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77章 季桐失踪了
    第1077章季桐失踪了

    阿什权衡了一下阿九带走季桐的可能性,最终他还是觉得可能性不大。

    那季桐能去哪里?

    阿什吩咐人先去调监控,反正今天这个状况,婚礼是没办法举行了。

    遣散掉客人,保卫处也把监控视频调出来了,视频上显示季桐是被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给带走的,但是他们戴着口罩和帽子,看不到他们的脸,所以没办法分辨出他们的身份。

    阿什看监控的时候特别冷静,看完了阿九问他“报警吧,然后再让人去找,翻遍整个卫城也要把她找出来。”

    “不用了。”他向保安挥挥手,示意保安先走。

    偌大的大厅里只有阿什和阿九两个人。

    “不用了是什么意思?”阿九不解。

    “不用了就是不用了,你回去睡吧!”

    阿什的态度令阿九疑虑,他拧着眉看了半天阿什,忽然恍然大悟“两个可能,季桐是你bang

    jia的,你不想跟她结婚又不想反悔,所以出此下策。”

    阿什手里把玩着一枚精致的打火机,那是准备送给霍佳的,他有很多准备送给霍佳的礼物都没有送出去。

    他不承认也不否认,阿九想了想也觉得可能性不大。

    “第二个可能,是小姐干的。”

    这个假设让阿什终于有了点表情,他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阿九。

    “小姐也不想让你娶季桐,所以绑了她。”

    “别猜了,你又不是福尔摩斯。”阿什将打火机放进衣兜里“你早点回去睡吧!”

    “季桐是你未婚妻,你都不着急我上杆子做什么?”阿九也觉得意兴阑珊,从沙发上站起来“既然你不用帮忙,那我就走了。”

    阿九走了,新娘子失踪了,布置的美轮美奂的宴会厅空空如也,只有阿什一个人。

    他手里握着电话,本来想打给一个人,但是她的号码已经拨号了又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消掉。

    其实,在阿什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他知道是谁干的。

    只是,他不知道那个人的动机是什么。

    为什么不让他娶季桐?

    他只知道如果他去亲自问,也问不出个结果。

    明天呢,霍佳会顺利嫁给桑时西么?boss级打脸专业户[快穿]

    谁也不知道,包括霍佳自己。

    霍佳正坐在花园里看月亮,她很少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家里的工人正在往树上挂灯笼,里面是灯泡,点亮了之后红彤彤的很喜庆。

    灯笼全部挂好了,桑时西让工人们把灯都打开给霍佳看全部点亮的效果。

    整个花园里的树上都挂着红灯笼,其实是很好看的。

    霍佳在吸烟,一支接着一支,完全没有兴致的样子。

    桑时西问她“怎么样?”

    她这才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嗤笑“逛庙会?”

    “你不是说你不喜欢西式的?我才让他们挂上灯笼。”

    “若是用这个招魂,我觉得效果会很好。”霍佳就看了一眼,又继续躺在她的躺椅里继续吸烟。

    烟雾袅袅盘旋在她的脸部上空。

    桑时西站在她身边看着她。

    他忽然觉得,霍佳不但不期盼这个婚礼,还有些抗拒。

    至于为什么抗拒,只有霍佳自己知道。

    “好。”桑时西点头“你不喜欢就让他们再拿下来。”

    “不用那么麻烦。”霍佳把烟蒂扔掉“就挂着吧,我不喜欢有可能客人喜欢。”

    桑时西在霍佳的身边坐下来,顺着她的目光向天空看过去。

    “在看什么?”

    “月亮。”

    “月亮在哪里?”

    “云层下面,总不见得月亮丢了。”霍佳懒洋洋的。

    “你知不知道?”

    “嗯?”

    “阿什的婚礼没有举行。”

    “知道,阿九打过电话了。”

    桑时西看着她“你看上去很平静啊。”

    “是他们没有结婚,我有什么不平静的?”

    “听说新娘子被人bang

    jia了。”1998之巨擘崛起

    “哦。”霍佳微闭着眼睛昏昏欲睡“今天天气好暖啊。”

    “让我猜猜新娘子是被谁bang

    jia了?”桑时西注视着霍佳的面容。

    此刻,月亮从云层中挣扎出来,在月光的照耀下,霍佳的脸庞看的十分清晰。

    她相当平静,脸上一点点细微的表情都看不见。

    桑时西从来没有试图去了解霍佳,就像霍佳说的,从一开始他就不爱她,到现在,再到未来他也不会爱她。

    有的人的爱情像细菌一样可以培养,但是他的肯定不行。

    他知道,他永远不会爱上霍佳。

    估计,霍佳比他还要清楚。

    “你为什么不想让阿什结婚?你是爱上了他,还是觉得死心塌地爱你的人是不允许他娶别的女人的?”

    霍佳本来是想闭目养神的,听到桑时西这么说,她睁开眼睛瞄他。

    桑时西的面容还是一如既往的面如冠玉,她也不知道当初她爱的到底是桑时西的帅气还是他的身份,还是他这个人。

    她想了想,忽然觉得很好笑。

    于是她就笑了“有意思么,两个完全没有感情的人明天就要结婚了。”

    她说的桑时西也笑了“我一直是觉得你爱我的,现在怎么变成了你对我没有感情了?”

    “感情是相互的,你对我的太吝啬了,我的爱就萎缩了。”霍佳从躺椅上挣扎着起来“冷死了,我回房间。”

    “刚才你还说天气变暖了。”

    “女人都是矛盾的。”霍佳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看桑时西“小看护明天就会给你放了,你放心,她吃的比你都多。”

    霍佳往门口走,满花园都是红色灯笼,亮堂堂的。

    她回头看,连桑时西的脸都被照的变成了红色,令她更加陌生。

    明天要结婚了,准备可以和桑时西结婚了,她一直纠缠的男人终于属于她了,她应该高兴才对。

    或者,她应该去喝两杯。

    但是,今天不想喝酒。

    她走进客厅,婚纱店刚把礼服给送来,很多套,中式的西式的。

    昨天她已经试过了,有些地方要修改的,今天又送过来。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