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69章 跟我有什么关系
    第1069章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个小女孩还真是反反复复死不断气。

    “我都跟你说了,我不知道那个林羡鱼的事情,你马上给我松手!”

    “卫夫人,你不救她,我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管他呢,反正卫兰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她找桑时西,桑时西让她乖乖地回家等着,她怎么能等得了?

    她去找霍佳,霍佳实在是太凶了,一个眼神就能让她腿肚子打哆嗦。

    还好她身边的那个阿九高大威猛帅气,说起话来还很温柔,谭倩才没有被霍佳给活活吓死。

    不敢再去骚扰霍佳,所以卫兰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再说卫兰的大腿很好抱,她的旗袍又滑不溜丢的,脸贴在上面很舒服,还可以顺便擦眼泪。

    她就紧紧抱着不放手,卫兰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死皮赖脸的,深深吸一口气。

    但现在是夜里,美容沙龙虽然营业,可是只有主管和技师,那些人可能都躲在在里面睡大觉。

    卫兰都快要把嗓子给叫哑了,都没人理她。

    人老真悲哀,没想到现在连一个小丫头的纠缠她都摆脱不了。

    “你给我站起来!”卫兰已经相当沉不住气了,一把揪住谭倩的衣领,但是别看这女孩个头不大却有力气的很,拽了半天都拽不起来。

    这穷人家的孩子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就是这么有力气。

    “好,你起来,我帮你想想办法。”卫兰终于收松了口,谭倩立刻喜不自胜地松手,擦擦眼泪站起来。

    “真的?卫夫人,小鱼儿”

    卫兰见她松手就顺势推开她,从她身边走过去,但是又被谭倩从背后抱住她的腰。

    “别走啊,夫人,小鱼儿全指望你了。”

    “你给我松手!”谭倩就像一条小蛇紧紧地缠住了卫兰,就算卫兰恨不得捏死她,但是也拿她没办法。

    “小丫头。”卫兰拍拍她的手,语气缓和下来“你也想帮你的朋友是不是?”

    “是救。”谭倩紧紧的抱着她纠正。

    “林羡鱼是不是喜欢桑时西?”

    谭倩腾出一只手揉揉鼻子,然后又迅速的将她抱得更紧“我不知道,小鱼儿没说过。”绝品门卫

    现在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吗?

    “稍安勿躁,你想要林羡鱼和桑时西在一起的话,那你就别那么着急。”

    “什么意思?”谭倩被弄懵了,不由自主地松开手看着卫兰。

    卫兰微微笑“你乖乖的,别管了,回去干该干嘛干嘛,我保证你的朋友毫发无伤。”

    “为什么?”卫兰说的真真的,谭倩睁大眼睛看着她“哦,我知道了,小鱼儿是你抓走的对不对?你想干嘛呀?小鱼儿又没钱。”

    刚才卫兰还觉得谭倩挺聪明的,再仔细一听她说的话还是觉得呆呆傻傻。

    卫兰拍拍她的肩膀“像你这种智商,你就别想着救她了,免得把自己也搭进去。总之我告诉你,你把心放在肚子里,林羡鱼没事,就是要救也不是你来救,明白了吗?”

    卫兰从谭倩的身边走过去,这一次谭倩没有拦住他,听口气卫兰好像真的知道林羡鱼在哪里。

    而她捉走她,好像也不是为了敲诈勒索,再说难道是为了想试探桑时西会不会救小鱼儿?

    这个试探好像没有什么意义嘛!

    小鱼儿是他的护士,于情于理他救她也没什么好奇怪。

    谭倩看着卫兰穿着旗袍的背影,觉得卫兰虽说她好像已经治好了,但是总是觉得脑筋不大好的样子。

    “可怜的小鱼儿。”谭倩吸吸鼻子,希望如他们所说小鱼真的没什么事,不然的话她真的很内疚。

    霍佳早上是被阿九的电话给吵醒的,她看了一下才早上8点。

    她接通没好气“大早上打电话来做什么?别跟我说有点麻烦这四个字。”

    最近她接到阿九的电话基本上都会说这四个字,听的霍佳烦躁不已。

    “不是,我在医院里,小姐你要不要过来?”

    “你怎么了?”

    “我没怎样,阿什今天做检查。”

    “那又怎样?”

    “不是等会还有一个应酬,要谈,刚好是在医院这边,小姐要不要我先来接你到医院里看一下阿什?”

    “做检查有什么好看,又不是动物园里的猴子。”霍佳啪的一声挂掉电话。庶女的修仙之路

    今天阿什做什么检查,关于那个性能力的恢复训练和事后检查。

    性能力怎么检查?难道发给他一个女人,让他试试看自己是不是能够挥洒自如?

    她看这个检查压根就不需要做,直接找个女人试一下就好了。

    凭阿什的外形,想要跟他上床的女人多了去了,包括那个季桐。

    不知怎么霍佳就睡不着了,只能起床去洗漱,她去洗手间刷牙,忽然看着她嫣红的嘴唇发愣。

    昨天晚上,阿什是不是吻他来着?

    她无意识地伸出手指摸了摸嘴唇,仿佛上面还有阿什嘴唇的温度。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差点没把手中的漱口杯给砸过去。

    还好她忍住了。

    她在洗手间里呆了蛮久,直到余婶过来敲门“霍小姐你已经刷了10分钟的牙了,有什么问题吗?”

    霍佳漱口,从镜子里面看余婶“什么事?”

    “楼下有两个警察来找你。”

    警察来找她?

    最近可真是多事之秋,昨天是工商局今天又是警察。

    霍佳洗了把脸“知道了。”

    然后她换衣服,化妆,把警察晾在楼下。

    眉毛刚化了一半,警察就来敲她房间的门。

    “霍佳是么?”

    余婶出现在警察身后,战战兢兢“霍小姐,警察同志非要上来找你。”

    霍佳把半边眉毛补齐,朝他们走过来“是,我是霍佳,怎么了?”

    “胡庆你认识么?”

    “怎么了?”

    “你就说你认识不认识?”

    “认识。”

    “他的家人报警了,说胡庆昨天晚上失踪。”

    “唔。”霍佳靠在门框上啃着指甲“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