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13章 华容道
    在一个废弃的旧车场,杨依依穿着一身睡衣,蓬乱的头发上胡乱的别着一个粉红色的夹子,她叼着一根女士香烟,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马哥,你要想继续在这里混的话,最好老实跟我说,谁特么在你这儿套了个SB250的牌照?”

    被称着马哥的混混很无奈的说道:“依依姐,行规是不允许我乱说话的。”

    杨依依:“去你MMP的行规,不就是钱吗?老六,给他。”

    老六,也就是那个在陈骁眼里不堪一击的瘦弱男子十分不情愿的从包里抠了几百块钱出来。

    马哥也很为难啊,说:“强子说了,这件事情千万得保密,我不能告诉你们的。”

    杨依依:“谢了马哥。”

    随后,陈骁收到杨依依的短信:“李太强,经常出没的地点有吉祥茶坊,靓色夜总会以及兴建路三幢公房。”

    由于陈骁等人也没见过李太强,所以蔡威跟杨依依一组,黄安跟老六一组,分别去李太强经常出没的几个地方找人。

    虽然事情这么快就有了苗头,但是陈骁并不是太乐观。

    因为以唐海杰的身份,不可能直接跟这些小混混搅在一起,他们之间还隔了多少重关系,没人说得准。

    找到一个李太强,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

    当然,世事无绝对,关键还看这个人怎么个用法。

    就像陈骁一开始并不看好杨依依一样,最后立功的还不是杨依依?

    当李太强被推入杨依依临时租住的一间小黑屋时,等在那儿的黑脸李逵似的尹鹏把他吓了一哆嗦。

    李太强:“老大,我已经被打过了。”

    尹鹏告诉李太强:“既然你已经被打过了,我就不再重复劳动了。一句话,我给你钱,你直接指证唐海杰。”

    李太强苦恼得一逼:“杰成建材的唐海杰?我倒是认识他,可他不认识我呀?”

    尹鹏道:“要么被我们打死,要么把你扔出去,让你的同伙把你打死,你选吧。”

    李太强纳了个闷:“我的同伙为什么要打死我?”

    尹鹏道:“因为你出卖他们喽。”

    李太强:“我哪有出卖他们?”

    尹鹏道:“我们说你出卖了,你就出卖了。大家为求自保,自然是宁可错杀三千,也不会放你一条生路了。”

    李太强咽了下口水:“还有没有第三条路?”

    尹鹏道:“有,指证唐海杰,然后你可能会因为打架滋事被刑拘十五天,我们会把你保释出来,然后给你一笔你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你自己离开湖州。”

    李太强有些不舍的说道:“让我离开湖州?”

    尹鹏拍了拍李太强的肩膀,笑道:“好男儿自在四方嘛,别整得你在湖州混得很好似的。”

    唐海杰对于刘月红和李太强在法庭上的指控自然是矢口否认了,再加上李太强也没有其他证据佐证,所以对唐海杰的指控并不成立。

    当唐海杰走出法庭的时候,抖擞了一下身上的风衣:“想凭一个小混混掰倒我,他陈骁这次也太不着调了。”

    钱胜冷笑一声,道:“可不是么?”

    唐海杰在法院门外的台阶上点了一根雪茄,说:“还以为陈骁真有三头六臂,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换了是我,拉一帮记者在法院门口堵着,哪怕找不着证据,也能惹我一身骚啊?他就想不到?”

    话音刚落,一群记者举着摄像机、照相机、录音筒蜂拥而至。

    这特么跟当年曹操过华容道一样儿一样儿的。

    “请问唐总,听说你恶意竞争,指使小混混到商家店里寻衅滋事,是不是真的?”

    “2004年1月3日晚万兴建材发生的打砸案件是否与你有关?”

    “法院传唤你上庭,是不是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

    “请问你作为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指使小混混打砸商家店铺,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

    (很显然,直接这么提问的“记者”是收了钱的。)

    “……”

    “无稽之谈!没有那回事儿。”

    “希望大家不要在毫无根据的传言下揣测。”

    钱胜一边狡辩着,一边护着唐海杰,在公司其他随从的簇拥下仓皇逃离现场,好不容易才挤进了自己的奔驰轿车,随后扬长而去。

    记者扛着摄像机是追不上奔驰的,但是上市公司董事长指使小混混打砸商家一案,绝对是一个很有看点的新闻。

    没错,法院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而不能判唐海杰寻衅滋事罪,但是这些媒体,尤其是新兴的网络媒体要鸡毛个证据啊,他们只管陈述事件经过和疑点,把结论交给吃瓜群众去判断。

    所以,如此自带点击率的新闻,他们不肯就这么轻易放过啊。

    眼看着唐海杰的奔驰驶上了正街,忽然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看,他的奔驰漏油了,我们跟着油迹找过去。”

    ……

    陈骁不知道唐海杰花了多少钱去摆平这些媒体,但是肯定比他给李太强的那笔钱要多得多。

    另外,上市公司最经不起舆论的催残,杰成建材的股价又跌了。

    几个亿的股本,跌一毛钱也是几千万的损失啊。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陈骁知道自己在人家的地头上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

    在离开湖州之前,陈骁再次见到了杨依依。

    “这件事情我得好好感谢你,上我车,跟我去银行,我取一笔钱给你。”陈骁说。

    “不用了吧,都是自己人,我跟云姐那是什么关系啊。”杨依依嘴上这么说着,身体却是很诚实的上了陈骁的车。

    “我跟你说,你别给太多啊,多了我跟你急。”杨依依看着窗外,笑嘻嘻的说道。

    笑了一会儿,杨依依突然觉得不对劲儿。

    过了好多家银行了,也没见陈骁停车,特么的钱倒底存在哪个银行啊?

    十多分钟后,车子总算是停在了一个偏僻的支路上。

    杨依依打量了一下四周,一家银行也没看到。

    自己这是被绑架了?

    “姓陈的,你什么意思?”杨依依紧张的问。

    陈骁从前排副驾室回过头来,对杨依依左右两边的蔡威和黄安道:“带她进去。”

    杨依依:“……”

    下了车,抬头可见一栋高大威严的砖房,顶上竖着三个鲜红的大字:“戒毒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