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06章 我真不是富二代
    颜麦大概是不记得自己怎么回到宿舍里的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脑袋还隐隐作痛。

    对面床铺的舍友叹了口气,说:“如果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我还是穷一辈子算了。”

    另外一哥们潇洒的披上外套,说:“那是你们酒量差,反正我昨晚还是挺享受的,都是好酒好女呀!”

    颜麦闷闷不乐的出门打早餐,在他看来,如果陈骁也是这么谈生意的,跟那些莺莺燕燕搂搂抱抱,自己姐姐岂不是很吃亏?

    刚走到宿舍楼下,前女友已经端着一杯热牛奶守在那儿了。

    “听说你昨晚喝了不少?”

    “不管你事。”

    “小麦,昨天的事情你误会了……”

    “余小燕,我只跟你说一句话:我真不是富二代,当然,也不是傻子。”

    ……

    陈骁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可他召唤毛九溪的时候,毛九溪还没到。

    陈骁通知前台小倩,毛九溪到了之后,第一时间到董事长办公室报道。

    过了一会儿,毛九溪精神奕奕的到了。

    很明显是在家里洗了头,洗了澡,所以才会显得这么精神,但正好可以反映出他昨晚一定玩得很糜烂,因为以毛九溪的性格,基本不可能早上起床洗头洗澡——除非头一晚玩瘫了,第二天还要上班。

    “你昨天都带颜麦干什么了?”陈骁先是问道。

    “没什么,就是去御都会玩了一下。”毛九溪说。

    “哦。”陈骁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毕竟御都会有很多种玩法,喝点小酒唱几首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表哥,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洗野澡的那条小溪吗?”陈骁突然问道。

    “记得,月亮湾嘛,水质可清澈了,有时候还能看见小虾小鱼,周边的环境也挺好。喂,我还记得附近村子有个叫杨二的小子,经常被我们摁到水里面,有一次差点给人溺死了。”毛九溪兴致勃勃的遥想当年,越说越来劲,甚至还想到了那些浣纱溪畔的村姑娘。

    “去掉你刚才那句话中的‘们’字,关我屁事,我那么善良纯朴。”陈骁纠正道。

    “对了,你干嘛忽然提到月亮湾?”毛九溪问。

    “我打算回去一趟,你带上相机,拍些月亮湾的小视频,主要突出那里的自然风貌,配上《故乡的原风景》这首纯音乐。我打算在今年的年会上当作一个环境保护的话题来讲。我们既然打造生态概念的企业外套,就要把环境保护当作是我们的企业文化,把一些环保的思想植入员工的脑子里面。”陈骁说。

    “行,视频处理方面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文案你自己另外想办法啊。”毛九溪道。

    “好,你去准备准备,我们今天上午就走。”陈骁吩咐道。

    “好勒!”毛九溪起身便走,还没到门口又被陈骁叫住了。

    “表哥,你信不信我不要车钥匙也能把车开走?”

    “我信你个大头鬼哟!”

    “那你特么还不把车钥匙还我!”

    “哦,不好意思。”

    这次回城西镇主要是取素材,带有游玩性质,所以陈骁也带上了颜荞和秘书杜秋雨,顺便让身为文秘的杜秋雨结合当地的自然景色考虑一下文案怎么个写法。

    从主城去往城西镇大约是两个小时的车程,自驾当然会更快一些。

    陈骁等人回到城西镇的时候刚好是中午,所以就回家吃了顿便饭。

    张榕埋怨陈骁不提早通知一声,匆匆忙忙的也没有准备,只好到附近餐厅点了几个菜送家里来吃。

    饭间,陈骁说:“荞荞的父母已经搬到美丽家园去住了,你们还住在老家,显得鄙人很不孝顺知道吗?有时间呢多去城里面逛逛,相中了喜欢的地方跟我说一声。”

    陈越铭道:“免了,我要去城里,都没人陪我下象棋了。”

    张榕道:“就是,城西镇啥没有啊?城里面去个什么地方老堵车,简直就是在扼杀生命。除非需要我们给你带孩子的时候,我们才会考虑搬到城里面去。”

    陈骁跟颜荞对视了一眼,很是尴尬。

    在陈骁这个年纪,父母三句不离结婚生子,哪怕你正跟他们聊火星撞地球,他们也能给你兜回到结婚生子的话题上来。

    比如说,陈越铭原本是在问陈骁这次回来作甚,陈骁说探望一下月亮湾。

    张榕便接过话来说:“你们小的时候多幸福啊,有这么安全又清澈的溪水让你们野,你们的下一代就很难找到这种地方了。”

    陈越铭说:“现在城里面有室内常温游泳馆,还有私人教练,不比野池子强吗?话说回来,骁骁以前学游泳学得有些晚了,以后咱们的孙子三岁就可以报名学习游泳。”

    张榕说:“对呀对呀,还可以报名学习跆拳道。”

    陈越铭说:“我一直认为跆拳道形式大于内容,还是学武术散打比较好一点。”

    张榕说:“万一是个女孩子呢?”

    陈越铭说:“女孩子可以学习钢琴,唱歌什么的。”

    陈骁、颜荞、毛九溪以及杜秋雨:“……”

    陈骁放下碗筷:“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商量,但别把自己的孙子逼得太紧了。”

    颜荞“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把车子开到月亮湾村口,陈骁等人沿着小路步行着寻找童年的圣地。

    可是越走越不对劲儿,连童年的影子都没捕捉到。

    “表哥,是不是走错路了?”陈骁问。

    “不可能,你看对面那破茅屋,以前住着个老头儿,我还被他家的狗咬过。”毛九溪笃定的说道。

    “你真是记仇!”陈骁说。

    “好臭!”杜秋雨忽然捂着鼻子,站在小路上摇摇晃晃的,感觉像被臭气熏倒了似的。

    “估计附近是有粪坑,你们盯着点儿,别掉粪坑里去了。”陈骁友情提示道。

    “不对。”颜荞皱了皱鼻头:“不是粪坑的臭味,倒像是臭水沟。”

    “臭水沟?”陈骁和毛九溪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声,心里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终于,他们找到了那条名叫月亮湾的臭水沟,水面上漂浮着令人作呕的泡沫,浑浊一片。

    陈骁和毛九溪失落的坐在旁边的大石头上,下意识的捏着鼻尖。

    “还拍吗?”毛九溪问。

    “拍吧,不过只能当成反面教材了。”陈骁说。

    毛九溪叹了口气,拿出装备,架好三角架。

    忽然,一个身影从林子里窜了出来,指着毛九溪喊道:“喂,干什么的?”

    陈骁跟毛九溪寻声望去,慢慢的瞪大了眼睛:“我靠!杨二!”

    ——那个差点被毛九溪溺死在月亮湾的童年小伙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