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71章 被看光了
    林羡鱼都做好必死无疑的打算了,被霍佳扔进浴缸里这一泡,肯定得痒死。

    痒死也没办法,谁让她倒霉。

    这是招谁惹谁了,她们婆媳之间的战争,关她什么事?

    这一年,她的时运真是低。

    不过好在,这一刻,她的房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桑时西的声音。

    林羡鱼,开门。

    千钧一发这个词,在这一刻演绎得淋漓尽致。

    她雀跃着指着门口:大桑,大桑。

    霍佳估计没想到桑时西会过来,准备扔林羡鱼的手也停了下来。

    大桑敲门了,快去开门。林羡鱼在轮椅上蹦哒着。

    霍佳的脸色沉的很难看,但是还是松开了林羡鱼去开门。

    呵,她得救了。

    霍佳开了门,桑时西从外面进来,林羡鱼也连滚带爬地从洗手间里跳出来,连轮椅也不坐了。

    大桑。她惊慌失措地扑向桑时西:救命,霍佳要弄死我。

    桑时西一低头就看到了穿的非常清凉的林羡鱼,像一条滑溜溜的小鱼就钻进了他的怀里。

    你们在搞什么?桑时西皱了皱眉头,脱下外套披在林羡鱼的身上,仰头问霍佳。

    帮林羡鱼洗澡。霍佳冷眼看着林羡鱼,伸手去拉林羡鱼的胳膊:出来。

    霍佳的手刚刚搭住林羡鱼的胳膊上,她就鬼吼鬼叫:不要不要不要,大桑救我。

    她干脆两只手都抱住桑时西的脖子,这个时候只有桑时西能够救她了,其他的顾不了了。

    林羡鱼,你放手。桑时西讲。

    我不放。当她傻,霍佳就在她身后虎视眈眈,她才不放手,桑时西就是她的救命稻草,死也要抱住他。

    她就这么抱着,抱到天荒地老。

    原来,桑时西的怀抱这么宽阔,完全能够遮风挡雨。

    还有,他的发丝上散发着好闻的玫瑰洗发露的味道。

    桑时西是香的,香的不要不要的。

    在香味缭绕中,她听到桑时西在说:霍佳,你先出去。

    不管霍佳是不是不情不愿的,反正林羡鱼听到了霍佳高跟鞋敲击地面越来越远的声音。

    哈,她走了。

    林羡鱼。桑时西在用手指头戳她的肩膀:你打算吊着我的脖子几时?

    霍佳呢?

    走了。

    真的?

    真的。

    有多真?

    林羡鱼。桑时西的声音已经非常不爽了,非常非常。

    林羡鱼没有松开手,扬起脖子去看桑时西的脸。

    她看的眼发直:卧槽,你怎么这个角度看也这么好看。

    他冷笑:你的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

    我讲的是实话。

    放手。

    林羡鱼回头看看,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霍佳真的走了。

    她这才松开桑时西,长长舒一口气。

    好险啊,我差点就要被霍佳扔进浴缸里了,她可真是穷凶极恶,太可怕了。

    她拍着胸口抒发完情感,发现面前的桑时西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他的眼神,很奇怪。

    含着戏谑,有些玩味,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干嘛这样看我?她莫名。

    你猜。他冷笑:看来,我的房子里的暖气真的开的很足。

    哪里,我怎么觉得有点冷。她摸摸胳膊:看,我的胳膊都是冷的。

    桑时西的笑容更深,唇角的涟漪就像丢了一颗石子的湖面。

    本来平静,忽然泛起了波纹,很久很久都没有消散。

    林羡鱼迅速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

    顿时明白,为什么胳膊是凉凉的了。

    此时此刻,她浑身上下只有受伤的脚踝上包的严严实实,其余的皮肤都暴露在外面。

    哦,除了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可爱和三角裤。

    非常三角的那种,当时买的时候林羡鱼还以为是丁字裤,还说布料少划不来。

    她抬起头,和桑时西四目相对。

    每次看电视的时候,女主角们无意中被男主角看光身体,都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大声尖叫的半条街都能听得见。

    每次看到这种桥段,林羡鱼都快把假牙给笑出来了。

    现在才知道,艺术真的是源于生活。

    并且高于生活。

    因为林羡鱼的尖叫声,绝对高过了电视剧里的女主角。

    桑时西坐在她面前,很平静地等她像咏叹调女歌唱家一样拉完高音,然后点评:破音了。

    高音戛然而止,林羡鱼的手像招财猫一样上下舞动,不知道是先捂上面还是先捂下面,还是桑时西给她提示。

    我要是你,我就去找一条床单把自己给裹起来。

    林羡鱼这才幡然醒悟,蹿进卧室在床上胡乱抓了条毯子裹在身上。

    怎么办,被桑时西看光光。

    还没回头,就觉得全身的血液从她的脚底板一点一点地往上涌。

    她身上的皮肤,就像是动画片的卡通人物,一寸一寸地红起来。

    轮椅轮子轧木地板的声音,桑时西过来了。

    林羡鱼。他在喊她。

    她把自己裹得跟木乃伊一样,僵硬地转过身来,毯子全部包住了脑袋,只留下两只眼睛露在外面。

    大,大桑。她结结巴巴:你刚才什么都没看到哦?

    我只是瘸了,又不是瞎了。他面无表情,眼神冷淡:你不想让我看的我都已经看到了。

    林羡鱼闭闭眼睛,满心绝望:好吧,看光就看光吧。

    他都看到了,她还能怎样?

    总不能去死。

    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被男人看光了就非他不嫁。

    嫁?

    她赶紧把这个念头扼杀在摇篮之外。

    她哪里敢染指霍佳的男人,肯定要被她挫骨扬灰的。

    她像根腊肠一样杵在他面前:谢谢你救了我。

    怎么回事?

    霍佳把药粉倒在浴缸里,让我泡澡。

    药粉又是怎么回事?

    呃,她总不能把卫兰卖了吧,万一日后被卫兰知道,她又吃不了兜着走。

    她选择沉默,闭上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