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78章 冤家路窄
    桑榆,你一定要小心。纪雯还在絮絮叨叨:封声这个人很记仇的,你这次把他害得那么惨,他一定会想办法报复你的。

    随便了,让他报仇冲我来。好了纪雯,我起床了,如果封声再来找你的麻烦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我知道了,桑榆。挂掉了纪雯的电话桑榆准备爬起床,忽然觉得门口好像有动静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跑到门口。

    她拉开房门居然发现南怀瑾站在门口,桑榆不由得轻挑眉峰:没想到我老公还有听人壁脚的习惯。

    我走到房间门口想起来有件事情跟你说。

    什么事?

    宝宝今天就出保温箱了,想问问你打算把她的房间安在哪里?

    当然是我们这里,卫兰虽然现在已经搬出桑家,但是还是对我二哥二嫂虎视眈眈,红糖回去的话怕被她发现了,暂时留在我们这里安全一些。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说你想把她放在哪个房间,要不人就在我们两个方房间的中间那个,我会请专业的月嫂团队来。

    放在我的房间里。章鱼立刻说:我也是一个很称职的月嫂。

    那请问你带过两个孩子?

    带过我自己呀!我从小自己照顾自己。

    你给自己冲奶和换尿布?南怀瑾转身:我决定了,放在在中间的那个房间。

    随便了,我可以跟红糖一起去睡。一提到红糖桑榆的声音就充满了柔情。

    桑榆喜欢红糖,南怀瑾终于发现了桑榆喜欢某一个人或者是某一件事,真难得。

    南怀瑾迈步往楼梯走,走了两步又停下来,想起什么回头跟桑榆说。

    我们公司和封家的一个公司有一个合作,今天结束。封家的人会到公司来,你今天不要露面。

    为什么?我又不是见不得人。

    南怀瑾就知道桑榆会这样说。

    封声和封素怡都到,你确定你今天要同时面对两个敌人?

    那得看敌人强不强大了,如果敌人够强大那我立刻落荒而逃,如果敌人只是他们这种货色,十个八个我也不在乎。

    别在我的公司里面胡来。

    我是老板娘啊,我有什么不能做的?

    我可从来都没这么承认过。南怀瑾迈步走进了电梯里,桑榆也笑嘻嘻的跟着他。

    在按下楼层键之前南怀瑾上下打量一下桑榆:你打算穿着睡衣跟我去公司?

    桑榆低头看看自己,就笑眯眯地踏出电梯:你在餐厅等我。

    南怀瑾的公司和封氏企业还有合作,之前桑榆不知道,不过现在已经终止了。

    剩余一边换衣服一边想,南怀瑾终止和他们的合作是不是因为她呢?

    封声上次对桑榆动手动脚,所以南怀瑾就终止了合作?

    桑榆咬咬唇,伸长手指在衣帽间里挂着的衣服上一件一件地挑选着,然后在其中一件停下来,就它了。

    那她就穿这件淡青色的通勤装,正好和南怀瑾配成情侣。

    桑榆刚刚踏进南怀瑾公司的大门,就碰到了封素怡他们。

    他们刚好搭同一部电梯,狭小的空间内只有他们4个。

    封声封素怡,桑榆和南怀瑾。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封声看着面前的桑榆只觉得她比前两天看更加迷人,不免的男性器官受到刺激,带给他的反应不是昂首挺胸而是尖锐的刺痛。

    他的过敏虽然已经好了,但是他脆弱的小弟弟是最严重的。

    那里的皮肤是最薄的,所以身上其他的皮肤的过敏反应已经减轻的时候,那里确实迟迟不好。

    等好不容易好了之后,前两天找了一个美女试了一下,无论那个美女在床上多么勾魂夺魄,但是他那里始终软趴趴的,像一团乌贼,没了骨头一般。

    弄得美女好不扫兴小声嘀咕道,?封先生您怎么不行了呀?

    男人是最忌讳别人说不行的,封声大发雷霆,把美女打了一顿给她一点钱让她滚。

    后来他又去看了医生,医生说可能是创伤后的一些心理应激反应,过段时间应该会好。

    但是封声不举的事情,却被那个女人给传扬出去了。

    所以他就早上恼羞成怒的打电话给纪雯,因为他找不到桑榆。

    现在桑榆就在面前,不过她身边的是南怀瑾,就算封声恨得咬牙,也只能打落门牙往肚子里面吞。

    封素怡自然也是恨桑榆的,因为桑榆她和卫强这几天略有口角,而且卫强对她很明显的冷淡了许多。

    她不明白自己出身名门前凸后翘,哪里比不上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丫头?

    在电梯有限的空间里,刀枪剑戟隐藏在空气中暗暗飞舞,但是桑榆的身上仿佛多了一层金钟罩,无论他们怎样都无法伤其分毫。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南怀瑾朝门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封大少封小姐,到会议室里面谈。

    桑榆作为市场部的总监可以不用出席,但她在洗手间门口却碰到了封声。

    桑榆停下脚步,有意无意的往他的裆部瞟了一眼,怎样:封大少上厕所有没有影响?会不会失禁?

    没想到桑榆主动挑衅,封声气得脸都绿了,嘴角抽搐,环顾四周确定没人之后咬着牙低声开口:桑榆,你这个贱丫头。

    真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当初把我压在床上的时候,可叫的不是贱丫头呀。桑榆忽然收敛了笑容,从牙齿中挤出几个字:我警告你封声,不要再去骚扰纪雯,如果我发现你再骚扰她,你的小弟弟…她伸手指了指他的胯下:可不就是像现在那样软趴趴的,我让它消失,你信不信?

    封声居然没由来的愣了一下,看着桑榆冰冷的笑容,一脖子的冷汗。

    桑榆说得出做得到,鬼知道她有什么阴狠毒辣的点子。

    小丫头,你现在没有桑旗和桑家护着你,你还敢这么猖狂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