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581章:经历一个冰冷的阶段
    “这件事情就算你说的对,可是对我们现在有什么帮助呢?我们现在要做的事不是你说的那个事,而是另外一个事,这两者之间是没有任何牵连的,所以你一定要明白,兄弟。<a href="http://www.90xss.com" target="_blank">www.90xss.com</a>

    “说真的,我确实不太明白,可有的时候吧又很清楚,你说我明天如果去那个地方的话,会不会被别人说成是傻子呢?”

    “你如果不去,别人会更说你是傻子。”

    “反正我就是上也不行,下也不行了,前有埋伏,后有追兵了呗?”

    “你说的这个很对,所以你要怎么去考虑这个问题呢?”

    “我也讲不清楚,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对不对,反正说来说去,我现在已经迷糊了,我感觉非常的困惑,或者说,人生无望了。”

    “你这是一个阶段,冰冷的阶段很正常的,我相信你以后会茁壮成长的。”

    嘿嘿!话又说回来,来这也挺幸运的,跑这么远还能遇上个鬼姑姑挺好。

    我在路上不敢停留,怕姥姥担心,这会儿肯定到处找我呢。

    我就这么光着脚丫近乎跑的,大概用了一个多时才回到家。

    刚进胡同,就见丑牛,石蛋,柱子和我姥姥向胡同两头张望。

    石蛋,柱子,丑牛见到我后高兴的欢呼着鬼羔子向我跑来。

    真庆幸偷瓜四人帮都安全返回,但我却少不了要被姥姥一顿训斥,当然我也会编个美丽的瞎话蒙混过关。

    当石蛋等人散去,我和姥姥吃早饭时聊了起来。

    我向姥姥试探性的问起有没有个侄女。

    姥姥说,没有。

    她娘家只有一个侄子。(姥姥娘家是李敬村的,离这有二十多里地,姥姥和姥爷都姓李。)

    我没有跟姥姥透露什么,只是问问。但这样足以让我更确信姑姑是鬼,而且与俺娘有直接关系。

    为解开迷雾,我吃过早饭,跟姥姥说我要学习,就匆匆进了我的卧房。

    家里共三间房,我和姥姥各一间,当中一间当厨房,一边一个灶台,二虎把门式。

    我搬个马扎,坐在我的破木床边,翻开了姑姑给我的笔记本。

    姥姥见我学习,脸上透着欣慰。

    姥姥虽不识字,但她却懂得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

    枣花记事自1970年春

    字写的一般,顺风倒,典型的女子写法,但还能看清。

    这本笔记虽年数不少了,但保存的相当整洁,这充分的说明了它主人对这本笔记相当的爱护。

    我又掀开第二页。

    今天是三月三,我的生日,我今年二十岁。我约好和于青峰一块放风筝的。今天的天气真好,心情真好。早上起来先写下一句,看纸鸢比翼双飞。

    我看了这段话,虽不真太懂,但对我一个十五岁的年龄来理解,那也是一个很美的画面。

    我不由得自语:“嘿嘿!闹了半天50后也挺浪漫啊!”

    这字体太大,的页面容不下太多字。

    我又翻一页,上边写着:

    我们中午在一起放风筝了,他说他要去油田干活,去当工人,他说他转正了会来娶我。

    这段话的下边还画了一对鸭子……

    噢!不对!应该是鸳鸯。

    “这是一对恋人啊!”

    我接着翻了一页。

    月1八麦子没乌鸦

    (我们这里的意思就是说农历月1八,麦苗长的乌鸦落进去都看不到了。)

    于青峰说他明天早上走,约我今天在村北的破土窖见面,为他送行。我给他绣了个开满枣花的手帕,后面又画了一副一男一女并坐在一起,头顶有个月亮的图。

    我看后有点儿害羞,自语道:“弄这干啥,真肉麻!”

    月1八日夜,天空没有星星月亮,可能是要下雨。我早早来到村北破窑里,等着于青峰到来,我要送给他我的手帕,瞪了好久他迟迟不见。

    我正要返回,却发现从破窑口冲出一黑影,我当时就吓呆了,拼命往回跑,可见那黑影身上一眨一眨冒着鬼火,飘向了我的前路,而后他一把抱起我,飞进破窑。

    我当时只看见他披头散发,面白长舌,当即就吓昏过去了。当我再醒来的时候,我衣服凌乱,我意识到我被鬼给欺负了。我恨死那鬼了、

    但我更恨于青峰,恨他失约。

    我又看下面画了两个人,都被打上了号。

    “他娘的,这鬼真不是东西,真该死!”我骂着可又一想鬼本来就是死的,该让他下十八层地狱才对。

    “娘的,这个于青峰也不是个东西,这种约会也能失约吗?妈的!这不是害人嘛!”

    我的心情一下从高空跌入低谷,开始为枣花不平。

    我压住心中怒火,又掀了一页。

    5月0日,我发现我怀孕了,这可怎么办,我怀的可是个鬼羔子啊!再说我还是个没出门的大姑娘啊。这要是让人知道了我和我爹娘,可咋见人呐!我决不能要这鬼羔子。

    后面还画了个女人在掉眼泪的画面。

    “鬼羔子,咋这么刺耳?别人不也叫我鬼羔子吗?”我开始有些怀疑,继续往下看。

    鬼羔子打不掉啊!他是缠上我了啊!

    这一页仅一句话。

    下一页:

    我爹骂我不要脸,气的生了病,我好冤啊!我这仇该咋报呀!

    下一页:

    这鬼羔子快要生了,我爹却走了,他是不想看见鬼羔子的。

    下一页:

    娘劝我别多想,生下来再说,是鬼扔了,是人养着。

    下一页:

    孩子生下来了。像人。娘很喜欢,给他取名叫枣生。

    啊——

    是我?!

    我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是我?!

    是我娘?!

    我看到这里当时就傻了,我的鬼羔子绰号,是源于我那混账的鬼爹呀!

    那晚上见到的鬼姑姑是谁?

    她怎么会有我娘的笔记本呢?

    或许当我知道这一切以后,我该是内心膨胀,轰然大喝,不能接受等一系列痛苦不已的表现。

    可连我自己都想不到的是,我还是那么有理性的去考虑问题,去适当的愤怒。

    也许是我从到大缺失的这些感情,才导致自己添上了麻木的诟病。

    是不是村里人都知道我娘的这段遭遇啊?要不我姥姥说我一生下来就有人叫我鬼羔子呢?

    一直以来我还以为人们对我是褒义呢,闹了半天这是在骂人啊!

    奶奶的!我这不是傻傻的让人骂了我十五年嘛,太气人了。

    我想着,生气的把笔记本狠狠的摔在床上。

    但又一想,不对啊,人们对我称呼没有恶意啊,村里老人喊我的时候都很亲切啊。

    再说石蛋他们也没有那意思,他们也许不知道我的身世呢。

    唉!是我多想了。

    怪只能怪他娘的那恶鬼,你他娘的欺辱俺娘干啥,还有那该死的于青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