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45章 我不跟你走
    这次算不算死里逃生,不知道桑旗最后跟霍佳说了什么,竟然让她放了桑旗一马。

    她处心积虑的不就是想要找到桑旗,现在找到了,居然轻而易举的放弃,也是令我颇为疑惑不解。

    车子一直在往前开,却不是往我家的方向。

    我问他去哪里,他简短地回答我:跟我走,离开锦城。

    桑旗的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我认出来是桑时西的号码,我跟他说你接吧,桑旗便接通了,按了免提。

    桑时西冷静而平缓的声音从话筒里面起来:桑旗,霍佳的追杀令还没有解除,在锦城除了霍佳还有其他的人想要你的命,你带走夏至的话我就保不了你的安全了。

    那真是挺遗憾的。桑旗淡淡地道:把夏至留下,来我能让你平安的离开锦城,只要你从此不再踏入一步。

    我和桑旗同时向车外看了一眼,只看到后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来很多车,不远不近的跟着。

    那边刚刚和霍佳达成共识,这边桑时西却甩不掉。

    桑旗握紧了我的手朝我点点头,我知道他是说让我别害怕。

    其实我不怕,我了无牵挂有什么好怕的。

    但我忽然觉得此刻不是离开的最好时候,还有很多事情没搞明白,而且桑旗说他没有害死霍佳的父亲和兄弟。

    他说什么我都相信他,我觉得我可以帮他找出那个真凶。

    于是我跟电话里的桑时西说:我马上就回来。

    然后我便挂了电话,桑旗深深地看着我:你不需要到桑时西那里做人质,你以为他真的会保护我?

    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傻?虽然桑时西在我面前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但是我看得出他每次提到桑旗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气。

    我虽然不了解桑时西这个人,但是我看得懂他的眼神。

    我不是傻子,我心里清楚的很。

    桑旗,我暂时会留在桑时西的身边,我有很多事情想弄明白。

    桑旗的目光投向窗外,可天还没亮,外面黑漆漆的车内也没开灯,最亮的就是他的眼睛,像是夜空里面这一颗星。

    他看了许久才转过脸来看我,手指穿过我的发丝,掌心温柔地贴附在我的脸颊上。

    好吧!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不勉强你。但是以前的事情忘记了就忘记了,真的没有必要一定要把它给想起来。

    你不知道一个人失去了过去是怎样的感受,哪怕过去是残忍的是痛苦的,我也要活的明明白白。

    我的夏至永远是这么固执,明知道前面是铜墙铁壁还要去撞。好吧,这一个月内我在锦城是安全的,我和霍佳有个一个月的约定,在这一个月内她不会动我,也不会让桑时西动我。

    霍佳这么痴爱桑时西,你是怎么说服她的?

    霍佳不是傻的,她心里很清楚桑时西不爱她,对她来说是父亲兄弟的仇重要还是永远不可能得到的爱重要?

    这我就不知道霍佳是怎么想的,我两只手捧住桑旗的俊脸,心里忽然有些伤感。

    你上次在海边跟我说的那些话到底是几个意思?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桑旗笑了,笑的露出八颗牙齿特别的开心。

    我不是在外面有人了,我是心里有人了。

    有谁?你说。

    有那么一个女的,脾气不太好,很乖张,一肚子坏水,满脑子奇奇怪怪的想法,不是很可爱又很霸道。

    哦。我点点头:那你说的那个人一定不是我,我温柔娴淑仪态万千。

    他捧着我的脸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不论你是什么样子的,哪怕你是杀人的女魔头我都会爱你。爱情里本来就没有什么标准,你需要是什么样我才会爱你。我的字典里只要你是夏至就可以了。

    我盯着桑旗的薄唇,很困惑这个男人之前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说起这种情话来一点都不违和,反而听上去特别的妥帖。

    你这张嘴呀!我叹息了一声:如果哄起别的小姑娘来只需要一句人,家都对你俯首帖耳了。

    他笑着将我拥在怀里,我喜欢他的呼吸轻轻地喷吐在我的头顶上,有些痒酥酥的。

    我沉溺在他的怀抱里不想起来,但是他的司机却提醒我们:桑先生,桑时西的很多车已经把我们的路给拦住了。

    我无奈的从桑旗的怀里直起身来:桑时西是不可能让我跟你踏出锦城一步的,所以现在我要下车了。

    我拉开车门没有回头看桑旗,便走下车。

    我知道我回头多看一眼就会舍不得,又想跟他腻乎在一起。

    手刚刚要离开车门的时候,被桑旗给握住了。

    我没回头没转身,没再跟他说什么,将手轻轻地从桑旗温暖的掌心中抽出来,然后头也不回地向桑时西的车走去。

    我认出那是桑时西的宾利,他最喜欢坐那辆车。

    他现在一定在车里。

    我刚走过去车门就开了,桑时西弯腰从里面走出来,淡灰色的西装深灰色的领带,在刚刚天空鱼肚白的清晨,他这一身让他整个人气场显得更加的幽冷而阴郁。

    站在他的面前我不由得气短,我的手藏在背后,捏紧了拳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这些天虽然我不是非常的了解他,但是经过这几天的观察,我觉得桑时西绝对不是表面上的温柔。

    他忽然向我抬起手,我以为他会揍我,但是他的手只是温柔地落在我的脑袋上:别的没学会,还学会了逃婚了?嗯?

    他语气不重,温柔中仍然透着宠溺,他对我真的十分容忍了。

    跟你说了,最近不想结婚,你却直接找人把我弄到婚礼现场,我不逃婚才怪。

    所以,我还不能怪你了?他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脱下外套披在我的肩膀上:你穿的太薄了,先上车。

    我坐上车,回头看桑旗的车还被桑时西的车给困在中间。

    我装作不经意地跟桑时西笑:”让你弟弟先走”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