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84章 谁说我喜欢覆盆子?
    桑时西西装革履,霍佳已经有很久没有看他这样穿过了。

    霍佳提着大衣的衣摆踩着高跟鞋。穿梭在那一盆盆的覆盆子中间,到了桑时西的面前,踮起脚尖捏了捏他领口处的暗红色领结“怎样?在我的印象中你在我面前这么穿,好像还是我们结婚的那一次。”

    “已经那么久的事情了,你还记得。”桑时西低眉看她。

    “我的记性一贯都好。”霍佳偏头看着桑时西,忽然就笑了“啧啧啧,桑时西就是桑时西,这几年又是车祸又是高位截瘫,结果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站起来,你还真是个超人。”

    “说明医生的判断失误,他们总是威言耸听,我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

    “那我是不是要恭喜你,现在已经站起来了。”

    “在能站起来之前,我跟自己说了一件事。”

    霍佳凝神地看着他,表示自己在听。

    “那就是…”桑时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黑色的绒布盒子,然后拿到霍佳的面前打开了给她看。

    里面是一枚很大颗的很璀璨的钻石戒指。

    霍佳大概短暂地愣了一两秒钟,然后伸出手摸了一下那颗钻石戒指的硕大钻石“很大颗呀,看来这颗钻石戒指,不是寻常之物,这在店里买都买不到的。”

    “你不是很喜欢粉钻?”桑时西从盒子里面拿出戒指,然后又捉起了霍佳的手,正要将戒指带到她的手指上的时候,霍佳却屈起手指攥成一个拳头,笑着反问他“事到如今,桑先生还是这么有自信,觉得无论何时何地你跟我求婚或者示好我都会答应你?”

    “难道不是吗?”

    霍佳推开桑时西的手,微微笑“我现在可能要跟你说一件事情,势必会影响你的心情,等我说完看看你还有没有心情继续跟我求婚。”

    桑时西扬扬眉毛“说来听听。”

    “夏至有了她和桑旗的第3个孩子,她还真是好生,一个接着一个。”霍佳说完仰头去看桑时西的眼睛,不过让她失望了,他的眼睛里面看不出什么能够让她捕捉得到的情绪。

    “哦,这是一件好事,那得恭喜他们。”桑时西的语调很平稳。

    霍佳眯起眼睛探究地看着他“你这是强颜欢笑呢?还是口是心非呢?还是真的已经放下了?”

    “放下了。”桑时西手中的绒布盒子的钻石很是刺眼,他暂时将盒子给关起来,然后迎着霍佳咄咄逼人的目光“我记得我上次就跟你说过,我早就放下了。”

    “那么轻易放下,就不是桑时西了。”霍佳冷笑“我认识的桑时西,不得到他想得到的东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说真的,你今天忽然在花园里摆满了这种什么东西,”她拿脚踢踢覆盆子的花盆“又来跟我求婚,实在是让我跌破眼镜。怎么?想借助我三合会的力量东山再起。我告诉你啊桑时西,你高看我了,今时今日三合会已经大不如从前了,而且我现在做的都是正行,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手底下随便的一个公司的资产都比我们三合会的多,所以我帮不了什么,你弄这些也是白费力气。”

    霍佳短短的黑发在阳光照射下黑的发亮,发丝扬起的时候,她脸颊边的。浅浅的疤痕还是能够依稀可见。

    桑时西忽然伸出手掌住了她右边脸颊,好看愣了一下,本能地想后退,可是她穿着高跟鞋,脚下又全都是一盆一盆的覆盆子。

    她的高跟鞋碰到了花盆,人没站稳就向后跌去。

    桑时西眼明手快的搂住她的后腰,两人就以这种既偶像剧化又古怪的姿势双双凝望着。

    “只是摸你一下,反应不用那么大了。”桑时西笑着说。

    看着他唇边实在是不太容易多见的笑容,霍佳忽然有些恍惚。

    她咬咬下唇“桑先生忽然的温情让我胆战心惊,我担心你的手掌里藏着刀片。”

    “我说过了,香炉灰里的zha dan不是我放的,我的本意没打算伤害你,我今天再说最后一遍,信或不信都由你。”

    “随便,过去了也过去了。”霍佳很不自然地动了动身体“你打算我们两个人就以这样的姿势站着吗?别忘了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小心被我弄得摔倒了,浑身的骨头都要摔散架。”

    “我又不是豆腐做的。”桑时西站稳了,然后将霍佳稳稳地放在地上“看来我今天的安排你并不是很惊喜。”

    霍佳环顾了一下花园里“这些红果子是什么?”

    “覆盆子,你不是很喜欢吗?”

    “谁说我喜欢这些红果子?”霍佳忽然弯下腰去摘了一颗就丢进嘴里。

    微微酸,但是甜味大于酸味,味道很浓郁。

    霍佳挑了挑眉毛“味道还不错。”

    “你有一盆覆盆子,从我们没结婚的时候就放在你房间的窗台上,然后你嫁接桑家又把它给端进来,再然后你走了就把它给抱出去,什么都没带就带走了那盆花,别告诉我你不是因为喜欢覆盆子,而是喜欢那个花盆。”

    “是吗?”霍佳眯起眼睛,仔细想了想“原来那上面种的是覆盆子啊。”

    “你不知道那是什么?”这桑时西倒是没想到,霍佳抱来抱去的花盆里面种的是什么她都不知道。

    霍佳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桑时西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快点站不稳了,桑时西就站在她的面前冷眼看着她笑,很有耐心的等她笑完“所以现在可以揭开谜底了?”

    “桑时西,你还是没有变,还是那么自以为是。你看我整天把那花盆抱来抱去的就以为我去喜欢覆盆子,老实告诉你我为什么要把那花盆带来带去,那是因为那花盆的泥土里面埋着…”她忽然压低声音靠近桑时西的耳边告诉他“我妈妈的骨灰啊。”

    初婚有刺

    初婚有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