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520章 我要订婚了
    “你干嘛要帮我?”谷雨问。

    “我们挺有缘的,在国外见过好几次,现在又做了邻居,况且也是举手之劳,不麻烦的。”

    南怀瑾这么说,谷雨好像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

    她便点点头说:“嗯,那好。”

    见谷雨答应下来了,南怀瑾欣喜若狂:“那你什么时候有空?等会儿就去好不好?我马上来跟他联系一下。”

    “不不不。”谷雨急忙摇手:“我等会还要回店里,我工作呢。”

    南怀瑾都忘了这一茬了:“那你什么时候下班?”

    “我这个班是从早上一直上到晚上店关门的。”

    “什么时候休息?”

    “我一个月只有三天休息,我刚刚上班,还没有排到我休息的时间呢。”

    南怀瑾本来想说我给你请个假,但是又怕吓到了谷雨,就说:“那我先跟我朋友联系一下,其实检查花不了多长的时间,实在不行让别人帮你顶个班,两个小时足矣了。”

    他这么说谷雨也不好说些什么,这时桑榆牵着红糖的手蹦蹦跳跳地从楼上下来。

    看到红糖谷雨就忍不住的嘴角上扬,今天早上是她第一次见红糖。

    红糖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夏至,跟夏至长得一模一样。

    红糖摇摇晃晃地走到了谷雨的面前,软软糯糯地叫了谷雨一声:“阿姨好。”

    “你好,你好。”谷雨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红糖的脸蛋,软软的。

    “叶纷姐姐好像也很喜欢小孩子呀!”桑榆笑嘻嘻地说。

    “那是因为红糖很可爱。”

    “是啊,红糖简直爆炸可爱,老公,我们两个也生一个吧!一定也能生出来像红糖这么可爱的孩子。”桑榆说着就去腻南怀瑾干脆坐进了他的怀里,两只手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下。

    “你下来,红糖还在这里!”桑榆就是故意的,她每次都在谷雨的面前跟他做这么亲密的举动,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南怀瑾把桑榆从自己的怀里拉起来,谷雨赶紧也站了起来说:“不早了,我要赶紧回去了!”

    她从沙发上跳起来就往门外跑,南怀瑾在身后说:“我刚好要走,我送你去!”

    “不用了,我们公司的车在门口!”谷雨一溜烟地就跑走了,南怀瑾还看着她的背影。

    桑榆抱着红糖坐在沙发里,嬉皮笑脸地看着他:“来日方长啊,老公,又不是以后不见了。”

    “小姑,什么叫老公?”红糖天真地问。

    “比如说你妈妈叫你爸爸就叫老公。”

    “妈妈叫爸爸桑旗。”红糖认真地回答。

    “红糖乖,不要听她乱说。”南怀瑾把红糖抱起来:“我带你上楼找妈妈。”

    “老公,我还能叫你几声?我现在和梁歌很快就要谈婚论嫁了,忘了跟你说了,后天我们举行订婚仪式,订婚后一个月就办婚礼。”

    本来桑榆爱嫁谁嫁谁,爱跟谁订婚就跟谁订婚,跟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南怀瑾顶多会包一个大红包过去。

    但他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在楼梯上站住了脚,回头看着桑榆得意洋洋的脸。

    “你后天办订婚仪式?”

    “你关心我?”

    “之前没有听你说。”

    “结婚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也是忽然决定的。”桑榆耸耸肩膀,不紧不慢地说。

    “不不。”南怀瑾又抱着红糖折回来:“你现在不能办订婚仪式。”

    “为什么,哦?我知道了!”桑榆开心地打了一个响指:“事到如今老公,你忽然发现我才是你的真爱,对不对?你不想让我嫁给梁歌了是不是?不过我现在对你已经没有之前的感觉了,要不然你和梁歌公平竞争吧!”

    桑榆一天不胡说八道她就浑身难受,南怀瑾不管她说什么:“你现在怎么能办订婚仪式?到时候媒体一定会大肆报道,谷雨也会知道的。”

    “老公,你该不会是想跟谷雨瞒一辈子吧,这样也不能牺牲掉我的幸福呀!”

    “订婚仪式这种东西有必要吗?等到一个月后,你们直接举行婚礼就行了。”

    “这是梁歌家的传统呀,我作为一个新过门的媳妇,我肯定要尊重他们家的习俗,你说是不是?”

    “桑榆。”南怀瑾坐在她对面正色道:“别在这个时候刷存在感,你想要什么直接说。”

    “听不懂你讲的话。”桑榆挥了挥手就准备站起来,南怀瑾拦住她。

    “你真的很奇怪,你不让我跟你太亲密但,我马上要订婚了,你又拉着不让。南怀瑾,你对我是不是爱恨交织欲罢不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桑榆!”南怀瑾提高了音量,他脸上的笑容完全收起来了,难得见他如此严厉的模样,桑榆知道他生气了,她是个聪明人,见好就收。

    “好了好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不起玩笑?不让我办订婚宴也行,你包了我公司的最近三年的所有业务量。”

    “桑榆,你还真敢开这个口。”夏至从楼上下来:“你那个小破公司,这几年都靠你二哥和南怀瑾撑着,他们完全不赚钱的好不好,现在你还敢让南怀瑾包了你三年的业务量。”

    桑榆开了一个小公司,是属于她个人的。

    虽然她绝顶聪明,但是在商场上光靠聪明是没用的,还得靠人脉。

    桑榆的人缘简直是烂到爆,别看她平时嬉皮笑脸的模样,其实骨子里面清高的很,看到那些喜欢占女人便宜的老板们,桑榆就一个一个整他们,整到后来没有人愿意跟她合作。

    “不愿意就算了,做交易嘛,当然得有取有舍。”桑榆摊摊手,一副无可奈何帮不了你的样子。

    “行。”南怀瑾一口应下来:“这是你说的,你答应我了,你跟两个的订婚宴延后或者是取消,我尽量在一个月内搞定。”

    “我答应你了,但是我二嫂可没答应我。”

    “关我什么事?”

    “二嫂,我喜欢你的那顶粉色的皇冠,世间独一顶。”

    “桑榆你不要太过分,那是桑旗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那就算了。”桑榆悠长地叹了口气:“什么亲闺蜜,什么谷雨就是你最亲的亲人,原来还抵不过一顶皇冠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