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49章 随她吧!
    呃,好吧,桑旗的硬核表白,虽然听起来不是那么顺耳,但是我喜欢。

    桑旗的故事没讲完我就睡着了,脑袋枕在他的胳膊上,特别有安全感。

    这大概是我恢复记忆之后睡的最好的一次。

    我晚上难得没有做噩梦,虽然也做了梦,还梦见了白糖,但是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玩,还有谷雨。

    早上我醒来的时候,桑旗坐在我的身边,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我。

    我的睡颜,是不是特别美?

    你流口水了。他用睡衣擦擦我的嘴角,我才不信他讲的话,我怎么会流口水?

    我今天还得去霍佳那里当保姆,我得起床了。

    我刚下床,桑旗握住了我的手腕。

    叫两个人来。

    干嘛,欣赏你的床照?

    我这个样子,怎么下床?别人问起来怎么回答?

    那他们要是问起你昨晚是怎么上床的,我们怎么说?

    上床容易,下床难。

    不过,他说的对,装就得装的像一点。

    我下楼去找刘婶,让她帮我找两个有劲的壮年,桑旗要起床。

    因为保镖都在外面,不会在大宅里面,所以我只能拜托刘婶。

    她应着,红着眼睛去找人了。

    她是真的心疼桑旗,我看的出来的。

    我回房间的时候,刚好撞见桑榆急急忙忙地往外跑,我捉住她的手:你干嘛去?你二哥回来了,你也不去看看他。

    帮我问二哥好。她想从我身边溜过去。

    我拦着她不让她跑:好什么好,你就这么对你二哥。

    哎呀,兄妹之情不用流于表面嘛,这样太浮夸。

    你是不是去找南怀瑾?看她今天穿的青春靓丽,肯定是去找他。

    知道了还问。

    请问南怀瑾正眼看你么?

    二嫂,保镖进屋去帮二哥起床,你却在这里跟我闲磕牙,别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我连忙捂住她的嘴,私下里看看,幸好没有人。

    别乱讲,什么假的?

    要不然你这么心虚,干嘛要捂住我的嘴?

    我是怕你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我没好气:去看看你二哥!

    我把她拖进了房间里,我也是觉得桑榆这丫头心肠不算坏才管她,要不然我才懒得理她。

    我们进了房间,保镖已经把桑旗从从床上抱了下来放在轮椅上,我跟保镖道谢:你们先出去吧!

    我推桑旗去洗漱,桑榆靠在门框上啃着指甲:二哥,你别装了,站起来吧,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真是什么都瞒不住她,我咬牙切齿:你是不是又在我房间里装偷听器了?

    没有了,就那一个,我上次不是已经拿走了。她很委屈:我知道了你们这么多秘密,哪一个我透露过?还不把我当做自己人,我真伤心。

    我很挫败,桑榆都知道是假的,那能瞒得过桑时西?

    算了,他不说破我们就一直演下去,反正他现在也是半信半疑。

    桑旗洗漱完,用干毛巾擦着头发,桑榆蹲在他的轮椅前仰头看着他:二哥,我觉得你比大哥帅,你知道为什么么?

    为什么?

    因为你有爱情滋润,二嫂这么爱你,你肯定越来越帅。

    你这么谄媚也没用。我敲了一下她的头:你天天往南怀瑾那边跑,今天让你二哥好好教训教训你,知道什么是带眼识人,南怀瑾出卖你二哥,差点害死他。

    我救了我二哥,刚好两清了是不是?桑榆嬉皮笑脸:我也不让我二哥还人情,当做我帮南怀瑾还了。

    什么时候你和南怀瑾是一家人了?

    迟早的事。

    这世界真是,我说不通她,很是恼火。

    你无非就是觉得南怀瑾心里有他太太,不正眼看你,所以你的胜负心驱使着你,如果有一天南怀瑾对你感兴趣了,你可能就不爱他了,所以你这根本不是真正的爱。

    二嫂,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怎么想的?

    小孩子知道什么是爱?

    爱情又不是一门学科,是由心出发的东西,我爱谁不爱谁自己最清楚。

    桑旗。我吵不过小丫头就去搬救兵:骂死桑榆!

    桑旗擦干净头发,投篮一样将毛巾准确无误地扔进洗手间里的脏衣篮里。

    随她吧!

    从他嘴里云淡风轻地飘出来这几个字。

    你说啥?随她?她天天对南怀瑾投怀送抱哪!

    她有这个权利,就算我和南怀瑾现在弄成这样,但是我也不能阻拦桑榆和南怀瑾发展。

    啊,二哥!桑榆立刻弯下腰来搂住了桑旗的脖子,亲亲热热地贴着他的脸:我就知道我二哥最好了,最开明,不像二嫂是个老古董,二嫂,你确定比我二哥还小两岁不是大二十岁?

    我翻了个白眼,桑榆趁机就溜走了。

    看着她的身影挤出门口,我甚是无奈。

    桑旗,她对南怀瑾有兴趣哎,你真的不管么?

    什么事都能管,唯一是儿女情长的事情管不了。桑旗微笑着拉住我的手:儿孙自有儿孙福。

    切,桑榆又不是我们女儿。

    算了,桑榆是个有想法的女孩子,再说就算她愿意靠近南怀瑾,他也不会给桑榆机会。

    我看未必,南怀瑾会卖友求荣,难道他不会借着桑榆上位?毕竟桑榆是商界天才少女,公事上可以帮他的忙。

    这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什么时候,你这么看得开。我摸着下巴看着桑旗。

    他微笑:你不是要去片场么,我们下去吃早饭。

    说真的,我还真的不放心留你一个人在桑家。

    这里也曾经是我的家,没什么不放心的。

    我推着桑旗下楼,还好桑家有电梯,不然的话还真不方便。

    餐厅里,刘婶在和张姐她们说着话:哎哟,二少爷也真惨,现在起床都要两个人抬到轮椅上,以前我们二少爷打篮球那多帅啊,现在家里的篮球场还在那呢!

    张姐也唏嘘:哎,不过我也要提醒你,你少掺和一点,现在这个家谁说了算啊,还不是太太和大少爷。

    风水轮流转,迟早转到二少爷头上。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