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9章 大涨特涨
    解石现场,叶天的料子只擦出一个窗口来,出了绿,立马就有人开价了。

    “小兄弟,别再切了,你七千块买的料子,我出七万块,卖给我吧。”一个玉石商老板说道。

    刚切出绿毛就涨了10倍,无数人眼馋不已。

    不嫌事大的围观者们发出两种声音:

    一种让叶天赶紧卖了,因为接着切下去存在切垮的风险,可能连七千块钱的本都回不来;

    另一种让叶天继续切下去,只要玉肉能吃进去二指深,准大涨,别说七万块,就是七十万块都有可能。

    “切,垮了我也认了!”叶天很有气魄道。

    要买他料子的玉石商摇了摇头,脸色不大好看。如果再切出绿来,他可能要花数倍,乃至十几倍现在的价格才能买下这块料子,利润就低了。

    谷师傅拿起打磨机,继续磨下去,把窗口磨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深。

    围观者们都睁大了眼睛,期待着接下来的表现。虽然料子和他们无关,但他们的心情和叶天一样紧张。

    几分钟后,窗口中的白雾被打磨掉,底下的玉肉彻底呈现出来了,一个拳头那么大的切口,三分之二都是鲜翠的绿色,晶莹剔透,绿意盎然,妥妥的一条大色根。

    “我靠,涨了,真的大涨!”

    “比之刚才那个卖出200万的料子,这块料子的玉肉更鲜艳几分,糯冰阳绿,至少。”

    “这得能掏出多少副镯子啊!两副?三副四副?”

    “小伙子,你这料子在哪家店铺我买的?我也去瞧瞧,说不定也能捡个漏。”

    ……

    围观者激动,叶天也很激动。

    谷师傅解了一天的料子没有出绿,现在出了绿,而且还是上品,同样很激动。

    “小兄弟,听我一句,再切下去很可能会垮,二十万卖我怎么样?风险我自己来承担。”刚才出价七万的玉石商再次喊价,价格抬高了几乎三倍。

    “我出二十五万,小兄弟,考虑一下吧。适可而止,做人不能野心太大,一旦垮了你可能连十万都拿不到。”又一个玉石商高声喊价道。

    “三十万。”

    “三十五万。”

    “三十八万。”

    ……

    玉石商人很看好叶天的这块料子,飙价根本停不下来。

    最终价格飙到了五十万,一个天价。但是叶天不卖。

    “继续切,把玉肉剥出来。”叶天说道。

    这个节骨眼上,围观群众也希望他把料子彻底解出来,看看到底怎么样。如果卖给玉石商的话,玉石商八成会带回去解,最终结果怎样大家也看不到。

    围观的群众越聚越多,保安不得不过来维持秩序。

    刚才有人问叶天他的料子在哪家店买的,叶天告诉说是谷家的店铺,并指明了位置。

    谷文斌还在和薛子豪讨价还价呢,关于那块350万的料子。突然冲进来几个客人,问哪个是老板。

    “我是老板?有什么事吗?”

    “你家料子赌涨了,大涨。客人说料子是你推荐的,你也给我推荐一块呗。”

    谷文斌一脸懵,道:“我家的料子?我推荐的?什么时候?”

    “就现在,糯冰阳绿,好大一片。有人出价50万没卖,还在继续往下解呢,很可能还要再涨。”

    “你听错了吧?我家这一会好像没卖出什么好料子。”

    卖出的料子都经过谷文斌之手,他都记着呢,好料子这一会还真没有卖出一块。

    “呵呵,不会是那块八千的料子吧?”薛子豪奚落道,脑海中瞬时间浮现一个土老帽的影子,拎着一塑料袋钱来赌石,穿着普通,貌不惊人。

    “不是八千,客人说七千块买的。难道我听错了?不是你家店?”

    谷文斌却是突然脸色一惊,那块原本标价八千的料子他便宜了一千卖给叶天,正好是七千。

    薛子豪更是不敢置信,那块料子他虽然没仔细研究,但是看了几眼,是狗屎料子,出绿的可能性四舍五入等于零。现在竟然出绿了,他不得不感慨一声,当真神仙难断寸玉,赌石这一行,三分靠眼力,七分靠运气,那小子的运气真的是太好了。

    现在叶天的料子切涨了,薛子豪的心情就不止是急切了,还有危急感。他担心叶天有了钱后,会把他看好的这块料子买了。350万,谷文斌一分钱不让,他嘴皮子磨烂了都没用。

    谷文斌要看店,没法出去看叶天解石。薛子豪去看了一下,这时料子解了一半,露出好大一块玉肉,种、水、色俱佳,现场已经有玉石商人出价到400万了。这个价格在这届玉石交易大会中已经能排的进前十了,非常不错。

    看着那翠绿欲滴的玉肉,听到玉石商人不断攀升的价格,薛子豪嫉妒得要死,像叶天这种赌石小白都能赌涨,他一个宝石专业的博士没有理由落后。

    “你赌涨凭的是运气,我赌涨凭的是实力。你一个小白如何能和我比?今天的‘翡翠之王’一定属于我薛子豪!”

    回到谷家的店里后,薛子豪直接去了毛料库,还差50万,他要向舅舅争取一下,必须赶在叶天之前把350万的料子拿下。

    “刘老板,你的料子已经屯得够多的了,就别和我争了。我店小争不过你啊!”一个玉石商老板无奈道。不论他出多高的价钱,另一个老板总是比他多十万。当价格喊到600万的时候,就剩下他俩在飙价了,你追我赶,现在已经飙到了750万。

    “哈哈哈,既然争不过那你就放弃吧!我们刘氏主打翡翠中高端市场,你们牛氏的重点是中低端。这块是中高端的料子,你说你和我争什么争?”

    “中低端市场利润低,我这不是想往中高端转型吗,向刘总看齐。”

    “竞争对手啊,那我就更不能让你了。最后一口价800万!牛总,你要是能高于这个价,这块翡翠归你。”

    “算你狠!800万还能有什么利润,你想要就拿去吧。这次我让你,下次再有好料子别和我争了。”

    “牛总,承让了,晚上我请客。”

    ……

    叶天自然是谁出价高翡翠卖给谁,最终成交价800万,光扣税就扣了几十万。作为感谢,他给了解石谷师傅一千块小费。

    “谢谢叶先生,等下还有料子要解的话来找我,我免费给你解。”

    “好好好,我再去看看。如果有好料子的话,不排除还会出手。”

    叶天切涨了一块毛料,而且还是大涨,不仅带动了谷师傅的解石生意,还让谷家店铺的客人多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