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78章 多亏了他啊!
    本来这条路上是不堵的,不知道是不是撞车的原因,忽然堵了起来。

    估计是因为堵车,所以警察和急救车迟迟都没到。

    在我给桑时西打过电话20分钟之后,他赶到了。

    当他拉开车门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顿时安心了很多。

    刚才我内心戏特别多,我怕刚才那辆撞我们车上忽然下来几个杀手,拿着那种长柄的消音手枪给对我们来几下,跟黑道电影一样。

    或者,车子漏油了,分分钟爆炸。

    不过还好,这些都没发生。

    但是,老会长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虽然他说他没受伤,但是我知道他肯定哪里不舒服。

    我抖着嘴唇拉着桑时西的袖子:先把老会长和司机送去医院,我没事。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你确定你没事?

    没事。

    桑时西的车的后座只能坐三个人,他和他的司机一起将老会长和我的司机扶上他的车,然后跟我说:我留下来陪你,很快就有车来了。

    嗯。

    我看了眼撞我们的那辆车,车门忽然开了,从驾驶室里摇摇晃晃地走下来一个人,他好像腿受了伤,走路一瘸一拐的。

    我刚想过去问个清楚,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捂着脸匆匆忙忙地穿过绿化带跑掉了。

    那个人是有意停在路上让我们撞上去的,他一定是被人指使的。

    我想追上去,桑时西拉住我:你疯了?你怎么能追上他?

    可是,我看他好眼熟,在哪里见过?

    桑旗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过了一会警车来了,急救车也来了,但是都是姗姗来迟,幸好桑时西先赶到,不然的话我的司机伤的蛮重的,说不定会出大事。

    我跟着急救车到了医院,我没什么事情,就是撞到了膝盖,有点淤青。

    颜开也没事,司机最严重,头缝了针,但还好没什么大碍。

    但是老会长就没那么走运了,他没撞伤但是心脏病犯了,正在急救。

    我急的团团转,老会长是贵宾又是桑旗的恩人,万一有什么事可怎么办?

    桑旗让我送他们去机场,我连这点点小事都做不好。

    在我不知道转了多少圈的时候,桑时西按住了我的肩膀:稍安勿躁,夏至,你再着急也没用。

    道理我懂,但是就是停不下来。

    没事的,你这个人有点傻人傻福,老会长不会有事的。

    你还是第一次说我傻。

    哈,他笑了,忽然伸手摸摸我的脸:我说你傻不是你的头脑,是你这里。

    他用手指指我的心口,恕我现在很混乱,听不懂他到底几个意思。

    忽然,一阵风从我耳边擦过,一只手握住了桑时西的手指很粗暴的将他搡开。

    我回头,桑旗出现在我身边,他圈着我的肩膀将我和桑时西拉开一个距离。

    我知道桑旗的手有多重,桑时西痛的脸都白了。

    聪明女人都不会当着男人的面去偏袒另一个男人。

    我看了一眼桑时西便仰头看着桑旗:你的电话我打不通,所以才打......

    你以后可以打给南怀瑾,或者我那么多秘书你都可以找,阿猫阿狗都行。桑旗语气略重,他搂着我的肩膀将我带离走廊,走进了医生的办公室。

    进去之前我回头向桑时西看了一眼,他向我挥挥手,意思是让我跟桑旗进去。

    我咬咬唇,跟着桑旗走进办公室。

    老会长的情况不容乐观,医生详细地跟我们解释了老会长的病情,因为他有很严重的心脏病,加上年事已高,所以可能要面临手术。

    年纪这么大了,做手术合适么?

    不得已的情况下还是得做的。医生回答。

    桑旗。我很内疚很挫败:路上出了意外,我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没事。他立刻安慰我:谁都不想,刚才颜开跟我说了要不是你护着老会长,他现在一定会比现在更严重。

    虽然我知道桑旗是在安慰我,但是他这样讲我心里舒服了一些。

    医生跟我们介绍完老会长的病情就出去了,把办公室留给我们。

    正好我就跟他详细地说了一下事故发生的经过。

    最后,我努力地想了想那个男人的模样:我看他很眼熟,他的额头上有一块胎记,我肯定在哪里见过他。

    我会让人查,这肯定不是偶然,是有人有意而为。

    桑旗,我们到底有多少仇人?我很发愁这个问题,因为我发现我们诸事不顺,处处都有人针对我们。

    桑旗用两根手指托着我的腮,笑了:商场上的敌人和对手很多,但是真的能算得上仇人的,也就那一个两个。

    我听得出来他指的是谁,但是这次真的冤枉了桑时西。

    尽管我知道,我帮桑时西说话桑旗会不高兴,但是又实在忍不住。

    这次多亏了桑时西,你和蔡八斤的电话我都打不通,所以只好打给了桑时西,如果不是他赶来的及时老会长会比现在更加严重。

    如果没有这次意外,老会长和颜开已经坐上回程的飞机了。

    阿旗。我咬着唇忧愁地看着他:你有点针对桑时西,这件事情跟他无关。

    你怎么知道跟他无关?

    那你告诉我,他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

    老会长现在虽然已经退任了,但是他的影响力还是巨大的,如果老会长有什么事,我自然是罪魁祸首,我在商会的威信力会大大降低。

    有没有可能是商会里的其他人做的?

    我会很快让人查出来,在弄清楚之前你不许帮他说话。他用力捏捏我的脸,还真有点疼。

    嘶。我推开他的手:我不是帮他说话,我只是就事论事,这次没有他的话......

    你是让我出去感谢他么?嗯?桑旗撑着我的肩膀,居高临下地看我。

    我觉得他有点不讲道理,但是,我能说什么呢,再说下去就得吵起来了。

    我们在医院里待到很晚,等我们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桑时西已经揍了,他给我发了条短信:我先走了,有事找我,万死不辞。

    十二个字,却沉甸甸的。

    桑旗就在我身边,但是我知道他不会看我的信息,所以我捧着手机发了半天呆。

    好在的是,老会长的情况慢慢好了些,不需要做手术了。美女小说 "xinwu799"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