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19章 再去王陵
    一小时后,张玄在机场的接机口,见到八个身影。

    张玄拿出手机对照了一下白袍客刚刚给他发来的照片,确定这八个人,就是这次自己要见的人。

    八人当中,四男四女,其中两男两女是探测队的,剩下两男两女,就是九局的新人,对探测队的人进行贴身保护。

    张玄打量着这八人,目光主要放到九局这四名新人的身上。

    “啧啧,这九局,藏得够深的啊,四个新人,就有这种实力了,不过光注重实力的提升,别的方面就要差太多了。”

    张玄注意到,这四名九局新人,刚走出出机口,便四下来回张望,一个个很年轻,都是二十多岁的模样,脸上却挂着一幅生人勿进的模样,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有重要任务执行一样。

    剩下四人,则一人拉着一个大箱子,张玄猜测里面放着的应该都是一些探测仪器。

    张玄迎着八人,大步走上前去,对其中一名看上去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道:“刘教授对吧?你好,我是银州恒诚安保的负责人。”

    白袍客告诉张玄,九局已经通知探测队的人,会在银州找一个安保公司来配合他们,这些人并不知道张玄的真正身份。

    “对,我姓刘,你是张先生吧,没想到这么年轻。”被称作刘教授的中年男人看了眼张玄,伸出自己的右手。

    张玄同样伸手,双方握手完毕后,张玄冲机场出口方向指了一下,“各位,车我已经安排好了。”

    “麻烦你了,张先生。”

    九局四名新人看了眼张玄,眼中尽是不屑,他们来自九局,那里高手无数,哪怕他们是新人,那也是经过无数筛选才进入九局的,现在看银州这么一个小城市的安保公司,尽是轻视。

    张玄也不在乎,他来之前,就从白袍客那听说了这些新人的傲气。

    一行人跟着张玄走到停车场,车是张玄从林氏调来的,一辆加长版奔驰商务,挂着黄色牌照,坐八个人完全没有问题。

    “真是缺乏经验啊!”一名九局青年看着张玄安排来的车,不屑的出声,“这种车,性能有限,一旦我们被人盯上,根本无法甩掉对方,且安全性能也一般,你们银州这边的安保公司,就这么办事的么?”

    “好了吴耀。”另一名九局青年走上前来,拍了拍刚刚说话这名青年的肩膀,“一个普通安保公司,能做到这样已经可以了,他们毕竟不是专业的,你没法要求他们做太多。”

    吴耀摇了摇头,毫不避讳的说道:“真想不明白,干嘛要找什么所谓的安保公司,这些没有经验的菜鸟,除了会给我们增添麻烦之外,还能做什么,车还停到停车场来,看看这周围的人多杂,万一出现什么麻烦怎么办?”

    面对吴耀的说话,张玄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吭声,安保最重要的,是起到保护作用。

    怎么才能最好的起到保护作用?让别人看不出来你是安保,对你放松警惕。

    张玄总不能告诉吴耀几人,现在这停车场上,有七十多人都是自己安排的吧。

    几人上车,酒店张玄也已经安排好了。

    因为得知这次会有神圣天国的人出没,张玄也是颇为重视。

    酒店选在银州的太阳神。

    “老旧的设施将安全系数降低到了极致,安排到这种酒店来,真想不通你们到底会不会做安保!”在进酒店的时候,吴耀再次出声。

    “好了,大家先住下吧,张先生,麻烦你给我们安排一辆车,我们下午要去一趟那里,先观察一下。”刘教授出声打着圆场。

    “行。”张玄点头,紧接着冲吴耀道,“给你科普一下,老旧的设施并不会影响到安全系数,这是基本常识,麻烦你下次说这些的时候,稍微动点脑子,我听到无所谓,可让我的同事听到,他们一定会笑话你的。”

    “你什么意思!”吴耀脸色当场一变,“你一个普通安保公司的人,还教训起我来了?我一年执行过的任务,比你这辈子都多,知道我是什么人么!”

    “哦?什么人?”张玄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

    “我是九……”吴耀话刚要出口,就被他身旁的青年拉住,“吴耀,行了,没必要跟他计较。”

    吴耀也一下反应过来,自己差点就说错话,这次出来行动前,上头下了命令,一定要保密自己的身份。

    拉住吴耀的青年名叫赵天。

    赵天盯着张玄,眼中尽是警告的意味,“小子,我知道你脑子里想的什么,记住了,这是最后一次,再敢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有些东西,不是你能问的!”

    “哦,好。”张玄微微一笑,“那你们住的开心,我们下午联系。”

    张玄挥了挥手,离开这里。

    张玄刚走出太阳神酒店,就接到白袍客的电话。

    “师叔,看样子,这些年轻人和你相处的并不愉快啊,刚刚他们打电话来投诉,说你太不专业,哈哈哈,这些小子如果知道他们说的是六年前杀手排行榜第一的人,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我发现你还挺幸灾乐祸的么。”张玄翻了翻白眼,“你给我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那到没有,师叔,刚接到消息,神圣天国的人,应该已经到银州了,他们具体行踪,我们没法完全掌握,你那边要小心。”

    “行,我知道了。”张玄挂断电话。

    张玄先是去了趟林氏,陪林清菡吃了个午饭,又顺便给林清菡说了一下自己这两天可能不会回家。

    下午两点,一辆商务车从银州太阳神酒店出发,直奔王陵而去。

    前段时间,张玄刚接触气的时候,曾经去那走了一遭,在那遇到一人,对方手持一根枯枝,只是一招,就将张玄逼退,也从那天起,张玄认知到了何为锋芒。

    如今张玄再想,那天那人所用出的,不就是气的一种隐晦表现形式么。

    这一次,张玄也想顺便再去拜访对方一次,他总感觉,那个人处处透着神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