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78章 最后一次
    齐兵见房门没被打开,大松了一口气。

    萧阳堵在门口,拍了拍手,“把他们绑起来。”

    程沁和韩温柔两女立马走上前去,分别从腰间抽出一根细绳,将巴迪和黑人绑在一块。

    “什么时候发现的?”萧阳走到巴迪面前,出声问道。

    被绑起来的巴迪显得很光棍,他混迹在这里,显然很清楚,自己被这群人抓住,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硬气是没有一点用的,自己的主子也不会因为自己的硬气就给自己多大的好处,所以面对萧阳的问题,巴迪几乎没有犹豫的便回答道:“昨天,华夏利刃的人跟沙赞将军的人发生交火,最终沙赞将军活捉一人,他料定利刃的人会来救人,让我们多注意了一下,你们一行都是华夏人,我只是试探一下,没想到真是你们。”

    “哦?”萧阳疑惑一声,“据我所知,沙赞和利刃应该没有什么冲突吧,干嘛要盯着利刃不放?”

    这个问题,萧阳昨天就在疑惑了,他在思考,那些雇佣兵干嘛要活捉利刃一人,引利刃上钩,得罪利刃,对沙赞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才对。

    巴迪摇了摇头,“我也是奉命行事。”

    萧阳没有深问什么,他猜想巴迪这级别,也不可能知道太多东西。

    “那今晚的宴会是什么意思?”萧阳又问。

    “就是正常宴会,这段时间,死的人太多了,不光是沙赞将军要招人,其余两家,也在招人,大家都对城里这座矿势在必得,今晚会有很多人参加宴会的。”巴迪如实说道,“如果你们表现的比别人要强,八姨太肯定会为你们引荐沙赞将军,到时你们也更好打探你们那个队员的情况。”

    “老伍现在人在哪?”韩温柔抽出一把匕首,顶在巴迪的脖子上。

    “别激动,美女。”巴迪额头流下一缕冷汗,他丝毫不怀疑混迹在这里的人敢不敢杀人,“我只是个跑腿的,很多事情我并不清楚,不过你们想要救你们朋友的话,宴会是最好的选择了,如果能得到八姨太的赏识,我想你们晚上就能住到将军府。”

    “行了,也别逼他了。”萧阳走上前去,推开韩温柔持匕的手,“这种人,没什么骨气的,该说的他自然会说,留他一命还有用。”

    萧阳拉着陈光,走到一旁,在陈光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随后,就见陈光一脸不自然的摇着头,萧阳再次冲陈光开口,没过一会儿,陈光拿着一颗黑色类似药丸般的东西,递到巴迪嘴前,开口道:“吃下去。”

    巴迪没有迟疑,甚至连这是什么都没有问,直接张嘴咽进肚中,因为他清楚,要么吃,要么死。

    “好了,等我们救出我们的朋友后,会把解药给你,中间你具体要怎么做,应该清楚吧?”萧阳出声。

    “明白,明白。”巴迪连连点头。

    “那他呢?”萧阳又看了眼黑人。

    “放心,他一家老小都在我手上,绝对没问题,这里必须要有人看着,不然会出问题。”巴迪很确定的点头道。

    “ok!”萧阳打了个响指,冲韩温柔道,“给他们松开吧,等等还要拜托巴迪老兄,在八姨太面前给我们美言几句呢,毕竟现在活都不好干,想进沙赞将军门下也不容易啊。”

    “一定,一定。”巴迪满脸讨好的笑容。

    韩温柔冷哼一声,解开绑住两人的绳索。

    程沁一脸好奇的拉住陈光,小声说道:“你给他吃的是啥啊,我不记得你有毒药什么啊?”

    “那根本不是什么毒药。”陈光翻了翻白眼,在程沁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啊?”程沁没忍住,直接惊呼出声,随后连忙看了眼巴迪,见巴迪没注意,赶紧捂住嘴巴,眼中噙着笑意,“你们也太坏了吧,给他吃你身上的泥?”

    “这不是我想的,全是那姓萧的想出来的。”陈光语气很不自然,“我给你说,可别告诉别人啊,我一想一个男人吃了我身上的泥,我咋有点恶心。”

    “我觉得那个巴迪要是知道真相,他会更恶心。”程沁一脸恶寒。

    解开巴迪两人后,这两人老老实实站在一旁。

    萧阳挥了挥手,“好了,你们将自己的东西收起来吧,然后跟我来。”

    齐兵七人将桌上的制式手枪全都收好,跟着萧阳进了武器店里面那间房。

    一进屋,齐兵便听到萧阳的喝骂声:“齐兵,你这些队员,经验少,我可以理解,你身为这次行动的队长,怎么也这么容易露出马脚?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我如果不是提前留了个心眼,站的离门口稍近些,现在咱们全都被打成马蜂窝了!你的训练都练到狗身上去了么?”

    “张忆清,你别过分,说我们可以,你有什么资格说齐”那名叫伟强的队员忍不住开口,可话还没说完,就被齐兵打断。

    “这次的事,我的确有问题,我们刚刚的做法,不光是害了我们自己,同样害了忆清小兄弟,接下来我们会注意的。”齐兵道。

    “不是注意!”萧阳郑重的道,“是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如果你们不能做到,现在还有机会出城,我会自己想办法救我朋友,本来以为跟你们合作,会对我有所帮助,现在看来,你们就是一群拖油瓶而已!”

    “我们可不是你说的拖油瓶!”陈光立马道,“是,我承认,在经验上,我们不如你,可接下来要去宴会,要在沙赞八姨太面前表现出彩,我想我们会做到让你满意的程度。”

    “最好是这样,今天我给你们说的也够多了,你们多多少少,都长点记性,想死别连累上我,这是最后一次,后面的事情,再出差错,谁都保不了你们!”萧阳说完,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齐兵叹了口气,“忆清小兄弟说的对,不管是你们,还是我,心中都有太多傲气了,没想到对方的试探一环接着一环,等等的行动,都把眼睛放尖点,我也一样。”

    陈光等人,下意识点了点头,他们原本对雇佣兵的不屑,在这一天的时间,彻底被磨光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