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80章 我看他装到什么时候
    傻子都能听得出来桑旗指的是桑时西。

    恨一个人到了极致是怎样的表现,大概就是桑旗这样吧!

    不论是什么事都会怀疑到桑时西的身上。

    我心里难过,桑旗就没在这里多呆,让司机将车给开走了。

    我是一个不大称职的上司,商场的工作我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

    下午我又没去商场,去了老太太家包饺子。

    因为都不是北方人,所以包饺子的手艺实在不咋地,和馅和面擀饺皮都做的很慢,我弄的一身的面粉才包出来两个特别丑的饺子,肚子都破了。

    我很郁闷,转眼去看桑太太包的,她也不经常包饺子,但是包的比我好看多了。

    肚子圆圆两角弯弯,长得很标致的饺子。

    把我的饺子和桑太太的饺子放在一起,简直就是畸形。

    桑太太安慰我:没关系,第一次包已经包得很好了,再说你的饺子馅塞的太多了,所以肚子就会胀开,分一点给其他的饺子就不会这样了。

    她帮我把我包的饺子拆开,把馅掏出来一半又重新拿了个饺子皮包了一只饺子。

    她笑嘻嘻的:现在好多了吧!

    我看着桑太太:妈,您是不是想要跟我说什么?

    你想太多,包饺子就是包饺子,我哪有那么多禅机要跟你说?我又不修行。

    桑太太笑着,把我包出来的歪七扭八的饺子端进厨房去煮了。

    饺子还没煮好呢,我正在陪老太太聊天,万金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她一般找我都没好事,接到她的电话我的心情不由自主的往下沉了沉。

    好事情就说,坏事情就别提了。

    哪有那么多好事啊,你最近那么倒霉。万金油一开口我就想揍她。

    跟我无关紧要的事情就别说了。已经够倒霉的了,不想再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你们家桑旗的事情怎么会是无关紧要?

    桑旗怎么了?因为老太太在边上,所以我就拿着电话走出了客厅,到花园里面接。

    又发生了什么事?

    夏至,这事我可是没本事给你压下来,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可以肯定的是对方来头不小,他的势力是能够和你们抗衡的。

    到底什么事,你快说!

    就是关于周子豪的那件事情,不知道哪家胆大包天的媒体给爆了出来。

    爆出来什么?

    照片啊,桑旗出入周子豪家的照片啊,现在网上已经铺天盖地了。

    我急忙点开手机新闻,果然是,这件事又占了头条。

    是谁这么无良!就凭这几张照片能说明什么?

    足以扰乱市场啊!

    怎么说?

    大禹的股价大跌,你还不知道啊!

    我向来不太关心财经新闻,我不知道不奇怪。

    挂了万金油的电话,我去看财经新闻,不过是一个下午的时间,大禹的股价已经跌到新低,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的低谷。

    没想到这件事情对股价有这么大的影响,这时桑太太站在门廊处喊我进去吃饺子。

    这时候,我哪有胃口,但是又不想让桑太太看出端倪,只好强颜欢笑地走进去。

    刚煮出来一锅,阿旗就打电话来说要来,你先吃我再接着煮。桑太太微笑着把我按在餐桌边上,一大盘饱满的饺子中混杂着两只我包的丑饺子。

    桑旗要来么?

    问,他十分钟后就能到,我进去下好饺子他就刚好到了。

    我在碗里调着饺子调料,心不在焉的。

    老太太喊我的名字:小至,你放那么多辣椒油做什么?不怕辣吗?

    我低头往碗里看,已经被我倒进去太多辣椒油了,红彤彤的一片。

    我拿来另一个碗,分了一半辣椒油过去。

    我这边调料刚调好,桑太太端着一大盘饺子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桑旗就来了。

    今天很闷热,他穿着淡绿银丝的衬衫,臂弯里搭着他的西装,两条大长腿十分养眼。

    他将外套顺手递给迎上来的欢姐,然后就向我们走过来。

    先是揽着老太太的肩膀跟她贴了贴脸:外婆,这几天好像皮肤更加嫩了。

    老太太笑着拍他的胳膊:就会跟你外婆贫嘴,我都多老了,皮肤还能用嫩来形容么?

    简直可以用掐的出水来形容。桑旗笑着坐在我的身边,在我的盘子里拿了一个饺子塞进嘴里。

    桑太太用筷子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他的手背:也不洗手,去洗了手再来吃饭。

    我喜欢和桑太太他们在一起,觉得特别接地气,就像寻常人家一样,没有豪门的那种清冷寡淡。

    但是,桑旗也太深藏不露了。

    大禹股价狂跌,他却跟没事人似的。

    他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就去洗手,然后笑嘻嘻地回来开始吃饺子。

    他胃口极好,他的吃相让我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几天没吃饭了。

    我真纳闷他到底是怎么吃的下去的,股价跌成这样他不急吗,他不想着去怎么补救么?

    我刚才偷偷刷新闻,对桑旗不利的新闻还在头条上挂着。

    我悄悄拽拽他的衣角,他夹着一只饺子问我:这个饺子是不是你包的?

    这么丑的饺子一看就是我包的,我讷讷地笑:你怎么知道?

    很有你的风格。

    什么风格?丑?

    怎么会,桑太太怎么会丑?美都美死了。他也不管桑太太和老太太都在桌上,就嬉皮笑脸的摸我的脸:滑不溜丢。

    桑旗这个人就是这样,越是有天大的事情,他越是轻松。

    干大事的就是干大事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我躲开他的手,咬着筷子看他吃,我倒要看他能吃多少个。

    他平时颇自律,晚餐基本不吃的太油腻,但是今晚却吃了足足有四十个水饺。

    吃完饭我和桑旗帮着收盘子,我问他:你撑不撑得慌?

    不撑,还能吃二十个。

    什么时候开始卖起大胃王的人设的?

    我为什么要卖人设?他把碟子都放进水池,捉住了我的手:我来洗,别把我太太的手给洗粗了。

    他洗就他洗,我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关注 "xinwu799"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