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44章 不见不散
    那头的封声顿了一下,脑子里面应该正在高速的运转。

    刚才桑榆的话中有话,她的意思是说,她是让纪雯来跟他解释一下她晚上不能赴约,可是纪雯什么都没有跟他说。

    难不成是桑榆对她有意思,可是纪雯却耍了个心眼有意没说,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现在的闺蜜互相捅刀的很正常,再说谁知道关系究竟怎样?

    封声的声音听上去释怀了很多:不要紧不要紧。既然你有事那我们就改天再约。

    昨天是我不对今天,今天晚上我们不见不散,等会我把地址发给你。哦,就是不知道封大少有没有时间,是不是我有些自作多情?昨晚封大少推了应酬才来有时间,结果我却没有好好珍惜,就不知道封大少今天给不给我这个机会了?

    桑榆这又是撒娇又是自我反省的,封声这样的o jiang湖也不禁被撩拨的不要不要的。

    他在电话那头连连说:既然是桑小姐这么有诚意地跟我道歉,那我岂有不接受的道理?

    那好呀,等会我就发地址给你,今晚我一定来哦!

    桑榆挂了电话,端起桌上的水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大口,然后又全部吐在垃圾桶里。

    跟这种人对话完了之后要漱口,要不然觉得自己的嘴巴都是臭的。

    哎,那个傻纪雯怎么会看得上这种男人?

    不过哪个好女孩都会被一两个渣男所迷惑,希望他是纪雯的最后一个渣男。

    晚上下了班,桑榆买了纪雯喜欢吃的小零食和她最喜欢的天堂鸟,买了好大的一捧,一个人都抱不过来,放在车里的后备箱,驱车去了纪家。

    纪雯站在门口等她,笑靥如花。

    桑榆下了车打开后备箱,纪雯两只手都捂着嘴巴,夸张地大喊:哇,好漂亮呀,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答应什么呀?

    答应你的求婚呀,一下子送我这么多天堂鸟的,难道不是向我求婚?纪雯朝她抛了个媚眼,桑榆哈哈大笑。

    神经,谁要娶你?这么恨嫁!

    纪雯的笑容很无奈:是啊,你也知道我没出息的,上大学的时候我的人生目标就是毕了业就赶紧把自己嫁出去,结果搞了半天也没嫁得出去。

    桑榆从车上拿下她给纪雯带的东西,又让纪家的保安帮着把花拿进去,两人一边说一边走进大门。

    刚走进去就闻到了火锅的香味,走进餐厅看到桌上居然大大小小的放了足足有4个火锅的锅底。

    你这是干嘛?火锅展览?

    我知道你喜欢吃麻辣火锅,但是我们家阿姨的潮汕火锅做的特别的正宗,所以我也想让你尝尝,还有这个沙茶火锅也很美味。

    纪雯是个很细心很体贴的女孩子,当她对一个人好的时候,她就是恨不得挖心挖肝的对待人家。

    桑榆朝她飞吻:好乖,那今天我就给你一个面子,这4种锅底我都尝尝看。

    她们面对面的坐下来,家里的阿姨将食材一样一样的端上来,很丰富,各种海鲜和肉类堆了满桌子,知道桑榆是食肉动物不爱吃蔬菜,所以用水果代替蔬菜。

    你尝尝看,这个打火锅很好吃。纪雯加了半只青蟹到桑榆的碗中,桑榆咬了一口,肉很清甜,很嫩,蟹肉吃在嘴里是一丝一丝的,很有嚼劲。

    她竖大拇指:好吃好吃,伯父伯母晚上有应酬啊?

    他们今晚去了封家。不是我和封声的婚事,我们那一页已经翻过去了。我们之前和封家有过业务上的合作,合同是每年签一次,今年合同眼看到期了。可封家也迟迟都没有要续签的意思,所以我爸妈就亲自跑这一趟。

    真是树倒猢狲散,连昔日的准亲家都如此的现实和薄情。

    他们两家之前之所以能够联姻,一定关系甚笃。

    但是如今自己家的公司走下坡路,多少人都避之不及。

    这是困难时期,封家都不拉上一把。

    桑榆咬螃蟹的力气用得大了一些,一个螃蟹壳被她咬得粉碎,她吐出满口的渣渣。

    纪雯急忙递给她一杯水:漱漱口,你吃的慢一点,别让螃蟹的硬壳划破了舌头。

    再硬的壳我也能咬碎把它吞下去。桑榆咬牙切齿。

    我知道你一向是这样,桑榆,我真的很佩服你的,你那么坚强,不像我,如果不是有我爸爸妈妈的庇护的话还有你的陪伴,我想我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在澳洲念大学。

    没关系,现在我们不都是回来了吗?我还也可以继续保护你,谁敢欺负你我就打断他的狗腿。

    纪雯捂着嘴吃吃地笑起来,用力的抱了抱桑榆。

    桑榆发现她的眼圈红了,拍了她一下:别哭,有我在,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两个小姐妹吃吃聊聊,时间过得飞快,转眼8:00多了。

    桑榆的微信滴滴嗒嗒响个不停,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纪雯提醒她:你的微信一直在叫呢,不看看是谁吗?

    不用,一些不相干的人不用理他。

    等到纪雯去洗手间的时候,她才拿起来看,果然是封声,早就急不可耐了,一遍一遍的问她到了没有。

    桑榆回他:你到了没有?

    封声说还没,桑榆笑了。

    没有干嘛这夺命连环call?还不是自己已经到了,不好意思?

    封声说:你不会今天又放我的鸽子吧?

    桑榆干脆发过去一个房号:抱歉,我现在还有些事情,这样你直接到房间里来等我。

    估计桑榆的直接让封声有些诧异,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发来一个问号。

    桑榆又接着说:谁先到谁先等,我一定会来。

    封声这才发了一个ok的表情,桑榆冷笑着,将电话反扣在桌上。

    纪雯从洗手间里出来问她:跟谁说话呀?怎么这副表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