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45章 吃力不讨好
    “不要紧。”桑时西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我会跟小宁说我们双双从楼梯上摔下来,不会说是qiang伤。”

    一个护士推着桑时西走进病房,谭倩一瞧眼睛就直了,本来在给林羡鱼剥橘子,看到桑时西把橘子随便一丢就站起来。

    “桑先生,您好一点了?”

    “唔。”他还算和气,看向床上的林羡鱼。

    她看上去瘦了一些,显得眼睛更大,脸孔很白,之前也没发现她有这么白。

    “气色不太好?”他皱了皱眉头。

    “小鱼儿失血过多,而且她本身就有点贫血,医生说要多吃补血的食物。”

    “余婶,你听到了?”

    “听到了听到了。”余婶急忙点头:“我回去就研究食谱,给林小姐准备一些补血的汤水。”

    “余婶,你们出去一下,我有点事情跟林羡鱼讲。”

    “好的。”余婶应道。

    其实谭倩是不想走的,这几天她都没机会见到桑时西,刚做完手术那几天是不能下床的,而霍佳时不时地会出现,她实在是很畏惧她,所以就没有去看桑时西。

    现在好不容易看到男神,还不想多看一眼?

    他今天梳的是背头,第一次看到男人梳背头也完全不显老的。

    但是,男神让她出去,岂有赖着不走的道理?

    谭倩一步三回头地走开,桑时西来到林羡鱼的床前,忽然掀开了她的 被子,吓了林羡鱼一跳。

    “你干嘛?”

    “看看你的腿伤,医生说比我的严重。”

    “也还好了。”

    她的腿包着厚厚的纱布也看不出来什么。

    “腿伤还好。”桑时西又帮她把被子盖上:“但是脑子得好好治治。”

    听上去不是什么好话,林羡鱼坐直了身体:“你什么意思?”

    “那天晚上你干嘛好端端地跑出来?”

    “好端端的?霍佳用qiang指着你的头哎!”

    桑时西看着她。

    “可能是胸口。”林羡鱼改口:“当时情况紧急,我不记得了。”

    “情况有多紧急,又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我是你的护士哎!”

    “我上次就说过了,你只是我的护士又不是保镖,你没义务保护我。”他语气淡薄:“医药费我全包,营养费我全包,另外多付你一年的工资,等会就到账。”

    “等等。”林羡鱼揉揉鼻子:“我又没说要这些。”

    “不是为这些,为什么?你以为你是超级英雄?你以为你是超人?”

    “呃。”林羡鱼呆若木鸡:“我救了你哎,不然你就要被霍佳一qiang打死了。”

    “那关你什么事?”

    林羡鱼气的胸口痛:“你不说这句话会不会死?”

    “不会死,但是你若是再这么帮别人出头你就会死。”桑时西唇角掀起丝丝冷笑:“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么活这么大的。”

    “我又不是天天碰到这种事。”

    “那得恭喜你没有天天碰到,不然的话你还活不到这么大,我先提醒你,你父亲在牢里不知道何时才能出得来,遥遥无期,所以你弟弟还得你来管,如果你有三长两短你弟弟怎么办?”

    “我以为会没事。”林羡鱼被他讲的心虚:“我让谭倩从后面包抄霍佳,抓住她的手往上扬,但是她搞错了才打到我们。”

    “谭倩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她搞错了很正常,林羡鱼你也是一个普通的人,不是特种部队出来的。”桑时西忽然丢了一部手机给她:“你的手机打烂了,如果不是手机挡了一下,你整个脚踝都会断掉。”

    林羡鱼低头看着床上一部崭新的手机,是最新款巨贵的那种。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会高兴,但是今天无缘无故被桑时西给骂一顿,气的七窍生烟。

    “我不要你的手机。”

    “用命换来的,拿着吧。”桑时西说完,转过轮椅就出了她的病房。

    林羡鱼有一种要气的背过气的感觉。

    桑时西刚走,谭倩就跑进来一叠声地问:“他刚才说什么了说什么了?”

    “你没偷听?”

    “房门关的死死的我怎么偷听?他是不是很感激你救他一命,要给你涨工资?”

    “钱是给的,但是不是夸我,是臭骂一顿。”

    “为什么?”

    “他说我多管闲事。”林羡鱼气的在床上坐不住,拍着桌子跟谭倩血泪控诉:“我舍了命去救他,他还这么说我,早知道我就不管他,让他被霍佳打死好了,关我屁事。”

    “他真那么说?”谭倩在床上坐下来:“大桑真有魅力啊!”

    “你疯了?”林羡鱼还以为谭倩会同情她,怎么也想不到会冒出这一句来。

    “如果是感恩戴德的就落俗套了,大桑这样的人应该对别人的帮助嗤之以鼻,嗯。”她直点头:“很符合我心目中的完美人设。”

    “你心中的完美人设都是二百五,我不求他知恩图报,说两句好话会死?还把我臭骂一顿。”林羡鱼郁闷地躺下来,闭上眼睛:“忽然觉得我的这一qiang挨得好不值。”

    林羡鱼静静地躺着,谭倩静静地帮她剥橘子。

    忽然,林羡鱼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地坐起来:“下次再有这种情况,打死你我都不会管他。”

    “吓死我了。”谭倩吓得手里的橘子都掉在地上了,赶紧捡起来:“好不容易剥好的,现在不能吃了。”

    “对了。”她回过神来:“干嘛要打死我?”

    林羡鱼继续生无可恋地躺回去,天花板上的吊灯的光晕印在墙壁上,像一大滩水渍,仿佛墙壁在哭泣,哭的脸都花了。

    林羡鱼郁闷地想,大概桑时西说的是对的,她的确脑残,当时想也不想就冲过去了。

    她又不是蜘蛛侠,又不是钢铁侠,她只是血肉之躯,干嘛过去帮他挡?

    吃力不讨好。

    初婚有刺

    初婚有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