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22章 极品鸡血红
    苏学海也想看看叶天接下来的这三块料子表现怎么样,如果都垮了的话,叶天这个赌石顾问也可以不用要了。

    三块料子中叶天准备先拿那块红翡动刀。当他把这块毛料放到解石台上的时候,围观的人群一阵唏嘘,各种不看好的声音此起彼伏。因为觉得料子会垮,许多人不看好,纷纷散了。尤其是四处寻觅商机的玉石商人们,才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一块不会出绿的料子上。

    “周老觉得这块料子如何?”苏学海向周元良问道,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如果不是和叶天关系特殊,他也早甩腿走了。

    “叶大师挑的料子,不好说。也许他的运气会和上次一样好呢。”周元良背负着双手,深沉的笑了笑道。

    虽然他没明说,但是苏学海听出了他的话外音,叶天根本就不懂赌石,上次赌石大会上赌涨了是运气好。

    苏学海沉吟了一声,不置可否。其实心里面,他已经在认同周元良的观点了。

    叶天才不管别人的议论声呢,他把料子架好,就准备要动刀了。这块红翡的料子比之薛子豪的垮料还要大两倍,有百十来斤,一般这种大块毛料解的时候都是先一刀均分两半。

    叶天没有亲自动手,画了一条线后让解石师傅帮他动刀。

    “垮了可别怪我手气不好。”解石师傅自我挖苦道。

    “否极泰来,你要相信自己,这块不会垮。”叶天也开玩笑的语气道。

    “借你吉言,但愿如此。”

    难得的顾主这么信任自己,解石师傅捋起袖子就是干,虽然他的经验告诉他,这块料子八成会垮。

    嗤嗤嗤……

    解石机响起剧烈的轰鸣声,解石开始了。

    叶天双臂交叉站着,一副稳坐钓鱼台胜券在握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来有半点的紧张。别人解石的时候可不是这样,一个个紧张的要命,求菩萨告祖宗,祈求大涨。

    “嘿!”

    突然叶天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竟然是飞机上刚认识的孙潇潇。

    这小妮子身上的衣服换成了白色雪纺连裙子,长发扎成了马尾辫,正在俏皮的对自己笑。她之后叶天还感受到一道刺目的眼神,那个叫赵俊杰的家伙赫然也跟了过来。

    “好巧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你在这干嘛?”孙潇潇向叶天问道。由于解石机正在工作,噪音很大,她不得不喊出很大的声音才行。

    “解石啊,不然还能干嘛。”

    “哦,这块正在解的料子是你的吗?”

    “嗯。”叶天点了点头。

    孙潇潇两只明亮的大眼睛瞪了一瞪,秀眉突然就蹙了起来,问道:“这块料子多少钱买到的?”

    “100万。”

    “人民币吗?那还好,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孙潇潇轻轻摇头道,一副惋惜的样子。

    “不,是欧元。”叶天补充道。

    “什么?欧元?你疯了吗?”孙潇潇突然有些激动,纤纤玉指对解石机上的料子猛地一指,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道:“就这么一块全赌的破料子你花了一百万欧元?”

    一百万欧元,足够在一线城市买一栋不错的房子了!

    叶天再被孙潇潇看在眼中,有三个字能很好的形容:败家子!

    围观者们一个个也都无比动容,认为叶天这么高的价钱买到这么一块料子,不值,亏大了,是一种脑袋秀逗了的行为。

    “还好吧,说不定就大涨呢。”叶天却是一脸的淡定。

    孙潇潇不住扼腕,就好似这料子是她买的一样,心疼无比。

    “你对赌石一无所知。这种料子要是能涨,就见鬼了。”孙潇潇几乎是在训斥,语气激动。当然,她是好意。

    “人家有钱烧得慌,你说你激动什么,又不是你赌。”赵俊杰走上来挖苦道,一脸的戏谑。可尴尬的是,孙潇潇没理他,叶天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顿时他脸色一阵黑一阵白,老大的不快。

    “像你这种生手,应该从半赌的料子赌起,有了积累再玩全赌的料子。”孙潇潇对叶天谆谆教诲道。

    周元良突然往地上一指,呵呵一笑道:“半赌的料子,这里有一块呢。”

    这小老儿,巴不得叶天出丑。

    “半赌的料子也不是人人都能玩的。赌石有风险,入行需谨慎!”周元良继续道,眼皮翘着,高傲中透着几分目中无人。

    叶天并不和这小老头一般见识,任由他说去,等下有他刮目相看的时候。

    孙潇潇对半赌的垮料一看,摇头叹息不止。这块表现极好的半赌料垮了,她没什么可说的,要怪只能怪手气不好,被老天爷耍了一道。但是叶天重金买下另三块全赌毛料,她觉得不应该。

    “叶天,你真的是对赌石一无所知啊,我觉得我很有必要给你普及一下赌石知识。”

    孙潇潇好为人师,接下来准备从三个层面六个角度和叶天好好聊一聊赌石,老坑,新坑,蟒纹,松花,藓,等等之类的。

    叶天一阵无语,都不好意思阻止她。毕竟人家姑娘是好意。

    好在孙潇潇话匣子打开没多久,解石师傅第一刀走到了底,毛料被从中间一分为二。

    伴着一阵清脆的咔嚓声,毛料的两个切面呈现在了围观者的眼中。

    虽然因为叶天的这块毛料的皮壳表现不好,围观者一度走了好些,但还有不下二十人驻足观看呢。这些人本来很八卦的聊这聊那,当毛料切开的刹那,他们约定好了似的集体沉默了起来,一个个目瞪口呆不再说话。再加上解石机暂停工作,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不少,以致孙潇潇的谆谆教诲声显得尤为突出。

    “赌石有句行话,叫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切石是赌石最关键的步骤,……”

    “那你看我这一刀切得算不算涨了呢?”叶天突然打断了孙潇潇的话,笑着问道。

    “什么?”孙潇潇一愣。

    这时场中有人反应过来,虽然料子不是自己的,但也激动得几乎要疯掉,情不自禁的鼓起腮帮大声喊道:“涨了,大涨,血涨!”

    “红得这么浓艳的翡翠可不多见,称得上是鸡血红了吧!”

    “兄弟,别切了!200万欧元,我买了。”

    “200万欧元你也好意思?300万欧元,谁都别和我抢。”

    “我说的是200万欧元买其中一块。”

    ……

    孙潇潇带眼一看,就见到两个切面上一片通红,玉肉至少覆盖了二分之一的面积。

    “这……?”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舌灿莲花的嘴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周元良两眼呆滞,矗立成了一尊雕像。

    薛子豪摇了摇头,脸上露出甘拜下风的笑容。

    解石师傅憨厚的摸着后脑勺,嘴巴咧得老大,似乎不敢相信这几乎铺满切面的红色翡翠是自己一刀切出来的。

    苏学海反应最快,数秒的惊讶和迟疑过后他大踏步迈出,打出手电筒就照在了翡翠上面。

    刹那间一抹难以形容的妖艳红色呈现在大家眼中,红的喜庆,红的热烈,红的暖洋洋,犹如火烧云一般,刺激围观者的视觉神经,让人迷醉。

    平整的切面之上无裂无棉,底子干净,通透度极高,即使不是玻璃种,那至少也得是高冰种了。

    苏学海倒吸了一口凉气,便是他一个接触翡翠行业二十年的老手,这种极品鸡血红翡翠也是头一次看见到。一时间他甚至估计不出这么一大块翡翠能值多少钱。

    “这位老板,你让一让,让我也看一看。”

    “哎呦,后面的,别挤啊!弄坏了翡翠赔不起。”

    ……

    14号解石摊解出极品鸡血红翡翠的消息就像插了翅膀一样,很快的就传遍了整个解石现场,甚至就连已经下班了的公盘组委会一众领导们也被惊动了。

    一块毛料大涨,解出极品翡翠,往往能带动公盘的销售额的提升,所以公盘组委会跟着高兴。

    本来人庭冷落鞍马稀的14号解石摊,一下子成了全场人气最旺的摊子,整个会场一大半的人蜂拥而来。

    作为毛料的主人,叶天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就被一群玉石商人们给围住了,一个个争相向他报价。

    一整块毛料一分为二,不知道是哪尊大神给命了名,一块是a,一块是b,两块分开报价。

    似乎a块料表现更好,价码始终压b块料一头。当a块料飙价到700万欧元的时候,b块料也到了500万欧元,加起来有1200万欧元了。

    按照这个势头,破亿好像都不是多难的事。

    叶天虽然知道红翡值钱,可没想到这么值钱,不禁欣喜。

    随着价码攀升的越来越高,竞价的人就越来越少了,最终只剩下几个大佬,苏学海恰是其中一个。虽然他和叶天是熟人,但也不好意思让叶天以友情价卖给他,只能硬着头皮喊价。本心,他很想把两块料子都收入囊中,但是面对强敌环伺,他有心无力,能竞到一块就谢天谢地了。毕竟,这里汇聚的可是全世界的珠宝商啊,不是小小的天海,比他有钱的大有人在。

    翡翠常见的颜色是绿色,所以一直都以绿色为尊,但是近些年来其他种颜色的翡翠也越来越受市场的欢迎,势头强盛,尤其以紫色最为尊贵,红色次之。所以叶天的这块极品红翡翠才会备受大佬们的追捧,价格节节攀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