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