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66章 我去找他们理论
    祖显听着萧阳这一番话,眼眸当中渐渐放出光彩。

    萧阳看着祖显这番模样,暗自摇了摇头。

    虽然,萧阳说的不错,这世界的核心力量就是钱,有钱才是大爷,可这种价值观,往大了说,有些太狭隘了,如果可以,萧阳真的不想从这个方向刺激祖显,这样很容易会让一个人走向极端。

    只是,萧阳发现,祖显这个人,在内心当中,有些太自卑了。

    当初在应聘的时候,祖显就被他的同学冷嘲热讽,昨天,又发生了被女朋友泼酒嘲讽的事,今天又遭受到一群安保公司的白眼,一个人的承受能力,是非常有限的,尤其是祖显这种刚从学校里出来的人,如果换一个人,恐怕早就承受不住了。

    祖显太过缺乏自信心,萧阳只能先用这种极端的思想,让祖显将自己的信心膨胀起来,无论从哪个方面,要知道,一个自卑的人,比一个自负的人,还要危险。

    金钱至上的思想,萧阳跟祖显说过不止一次了,一次的效果,比一次的效果要明显。

    可以看到,当祖显的思想慢慢转变过来后,他脸上的自卑,开始慢慢消失,眼中的囧色,也变成了正常模样。

    这次晚宴,主要是交待一下佣金的支付方式,以及任务分配,这些安保公司的人,虽然脸上表现各种不屑,嘴上说着任务轻松之类的话,却也都明白,这次进漠,不是一件容易事,一桌十来个人,除了最开始有过碰杯以外,其余时候一口酒没动,每桌也就喝了半瓶酒左右,便纷纷散场了。

    深夜,萧阳打开手机,跟叶云舒视频聊了好半天,这才心满意足的睡下。

    夜晚三点,整栋酒店,连工作人员都已经入睡,安东阳包下了整座酒店,对值夜班的工作人员来说,也是一次放松的机会,各大安保公司的人也都让自己睡下,养精蓄锐,等进了沙漠后,再想睡个安稳觉,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了。

    第二天清晨八点,天还没亮,上班的人都没起床,萧阳等人,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洗漱完毕,在酒店门口登车。

    一共三十九辆的七座越野车停在酒店门前,颜色统一,全是白色,后备箱装满了物资,每辆车上,都被安排了五个人,总共一百九十五人的队伍,准备出发!

    这三十九辆车,可谓是浩浩荡荡,在路上排出一长溜。

    乌鲁市距离楼兰,大概有九百公里的路,好在新省地广人稀,如果在一线城市,这三十九辆车,不出五公里,就要各自为战,根本做不到组队前行。

    新省的景色,绝对是在外面见不到的,开车一路驶去,也算是一种享受。

    出了乌鲁市,上了广阔的公路,公路两边的风景,给人一种心旷神怡,放飞自我之感,和一二线城市那种拥堵的感觉截然不同,在这里,仿佛张开怀抱,整片天地,都属于自己。

    萧阳看着这路边的景色,也是来了驾车狂奔的欲望,坐在驾驶室内,听着鸿雁,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每辆车上,都放着一个对讲机,新省有很多无人区,这一路走去,会有很多没有信号的地方,对讲机是为了以防某辆车迷路,毕竟九百公里,想要一直保持车队平衡,是不现实的。

    两百多公里后,萧阳换下了祖显来开车,他则坐在副驾驶,听着音乐,一手搭在窗沿,一手在腿上拍着节奏,在这种公路上,给人一种非常放松的感觉,完全不担心会有塞车之类的事情发生。

    正当萧阳享受着这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之时,一辆同车队的越野,突然加速,以强大的马力从萧阳这辆车后方追来,在超出萧阳这边半个车身后,突然一个方向朝萧阳这边打来。

    眼见对方的车尾就要撞上自己这边的车头,正在开车的祖显下意识打了一把方向。

    在这种宽广的公路上,车速都保持在时速一百的程度,再加上越野车的底盘又高,这样突然猛打方向,哪怕祖显已经带了些刹车,让车辆在转变方向前减速,也导致车身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倾斜,吓了祖显一身的冷汗。

    祖显往前一看,就见前面那辆车的驾驶室窗口,伸出一只手来,比了一个中指,随后前车猛然减速,让祖显再次下意识的狠踩了一脚刹车,使车内的人因为惯性向前栽去,整辆车突然在路上停了下来,这种急刹,会让人胸口泛起一阵恶心,感到非常不适。

    当祖显回过神来时,前车已经远远开走。

    “呦,乌龟停下车咯。”旁边,又是一辆车呼啸而过,车内传出一阵嘲笑声,紧接着,前车突然扔出一个玻璃瓶子,狠狠的落在祖显这辆车的车头,瓶子“啪”的一下炸开,玻璃碎茬溅的到处都是,一片红色的液体在车头溅开,搞得车头全部都是,就连挡风玻璃上,也是一片模糊。

    祖显按下雨刷器,却发现雨刷器根本就刷不干净,仔细一看,发现这些红色液体竟然是油漆,只能下车拿块抹布,用力的才能擦掉,漆是擦掉了,可玻璃显得很花,想要彻底清洗干净,只能等到下一个服务站,而整辆车,从外面看也是一片狼藉。

    祖显打开车门,重新坐回车内,“萧总,是佑熊安保的人。”

    “嗯,我看到了。”萧阳点了点头。

    “萧总,他们有些太过分了。”祖显捏了捏拳头。

    “对啊,是过分。”萧阳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给你个机会,你想怎么做?是追上去用同样的方法报复回来,还是堵住他们,狠狠教训他们一顿,或是怎样,你来选?”

    “不行,不能用同样的方法。”祖显摇了摇头,“那样太危险的,等等我去找他们理论!”

    祖显一边说着,一边重新发动车辆。

    萧阳斜眼看向窗外,嘴角咧出一抹微笑。

    理论?理论如果有用,地下世界就不会存在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