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62章 愿同死
    第462章 愿同死

    “这样呢?”

    赵静怡强撑着走向张岳泽,每走一步,就往自己身上扎一刀。

    张岳泽面色青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不言语。

    赵静怡手上的动作就不停,匕首在拔出和扎入之间,鲜血飞溅。

    天色暗沉下来,她四周的地面上一片鲜红,如同开了满地妖异而绚丽的花。

    北风呼啸而过,吹得大公主一头青丝凌乱飞扬。

    周遭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张岳泽就那么看着她,握刀的手紧握成拳,手臂上根根青筋爆出。

    大公主在自己身上足足扎了十刀,倒最后已经没有力气再把嵌入骨肉间的匕首拔出来,只能任由寒冷的刀锋扎在身上。

    鲜红的血从各个伤口处溢了出来,将她一袭胭脂色的锦衣染上了更艳丽的色泽。

    赵静怡强忍着,挺直了浑身是血的身躯,抬头看着张岳泽,哑声问道:“你家中父母和兄弟姐妹的帐全算在我上,十个人的命,我今日还你十刀,你可解恨?”

    “赵静怡……你以为!你以为这样就够了吗?”张岳泽翻身下马,一把将赵静怡身上的匕首拔了出来,狠狠的抛开。

    他一把掐住了大公主的脖子,恨声道:“你以为往身上扎几刀,就能了解恩怨?就能和我扯清干系?你休想!”

    这两人,也曾红罗帐里看芙蓉,龙凤烛下饮合卺。

    张岳泽眸里全是血丝,“我没说你可以死,你就得给我继续活着!我许你死了,你才能死!”

    那一年那一天。

    他也曾为她倾心倾情,跪在皇帝面前,真心实意求娶出嫁两次都令夫家不得善终的她。

    张岳泽觉得自己同前两任驸马都不一样,任父母兄嫂如何劝他,都不改心意,欢欢喜喜的将大公主娶进门,想着要敬她爱她待她好。

    直到被抄家的那一天,家中父母兄弟连同刚出世不久的小侄子都不能幸免,赵静怡却像没事人一般,锦衣华服的回了宫。

    他才知道,这一切全是圈套。

    什么花前月下,一笑倾心,根本都是泡影!

    张岳泽在逃亡的路上,一天一天逐渐清醒,一日又一日将怨恨加深。

    在饥寒交迫的时候,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在一次又一次厮杀中,想的都是死如何将夺命刀扎进她体内……

    他曾经有多爱她,如今就有多恨她。

    赵静怡被他掐的脸色发紫,出气多进气少,眼看着命将休矣。

    温酒拼命的挣脱两个张家军的禁锢,一头撞向张岳泽。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硬生生将人撞开了,连忙伸手接住了无力倒地的赵静怡。

    青二等人从城墙上飞身跃下,顷刻间就将温酒和赵静怡护在了包围圈内。

    “少夫人……”青二伸手去扶她,想同她说‘放开大公主吧,她今日逃不过这一劫了’,可看温酒这模样,愣是没法讲这话说出口。

    “公主……”温酒跌坐在地上,抱住赵静怡,一边摁压她的穴道让她喘过气来,一边同青七道:“去万华寺!把应无求叫来!”

    青二皱眉道:“可是……”

    温酒不断按压着赵静怡的穴道,汗珠从她额头滚落,滴在了大公主眉心。

    赵静怡长睫微颤,颤声道:“别按了……”

    她嗓音暗哑,低声说:“你这人真是……还不如早些让本宫死了,还不用受这罪。”

    大公主话虽是这样说的,却忍不住抬眸朝万华寺的方向看了一眼。

    究竟是意难平……

    “去叫应无求来!快!”温酒一边吩咐青二,一边撕下身上的衣衫给大公主包扎。

    赵静怡身上的伤口太多了,她怎么包扎都止不住血。

    再加上温酒双掌本就血迹斑斑,一时间,分不清布条上的血是谁的。

    “行了,别瞎忙活了。”赵静怡嗓音微弱,扯了扯嘴角,哑声道:“张岳泽今日不会放过本宫的,要不你动手补一刀?”

    温酒刚要说话,张岳泽持刀打飞了两人面前的几个守卫,一手抓向了赵静怡的衣领。

    在这时,狂风席卷过长街,漫天枯叶纷纷扬扬。

    一柄金色禅杖穿过人群,打在了张岳泽心口,瞬间将他逼退数步。

    来人一袭僧袍,踏着满地的枯叶一步一步走向赵静怡。

    往日平静无波的眼眸,此刻被鲜红渲染,他蹲下身来,伸手将赵静怡脸上的血迹抹去,模样小心又温柔。

    他朝温酒微微颔首,道了一声“有劳温掌柜了。”

    而后。

    应无求将浑身是伤的赵静怡打横抱起,昔日将她视作洪水猛兽的人,此刻抱着她,有这样自然的不像话。

    赵静怡看着他,哑声问道:“你不是最不愿见我么?此时又来作甚?”

    “今生虽不能同卿生共欢,但我可以和你同日死。”应无求抱着她,转身看向张岳泽和一众张家军,眸中尽是血色。

    他朝着张岳泽道:“公主欠了你多少,尽管报复在贫僧身上,贫僧绝不反抗。”

    “应无求!”赵静怡怒极,嘴角渗出血迹来,咬牙道:“你不愿与我生同欢,就当我一定愿意与你同日死吗?你……你给我滚!”

    “对不住。”应无求目视前方,温和的笑了笑,“贫僧尚未学会公主想看的滚。”

    赵静怡一时竟被他堵得哑口无言:“……”

    “好!好极了!”张岳泽扔了手中刀,一把拿过身边士兵手中的弓箭,顷刻间便搭箭羽在弦上,径直对着应无求和赵静怡。

    一直坐在地上的温酒猛地站了起来,抬手退了无求一把,挡在了两人面前“别废话了,快带着公主走!”

    声落间。

    张岳泽手中的箭羽离弦而出,青二等人连带着公主府的忠心护卫飞身上前挡住。

    温酒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朗声道:“帝京守卫都是死的吗?竟然任由这样一个叛贼欺辱我们大晏的公主?!”

    帝京城和守卫和百姓们忍了大半天,见状愤恨不已,纷纷破口大骂,抄家伙就往张家军头上砸。

    混乱只在片刻之间。

    “多谢!”应无求看了被众人护住的温酒一眼,登时抱着大公主飞檐走壁没入夜色里。
为您推荐