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76章 她摸我了
    南先生,这可保不齐。桑小姐的为人一向是不管不顾,她想做的事情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那桑榆真要检讨自己了,连你们对她都是这样的看法。

    南怀瑾耸耸肩:她从来没有吃过亏的,如果这次不让她出出气的话,恐怕暂时都不会消停算了由她吧。

    过了一会儿,会议室的门打开了,南怀瑾听到门口有杂乱的脚步声,他从椅子里面站起来,走到门口打开门。

    只见那两个男人互相搀扶着从会议室里面走出来,他们还能够走路看上去应该没什么大碍。

    南怀瑾在看向他们的裆部,刚才桑榆放话要切了他们的丁丁,可是看他那他们的那里也没有任何血迹,桑榆总不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切了丁丁又帮他们包扎起来了吧!

    只不过他们的裆部湿了一大片,看来是被桑榆吓得尿裤了,桑榆跟在后面喊了一声南怀瑾,然后就将手中的匕首套上刀鞘扔过去。

    南怀瑾准确无误地接住,然后拔出刀鞘看了一下,上面没有一丝血迹。

    那两个人走到南怀瑾的面前点头如捣蒜:谢谢南总,谢谢桑小姐。大恩大德没齿难忘,这样我马上回去让人改合约。

    南怀瑾居高临下的扫了他们一眼,语气冷淡地道:桑小姐放过你们是桑小姐的事,但是我觉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必要合作了,二位的为人真是让人刷新认知。从此我们中断合作,而且我希望在锦城的商圈不要再看到你们,滚。

    南怀瑾轻启薄唇,对方就好像身体按了一个开关,一听到那个滚字就立刻拔脚向电梯口冲去。

    桑榆打个哈欠:困了回家睡觉。

    然后就软软的靠在南怀瑾的身上,他第一次难得的没有推开她,低头看着那张逐渐恢复了血色的小脸。

    怎么忽然大发慈悲,不是说要切了他们的小弟弟?

    啧啧啧,血腥死了,还脏了我的手,我可不想背负一个女魔头的名声,我们锦城有一个女魔头了,那是霍佳,我可不是,我是娇小可人的小美人。

    桑榆朝他抛了一个媚眼,桑榆的媚眼真有一种媚眼如丝的感觉。

    别看小小年纪,但她脸上不但没有稚气,还有一种在成熟生涩和清纯,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南怀瑾低头看了她一眼,就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她的肩头。

    若是其他女人定会甜甜的道一声谢谢,伸开双臂跟南怀瑾撒娇。

    走不动了,抱抱。

    本来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但是今天不同。

    终于桑榆在医院里面折腾了那么一番,不管怎样她是一个女孩子,小小年纪这样一来身体肯定会受到影响。

    况且也就是当做她忽然仁慈,没大开杀戒的奖励吧!

    南怀瑾一言不发地弯腰将桑榆抱起来,她搂住了南怀瑾的脖子,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

    南怀瑾的心脏在胸膛里怦怦地跳着,她静静地听了片刻,然后又抬起头对南怀瑾说。

    我听到了你的心跳声,它在跟我说话,你知道它在说什么吗?

    南怀瑾抱着她走进电梯,保镖们识趣的没有跟进去搭下一部电梯。

    按楼层键。南怀瑾低声嘱咐。

    桑榆伸出手按了一个一层,然后又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自问自答地道。

    你的心脏在说我为什么会这么听话的抱起她,我为什么会对怀里的这个小女孩有一点点的怜爱了呢?我为什么觉得此刻眼中的她觉得有一点可爱呢?

    她说完痴痴地笑起来,然后抬起头用慧黠的眼睛看着南怀瑾:对不对呀?老公?

    没由来的,南怀瑾的心脏紧了紧,仿佛有人紧紧的捏出了他的心,然后又猛然松开那种极度不安惶恐和无所适从的感觉。

    虽然这种感觉只是一晃而过,但是的确真实的发生了。

    桑榆这个小狐狸精,她果然是不能招惹的。

    南怀瑾在瞬间就恢复了往常的镇定,虽然怀里抱着桑榆,但是目不斜视,眼睛紧盯着电梯上方跳动的数字。

    桑榆则饶有兴味地抬起头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咬着唇低哼: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心慌如麻,心中还有一种负罪感,你是不是在想我应该此生只爱我太太一个人,为什么这个小妖精说的话正中我心?老公我跟你说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你还会发现你以前误认为你对你太太的那种爱,跟你对我的感觉完全不同。之前你是责任感,而现在你是心动,是不是?

    如果不想让我把你摔下去的话就最好闭嘴。这时电梯门开了,南怀瑾抱着桑榆走出去。

    我都说成这样了,你也没把我丢下去,真是嘴上不承认身体却诚实的很。

    这次桑榆话音刚落,南怀瑾就手一松把桑榆放在了地上,然后甩手大步流星的向前方走去。

    桑榆笑得甜甜的,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他。

    恼羞成怒有意思不?是不是你现在刚才被我说中了很心虚,不要逃避也不要掩饰你对我泛起的爱,这一切都是很正常的。

    南怀瑾忽然停下来,桑榆没留神一下子撞到了他坚实的后背上,她砸到了脑袋。

    哎呀,好痛,她揉着脑门小声地嘀咕:干嘛毫无征兆的停下来,吓了我一跳。

    你的性格属性里面还有自作多情吗?南怀瑾面无表情地问她。

    那你的性格属性里面还有自欺欺人呢!桑榆伶牙俐齿,毫不示弱。

    南怀瑾笑的掀起唇角的涟漪:看来你还真是不能对你一点点的好,稍微好一点就自作多情。

    那咱们走着瞧喽。

    回到南家第一件事就是奔到密室里去看红糖。

    红糖正好正在喝奶,护士抱着她,她小嘴唑嘬着奶瓶吧嗒吧嗒,喝得十分香甜。

    桑榆就蹲在一边,两手托着腮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只有在这个时候南怀瑾才能从她的脸上看出些许温柔。

    桑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红糖的小手,也许是条件反射吧,还是孩子的本能,居然反手握住了桑榆的手指。

    桑榆激动的声音都在发抖:南怀瑾他,她摸我你看到了吗?她握住了我的手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