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3章 闫立大师
    张玄记得自己刚刚在那个文件上看过,这个曙光医疗器械,一直一来都是银州省医疗业的一哥,几乎哪家的医疗器材,都是从他这来的,可以说赚了个盆满钵满,这次新的医疗项目出来,他是最有危机的一个,同时也是最有竞争力的一个。

    毕竟在医疗方面,曙光医疗才是专业的,这点连林氏都比不了。

    黄总大笑一声,“林总,你这可就太抬举我黄某人了,和林氏相比,我黄某人哪有什么赢面啊。”

    这样的语言攻势,几乎在每个企业间都会产生。

    张玄找到属于林氏的位置,一屁股坐了上去,静静的看着这些企业家们在明争暗斗。

    时间慢慢过去,整个中医馆内人的也越来越多,在第二圈圆的座位上,不少医师已经落座,企业家们互相对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看第二圈,几乎每名落座的医师身边,都跟着一个年轻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表情,以他们的资历,能参加这样的交流会,对他们来说,那是不可多得的机会,无论是在这交流会上学到东西,还是以后拿出去作为谈资,都是能够让他们骄傲的,为了这一个交流会的名额,他们每个人,也都付出了不少的努力。

    一名穿着白色大褂,长着国字脸的中年医师从中医馆门口走了进来,在这名医师出现的同时,管内的交流声小了很多。

    “是马主席,宁省医学会长!”

    马会长的出现,让医学管内大部分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于此同时,那些企业家们,也纷纷出言,向马会长问好。

    这次的项目,官方交给医学会来决定,医学会的决策者是谁,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马会长冲这些企业家们点头示意,坐到了第二圈的主坐上。

    马会长一到,这次的交流会,也就该彻底开始了。

    “马会长,那咱们就开始吧?”一名医师开口问道。

    “不急。”马会长摇了摇头,“闫立老先生还没到。”

    一听闫立两字,在场的医师们下意识露出一副敬佩的表情,这绝对是一个能让人听到名字后就肃然起敬的人。

    “闫老先生还真的会来啊?”一名医师有些不信。

    以闫立在华夏医学界的地位,几乎每个地方举办医学交流会,都会请闫立参加,但闫立没有一次出现过的,这些交流会大多打着一个旗号,闫老先生有可能到场。

    这个“有可能”三字,一直都是一句大白话罢了,但还是有很多人,为了这个极微的可能,无数次的参加交流会。

    这一次宁省医学交流会,大家也就当闫立老先生这个名字是个噱头而已,但现在听马会长的意思,闫老先生真的会来?天啊!

    猜想到闫立先生真的会来之后,这些原本坐姿随意的医师们都微微的调整起了坐姿,坐的笔直,那模样,就像是等待老师走进教室的小学生一样。

    交流会约定的开启时间是两点整,现在已经两点过五分的时间,这些医师们没有一人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反而是一脸的紧张,和期待。

    “咯吱”一声。

    中医馆的大门发出轻响,这声响,让在场的医师们全都一脸期盼的看着门口的方向。

    三道完全不同的脚步声响起,一名身穿黑色中山装的老者,在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的陪伴下,走了过来。

    这老者,正是当今华夏中医圣手,闫立闫大师。

    “真的是闫老先生!”

    “闫老先生来了!”

    这些医师脸上,露出着激动的表情,站在他们身边的徒弟,也难掩脸上的激动。

    当闫立大师到来之后,交流会便正式开始,首先由各大医师们拿出一些困难病症,并且提出自己的见解,再有大家共同讨论,这样的集思广益,对自身的提升有很大的帮助。

    这样的人,如今都成为所谓的大师,看来现在华夏的中医,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至于那些企业家坐的地方,闫立直接忽略。

    张玄坐在最外面一围,看着闫立的到来,心中有些发寒。

    “张玄,你要记下他们说的,稍后竞标的时候,这些东西都可能有用。”林清菡看着坐在身旁,闲的有些发慌的张玄,提醒道。

    其余医师也全都起立。

    “是,是。”马会长连连点头,将闫立请到了主坐上,他则在一旁的侧坐落座。

    闫立的医学水平,张玄是见过的,下针很准,对穴位的认知也很准,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基本功超级扎实的老中医,但脑子太迂腐,不懂变通,他下针的方法,完全是那种教科书级别的,没有一点失误,但缺乏灵性,遇到一些疑难杂症,很难处理。

    这些医师们说的,在场的企业家们也听不懂,但却全都仔仔细细的记了下来。

    这些医师们提出的疑难杂症,在张玄看来,都不过是一些小麻烦,而这些医师们讨论的医治办法,也都是一些书本上讲的,完全没有创新。

    对于书本上讲的东西,张玄一直都保持一种客观的态度。

    张玄学医的时候,曾经答应那位,要将华夏中医发扬光大,要对这一行进行新的改革,在不忘本的同时,开展创新。

    现实不是教科书,书上教的,可以用,但不能死用,学会这些,无非是让大家举一反三。

    闫立点了点头,“马会长,你客气了,还有各位,都请坐吧,今天是来讨论学术的,没有那么多客套的东西。”

    林清菡见张玄这个样子,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看来这人的心思,还是不在这上面啊,她看了张玄几眼,没有再说话。

    “放心啦,这些东西都没啥用的,一些小症状而已,记这些干啥。”张玄摆了摆手,满不在意的说道。

    闫立出现后,第一时间就用目光扫了一圈,在每一名医学新秀的面孔上扫过,结果让他很失望,那天那个年轻人,根本就不在这里。

    “闫老先生,您能到来,真是让我们蓬荜生辉啊!”马会长连忙站了起来,大步前去迎接闫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