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5章 程家长子
    第45章

    程家长子</p>

    一辆自银州开往洛河的宝马x5上,王伟坐在驾驶位上,坐在副驾驶的,是一名与王伟年龄相仿的青年。</p>

    “程少,这次的事,就麻烦你了。”王伟一边开车,一边将一个牛皮纸装的文件袋递给青年。</p>

    青年随手接过文件袋,打开看了一眼,给自己点了一根香烟,“叶氏百分之五的股份,叶少,你这次的手笔,倒是不小啊?”</p>

    “程少,这只是定金,如果这次的事真要成了,还有另外一半,我叶某人定当双手奉上。”王伟见程少收下那牛皮纸袋,心里松了一口气。</p>

    “放心,我喜欢和你这种贪婪的人做交易。”程广的目光中,充满了贪婪,作为程框的孙子,程广地位人脉是有,但在金钱方面,还是要差一般的富二代很多,因为程框曾经立下规矩,程家人,三代内不得经商,不得从政。</p>

    程框的这个规矩,让许多程家人都表示不理解,明明有大把的人脉资源,为何不去从商从政,他们肯定,以程框的人脉,绝对能让自己在政界和生意场上顺分顺水。</p>

    但是,只有明眼人才知道,程框立下这个规矩,是因为害怕,他的三个门徒,已经包揽宁省的军政商三界,若他程家人再敢行商从政,那么等待程家的,将会是一个毁灭的结局。</p>

    程家庄园前,一名身穿休闲服的青年静立在这里,在这个人人都要穿正装登门拜访的地方,一身休闲服,足以彰显这个青年的身份,他便是程框门徒之子,宁一周,其父宁长河,手握宁省军权,地位高超。</p>

    “宁少,这望眼欲穿的,是在等谁呢?”一面容姣好的女人走到宁一周身旁,娇声问道,说话间,暗送秋波。</p>

    “叶云舒。”宁一周吐出三字,言语中,透漏着强大的自信,他的眼神,看也没看身边这个女人一眼。</p>

    这女人一听叶云舒的名字,眸子顿时黯淡了下去,她虽然自持家世不错,长相上等,但和叶云舒,还是没法比的,论家世,叶云舒身为叶正南的亲孙女,论长相,她是有自知之明的。</p>

    宁一周双手背在后腰,一动不动,眺望远方。</p>

    一辆火红色的奔驰gt从远方驶来,渐渐进入宁一周的视线,一直表情平淡的宁一周在看到这辆奔驰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车辆停下,车门打开,有人从车上走了下来。女人画着淡妆,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天地的景色为她铺织一幅画卷,米黄色的长裙与这画卷浑然一体,让人痴迷。</p>

    女人一头黑色的长发在脑后盘起,插着一支银白色的玉簪,簪子如同星芒,点缀在这幅画卷当中。</p>

    宁一周眼中带着迷恋,正当他准备上前迎接时,却发现,自己等待的女人,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从同一辆车上走下,且她还挽着那个男人的手臂。</p>

    宁一周脸色猛变,几秒后再次恢复平静,大步朝叶云舒走去。</p>

    “云舒,你终于来了,我在这等你许久。”宁一周冲叶云舒朗声道,随后目光放在萧阳身上,细细打量,“这位是?”</p>

    “我丈夫。”叶云舒挽着萧阳的胳膊,露出一抹微笑。</p>

    丈夫!</p>

    宁一周心里咯噔一声,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人夺走了一般,宁一周看向萧阳,后者卓越的气质,还有身上这得体的西服,都让宁一周没法轻视。</p>

    正在宁一周还在想萧阳是哪家的大少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p>

    “丈夫和赘婿,那是两回事,宁少,这位,就是我们叶家的上门女婿。”王伟和程广从一旁走来。</p>

    “宁兄弟,好久不见了。”程广跟宁一周打着招呼。</p>

    “是啊,好久没见,今天一定要多喝两杯。”宁一周礼貌性的回应了下程广,便迫不及待的问向王伟,“王兄弟,你说这位,是你们叶家的上门女婿?”</p>

    “自然,一个穷鬼,攀上了我们叶家这棵大树。”王伟双手抱胸,嗤笑道。</p>

    今天,在这程家庄园,他可不怕萧阳,甚至王伟都有点期待萧阳对自己动手,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这个瘪三忍不住在程家动手了,那么他也就完了。</p>

    萧阳淡淡的瞥了眼王伟,并没有说话,在他眼里,王伟就像是一只小丑,他如果愿意,只需要点点头,这王伟就会死无葬身之地。</p>

    至于在程家动不动手什么的,萧阳根本就没考虑,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管他,也没有人,敢管他。</p>

    王伟见萧阳一声不吭,还以为萧阳是怕了,他哈哈大笑两声,“姓萧的,识相的话你就滚远点,这是程家的聚会,可不是你这种瘪三来的地方!”</p>

    “话可不能这么说。”又是一道声音响起,穿着正装西服的叶川踱步走来,“萧阳既然来到我们叶家,那就是我们叶家人了,哪有我们叶家人在,让他走的道理?”</p>

    叶川说话,处处向着萧阳,却又处处透漏着古怪。</p>

    叶云舒大感意外的看了眼叶川,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p>

    王伟脸色不悦的转过身,“我说叶川,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帮个外人说话?”</p>

    “呵呵,萧阳可是我的妹夫,怎么能是外人呢?”叶川反问一声。</p>

    “你!”</p>

    王伟刚要开口,就被程广打断。</p>

    “行了,这是你们叶家的事,我没兴趣多听,你们要说,就一家人关起门来慢慢说,这是我程家的宴会,不是你们叶家说事的地方!”程广冷哼一声。</p>

    程广一开口,不管是王伟,还是叶川,都没有再开口。</p>

    “宁兄弟,好久没见了,进屋叙叙旧?”程广对宁一周做了个请的手势。</p>

    宁一周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眼萧阳后,跨步离去。</p>

    宁一周和程广都走了,王伟好像少了底气一样,不敢再跟萧阳叫嚣,同样快步离开。</p>

    叶川冲萧阳做了个示好的微笑后,同样离去。</p>

    从头到尾,萧阳都一声不吭,哪怕他就是刚刚争论的交点,也如同不关自己事一样,他来这里,只因为叶云舒,若没有叶云舒这层关系,这些人,连跟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p>

    程框老爷子大寿,这可以说是宁省的一件大事了,萧阳注意了一下,叶家和程家,看样子关系不错,他看到叶云舒的三个姑姑正在和程家的女性们亲热的交谈着。</p>

    叶云舒的大姑看到萧阳时,那眼神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p>

    叶云舒身边,不时会有人上前来主动攀谈,多是聊一些生意场上的事情。</p>

    萧阳站在一旁,像个木桩一样,也不和别人说话。</p>

    渐渐地,时间接近中午,萧阳发现,这程家庄园的人,反而越来越少,他明白,那些不够资格的人,前来送完礼,记个名就走了,而真正有资格上桌的,才会留在这里。</p>

    至于程家的主人,程框老爷子,一直都没有出现。</p>

    随着人越来越少,派系分别也越来越明显,关系好的,都三五成群站在一起,比如王伟,就和程广在一起,叶川也有着他的朋友圈子,唯有叶云舒,身边除了那些来谈些生意合作的人外,一个人都没有。</p>

    萧阳看着自己身边这个女人,她这样不结圈子,看似孤独,实则却是明哲保身的好办法。</p>

    太阳顺着西边缓缓移动,天气也逐渐炎热起来,当时间到中午十一点半的时候,这庄园内的人,已经少的可怜。</p>

    “老爷子来了!”</p>

    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站在庄园内的所有人,在这时都将目光朝那间坐落在庄园中心的主屋看去。</p>

    一名身穿唐装,头发花白,身材岣嵝的老者,迈着缓慢的步子,走进主屋当中。</p>

    “诸位,老爷子来了,大家进酒席吧。”一名程家的中年女性大声说道。</p>

    原本还在攀谈的人,都争先恐后的朝主屋走去,他们虽然没跑,但脚步很快,想第一个出现在程老爷子面前,给程老爷子留下一个好的印象。</p>

    “我们也进去?”萧阳看向叶云舒,问了一声。</p>

    “等个人。”叶云舒站在原地,似乎一点都不着急。</p>

    眼看着庄园内的人全都进了主屋,一辆骚粉色的电动车从庄园门口缓缓驶了过来,与满院的豪车相比,这辆电动车显得格格不入。</p>

    萧阳看到这辆电动车驾驶人的瞬间,就有一种亲切感,不为别的,就因为对方那身打扮,与自己平时一模一样,白背心,沙滩裤,人字拖。</p>

    骚粉电动车缓缓停下,骑车的青年小心翼翼的将车停好,随后挥手跟叶云舒打着招呼。</p>

    “哈喽!这是你男人?”这青年说话很直,不像其余人表现的那么彬彬有礼。</p>

    叶云舒点了点头,“我老公。”</p>

    “卧槽,你都结婚了?”青年露出一脸的吃惊,紧接着对萧阳竖了个大拇指,“哥们,牛逼啊,把冰山总裁都搞到手了!你知不知道追她的人都快有一个加强连了?”</p>

    萧阳笑了一下,这青年给他的感觉还不错,有啥说啥,他特意打量了一下这名青年,对方头发很长也很乱,前帘遮眉,不加修饰,看上去很邋遢,但仔细观察,会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皮肤白净,五官精致,哪怕那些当红小鲜肉在颜值上都没法和他相比。</p>

    “走吧,你来了,我们也该进去了。”叶云舒转过身,对着主屋迈步,长裙飘飘,“程青,你身为程家的长孙,每次对自己爷爷都不上心,也难怪你会被人欺负。”</p>

    “切!”青年不屑的瞥了瞥嘴,“他们爱咋咋,不关我的事,今天我来,只是想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云舒,你真的不后悔和我站一队?”</p>

    叶云舒没有说话,嘴角带起一抹微笑,走入主屋当中,那飘黄的背影,仿若谪仙。</p>

    主屋已经被布置成了一个宴厅,放眼看去,一百个平方,四张桌子,坐在最东方那张宴桌主座上的,就是程框程老爷子了。</p>

    坐在程框两侧的,分别是他三位得意门徒,其余几张桌子上的人,也都非富即贵,能够参加程框寿宴,本身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p>

    萧阳扫视了一圈,颇为意外的发现,光是叶家人,就单独坐了一张桌子。</p>

    叶建宇,还有叶云舒的三位姑姑,她们的子女,都在桌旁落座。</p>

    “云舒,小萧,来坐!”叶建宇一见萧阳两人,便大声挥手,一点都不显得拘谨,倒是其余桌上的宾客,没人敢像叶建宇这样大声说话,这不由得让萧阳联想叶家和程家的关系。</p>

    关于这个程框,在萧阳进入程家庄园的五分钟后,萧阳的手机上就收到了程框的全部消息,也明白了叶云舒这次来的目的,或者说,叶家人的目的。</p>

    程家和叶家,也算是世交,叶正南虽然在身份地位上不能和程框相比,但在人脉方面,与程框差的并不是太多。</p>

    在程家,有一个规定,不准程家人碰政碰商,但每隔一个五年,程框会挑选自家最优秀的后辈,在自己门徒手下学习,到底经商,从政,从军,随他们选择。</p>

    这对程家后辈来说,是一个最好的机会,也是唯一一个机会,一旦能被程框选中,那么就代表自己今后的前途。</p>

    程框选人的方法也很有意思,就是看送礼,程框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本不宝贵,只因为有权人喜欢,才变得宝贝起来,程框曾经明言提出过,在自己的寿宴上,谁要能拿出最宝贵的寿礼,谁就能被他选中,这寿礼不管你是借的,还是买的,只要是合法手段拿来,他一概不问来源。</p>

    这个规矩,已经有很多个年头了,每一次,程框都只是看看这些珍贵的寿礼,并不会收下,他的话是,“你能拿出来,就证明了你的社交手段,人际关系。”</p>

    今天的寿宴,是又一个五年,程家的晚辈们都在摩拳擦掌。</p>

    萧阳神色自若的和叶家坐到了桌上,无视叶云舒大姑和二姑那充满敌意的眼神,拿起筷子,为叶云舒夹了一块锅贴,“早晨就没吃饭,快吃点。”</p>

    萧阳说话时,声音很轻,眼眸尽是温柔。</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