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94章 因果
    我和桑旗青梅竹马,是你插了一杠子进来。

    可是,他不爱你啊,强扭的瓜不甜你不知道?

    如果没有你的话,那他刚才何仙姑的声音还很大,忽然就低了下去:那他也不一定会爱上我。

    她总算说了句实话了,还不算太自欺欺人。

    我和何仙姑没什么大仇恨,无非也就是鸡毛蒜皮吃飞醋的那些,所以我再见到她,调侃是免不了的,但心中没太多恨意。

    我在柔软的草地上坐下来,不知道是什么草,一点都不扎人,我抚摸着毛茸茸的草地,看着草叶儿从我的薄纱裙中间钻出来。

    我知道,你们这次来是来找你们儿子的。何仙姑在我身边坐下来,我略带吃惊地看她。

    看来,你和桑旗的关系真的很不一般啊!

    这种飞醋你也要吃?桑旗受伤的时候是在我这里休养的,我们朝夕相处了一年多,天天见面。何仙姑有意炫耀。

    我不免冷笑:那也没见他爱上你。

    我现在和保罗不知道多好,被人爱的滋味的确是不同的。她两只手托着腮看着前方,眼中一片雾茫茫:之前我对桑旗,一半是我喜欢他,一半是执念,觉得从小到大我们俩人的关系都是长大一定会结婚,但是忽然他不想娶我,我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嫁给他,带着赌气的性质。

    难得何仙姑愿意跟我讲心事,我抱着双膝把脸放在膝盖上认真听。

    之前,我们的关系一直不错,因为我的急功近利最后弄的很僵,结婚后的生活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仍然不爱我,心里记挂的都是你。那时候我都要恨死你了!

    她忽然转过脸,看着我的眼睛的眼睛里,早就没了之前咄咄逼人的光。

    后来,我想通了,爱情这种东西,就像化学反应,我和桑旗这两种物质在一起,就是没办法起化学反应,那我又何苦?

    棒。我虚情假意地拍巴掌:灵魂自问,凤凰涅盘,那敢问何仙姑小姐,你之后为什么会嫁给那个胖子?

    还不是和桑旗离婚之后就嫁给他了,两个月以后就离婚了。

    闪婚闪离啊,棒呆。我继续拍手:你真是我的人生榜样。

    你不也嫁了三次?她横我一眼。

    说的也是,一阵风吹来,好多合欢花飘落在我们的裙子上,我拾起来一朵,花瓣柔嫩,丝丝缕缕地躺在我的手心中。

    我和何仙姑,好像就这么三言两语就讲和了。

    我们的矛盾点只有桑旗,解开自己的死结也就成了。

    我不禁向她微笑:都说爱情是女人最好的化妆品,你现在真是比以前还要漂亮。

    那当然,我一直都很漂亮,甩你几条街,也不知道桑旗是不是瞎了,居然爱你爱的死心塌地。

    何仙姑不能夸,一夸就忘乎所以。

    她朝我的小腹扬扬下巴:几个月了?

    四个多月,五个月不到。

    哦。她点点头:你还不算不错,生养能力很强,你间接搞死了桑家的一个儿子,就多给他们生几个孙子吧!

    何仙姑一开口我就想抽她,我很想反驳,桑时西不是我弄死的。

    但是张了张嘴,又觉得跟何仙姑不必说那么多。

    何仙姑从草地上站起来,拍拍裙子:怎么一跟你这种人在一起,我就情不自禁地接起了地气?怪不得我现在总觉得桑旗身上那股贵气不见了,原来是受你的影响。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桑旗娶了你就能当皇帝?

    至少不会这样颠沛流离,命都差点保不住。

    话不投机半句多,看来我跟何仙姑还是没办法做朋友。

    我一生气就回房间去睡觉,桑旗还没回来。

    我就一个人坐在露台上,看着不远处黑色的大海。

    波涛涌来,拍在礁石上,退下去。

    然后第二波又涌来,拍在礁石上,退下去。

    周而复始,看的我眼睛酸涩。

    不知什么时候,桑旗走到我的身边蹲下来,在我的身上搭了一条薄毯:怎么到现在不睡?

    桑旗,我在想一件事。

    什么事?

    因果。

    什么?他看着我,黑夜中他的眼睛依然那么亮:哪两个字?

    我拉过他的手在他的手心里写下那两个字:因果的因,因果的果。

    他了解了,点点头:嗯,你有什么研究发现?

    我被桑时西看上是因,他让我怀了你的孩子是果。我和你认识是因,你爱上我是果。我嫁给桑时西是因,让你们两兄弟之间的仇恨越来越大是果。我

    夏至。桑旗捂住我的嘴阻止我下面说的话:那我问你,两辆车从相反的方向来,却在路口撞到,那什么是因,什么是果?有些事情未必有因果,也未必有如果。豪门争斗本来就是稀松平常的一件事情,你死我活也不奇怪,就算没有你,我和桑时西的纷争都不会停止,而且,桑时西不是死于我们之手,他死在他太贪婪,贪婪到利用一个女人对他的爱和信任。

    我知道他说的是霍佳。

    我攥紧他的怀里,海浪声一声声,敲击在我的耳鼓。

    桑旗,如果一切能从头开始,我不会那么任性嫁给桑时西,也不会质疑你对我的爱,不过。我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你是从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他认真地在思考:在盛唐的一家店里,你抢了我的手机塞进你的衣服里,大概是从那开始的吧!

    哈?我眯起眼睛:你这恶趣味,怎么还有这种爱好?

    大概是你不按理出牌吧!桑旗浅笑,弯腰抱起我:外面风大,回房间去吧!

    我靠在他的怀里,听到他在跟我汇报:桑榆的婚礼结束了,她搬进了南怀瑾的庄园,爸爸还好,在疗养院里。

    那,霍佳呢?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勇气问起霍佳的事情,我不知道她是死是活。

    对于她,谷雨的死好像恨也模糊了,必竟是个意外,她想杀的人只是我而已。

    桑旗把我放在床上,给我盖上被子,两只手撑着床框看着我。

    南怀瑾那一qiang,还是朝霍佳开了。 ”xwu799” 微信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