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75章 追查
    颜大力没什么口才,更何况他还理亏,讲道理肯定是讲不过颜荞了。

    他恼怒之下,操起屋墙角的一根干树枝就朝颜荞的腿上打去。

    他以为颜荞会像小时候一样,被吓得满院子乱跑,这样也就打不着她了,在乡亲面前的面子上也好过些。

    出乎他意料的是,颜荞这次并没有跑,硬生生的吃了他一棍。

    渝市的夏天很长,天气还没有退凉,所以颜荞穿的是一身短裙,被颜大力这么一抽,白晳的皮肤上很清晰的留下了一道长长红印。

    颜母不依了,从颜大力的手上抢过干树枝,骂道:“你个老家伙疯了?”

    颜大力赶紧借坡下驴,手上一松,任由颜母把干树枝夺了过去。

    颜荞从包里拿出十几叠现大洋,看得周围的群众都绿了眼:“这些钱拿去还赌债!没……”

    她想说没下次,但终究是没能说得出口,接着道:“几十岁的人了,自己不想好好过日子,别连累家人,我说穿了也是个打工的,没几个钱!”

    ……

    金沙岛别墅。

    陈骁回到家的时候,正好看到颜荞在沙发上涂药膏。

    “怎么回事?”陈骁坐到颜荞的身旁,蹙眉相问。

    “我爸打的。”颜荞说。

    “靠,他还真下得去手!”陈骁虽然气恼,但还不至于要把颜大力怎么样。

    “哎!”颜荞叹了口气,双手搂过陈骁的脖子,把下巴枕到他的肩头上,什么话也没说。

    陈骁说:“你美丽家园那套房子不是还空着吗?让你爸妈搬到城里来住吧,给他们换换环境也好。”

    颜荞说:“我早跟他们说过了,不光我爸不愿意,我妈也觉得住了几十年的房子,在农村什么都习惯了,不想搬到城里来。”

    陈骁说:“可是以我对你爸的观察,他没那么容易改过自新的。不是说咱们心痛那点钱,赌博终究不是正途,他只会把对方的胃口越养越大,最终害人害己。”

    颜荞说:“道理我也明白,可是……哎,我想想怎么说服他们吧。”

    陈骁笑道:“其实很简单,把你们老家的房子拆了不就完了?”

    “拆迁?可我们那儿这么偏,你拆迁了干什么呢?可不能为了他做出赔本的买卖,这对你在集团的影响相当不好,我不同意。”颜荞背过身去,不敢拿正脸看陈骁。

    她现在能帮陈骁的地方越来越少,每次看到陈骁忙里忙外而自己插不上嘴的时候,就觉得很无奈,甚至还有点自卑。

    自己不能给他加分也就算了,可是还要反过来给他减分,颜荞怎么也不愿意看着这种事情发生。

    陈骁自然了解颜荞的心思,安慰她道:“其实没你想像的那么复杂。前段时间我跟投资会的几个同学聊天,他们有人想要占一片农田大规模种植秋葵。像这种项目,只要是通了公路的地方,稍微偏远一点反而可以降低土地成本。这样吧,我找时间给他们说一说,一切由他们自己定夺。”

    “真的?”颜荞不是太相信陈骁的话。

    “这有什么好作假的?我马上打电话联系他们。”说着,陈骁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曹总,我陈骁啊,哈哈……找个地方聊聊?”

    堂堂陈大董事长相邀,只要不是特别繁忙的,都会欣然赴约。

    所以,陈骁挂了电话就出门了。

    临走之时,颜荞要求自己也去,被陈骁拒绝了。

    陈骁说:“跟那帮老爷们儿吃饭,免不了要喝酒。他们可不管你是男是女,逮着就灌。要不这样,我差不多要完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你开车来接我。”

    颜荞只好答应了。

    但颜荞毕竟是颜荞,她跟了陈骁这么久,对他产生了抗性,没那么容易被陈骁忽悠。

    她看着陈骁出门之后,便给毛九溪打了个电话:“表哥,我知道秀莲在那儿。”

    毛九溪:“真的???”

    颜荞道:“我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将来,但你至少欠她一句道歉。”

    毛九溪长叹一声:“你说得对。她在哪儿?”

    颜荞:“想知道?好,今天晚上你找个借口去陪陈骁吃饭,他跟别人说了什么,你要老老实实告诉我。”

    毛九溪:“……”

    自从李秀莲不辞而别之后,毛九溪无一日不是活在内疚与痛苦中,他能想到的,都是往日李秀莲对他的好。

    正如颜荞所说,他欠她一句道歉,还有,他想知道她能够过得好。

    与其说他想知道她能够过得好,不如说,他想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些。

    无论如何,颜荞这次算是掐住了毛九溪的七寸。

    找了个送资料的借口,毛九溪找到陈骁吃饭的地方。

    “哇,好丰盛,我正好饿着肚子呢。”毛九溪不要脸的说。

    “那坐下一起吃啊。”曹总道。

    陈骁虽然觉得毛九溪的脸皮确实厚了点,但吃个饭也没什么,讪笑一声,算是默许了。

    曹总也不去理会毛九溪,问陈骁道:“你刚才说的那个秋葵,是怎么回事啊?有没有市场?”

    陈骁道:“你之前不是说想找项目吗?我跟你说,现在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越来越注重养生之道。秋葵具有很好的养生效果,譬如保护肠胃、肝脏,降糖补钙。最重要的是,它号称‘植物界的伟哥’,能强肾补虚。只要在宣传的时候切中要点,根本不怕没有市场。”

    曹总点了点头:“这么说的话,还有得做。”

    陈骁道:“你知道我在世纪中源这边脱不了身,如果你愿意做的话,我可以用私人名义给你投资。”

    曹总的兴趣一下子就调动了起来:“那敢情好啊!这样吧,我先了解一下具体的环节,确定了可执行之后,我再跟你做进一步的方案。”

    陈骁道:“你抓紧。秋葵通常比较适合生长在海拔900至1600米的低丘或草坡上,我巧好知道有一个地方附合这个特点。”

    毛九溪一言不发的吃饭喝酒,心里面很是纳闷儿。

    他认为颜荞要自己来调查陈骁,应该是出轨、背叛或者违法犯罪方面的勾当。

    出于对颜荞的认可或者对陈骁的担忧,毛九溪是抱着责无旁贷的心思来追查陈骁的。可现在人家就是谈一桩普普通通的生意,有什么好追查的?

    哎,女人啦,还是太敏感了。

    不过出乎毛九溪意料的是,刚从饭店出来,陈骁就叮嘱毛九溪道:“刚才我跟曹总谈的项目,你别到处去说,尤其不能让颜荞知道了。”

    毛九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