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苦修与陪练
    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小屋,王啸躺在了床上,他感慨万千。短短的几十天的时间,自己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日子才刚刚变好,自己也变成了亿万富翁,但是还没等自己开始潇洒,又被卷进了超能者的世界,还莫名其妙的背上了几十人的希望。这人生,真的是如戏一般,时刻都有可能发生变化。

    想着想着,王啸便睡了过去,这一晚,他做了很多奇怪的梦,似乎是冥冥之中,有人在指引着他未来的路。

    第二天一早,王啸准时来到的一号牢房的门前,他轻轻的扣动房门,接着里面传来了邪佛的声音:“进来吧。”

    此时的邪佛早已穿戴整齐,正盘膝坐于床上,见到王啸进来,挥手示意让他先在旁边坐下。

    很快,邪佛便在入定中醒来,他微微一笑,对着王啸说道:“在超能力大成之前,肉身修炼也是重中之重,不然的话,随着超能力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凡人之躯会逐渐承受不住,到最后,甚至会爆体而亡。”

    “我在修炼超能力之前,在肉体修炼上也是费尽心思,不过好在我之前修炼时,也总结出一套修炼方法,至少可以支撑你的超能力达到4级,你想不想学?”邪佛盯着王啸,认真地说道。

    王啸心中一动,赶忙说道:“当然想学!”

    邪佛“呵呵”一笑,说道:“我当年为求肉体强横,曾在火山口静坐七天七夜,被高温炙烤;也曾在北极冰川赤膊练拳十日不休;甚至,我也曾跑到无人森林中赤手与老虎、黑熊搏斗,九死一生。”末了,看了王啸一眼,继续说道:“不过你倒是不用这么麻烦,因为你现在所处的环境对你的肉体修行来说,那是相当优越。”

    邪佛说完站了起来,摆出了形意拳的架势,他的动作看起来非常缓慢,似乎是想让王啸看清每一个细节,打完一遍后,朝着王啸问道:“你可看清楚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应该还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刚好可以趁机把肉身力量和超能力提升一下,否则你出去后怕是很难自保。”

    王啸苦笑道:“看是看清楚了,不过这和修炼肉身力量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因为我之前说的优越的环境就是那剩下的三十一个人!他们都是超能力高手,肉身力量也是异常强横。不过他们的等级也是有高有低,就像老火,已经达到了3级超能力,而老水却只是1级超能力,但是他的肉身力量却和老火不相上下。”邪佛笑着说道:“他们接下来的日子里都会是你的陪练,你不准动用你的超能力,只靠肉身力量。当然,他们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王啸一呆,喃喃地说道:“难怪他们能无声无息杀死这么多人,果然都是能力者,想必死掉的那些,都是一些低级能力者和黑道魔头吧……”

    进到滨北监狱的这第二天,王啸就开始了他的肉身修行,今天陪他练拳的两个人,都是初级能力者,他们的肉身力量也似乎是只能支撑2级超能力的样子,一个是中年男子,另一个则是一个白发老者。

    老者身材精瘦,看起来非常弱小,另一个中年男子则是人高马大,正是当初站在门口挡路的彪形大汉。这二人站在王啸对面,神色冷漠,一言不发直接就出手攻击。

    他们的出手很有分寸,并不会伤到王啸的性命,但是受伤肯定是避免不了的。

    之前的生活王啸根本不运动,只不过是在得到超能力后,被稍微强化了一下身体。

    加上刚刚接触拳术,在两大高手面前,哪有还手的余地,只能被迫的防御。就算有传输系统,能看出对方出手的破绽,也是疲于防备,最后一个反应不到,直接被打出五米多远,趴在了地上。

    就在王啸苦不堪言的时候,省公安厅的一位大佬直接把电话打到了滨北监狱。监狱长一听对方的来头,立即站直了身子,口中连连称是。

    挂掉电话,他脸色变幻不定,厉声道:“他娘的,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不敢耽搁,直接就通过监狱的扩音喇叭通知王啸:“5250,请立即前来出口处,5250,请立即前来出口处!”

    不过,此时的王啸才刚刚能在二人的夹击之下有还手之力,又怎会放弃这种机会?要知道,接下来还有二十几位高手陪练还没有登场。体会到了肉身修行的乐趣,王啸又怎会轻易离开?

    放到外边,这三十一个人哪一个不是一地霸主、一方豪强?怎么可能聚在一起给一个毛头小子当陪练。

    最重要的是,邪佛还答应自己超能力达到3级的时候告诉自己一个秘密呢。

    扩音喇叭响了几十遍,也没有人理会,监狱长坐不住了,准备亲自去请王啸,却被手下拦住,那手下说道:“狱长大人,这事很是蹊跷,5250既然有省里的背景,别人怎么敢把他送到这里?俗话说得好,请神容易送神难,他既然来了,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离开?”

    监狱长听完眉头紧锁,问道:“那你认为该怎么办才好?”

    那名手下说道:“这件事其实和滨北监狱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谁惹的祸,就让谁去处理。”

    监狱长明白了手下的意思,他想了一下,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之后,他冷声说道:“现在有人要求滨北监狱释放王啸,对方是省公安厅的大佬。”

    电话那边的人详细询问之后,脸色苍白道:“你现在立马放人,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放人?”监狱长冷笑一声道:“咱们想放人,只可惜人家不想走,你赶紧去想办法。不要等到上面查起来,连累到我。”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是位中年胖子,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拿起手机打出了一个电话:“朱构布儒,你真是个坑爹的玩意!你他娘的不是说那个王啸没有背景,父母只是个开超市吗?为什么现在省公安厅的人都打来了电话?”

    朱构布儒一下子懵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老爸,那他到底是什么背景?”

    打电话的中年胖子正是朱构布儒的父亲,朱东西。他听到这句话,气的差点吐血,骂道:“靠!你这败家玩意,你这是坑爹啊!”

    朱构布儒在吃惊的同时,也有些恼火,但是面对他的父亲,他是一点脾气没有,无奈道:“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啊……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出事情的解决办法啊……不然你和二叔联系一下,看看怎么解决吧。”

    朱东西脸上的肥肉抖了抖,他咬着牙道:“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玩意,这件事解决不了的话,你就进去待一段时间吧!”

    朱构布儒听完心中害怕,大声说道:“爸,你别这样,这次是我看走眼了,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子还有省里的关系。我要是进去了,爷爷肯定饶不了你!”

    <br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