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77章 一笑抿恩仇
    世纪中源陈骁办公室。

    毛九溪笑嘻嘻的飘了进来:“表弟,跟你说个特别好笑的事情。”

    陈骁崩着张脸问:“有什么事比你卷起铺盖滚蛋更好笑?”

    毛九溪故作纳闷的说:“我为什么要滚蛋?我跟你说,我昨晚喝多了,跟客户老张打电话,稀里糊涂的说了一通,今早一看,通话记录竟然是颜荞的手机号码,你说好笑不好笑?”

    陈骁问:“你自己说了些什么你不知道吗?”

    毛九溪道:“记不太清了,大概就是老张做养殖生意的嘛,他想在村里开展个什么副业,我因为喝多了嘛,不小心就把你跟曹总种植秋葵的事情说了出去。老张说我吃着表弟的,拿着表弟的,结果还泄露了表弟的商业机密,也太不是个东西了,他还骂我不要脸。你想啊,一码归一码,我是在替他出点子,他还骂我不要脸。我当时气不过,就回电话骂他才不要脸,结果好像回到颜荞的手机上去了。哈哈……对了,你不会是因为我泄露了你的商业机密,所以打算让我滚蛋吧?我知道自己酒后误事,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计较。”

    陈骁冷笑一声:“忽悠,接着忽悠!”

    毛九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哎,我昨晚想了一宿,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借口了。你为什么就不能装个傻,信了我的邪呢?”

    陈骁道:“我就是因为太相信你,结果你转手就把我卖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毛九溪道:“我寻思颜荞也是关心你嘛,普普通通一门生意,哪知道你俩口子在闹什么幺蛾子!哦,你们床头打架床尾和了,到头来陷我于不义之地?”

    说起来毛九溪也真是无辜,静候在门外的颜荞见时机差不多成熟了,推门而入:“你不要责怪表哥了,是我不好。”

    毛九溪见了颜荞气就不打一出来:“对呀,就是你不好!”

    颜荞道:“是我用秀莲的下落诱使表哥把消息告诉我的,表哥也觉得一场普通的生意无关痛痒以及出于对我的信任才跟我说了实话,如果你一定要怪,就怪我吧。”

    毛九溪鼓了个掌:“对,你怪她吧。”

    颜荞:“……”

    陈骁:“……”

    狗日的毛九溪,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颜荞想了想,说:“表哥跟你一起长大,感情深厚。他初入东业,忍辱负重,选拔人才,潜伏大仲,管理网吧,寻托造势,经营酒店,南征北战,为救云姐,慷慨配对,勇斗顺溜,流血流泪。表哥他为了世纪中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你不能就这么让他滚蛋啊!”

    陈骁细数了一下,好像还真把毛九溪的英勇事迹都罗列了一遍,遂叹道:“真没想到,表哥在不知不觉间为公司做了这么多贡献啊。”

    这么一说,毛九溪对颜荞顿时就充满了好感——不是因为颜荞替他求情,而是因为颜荞这婆娘嘴上不说,却把自己做的贡献都记在心里了,甚至比陈骁记得还要清楚,还要仔细,并在恰当的时候说了出来。

    他哪里知道,这是颜荞昨晚跟陈骁二人合谋了好久才想出来的。

    陈骁道:“这么说,我要是开除表哥,就是在诛杀功臣,相当之不厚道咯?”

    毛九溪趁机道:“可不是么?历来那些诛杀功臣的皇帝,哪一个不是死翘翘了?”

    陈骁笑了笑:“他们不死翘翘才是见鬼了,回去做事吧。”

    走出陈骁办公室,毛九溪对颜荞道:“刚才谢谢你了,来,跟表哥笑一个。”

    颜荞:“为什么要笑一个?”

    毛九溪道:“书上说的,一笑抿恩仇啊。”

    颜荞是忍不住了真的笑了一个,然后说:“不管怎么说,昨天是我不对在先,我不该拿秀莲的事来骗你。再次向你道歉。”

    毛九溪摆了摆手:“其实你骂得也对,在秀莲这件事情上,我的确有错,我对不起她。”

    颜荞道:“感情上的事情,别人帮不上忙的。你自己先沉淀沉淀,确定自己心里究竟喜欢的是谁,再去努力吧。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选中那个对的人。”

    毛九溪道:“谢谢。不过说到昨天的事情,你究竟是在闹哪样?为什么要我去探听消息,你是对表弟不信任了吗?”

    颜荞道:“不是。你可能不太能够理解我的心情。我希望他对我好,但是又怕他对我的好透支了我们之间的感情。用林栩的话来说,我现在患得患失的,很差劲。”

    毛九溪道:“林大小姐的话纯属放屁。她林栩是什么人?富二代,留过洋,什么也没做过,直接继承10%的股份去实现她伟大的梦想。她哪儿知道像我们这种底层爬上来的人的心境?现在表弟越爬越高,你有点高处不胜寒的感觉是正常的。”

    颜荞反过来请教毛九溪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毛九溪道:“像你刚才说的那样,感情上的事情别人帮不上忙。但是你比我好一点,你不用做选择,你的方向是明确的,只管去努力就行了。”

    颜荞有些出神的望着毛九溪,说:“表哥,我可是第一次发现你这么优秀。”

    毛九溪道:“这个世界从不缺少优秀,只是缺少发现。”

    颜荞嘀咕道:“还蹬鼻子上眼了?”

    陈骁透过百叶窗,见毛九溪跟颜荞好像聊得挺愉快的,也就不去管他们了。

    毕竟都不是小气的人,就算没有陈骁这出苦肉计,他们早晚也能化干戈为玉帛。只是公司正在一个过渡的关键时刻,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陈骁不想他们因情绪而造成不必要的阻碍。

    章恩泽拿着当初与DEMAX签署的合约找到了陈骁。

    “怎么样?有没有突破口?”陈骁问。

    “合约很严谨,没给我们留下任何把柄。不过你妹妹倒是提了个意见,我觉得很有趣。”章恩泽说。

    陈骁好奇的问:“她说什么了?”

    章恩泽指着合约道:“你看这两点,一个是关于销量的,一个是关于回款的。如果销量连续三个月不到标,或者回款连续三个月逾期,作为甲方的DEMAX有权中止合同。我们当然不能连续三个月触犯对方的红线,否则就算是我们违约了。不过亦云提到,我们隔一个月犯一次红线,弄得对方不痛不痒,你认为对方会怎么做?”

    陈骁道:“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我只知道,现在四方建材公司的沈进找到DEMAX的汤姆,想要抢我们的代理权。”

    章恩泽笑道:“还真有这种好事儿?那就先让财务把这期的货款先压下来,给汤姆和沈进创造机会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