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64章 玩的这么刺激?
    “你这个时候还惦记这个干什么?”谷雨推了我一下:“你都跟桑旗结婚了,管得了这么多?”

    “可是”我明明答应了桑时西的,这样不就成了背信弃义之人了?

    “对了,我是被桑时西救出来的,当时还有车子跟着我们,不知道他可把那些人甩掉了。”我浑身上下摸电话,忽然想起我穿着婚纱,哪里能放电话。

    我向谷雨伸出手:“电话用一下。”

    “不给,你是不是疯了,和桑旗结婚就踏踏实实地结,这个时候想什么桑时西?”

    可是,我右眼皮忽然跳的厉害,我该死的第六感又开始作祟了,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生。

    yi a归yi a,我讨厌桑时西,我恨他。

    如果两年前不是他,我根本不可能和桑旗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桑时西对我无微不至,他救了我救了白糖这是不争的事实。

    谷雨不给我我就动手去抢,然后拨号给桑时西。

    谷雨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夏至,你真是博爱。”

    她懂个屁,浅薄

    电话没人接,自动断了,我正要继续拨,桑旗忽然出现在我面前。

    他微笑着拿过我手里的手机还给了谷雨,然后自然而然地牵起我的手:“介绍你认识几个朋友。”

    我被他一手牵着手,另一只手搂着腰带走了。

    他介绍他的朋友给我认识:“这位华夏影业的果总,这位是他旗下的艺人汤子哲。”

    还有人姓果,这有点意思。

    那个汤子哲我也瞧着眼熟,但是不知道演什么的,长的倒是干干净净的,很是好看。

    那个果总跟我握手:“桑太太真是漂亮,气质群,刚才一上台宛若仙女。”

    我蓬头垢面的几天都没洗澡了,还仙女。

    他吹捧他的,我只需要扯出跟桑旗一样的官方笑容。

    桑旗搂着我的腰的手很紧,我整个人要靠在他的怀里才行。

    我们看上去像连体人一样,我知道我的心在哪里,却不知道桑旗的心在哪。

    他又连续带着我认识了好多人,也有很多人敬我的酒。

    我没怎么休息好没什么状态,真的不想喝酒,但是桑旗好像也完全没有帮我挡酒的意思。

    以前他是从来不让我喝酒的,就算是喝也不会让我喝醉。

    我两杯酒下肚就有些晕菜了,急需吃点东西。

    桑旗一直在跟他的朋友畅聊,我仿佛只是他礼服上的一枚胸针,只是将我别在他的衣服上,但是并不跟我说话。

    我百无聊赖,并且很饿,在他说话的空闲声音小小的跟他投诉:“我饿死了,我过去吃点东西。”

    他低下头看我一眼:“你饿了?”

    “嗯。”

    “那我陪你过去吃东西。”他笑着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我先陪我太太去吃点东西,你们慢聊。”

    桑旗的那个额头吻也是毫无温度的,他吻的我的心拔凉。

    他带我到餐厅的角落里坐下来,让人给我上了一份燕窝和龙虾伊面,可是我现在只想吃麻辣烫。

    服务员上菜的时候,我问他有没有辣酱,服务员看着我的眼神都要惊死了,估计没见识过什么人吃龙虾伊面加辣酱的,但是他还是给我拿来了。

    我和桑旗很久都没有坐的这样近吃东西,他抱着双臂靠在椅背上就一直看着我,看得我都差点把面条塞进鼻子里。

    我吃了一口食不知味,实在忍不住抬头跟他说:“其实你不用陪我吃,你去招呼朋友吧!”

    “和我在一起让你味同嚼蜡?”他忽然拿起我的筷子沾了沾辣酱尝了尝:“如果你觉得不够辣,让他们给你拿更辣的。”

    我选择不说话,继续吃东西。

    其实我想把他支开给桑时西打电话。

    我觉得按照桑时西的脾气,我这么久没给他回话,他一定会亲自杀到这里来。

    还是这里保安森严把他给拦住了?

    我正想的出神,桑旗曲起手指敲了敲桌子:“在想什么?在想别的男人?”

    我还真是在想别的男人。

    我觉得今晚桑旗不会给我机会联系桑时西。

    婚礼结束的很晚,大概快十一点了,宾客才66续续zou guang。

    婚礼现场只剩下我和桑旗还有谷雨。

    谷雨喝的大半醉,双手合十眼含桃花地看着我们,像一个好容易把女儿嫁出去的老母亲:“今天完美,非常完美。”

    我今天酒量奇好,没有完全喝醉。

    我有个问题想要问桑旗:“你打算拿盛嫣嫣怎么办?”

    他靠在沙里面,手里端着一杯酒。

    他今晚好像一直在喝酒,但是永远都喝不醉的样子。

    他仰脖将整杯酒都喝掉,将杯子挡在他的眼前,透过水晶杯身看我:“你若有证据把她交给警察,若没有就将人交给我。”

    说完,他再也不跟我对话,起身向大门口走去。

    谷雨也抓着我的手腕急急跟上:“快走啊,你老公都走了。”

    我怎么觉得桑旗会包庇盛嫣嫣呢?

    我心里又升起阴谋论了,bang jia我的人会不会有可能是桑旗呢,为了放走盛嫣嫣的证据?

    我晃了晃脑袋,这个理论没有依据支持,可能性为零。

    我被谷雨塞进了桑旗的车里,她笑嘻嘻地坐进了后面的那辆车。

    我现在都不知道我们的婚房在哪里,等到车子开到了地方才知道,婚房是在桑太太的住处。

    这样很好,我可以每天都照顾桑太太。

    进房间之前,谷雨笑的很暧昧,我很想揍她。

    “加油,加油啊!”

    我加什么油,有什么油好加的。

    我甚至并不认为桑旗晚上会碰我,我觉得他会一直冷着我。

    就像现在,他明明是在笑,但是眼中寒光毕现。

    但是,我想错了。

    我刚跟他进房间,他忽然将我抱起来走进浴室。

    我吓得半死,因为已经很久没跟他有过亲密举动了,并且是猝不及防的,所以我惊叫出声。

    他将我放在浴缸边上拧开了热水,在徐徐的热气往上升腾的时候,他开始脱衣服。

    “一起洗澡。”

    不会吧,刚刚结婚就玩这么刺激?

    我结结巴巴:“我好几天没洗澡了,很脏。”

    他说话间已经将最后一件衬衣给脱掉,露出结实的胸肌,他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胸口:“转过身来。”

    “啊?”

    “转过身来。”他又一次说。

    我只好站起身转过来,他的手指捏住了我的礼服拉链,很轻的声音,拉链已经顺滑地拉了下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